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他有一点贫穷 ...

  •   他有一点贫穷
      就在这时,小二曲起手指在桌上敲了敲,“老板,能把工钱给我了不?”
      慧空脖子“咔嚓”一转,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抹掉零头一共五两,结完这几个月的工资我就回老家种地去了。”
      说罢把手摊开,还在慧空面前摇了摇。
      刺啦——
      慧空手一抖,那张名单被撕成了两半。
      资产:1005-5=1000
      “这个月还没结束,”说这话他一点也不虚,“还有十天,十天之后,我再给你工资。”
      “对了,这厨房里总有点吃的吧?这客栈总要正常营业的呀?”
      说罢他起身向厨房小跑而去。
      徒步走了三个月,慧空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刚下山的土包子了,对于江湖上的事也了解了七七八八。
      石观音——
      开什么玩笑?
      要是她看上我把我抢去当压寨相公了怎么办?
      我长的这么好看!
      慧空嗤了一声,打开了厨房里锅盖。
      ——烤馕、烤馕,还是烤馕。
      “你不是说鸡脖子把中原食物改良了吗?那这些是什么玩意儿?”
      “改良是改良了,但是食材还是要从中原运啊,这儿有很多商人,特别有钱,按理说亏不了,但是你懂得,就……江湖人,打打杀杀的,卖出去的还没他们砸的多,在这么大老远的运食材那不嘚亏死,得,还是老老实实做馕饼吧,反正客栈主要是用来住人的。”
      小二咂咂嘴,一脸唏嘘。
      “那这儿除了馕饼总有些其他东西吧?”
      不知道今天已经是第几次扶额了。
      要不我还是回山吧,但是这么想想总觉得对不起我徒步走的那三个月。
      刹那间,慧空好像沧桑了十岁。
      “有啊,后院里还养了几只羊,厨房里还有点香料什么的,但是老板我可不会做饭啊……”
      “没事,我会。”
      慧空摆摆手,心里终于得到了一点安慰。
      石观音,水母阴姬,楚留香,陆小凤,还有一堆外号稀奇古怪的都可以开动物园的牛鬼蛇神。
      这债谁爱讨谁讨,反正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客栈吧。
      万一磨个十年八年的,这钱就给挣回来了呢?
      就——万一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慧空把鸡脖子客栈正式更名为了香菜客栈,在第二天——一个黄沙漫天的平常日子,开了业。
      第一日,客人寥寥无几,但是慧空被老和尚长久磨炼出的做饭手艺得到了客人的广泛好评。
      第二日,打尖儿的人增加,住店的也不少。
      第三日,有人挑事,打出去。
      第四日,一江湖人被暗杀于天子一号房中,打扫房间,尸体拿草席一卷直接扔出去,为了安抚客人情绪少收了钱,亏了十两。
      第五日,来了一个带着两个随从的身上香香的小白脸,慧空多看了几眼——然后就被叫了姑娘,于是——打出去。
      第六日……
      第七日……
      ……
      第十日,当最后一把椅子在那帮寻仇的人手中化为齑粉之后,慧空默默的收回了伸出去的尔康手。
      此时那帮人已经走了,但是住客、食客也都跑的差不多了。
      桌椅板凳碎了一地,仅剩的一只古董花瓶在架子上咕咚咚转了几圈,最后啪叽一声,掉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狂风呼啸而过吹开了客栈的窗户,夹着大量黄沙,糊了慧空一脸,让他新长出来的胡子瞬间变了颜色。
      几片树叶打着卷儿而从门前滚过,时不时有几只蜥蜴探头探脑的爬过来,看了一眼后又甩甩尾巴走开。
      慧空叹了一口气,肩膀耷拉下来,一言不发的向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儿?”
      “收拾东西,回扬州!”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这不是店小二的声音呀。
      慧空回头看去。
      一个穿了一身黑的人抱剑站在二楼冷冷的看着他。
      哦,面瘫啊。
      等等!他付钱了吗?
      哦——付钱了,这儿是先付钱再住房的。
      慧空遗憾的看了他一眼,继续之前的动作。
      黑衣人:???
      但是这一耽搁,小二跑了出来。
      “老板老板,你先把我的工资给我啊!”
      操!
      慧空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了仅剩的五两银子,放到了店小二的手中,现在他怀里连五文钱都没了。
      “总归相识一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诶?您不是知道吗?我叫小二啊。”
      “我知道你是小二,我问的是你的真名。”
      “我真名就是小二啊!”小二懵懵的眨了眨眼,语气有点不确定起来,“难道这么多年,我一直记错了我的名字?”
      “算了,我懂了,那你姓什么?”
      “信典啊。”
      “典小二是吧?”慧空拍了拍他的肩,“好名字,令堂很有远见啊。”
      说罢他从厨房拿了个碗,想了想又从地上捡了根长度适中的棍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老板,你忘了这个!”小二拿着名单在后面挥舞。
      “不要了,我不还俗了。”
      然而当他即将一脚跨过门槛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栽了下去。
      “天呐!老板!我们这儿找大夫很难的!”
      系统重启。
      系统转移中。
      系统转移成功。
      检测宿主状态中。
      检测结果:无生命危险,轻微脑震荡。
      体力:sss
      武功:ss
      智商:a
      外貌:ss
      目前状态:单身狗(时效:∞)
      外号:夜安追债狂
      声望:72/10000
      ……
      什么声音?
      蚊子?
      啪!
      真好,世界清静了。
      慧空砸吧砸吧嘴,收回了手,睡眼迷蒙的睁开了眼,然后——
      眼睛瞬间睁大!
      “妈呀!蝴蝶!我居然拍死了蝴蝶!天呐好恶心好恶心!”
      “请宿主注意言行,我不……”
      他迅速伸出手指轻轻一戳,把手上的不明物体戳到了地上,然后飞快的拉起一块床单擦起了手,同时想伸脚再去踩上几脚,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穿鞋子。
      伸出一半的腿瞬间缩了回去,他穿上鞋,顺手抄起床边的烛台,一下一下疯狂的往地上砸去。
      “宿主请注意……”
      砰!
      “宿主你这样是要……”
      砰!
      “宿主别打了……”
      砰!
      直到地上的东西变成了一坨马赛克,慧空才停下手中凶残的动作,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擦了擦脑门上并不存在的汗水。
      “刚刚是不是有人在说话?”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喃喃道。
      “算了,可能是我听错了吧,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晕了。”他起身理了理衣服,拿起碗和木棍就打算离去,“希望不用付医药费……”
      就在这时,一个汤圆大小的小光团从那团马赛克上飘飘悠悠的升了起来。
      慧空被吸引住了视线,转身蹲下,伸手戳了戳,然后突然睁大了眼睛,用一种很神奇的语气说道:“难道……我刚才打死了一只蝴蝶妖?”
      被师傅花了十六年塑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在这一刻摇摇欲坠。
      光团肉眼可见的一歪。
      “这——其实是妖怪的灵魂?”
      慧空抽了抽嘴角,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不明物体,用一种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语气轻飘飘的说着这话。
      光团默默的往下落了一段距离,然后被慧空一把捏住,搓搓,捏捏,玩的不亦乐乎。
      “还是第一次见到……嗯……灵魂呢,没想到还挺好玩的,唔——挺有弹性的,但是为什么连手感都跟汤圆一样——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
      在慧空没有发出更危险的言论前,光团一抖,出声了。
      “我不是灵魂!”
      “那是什么?”慧空一顿,然后继续捏。
      “我是‘大侠养成系统’,有我在,你可以成为大侠中的大侠,受万人敬仰……诶别走啊!”
      “谢谢,我不需要。”慧空拉开了门,然后脚步突然一顿,“等等,刚刚——我晕倒是不是你捣的鬼?”
      “哼,当然!”光团化为一个小人挺了挺胸膛,“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不……”
      “那这一切是不是我那倒霉师傅搞得鬼……”一张胡子拉渣的脸就这么逼近了过来。
      小人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这家伙智商不是只有a吗???
      “说什么让我出来经营客栈结果是讨债——这一切是不是他设计好的?”慧空迷了眯眼睛,再次逼近,“欠债者都是些江湖名声极大的人,结合你刚才所说的,你是想借欠债之名让我挑战他们,壮大自己的声望,以此来成为那什么——劳什子大侠?”
      这家伙智商确定只有a????
      光团缩的越发的小了。
      “到底怎么回事?”慧空拿起了烛台。
      “我我我……说!”
      慧空放下了烛台。
      “那个……其实我原来的宿主是你师父,要当大侠的是他,可是他沉迷武学懒得干行侠仗义的事,二十年的声望只有250!250啊!我特么这一百年绩效又垫底啊!后来他被我磨的受不了了,正好你叔叔找上门来,就……那么样了。”
      说完,光团猛的后退了一步。
      “行吧,那带你去找我的师傅,你跟他说去,别找我。”慧空一把抓住了光团。
      “等等等等!”光团疯狂挣扎起来,“当大侠不好吗?”
      “你可以名满天下!”
      “仇家也遍天下,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来找你,啧,当我不用练功的吗。”
      “你可以有万贯家财!”
      “我徒步走了三个月,路上只花了一文,我会做菜会洗衣服会织布会做衣服会绣花会……”
      “你可以有美人相伴!”
      “呵,养女人不花钱的?衣服首饰胭脂唇脂,各种色系各种搭配,养不起。”
      这对话怎么似曾相识?
      光团的思绪放飞到了二十年前,当年被算计的悲惨经历仍旧历历在目,然后——它放了大招。
      “你不答应我可以再让你晕一次!你不答应我就抹杀你!”
      慧空停了下来,把手中的光团拉成了长条,“我刚刚揍你的时候没反应,现在,晚了。你只能用一次对吧?”
      “而且……”
      慧空再次举起了烛台。
      被、被说中了。
      系统疯狂的流冷汗。
      这个a跟我认知中的a是不是不太一样?????
      想到这儿,系统调出了面板,这才发现,在那个a的旁边,还有一行小字。
      因为常年待在胡黎身边耳濡目染,获得buff——师傅的言传身教。
      时效:∞
      哗擦!
      继那张名单之后,系统的面板也碎了。
      “嘤嘤嘤,你到底怎么才肯答应我,栽没有成果的话我奖金又要泡汤啦——呜哇哇——”
      “咦~湿了。”慧空挤了挤,挤出一滩水,迅速嫌弃的把它扔到了地上。
      “可是当大侠好麻烦,我不想当大侠啊。”
      慧空撩起衣摆擦了擦手。
      “走吧,我们回去。”
      “等等!”系统突然福至心灵,“你打的过你师父吗?”
      “当然打不过啊……”
      “那你想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吗?”
      慧空停下了脚步,“继续。”
      呼——
      系统长出一口气。
      “只要你获得声望,我就可以有权限去别的世界拿武功秘籍来给你升级,比如——《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神功》啦……”
      “这名字好浮夸……”
      “《玉女心经》啦……”
      “这名字娘娘的……”
      “……总之,你可以有无数武功秘籍用来提升武功,有朝一日打败你师傅绝对不在话下!到时候,哼哼——”
      臭和尚!骗我说你徒弟喜欢蝴蝶,害我被揍成了马赛克!
      慧空的眼睛顿时亮了,好像看到了师傅给他端茶倒水的那一天,“那我可不可以去挑战一些二流的人,石观音——就算了吧。”
      “不行。”光团顿时萎靡下来。
      “为什么!”
      “因为我被你师傅给设定好了,你只能依靠讨债来获得声望,其他的——不论你干掉了谁,所得声望都会自动削减到5%”
      “你怎么这么没用。”慧空有点嫌弃。
      我也委屈啊!我不委屈吗!他这么设定我有什么办法?
      还不是当年年轻不懂事,走眼找了你师父当宿主,结果被他削了……
      从一个足球削成了一个汤圆……
      硬生生从大佬变成了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弟……
      “但是名单上有花满楼,听传闻他挺好说话的,这种人挑战不了啊。”
      因为他是主角……
      “跟名人做朋友也会提升一定声望,不管怎么样肯定比跟隔壁老王做朋友得到的名望多吧?而且所得声望还可以由原来的5%升到20%。”
      “那倒是。”
      “那就走吧。”
      慧空将光团塞到了衣襟里,在厨房洗劫一番后,上了路。
      

  • 作者有话要说:  师傅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宿主,完美实现了反杀。
    另外——系统会变成一样东西常伴和尚左右,猜猜会变成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