《沈同学》前方有个鬼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19:39: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常婷还在回家的路上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时间有点晚了,母亲叮嘱她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常婷挂断电话后,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夜景发呆。
      她在想要怎么跟母亲说租房的事才能避免所有麻烦和误会。
      
      然而无论她怎么想,结局都一样。
      
      手机传来消息提示。
      常婷点开微信看着。
      她转校再加上手机丢了,于是重新办了卡,聊天账号都重新换了,只告诉了以前的好友薛盈。
      
      “我在天立的朋友刚跟我聊天,说他们隔壁班转来的小仙女今天露了一手,成绩吊打全员,差一分就拿下第一名的狗头?”
      常婷看后抿唇笑着,慢吞吞地打字回她:“嗯啊,一分。”
      薛盈说:“第一是谁?干他!”
      “我会努力的!”
      
      薛盈发了语音,常婷拿出耳机听着。
      耳里传来的御姐音懒洋洋地问着她:“在那边有没有人欺负你?”
      常婷想了想,回:“没有。”
      薛盈:“有人欺负你一定要跟我说,就算隔壁市我也能罩着你。”
      
      “我没那么容易被人欺负的。”常婷低头打着字。
      “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薛盈说:“倒是你这一走,周才疯了一样天天追着我问你的消息。你不知道,他那委屈的样子,搞得好像暗恋你似的!”
      
      常婷想起这位学习狂魔,再看薛盈最后一句话,忍不住摇头。
      周班长爱的永远是第一。
      
      薛盈说:“过两天我可能要去你那边一趟,到时候找你玩。”
      常婷有些惊讶,“什么时候?”
      “周五吧。”薛盈发着语音,不紧不慢地说:“小北他妹,网恋被个渣男骗了,哭得要死要活的,小北他们气不过,准备周五过去堵人要个说法。”
      常婷震惊:“网恋被骗什么了?”
      “钱。”
      她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
      
      “不太好,小姑娘现在还护着他,不肯说他的信息。”薛盈无奈道:“不能确定渣男到底是白川一中的人还是天立高,正找人打听。”
      常婷说:“那你们到白川了跟我说。”
      薛盈应了声,车到站了后常婷才收起了手机下去。
      
      薛盈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跟老师眼中的乖宝宝常婷不同,薛盈行事乖张,特立独行,非常耀眼。
      常婷虽然行事乖巧,却很容易被与自己相反的人们吸引。
      
      回去后,母亲笑着问她跟朋友玩的开不开心。
      常婷说开心,随后问:“苏薇呢?”
      母亲神色微顿,笑着说:“她去朋友家玩了,今晚不回来。”
      常婷看着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等明天签完租房合同再跟母亲说。
      
      晚饭时只有她跟母亲两人,苏明侯因为生意上的事要很晚才回来。
      饭后常婷被母亲留下来聊天,母亲的确很开心她能回到自己身边。
      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常婷眨了下眼,低声说:“妈,我不想让你难做。”
      母亲愣了下,随后笑:“傻孩子,我有什么难做的。”
      
      “苏薇不回来是为什么,我们都清楚。”常婷偏头看她,一脸认真,“我跟你的关系,不会因为能不能住在一起改变的。”
      母亲脸上的笑意收敛,“婷婷,你是在怪我吗?”
      常婷有点懵,她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啊?
      
      她急忙摇头,“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
      手机铃声响起,母亲低头看了一眼,深吸口气,伸手摸了摸常婷的头,“你先上去休息吧,不用担心苏薇的事,我会解决好的。”
      她拿着手机,起身去一旁接电话。
      
      常婷抬首抓了抓头发,默默起身回去楼上。
      母亲没法解决苏薇的事。
      她很清楚。
      
      翌日,母亲要回去工作,让司机送她去了学校。
      常婷在中途就下车了,避免昨日被苏薇或者余梅发现的麻烦。
      再步行一条街就到学校,她随着人群走上天桥,周边也有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们。
      
      女生们三两成群,嘻嘻哈哈的从她身边走过时撞到了她,发呆的常婷身形不稳地朝前摔去。
      诶?她脑子懵了一下,朝前摔去撞到了那群女生之一。
      随后有人伸手勾着她的脖子抓着肩膀往后拽去,常婷被这一拽避免了摔倒在地,背靠着结实的胸膛站稳。
      
      “干什么啊?”那群女生回身看过来正要找麻烦,却因为护在常婷身后的少年顿住。
      沈潭抓着她的肩膀把人扣在怀里,对上那名撞人的女生视线时嚣张地抬了抬下巴,说:“道歉。”
      常婷眨巴着眼看向被撞的那名女生说:“对、对不起。”
      沈潭:“……”
      他眼角轻抽,压低了声音:“没说你。”
      常婷:“……”
      嘿呀,没有默契。
      
      对上沈潭气势上拼不过,女生们听完这声道歉后没有过多纠缠便齐齐转过身去走了。
      
      沈潭放开常婷,越过她也走了。
      常婷追上去,说:“谢谢啊。”
      沈潭没回话。
      
      常婷落后他一步,抬眼看去,心中嘀咕沈同学果真靠谱,哪怕嘴上说着不要接近他搭讪,身体却很诚实的主动帮忙。
      这才是真·口是心非啊。
      
      常婷亦步亦趋地跟着沈潭,不时抬眼打量着他,若有所思。
      目前有关沈潭的一切她都很好奇。
      是什么让他收敛锋芒平平无奇。
      却又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闪耀着。
      
      沈潭戴着耳机,耳机线搭着白色的衣肩轻晃。常婷的视线追逐着他的侧脸,轻歪了下头。
      耳机里传来温柔的女声说:“她正在对你进行观测。”
      沈潭:“……”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学校,路边停了不少车,常婷意外瞧见苏薇从车上下来,站边上听车窗里的苏明侯说着什么。
      苏薇抿着唇,一脸委屈的样子。
      车里的苏明侯则一脸无奈。
      
      常婷见到这两人,已经跟沈潭并肩走着的她下意识地躲去了沈潭身后。
      “?”沈潭说:“干嘛?”
      常婷说:“走走走。”
      沈潭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了站在车前的苏薇,心中了然。
      
      常婷小声说:“沈同学,拯救世界的同时可以抽空拯救一下卑微的我吗?”
      沈潭一边替她挡着视线,一边压低了声音警告:“再瞎说信不信我丢你过去?”
      常婷闭嘴了,默默借着沈潭的遮挡安全进入校门。
      
      常婷抬眼看沈潭说:“谢谢。”
      今天的所有谢谢都满含真诚。
      沈潭瞥了她一眼,懒声说:“之前不是挺能说的吗?现在这么怕干什么。”
      “这不是怕。”常婷想了想,认真脸说:“这是战术性撤退。”
      沈潭轻呵了声:“你还真的挺会说。”
      
      常婷伸手摸了一下头发,无言看着他。
      这是夸奖吧?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教室。
      常婷走在前边,位置在后排,路过时瞧见沈潭的同桌跟他打招呼,沈潭懒懒地应了声。
      他也不是没有人理的啊。
      
      常婷来到座位上坐好,悄悄抬眼打量跟自己隔了两排的沈潭。
      他的同桌是个男生,前桌是个女生。前桌转过身来,跟沈潭的同桌说着什么,不时偷眼打量翻着书的沈潭。
      
      常婷眨了眨眼,若有所思。
      不仅有朋友,还有人暗恋他。
      混的可比她好。
      
      然而那始终是小小的一部分人。
      引人注目的话题人物依旧是那几个。
      
      宋恒跟三中的人打架。陆淮追出去哄苏薇。
      这两个话题的热度从昨天延续到了今天。
      余梅本是在跟她八卦陆淮与苏薇的,察觉到常婷没什么兴趣后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
      
      这一天过的平平淡淡,放学了常婷就赶着去跟赵老签合同,然后回家收拾行李。
      她回去的时候母亲与苏明侯都没回来,倒是遇上了回来的苏薇。
      两人在楼梯前相遇,一个在上边,一个在下边。
      常婷目光微顿,没说话,兀自上楼去。
      
      经过苏薇身边时,听对方冷声说:“我是不会妥协的。”
      常婷什么反应的哦了一声,哒哒哒地去了楼上。
      她收拾的很快。
      因为屋里全都是母亲新准备的,她带过来的那些东西在替换的时候就被收拾好放起来了。
      
      常婷提着行李箱下来时,苏薇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看着她。
      苏薇颌首,一脸嘲讽:“刚巧我回来这天你就走了,时间掐的可真好。”
      “是哦,我就是心有神算,怕不怕?”常婷凉凉地看了她一眼,说:“我会跟我妈说我为什么搬出去住,是因为刚来就抢了某人的第二名,压了她八分,怕住在一起影响彼此学习。”
      
      苏薇听得神色微沉,蹭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常婷朝她弯眼笑着,声色脆甜:“要是住在一起拉低了我的学习成绩,我可得后悔死。”
      “你别太得意!”苏薇冷声说:“一个小测试而已,我根本就没认真。”
      常婷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等你认真后会发现,你跟我的差距,不止才八分。”
      
      苏薇感觉心脏受到了重击,难言的屈辱从心底蔓延。
      常婷临走前那轻蔑的一瞥在她脑海中久久不散。
      
      常婷绝对算不上是刻薄的人,但在某些时候,她又显得异常的叛逆冷漠。
      乖巧是真的,温柔也是真的。
      如果她凶你的话,那就是你把人惹毛了。
      
      怼完苏薇,常婷自己也很舒服。
      拖着行李箱打车回了租房,刚把东西放下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常婷扬起的嘴角又垮了下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