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他会一点八卦 ...

  •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慧空托着下巴眯眼看着不远处的山谷入口,直看的老眼昏花。金黄的、连绵的沙丘在他眼里几乎变成了重影。
      过于强烈的阳光,让他的眼睛有点干涩,他索性转过身来,开始闭目小憩。
      然而就在他头一点一点,即将睡着的时候,系统突然出声了。
      “宿主宿主!你赶紧进去,石观音现在不在!”
      他刚刚把原著重新翻了一遍,再联想到之前楚留香等人的话,突然就对上了时间线,语气中难掩兴奋之情。
      就在即将步入梦乡的一刹那,突然有只手把他来回到了现实里,原本逐渐远去的声音再次清晰,其中一个声音格外的聒噪!
      慧空垂下头,像只垂耳兔一样搓了搓脸,之后拽下头上的假发,扔到了地上,一举一动都透着一丝怒气。
      “宿主宿主!快去快去!晚了石观音就要回来了!”
      系统被扔到地上时候迅速自动自发的爬到了慧空的脑袋上,分出两缕头发试图掀他的眼皮。
      “知道了——”慧空把头发拨到了一边,鼓了鼓脸,看着远处的仙人掌发了一会儿呆后,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走吧——”
      “宿主我跟你说,这山谷入口被石观音布了阵法,一般人还走不进去,容易迷路,你如果有能耐从山壁上爬上去的话也可以试试,不过我觉的那样挺费时的,阵法具体怎么解书里……我资料不足没法告诉你,但是我可以把《易经》念给你听……”
      “诶你需不需要翻译啊?当年你师傅作为一个理科男文言文半个字都看不懂,我等级低也没有带翻译系统,硬生生逼着我逐字逐句的把那玩意儿给翻译了出来,你需要的话我念给你听啊,我翻译的可好了……”
      说罢系统就开始说了起来,抑扬顿挫,一句文言一句白话,浑身上下散发着为人师表的光辉。
      慧空掏了掏耳朵,完全不为所动,他现在发现这系统不是一般的聒噪,一天到晚叭叭的,越理他话越多。
      慧空索性不理他,心中默念《清静经》。
      算了,就当是修行吧。
      “好了,就是这样,不知道宿主你到底理解了没有呢?”
      系统用足以过普通话二级甲等的语调字正腔圆的问道。
      “没有。”
      “那怎么办啊!要被困在这儿了——诶?”几十根乌黑的发丝突然纷纷扬扬的掉了下来,然而突然停在半空,犹如时光倒流一般又迅速长了回去。
      此时的慧空正站在一大片花田之前,那儿的花朵极为艳丽,红的白的粉的长成一片,花瓣略微向上翘起,像一只小小的碗,风一吹,千多万朵的花便轻轻摇曳起来,霎时间,场面极为壮观。
      “你……怎么走出来的……”
      “用脚走的啊。”
      “不是说这玩意儿很难走的吗……”
      系统无力的问道,突然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用处,难道只是用来当个吉祥物的吗?
      “还好吧,比山里的路好走一点。”
      慧空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变了变,恶狠狠的开口嘟囔道:“迟到有一天我要把那片竹林给烧了。”
      系统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又是心酸又是悲伤。
      该感叹自己命不好呢——还是命太好,遇上两个挂逼,至少不用向其他系统一样去引导宿主,并且应宿主要求进行各种升级,但是自己的地位也因此一落千丈,如今都不能直接与宿主进行精神对话,只能变成一顶假发刷刷存在感。
      想到这儿,它信念一动,变成了一个bobo头。
      不过心中竟然还有一点诡异的高兴是怎么回事?
      胡黎这几年有长进啊,不但会看文言文了还会阴阳八卦了!
      而且还会教人了!
      系统一脸欣慰,满目慈祥的看着慧空,轻轻摸了摸他的大光头,然后自动的编了条麻花辫,在身后甩来甩去,最后又比了个小心心。
      此时风未停,散落在外的长发被风扬起,慧空的下半张脸被面巾松松遮住,只露出一双灿灿星眸,衣袂在轻轻摆动,更衬的他气质卓然,恍如谪仙。
      然后下一刻,那头乌发就变成了麻花辫。
      “你干嘛?”感受到自己光头被摸了,慧空嫌弃的问道。
      “没什么,好孩子。”
      慧空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加快了脚步。
      “这味道……有点……”
      他的步伐逐渐慢了下来,觉得有点不对劲,正想运功抵挡一阵,两团黑乎乎的东西突然堵住了他的鼻孔。
      “宿主快走,这是罂粟!闻多了会上瘾的!”
      慧空的手骨咔嚓响了响,正想伸手把脸上的头发拽掉,便突然觉得有东西缠上了自己的脖子。
      “快走啊!”系统分出一缕头发紧了紧他的面巾,又分神略略收紧了脖子上的长发,催促的意味显而易见。
      算了。
      慧空默默放下了伸到半空的手。
      反正也没人看到,看到了也不认识。
      潜入的行动出乎意料的顺利,顺利到系统恨自己之前的多嘴。
      这山谷里人不少,但是一帮扫地的俊男半点武功没有,几乎可以无视。
      而有武功的姑娘们也及不上慧空,所以即使作为一个刚出山的土包子,没有半点潜入经验只晓得横冲直撞走直线,在系统的贴心指引下,慧空很容易的就躲过了一堆巡逻的人。
      他在一个隐蔽处停了下来,看着那帮扫地的美男陷入了沉思。
      “你咋了?”
      “没什么,”慧空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师傅说扫地的都特别厉害,但是我看不出他们有武功啊?”
      “因为他们不是秃子,”系统随口答了一句,“而且这儿是古龙的世界跟金庸的没关系。”
      “嗯?什么意思?”
      “呃……没什么……你继续,啊不!你走慢点,难得出山一趟这儿风景有不错,你多看会儿,多看会,嘿嘿。”
      当时光顾着宿主的小命,直接让他进来了,以为会被阵法困一会儿,结果那阵法什么用都没有,再这么下去就碰不上主角了,也对不上石观音了,那还怎么扬名立万?
      啊,我真机智!
      今日的系统也在为自己仅有的智商而高兴着。
      慧空很听话,毕竟这是自己除了师傅之外第一个比较亲近的人——东西,所以他很给面子。
      但是看着看着,他就不觉的入了神。
      “这地扫的可真干净!”
      半晌,他感叹道,语气中满满的羡慕。
      “为什么我就扫不干净,之前扫地的时候都是把树叶全给摇下来再扫的,师傅一直以为那几棵树养不活,又换成了几棵新的,重新去摇好累的。”
      “我好想向他们取取经啊。”
      系统瞬间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不过可惜现在不太合适。”
      说罢便十分认真的继续观赏景色,但是看他专注的神色,系统有理由相信他很有可能在仔细观摩琢磨那些人扫地的技巧。
      “宿主,这儿房子挺多了,一间间找挺烦的,你要加快速度。”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系统出声道。
      话音刚落,慧空就足尖一点,运功向最大、最奢华的那件屋子飞去。
      “哪有这么麻烦?”他奇怪的看了系统一眼,“直接找最大的那间屋子不就行了?石观音是这儿的头,肯定是住的最好的。”
      平凡的字句化为一把把尖刀戳着系统的心,朴实的语言无意中散发出了智商的优越。
      系统瞬间枯了,原本乌黑亮丽的长发瞬间变的干燥分叉。
      “你怎么了?”慧空伸手戳戳。
      “没什么,只是刚刚突然对自己有了个清醒的认识。”
      慧空没再管他,一个翻身进了房间。
      里面没人。
      他小心翼翼的翻找起来,找到了一个箱子,共三层,上面镶嵌着螺钿珍珠,十分精致,但是慧空丝毫不在意这些,他只想知道这上面嵌的珠宝能不能卖钱。
      他先打开了最下面一层。
      “宿主小心有暗器!”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这上面的金漆都有点掉了,估计用的时间不短,而且她又不知道我会来翻,再说这怎么看都是个首饰盒啊。”
      “……”
      “咦?”
      下一刻,慧空从底层拿出了一个玉质的,棍状的,电视上放要打马赛克的东西。
      只有十六岁,见识少的慧空发自内心的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值钱吗?”
      见识多的系统沉默的一会儿,果断答道:“不值钱。”
      “你为什么要捂住我的眼睛,你这样我看不见了。”
      “不好意思。”系统沉默的一会儿,意思意思的露出了几条缝隙。
      “可是我看着这玉好像挺值钱的。”
      “假的。”系统毫不犹豫。
      “石观音也会有假货吗?”
      “市面上买古董都会买到假货,她又不是什么神仙,走眼了买到假货很正常。”
      系统义正言辞。
      “所以不值三百两?”
      “不值不值绝对不值!”
      “那好吧……”慧空一脸遗憾的把东西放了回去。
      他打开了第二层抽屉,这回里面的东西很正常——一些珠宝首饰。
      “那这个呢?”慧空拎起了一串珍珠。
      “你干什么又捂我的眼睛?”
      没什么,只是看到了刚才的东西现在看什么都觉得污污的。
      “没什么,”系统默默放下了捂住眼睛的头发,“这个值钱,你拿走吧,再拿根簪子什么的就差不多齐了。”
      他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你……回头洗洗手,这些东西也还是洗洗吧……”
      “也对,”慧空一脸认同,“这儿风沙大,难免染上些沙子灰尘什么的。”
      “……你这么觉得,挺好的……”
      “就……继续保持……”
      “那东西拿齐了我们回去吧!”
      说罢慧空转身就要走。
      “诶——等等等等!”系统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主角大计,连忙出声道:“不问自取是为偷,你这么直接拿走不好吧,别人搞不好还以为进贼了,最好知会她一声。”
      “有道理。”慧空停住了脚步,然后不知从哪里找到了纸和笔,刷刷刷写了一张条子。
      石夫人:
      今日我造访贵所,欲要取走您之前欠的三百两银子,谁料您并不在此处,所以特地留信告知,还望您今后能及时还钱,毕竟大家都是小本生意,都不太容易。
      更何况,小时候我们家长就用各种事情告诉我们——诚信,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美德。
      希望夫人之后能不再犯错,当个诚信的人!
      
      写罢,他把纸条塞到了首饰盒里,接着便运起轻功离去了。
      前后花了一炷香的功夫都没有。
      而主角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系统已经彻底放弃治疗了,机械的给慧空指着路,毫无起伏的语调里透着一股子生无可恋。
      “宿主,你在磨蹭些什么?”
      “我觉的他看到我了。”慧空躲在屋檐后面,伸手指了指前方那个拿着扫帚,正不断朝这里探头探脑的人。
      “如果引起别人注意了,你能顺利脱身吗?”
      “可以。”
      “那去看看。”
      多看看,等主角到来,系统兴奋的开始搓小手手。
      于是慧空小心翼翼的挪到了另一个隐蔽的地方,那人见状也立刻找了个借口离开。
      “壮士!你救我出去吧,我今后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那人立刻跪了下来,面色灰白,但是眼眸中尚有一丝清明。
      慧空一下子懵了,不知所措了好一会儿,才手忙脚乱的把人扶了起来,“你干嘛跪我,我又不是佛,你跪我也没用。”
      那人的眼睛立刻黯淡了。
      慧空不解的歪了歪头,接着道:“不过如果你想要出去的话我可以带你走,就是费点时间。”
      费时间好啊……
      然而这个费时间仅仅是指路线从直线变成折线了而已,当他们站到山谷门口的时候,楚留香连个影子都没有。
      不是说盗帅吗?
      就这速度还盗帅?
      系统的怨念肉眼可见。
      “我们走吧,咦你怎么不走了?”
      慧空回过头来,只见那人站在罂粟花田前面,一脸的凝重。
      “无事,恩公我这就来。”他突然笑了笑,向前走了几步。
      “你既然不开心为什么要笑?”慧空很不解,他看了看那片花田,突然恍然大悟,“你想烧那片花田?那个眼神跟我看师傅的竹林的时候一模一样。”
      “是,”青年攥紧了拳头,“这罂粟有剧毒,石观音靠着这个不知控制了多少人。”
      “那还真是个坏东西,既然如此,那便烧吧。”
      说罢,他从一旁折了枝树枝,掏出怀里的火石点燃,扔到了不远处的花田里。
      “现在我们要跑快点了。”说罢不待青年反应,一把抓住他便向前跑去。
      人来的很快,慧空回头看去,风吹掉了他脸上面巾,露出了胡子拉渣的下巴。
      进了山谷之后,慧空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他这儿敲敲,那儿弄弄,竟然比来时花了更多的时间。
      但是即便如此,半个时辰之后,两人一物也齐齐站在了山谷外。
      没有想象中的对峙,没有惊心动魄的打斗,就跟旅了个游一样,还捡回来一个人。
      系统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宿主,你刚刚干什么了?”他轻轻的在慧空的耳边问道。
      “为了防止追兵追出来,我改了一下阵法。”
      “……”
      一盏茶的时间后。
      楚留香一行人终于站在了山谷入口处。
      “你们可要跟紧了,这儿布了阵法,可别走丢了。”石观音柔柔一笑,半是威胁半是炫耀。
      半个时辰后……
      石观音看着不久之前就经过了的歪脖子树,面色有点不好看。
      又过了半个时辰……
      “夫人……,你是不是……记错位置了?”楚留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
      咔嚓。
      石观音掰断了自己的指甲。
      又又又——过了半个时辰。
      石观音的脸彻底的绿了,她看着第十八次经过的、那棵极其眼熟的歪脖子树,气的浑身发抖。
      到底是哪个小兔崽子改了老娘的阵法!!!
      

  •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管家ge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