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10-12 20:41: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煤老板 ...

  •   顶层套房。
      
      徐北被人直接架到了房门口。
      
      “徐设计,怠慢了,是我们抬您进去,还是您自己进去?”大汉彬彬有礼的问。
      
      “放开。”徐北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咬着牙根低吼。
      
      架着他的大汉松手。
      
      徐北整了整一路挣扎中被拽散的衬衫,紧抿着唇。说实话,这些人动作虽然蛮横,可手上十分的有分寸,并没有把他弄伤,但是这种霸道的行为方式本身就是一种目中无人的羞辱,他火儿很大。
      
      非要让我来是吧,行,你等着!
      
      “请。”大汉推开门。
      
      一进门他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逆着光就站在窗边,深蓝色衬衫没有扎进腰带里,不知道是不是刚从床上爬起来,来不及整理衣服就接上了电话。呵,可能还是情人的电话,声音低沉略带沙哑像是在调情。
      
      男人听到有人进来也没有回头,只是摆了一下手让他等着。
      
      徐北狠狠的运了口气,压着火直接在沙发上捡了个自己看的顺眼的位置坐下,眼睛不客气扫过屋子里的物品,想通过私人物品来先了解一番目前的对手。
      
      现在他的熊熊斗志被这家伙一而再而三的骚操作激了起来,在他眼里现在那家伙就是对手,敌人!面对敌人当然要多多了解,狠狠打击,把这个目中无人的死煤老板按在地上摩擦!从身到心收拾的服服帖帖,花了大钱还得感恩戴德!
      
      可惜看了一圈却没找出点什么太多有用的东西,这房间就没有几样个人物品,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部分没关上门的卧室里面,但是也没有什么很能体现个人意志的东西。
      
      也许这并不是他的日常住处。
      
      眼神才收回了,却正正对上一双极有压迫力的眼。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眼神看似一扫而过,却犀利又霸道,容不得人半分躲闪。
      
      徐北冷不丁的心头一毛,收回观察的眼神,腰背都不由的挺直。
      
      男人显然现在没时间搭理他,看他老实了继续在电话里沉稳有力的交代。
      
      徐北心头窝火,为自己刚才的不济事。不就是被看了一眼,有什么好怕的,他还能吃了他啊!本来被人压着进来就够窝囊了,现在竟然被人一眼就看得汗毛直立,你还能不能行!
      
      他负气的盯上过去,一眼就盯上了那个大背头,这得是抹了二斤摩丝,油光铮亮的苍蝇停在上面都得劈叉,估计八级风都刮不起来。
      
      果然是煤老板的品位,恶俗。
      
      “徐设计?”男人放下电话,直直走过来,最后站定在他面前。
      
      徐北就觉得眼前一暗,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影子里,让他浑身不自在起来。
      
      这会儿想再站起来好像是在示弱,他抿了抿嘴,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我是徐北。”
      
      男人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被自己的影子笼罩的人,这是知名成熟大设计?介绍人说的可是成熟、稳重、知名!这小孩儿有二十吗?糊弄鬼呢!
      
      男人没有介绍自己,转身就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两条长腿微伸,毫不掩饰的审视对面的人。
      
      哪怕已经心存厌恶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漂亮小子,送这么个小子过来,是来设计房子的还是设计他的?他不由的往深里想,人是峰岭的安副总介绍,难道想用这种方式讨好他?
      
      可耻!
      
      这个人大概是老板当久了,霸道惯了,心理认定了自己被骗了眼神半点不在客气,目光从身上扫过就跟刀刮似的,能让人从头到脚透心凉。这是习惯性震慑,当然也是不在意的轻慢挑剔。
      
      他这毫不掩饰的眼神都不知道刮出过多少人的冷汗,尤其是心怀鬼胎的,没几个不心惊肉跳,最后全得给他软和了毛刺,大气都不敢喘。
      
      徐北冷汗也冒了出来,他见过的有钱人不少,哪个都不是吃素的,可这么吓人的眼神却是第一次见,就像是被丛林大型食肉动物盯上,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恼火不服,他是被强行请来来谈装修设计的,又不是贼,用的着审贼似的盯他吗?
      
      他冷着脸挺直腰杆更直接的看了过去,眼里的不客气半分不少。
      
      还敢瞪他,男人有那么一点意外,没想到这小子年龄不大心里素质还挺强,本来想挥手把人轰出去,就是找人算账也该找他后面的人,跟个小孩儿犯不上。可一看着这小子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就不爽的很,还敢在他面前炸刺儿,这是故意引他注意呢?小子,念在你年纪小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事能干,什么事不能干!
      
      “交代吧。”男人严肃着脸,一副审案子的神情。
      
      交代?交代什么?他又不是劳改犯!徐北的直接对上对方的眼,“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叫什么从哪儿来,你老板给你多少钱让你来这糊弄我?”他直接了当的问。
      
      “本人徐北,没有老板,更没有糊弄你。”他压着火气冷冷的看着男人,“你是在怀疑我的专业水准!”
      
      “专业?”男人不与置否的一哂,随手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知道上一个糊弄我的什么下场吗?”
      
      “我不需要知道,我徐北从来不糊弄事儿。”徐北直接站起来,眼里带着火,“如果你觉得我不合适我马上离开,不用吓唬我。”
      
      男人没有理他,反而是捏着烟,眼神瞄过桌上的打火机,就想试试他,一扬下巴,“点烟。”
      
      啥?徐北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今天出门特意戴了助听器,怎么还能听出这么不靠谱的话?可再一看男人的架势,手执着烟直直的看着他,就等着他点呢。
      
      徐北火气刷的上来,脸气的飞红,一双利眉高高挑起,“你再说一遍?”
      
      “这么没眼色还想接活?”男人嗤笑一声,霸王似的从头到脚扫过眼前的人,“点上,接着谈,不点……”
      
      其实点个烟真不是什么事,徐北自己熬夜偶尔也抽,可是男人轻慢威胁的意味却点着了他压抑了一上午的火,碰的一下,炸了。
      
      “点你妈!”一声怒骂接着拳头杵了过去。
      
      男人头一偏,瞬间捏住眼前的拳头往回一扯。
      
      徐北就觉得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道几乎把他扯的飞了出去,蒙头懵脑的扎进沙发里,接着就被男人捏着手腕子按在了背上,动弹不得。
      
      “这双手不会点烟倒会打人?我看干脆剁了省事。”男人半弯着腰,轻飘飘的在他耳旁说着。
      
      性子这么暴,男人眯了眯眼。
      
      徐北没听见,只顾着狠命的挣扎,可是越挣扎身上男人用的力越大,最后整个人都陷阱了软绵绵的沙发里,呼吸里都是皮革的味道。为了不至于把自己憋死,他挣扎着把脸露出了,很不巧,露出的是左脸。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男人继续说,捏着细伶伶的腕子缓缓施力。
      
      “你混蛋!”徐北疼的浑身打颤,他觉得自己手腕子肯定断了。
      
      “还有力气骂人?”男人冷笑着,故意伏在他耳边吓唬道,“我看这张嘴也该缝起来!”咦?这是什么?他突然发现这小子耳朵里放着个小东西。想也不想,他直接就给拽了出来。
      
      “别碰我耳朵!”徐北突然发狠,拼着手腕子不要了狠命一挣。
      
      脱臼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