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10-12 20:52: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煤老板2 ...

  •   男人皱眉,顿时松手,手里还捏着从他耳朵了拽出来的小东西。
      
      徐北一下子站起来,右手腕子耷拉着,疼的脑门一阵阵出虚汗,可这比不上男人手里的东西更令他愤怒,想也不想用左手上去就抢。
      
      男人瞬间往后闪,徐北却一步上前左手砍向男人的手,男人再闪,他的目标再次落空。徐北瞬间回手肘击,男人眼神一动,跟铁钳子一样手突然抓住他受伤的右臂往回一扯,徐北下盘不稳一下子扑在男人身上。
      
      男人下意识伸臂揽住。真瘦,他单臂就圈住了这杆细腰。接着又顺手往前一推,徐北踉跄一步歪坐在沙发上,东西却依旧没有抢到。
      
      “还我!”他爬起来,恨恨的盯着男人,像只被欺负很了的雏鸟,折了翅膀炸了毛,凶的像是要男人身上叨块肉下来。
      
      男人把东西拿在手里捏了捏,不明白小孩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小东西,眼睛瞄到他肿得不像样的手腕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没想到他反应这么激烈。
      
      他皱着眉命令道:“坐下。”
      
      徐北没有动,站的笔直,手依旧伸着,“还我!”
      
      “坐下。”男人板着脸,把小巧的助听器捏在两指之间,“想要就别让我说第三遍。”
      
      徐北缓缓坐下,眼角通红脸发白,看着在男人手里的助听器被随意□□,任意威胁,手紧紧攥着,恨不得攥出血来。
      
      男人满意了,板着脸打开门,跟门口的人交代什么。
      
      徐北突两步窜过去,狠狠的撞上男人。男人好像后脑子长了眼,一侧身再一勾手,徐北再次被抓住。一只铁臂似的胳膊死死的箍在腰上,连胳膊都一起禁锢起来。转身回去男人还不忘一脚踢上了房门。
      
      他危险的垂下眼看着怀里的大男孩儿,“不听话?嗯?”
      
      徐北浑身汗毛炸开,好像被野兽盯住,骇得动弹不得。要说刚才男人的眼神霸道,现在的眼神就可怕,像是被逆了心意的魔头,分分钟能给你来个大的。
      
      “不说话,怕了?”他捏着徐北的下巴抬起来,这么个不正经的动作竟然让他做的威胁意味十足。
      
      其实到后面他就看出来这小孩不是干那个的,不然送他来就不是讨好是讨打来了。这个发现让他心里舒服了不少,而且说实话,这小孩长得真挺合他的眼,于是,不听话,必须教!
      
      这男人完全把自己放到了大家长的位置上,也不想想人家跟他不熟!
      
      “放手!”徐北缓了缓,继而开始狠命挣扎。可男人的手就想是钢筋水泥做的,任他怎么动都挣不开,反倒把自己累得气喘嘘嘘。
      
      明明小时候他打架都没输过,现在却干不过男人一个胳膊,那叫个火冒三丈。
      
      “这么不听话就该绑起来好好抽一顿,保管你老实,要不要试试?”男人轻声在他耳边说。
      
      可惜他对的又是左耳,徐北就感觉耳边热气不断,弄得他又痒又难受,至于这男人说了什么,鬼知道,反正不会是好话。
      
      “王八蛋你滚开!”徐北接着继续跟胳膊搏斗。
      
      男人也不废话,直接动手拆皮带。
      
      皮带……徐北的。
      
      “你干什么!”随着徐北一声惊呼,腰上的皮带唰的被抽了出来。
      
      他下意识伸手就抓裤腰,抓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的是牛仔裤,皮带只是装饰品。
      
      男人一只胳膊紧箍着怀里的人一路向里,直到沙发前,丢麻袋似的把人往下一按,挣扎了一路的徐北再次被按成脸朝下的姿态。也不知道是男人体贴还是细心,受伤的手被别在身后,半点没碰着。
      
      徐北被压得动弹不得,被牛仔裤包裹的屁股让什么东西轻轻拍了两下。不疼,却威胁意味十足。他顿时又羞又急,那是他的皮带!
      
      “你说打多少下能长记性?”男人声音没起伏的问。
      
      “你干什么!放手!”他这下子真慌了,这男人来真的!他他怎么能打他屁股?!不是,他凭什么打他?
      
      “晚了。”男人扬手,对折的皮带啸着风声,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肉最多的地方。
      
      虽然隔着牛仔裤,徐北还是疼得叫了出来,“你他妈的滚!”
      
      “骂人。”男人面无表情的举起皮带,啪的又是一下。
      
      在绝对武力面前,什么智慧专业口才能力都是个屁,一皮带下来保管你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想求饶。
      
      男人相信一力降十会,也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小孩儿不听话,揍就对了。可他忘了,这小孩儿不是他家的,轮不上他来管。
      
      徐北倔,不求饶,暗暗发誓一定要百倍奉还,弄死他!
      
      男人看他不吭声了,抓着皮带点来点去,好像是在找合意的地方下手,就是半天没找好。
      
      徐北紧绷着皮,心提着,不知道那皮带会在什么时候落下,稍有动作都忍不住浑身一颤。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
      
      “老板,医生来了。”话音还没落,大汉带着医生走了进来。结果就看到浑身都透着霸道的男人单膝跪在黑色真皮沙发上,膝盖下压着一个不停的动弹的人。那人的上半身被男人挡住,只看到一个弧度美好的腰臀和一双修长的腿,男人手里皮带轻轻一点,被压着的人就微微颤一下。
      
      气氛说不出的暧昧。
      
      大汉瞪大了眼,老板在干什么?这里发生了什么?刚才让他找医生就很迷了,现在怎么怎么,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医生一愣,尴尬的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前。
      
      男人好像半点不觉得尴尬,他教训人从来不怕人看。松开管制,顺手还把人拎小猫似的拎起了,按坐在沙发上。
      
      徐北一哆嗦,疼的。现在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应对如今的场面,手疼屁股痛,尴尬委屈上火恼怒,一瞬间无数的情绪夹杂在一起,让他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最后气的坐都坐不稳,浑身哆嗦。
      
      男人看他一副随时要倒的模样,有点怀疑自己下手重了。可是都没有打他侄子一半的力道,不过是吓唬一下,这就不行了?不知怎么的他竟然觉得这会儿羞愤愈加的小孩顺眼多了,看着他竟然心情很愉悦?
      
      他好像再次注意到,小孩长得真是和他胃口,就是这隐忍羞愤的小模样都可爱得很,手痒痒的很想上去摸摸毛。
      
      想就立刻去干,男人从来都不委屈自己。只见他一屁股坐在徐北身边,胳膊一伸就把人圈进怀了,手顺着单薄的脊梁就撸了一把,跟撸猫没有半点区别。
      
      徐北受惊了似的唰的站起来,根本不想跟这个神经病有半点接触。
      
      “干什么,坐下。”男人一把将人揽回去,半点不知道自己讨人嫌了,托着徐北肿得粗了两圈的手腕子径自对医生说,“他手腕脱臼了。”
      
      “怎么肿得这么厉害?”医生也顾不上什么暧昧尴尬了,再说,他一看是个男孩子,瞬间转换思维,“打架也有个数,万一骨折怎么办?”他摸了摸手腕没有其他情况,直接给作了复位。
      
      男人就感觉怀里的人肌肉狠狠一绷,继而一下软在他怀里,一头一脸的汗。
      
      鼻翼间似乎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潮湿气味,说不上是什么味道,可仔细一问又消失殆尽,他突然间变得口干舌燥,想去喝杯水。
      
      

  • 作者有话要说:  得罪老婆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