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他还有一顶假发 ...

  •   大家好,我是一个系统,编号11050,当年的我,意气风发的想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然而没想到,第一个宿主便是从高科技位面穿越到21世纪的理科挂逼,我一不小心看走了眼,结果被他成功反杀,好在我死乞白赖的赖到现在,这才得以转移到了他徒弟身上,看到了完成任务的可能性。
      虽然任务周期是长了点,但至少没有失败,年终奖求不来,但是底薪至少是有了。
      那份名单当然是我动的手脚,不然石观音多少一个boss,怎么会到一个小地方吃饭,还被人给认出来呢?
      而去找石观音就会遇见楚留香,楚留香是主角啊,都和主角待在一起了还愁不名满天下吗?
      哎呀,我真是太机智了。
      而机智的我,如今为了任务,正作为一顶假发安安稳稳的待在这个和尚的光洁的脑袋上。
      但是他居然还嫌我变的丑!
      什么审美!
      美人尖多好看啊!
      想到这儿,系统暗暗的使了个坏,变成了地中海的造型。
      此时的慧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别人自然看不出什么,但是却觉察出头上好像少了些什么,疑惑的伸出手摸了摸。
      系统一个激灵,迅速变了回来。
      “你别给我使坏。”他隔着布巾揪了揪头发,左右不是自己的揪了也不心疼。
      “想不到这儿比想象中的还要热。”慧空一块大石头的背阴处坐着,略带忧愁的看向了几步外在太阳下犹如碎金一般的沙子。
      他是在六岁的时候被师父从人贩子手里买回来的,确切的说也不是买,据师傅说,当时的他已经烧糊涂了,奄奄一息,眼看着救不活了,人贩子便打算随便找个地把他给扔了,恰巧此时师傅路过,便从人贩子手中把他买了下来,可即便如此,那人贩子也要了师傅一两银子。
      这本来是一个潸然泪下故事。
      但是介于师傅说这个故事时的背景,是希望他能负担起日后不知多少年师徒二人的伙食,所以慧空一直对这个故事抱有严重怀疑。
      但是无论如何,这十六年来他几乎不曾下山过一步,可以说在他的十六年生命中,交谈最多的就是他的师傅。
      虽然日后这称呼从师傅,到和尚,到老和尚,一变再变,但是到底相处了十年……
      还能咋滴?
      凑合过呗!
      也因此,直到下了山,他才发现,山下的世界与山上的完全不同。
      虽然都用数字,但是山下的更多的用的是大写的,而不是师傅口中的阿拉伯数字。
      再说说这个沙漠,虽然老和尚经常把那些在沙漠、冰原等极端地区的冒险故事给他当睡前故事讲,让他除了了解各种死法之外还对这些地区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但是认识跟现实是两码事。
      就好比现在。
      慧空根本没想到这地儿会这么热,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勤劳的自己也会想摊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唔……要不还是回山吧……”
      左右也是因为受不了老和尚的“剥削”才毅然决然下山,现在看起来山下好像也不是很好玩的样子。
      “别别别——别啊!”
      系统瞬间炸了毛
      对,就是炸毛。
      真正意义上的炸毛,千万根秀发绷的笔直,头巾因为承受不了这骤然增大的体积,飘飘悠悠的落了下来。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海胆。
      “老臭虫,那个……是什么玩意儿?”胡铁花看到了慧空,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这是……海胆?”楚留香目力极好,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看的十分清楚。
      但就是因为清楚,他也拿不准那是个什么东西。
      “老臭虫,我看要叫你老糊涂了!这里哪来的海胆?我瞧着……倒像是个人。”
      “什么海胆,什么人的?你们在说什么呀?”
      姬冰雁也被勾起了些许兴趣,转过头朝车窗外看过去,“哪里来的人,哪里明明只有一块石头,我看你两是都老糊涂了。”
      “明明有啊,黑乎乎一团!”胡铁花朝窗外看去,然而下一刻,伸出去的手便默默缩了回来,挠了挠头,“咦?怎么没了?”
      “莫非……真是我眼花了?”楚留香摸了摸鼻子。
      “你一个人看到那叫眼花,可是连我也看到了呀!”
      “你们俩怕不是看见海市蜃楼了,沙漠里的确是会出现一些幻觉的。”
      “看到海胆那叫个什么幻觉……”
      “好了,打起精神,再过个一个时辰就到沙漠客栈了。”
      而此时的“海市蜃楼”正躲在石头的另一边,用力的扯着那团被他刚刚打成中国结的头发,光洁的脑袋在太阳底下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对、对不起啊!大佬我错了!”
      若是能具现化出人形,系统一定会伸出尔康手朝着那辆车的方向奔溃的呐喊。
      主角!主角你别走!你回来啊主角!
      “大佬,跟上去!跟着那辆马车,不,驼车就能到绿洲,你不是热死了吗?!”
      慧空听到了吗?
      当然听到了,他耳聪目明,在驼车到来的一刹那,便听到了蹄子踏在黄沙上的细微声音,还有隐隐约约的吵闹声,自然也听到了海胆那两个字。
      也是因为如此,他迅速闪到石头背面,顺便一把摘下假发在手里狠狠□□。
      跟着马车,就算不能到绿洲,马车里也应道是舒服的。
      但是——
      “他们说我是海胆,我不去!”
      “他们还说你像个人呢!”
      咦,这话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
      慧空攥在手里的那坨头发迅速变白,在空中飘飘荡荡好似一蓬干草。
      “宿主乖,真的,跟上去,跟上去就能舒服了,就不用受罪了。”
      系统苦口婆心。
      慧空却沉默了下来,眯起了眼睛,一眼不发的盯着系统。
      直盯的它默默的缩成一团,然后头发突然分成两束,朝慧空讨好的比了个心。
      “宿主,又有什么问题呢?”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我跟上去?你知道马车里的人是谁?”
      “呃……”系统一下子卡了壳,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现在就是在青春期,这要是说出来了跟我唱反调这么办
      诶,等等!
      头发又变黑了,漆黑的头发缠上了慧空的手腕,要是换成黑夜那跟鬼片似的。
      系统揉了揉慧空的手腕,分出一缕头发指了指马车消失的方向。
      “那里面的人,是楚留香,也就是欠你钱的人。”
      “哦?”慧空的眼睛突然亮了,然而刚向外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
      “祖宗诶,又咋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
      “我又不是人,我知道不行吗?我比你们厉害不行吗?”头发又开始张牙舞爪起来。
      慧空默默盯了他半晌,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光团从马赛克里飘出来的场景。
      当时还以为是蝴蝶成精了呢。
      想到这儿,他看了看系统,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那走吧。”他理了理假发,重新戴了上去。
      然而,刚走出一步,他又停了。
      又怎么了……
      系统已经连问都懒的问了,默默的从发梢开始变白。
      “他们已经走远了,之前经过的痕迹也被风沙掩埋了,我已经找不到了。”
      “算了,还是去找石观音吧,她欠了三百两呢,楚留香才五十。”
      说罢,慧空换了个方向。
      然而刚走没几步,他突然一动,然后转身躲在了石头后。
      “咋了咋了?”
      “闭嘴。”
      半晌,远处突然腾起一股烟尘。
      好似有数十匹马齐齐奔腾而来。
      待那股烟尘近了。
      慧空才看清,那并不是什么马,而是一艘巨大的船,一艘巨大的、被数十只巨鹰拉着航行的一艘大船!
      慧空看着那船,微微睁大了眼睛,发起了呆。
      熟读原著的系统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立刻提醒他,“你怎么了,赶紧追上去啊!”
      “我在算摩擦力。”
      “哈?”
      “我想知道拉力有多少,这么看来那些老鹰力气好像挺大啊,不知道能不能带我上天。”
      “到底是什么品种的呀,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大的鹰,是不是杂交的呢?”
      头发已经自己把自己打成了一个死结,系统彻底凌乱了。
      每一句话都是槽点但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啊。
      话说你一个古代人为什么会说出摩擦力这三个字?
      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说生殖隔离??
      ???
      系统突然想起了那个buff。
      这言传身教的也太彻底了吧。
      “那你算出来了没?”
      平复了内心的复杂之情后,它开口问道。
      “没有,”慧空失落的低下了头,“我物理不太好。”
      一个古代人不要说物理两个字啊。
      系统觉得自己可以改名了,叫什么大侠养成系统,叫吐槽系统得了,如果穿越到某个“十”字打头的漫画里还能收集吐槽能量打boss呢。
      “我们走吧。”
      慧空突然起身追了上去。
      “去追石观音。”
      “你怎么知道?”
      “师傅说的,他说反派再浮夸不过,有时候废话还特别多,你看刚才那艘船,多浮夸。”
      “确实。”
      沉默了一会儿,系统回答道。
      “你说如果这个时候又很多兔子在地上跑,那些老鹰又没吃饱,它们会不会突然冲下来捉兔子?”
      “可能吧。”
      “那如果它们飞着飞着,有人投暗器把绳索给切断了,那船不是要翻了?”
      “我看那绳索好像被油浸过,不好切。”
      ……
      “那你看,这船重吧?会陷下去一点吧?那如果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埋上刀片,那船驶过的时候船底会不会被割破?”
      “那你要好好计算一下了。”
      ……
      “你说为什么反派老是在不该说话的时候话特别多,给了别人杀他的机会?”
      “也许他们二人彼此相爱吧。”
      ……
      船拖行而过的痕迹比驼车要明显很多,慧空远远的缀在后面,大约两个时辰之后,他躲在一棵白杨后面,看着那艘船驶入了一个山谷。
      现在就剩下等天黑了,慧空缩在白杨后面,拿起了怀中从客栈带出来的烤馕,吭哧吭哧吃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段情节是楚留香三人离了绿洲,认识了中原一点红,然后一起去沙漠客栈找三女的线索,之后才被石观音请上了船,但是和尚在楚留香他们之前到了。
    物理真的是(对,文中这段就是我用来抒发怨念的,不允许一个古代人物理比我好!)……专业书带着食品两字,一翻开全是流体力学热传导粒子吸附叭叭叭的,我高中选的政地生,对此我只能——
    微笑,再见。
    好像打死当年填志愿的自己。
    o(╥﹏╥)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