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9-11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查查 ...

  •   也就是软了那么一下,徐北立刻就直起了腰板,腰上的胳膊如影随形,让他烦躁的想打人。要不是医生正在给他做夹板固定,他真是半分钟都呆不住了。
      
      “一个月后拆夹板,好好养着吧。”医生收拾东西交代道,“你这个当家长的看着点,别让小孩儿私自拆了,养不好弄个习惯性脱臼就麻烦了。”
      
      “知道了。”庄肃答得理所当然。
      
      徐北可不认,“我跟他没关系!”
      
      医生都没看徐北,直接跟男人交代,“我留药在这,记得让你弟弟吃。”
      
      得,这位医生强行给徐大设计安了个哥哥,不容反驳的那种。
      
      那位霸道的假哥哥还知道点头保证,弄得徐北一口气上不来,差点给憋屈死。
      
      医生往外走,徐北也站起来就走,他觉得自己再呆下去一定会疯了。至于报仇什么的,现在脑子里根本顾不上。
      
      “哪儿去?”男人伸手就把人往回勾,好像手上长了钩子,徐北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一回神又被人圈住,唯一能动的手都被压着,半点反抗不能。
      
      “回家!”
      
      男人根本没理他,揽着人就往回走,还不忘指使大汉倒水。
      
      徐北都要疯了,他到底碰上个什么神经病,还有完没完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单我不接了,我要回家!”
      
      男人好像没听到他的话,径自把药拿到他面前,“吃药。”
      
      “吃屁!”他忍不住怼回去。打一巴掌给个药丸就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了?屁!
      
      男人眼神一暗,“又说脏话?”
      
      徐北下意识一缩,接着就怒了,“你是我什么人?你管得着吗?我他妈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来接你这个单,早知道是个神经病给我一百万我也不干!”
      
      “我看你是挨教训没够。”男人手里又捏起了皮带,不听话的小孩就该受教训。
      
      徐北就跑,可动作永远没有男人利索,这回直接脸朝下被按在了男人大腿上。
      
      “老板,徐设计还伤着呢。”大汉突然出声,他说的伤当然不是屁股上挨那两下,他是说胳膊。看老板没再动,他接着说,“李矿长已经在等着了,您是不是该换换衣服?”
      
      男人顿了顿,一把把僵直的徐北拎起了,药往他手里一塞,恐吓意味十足的看了他一眼,“吃药。”
      
      “看着他。”男人交代一句然后就进卧室换衣服去了。身上的衬衫已经皱得不成样,没办法见客。
      
      “吃药吧,你手还伤着。”大汉一改在楼下的公事公办,把水往他面前推了推。
      
      徐北突然站起来就往外走。
      
      大汉挡在他面前,不吭声。
      
      “你们还想非法囚禁?”
      
      大汉依旧不说话。
      
      “不吃?”男人对着镜子一边扣着扣子一边这边朝冷笑,“把他胳膊上的夹板拆了,关节也卸了,干脆废了干净。”
      
      大汉往前,徐北噌噌噌就往后退,结果没两步就被沙发绊倒,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狠狠压住了屁股上的伤,疼的直抽气。
      
      大汉铁塔似的竖在他面前,就那么看着他,不说也不走。
      
      形势比人强,几次交锋都被人一招制住,他憋屈又窝火,可是他更知道这屋里的都是个霸道神经病,不如了他的意他真能把他是手腕子再弄脱臼一回。
      
      他愤愤的把药吃了,水杯重重的磕在茶几上,带着没说出口的情绪。
      
      男人收拾停当后,看到他乖乖把药吃了,心下略满意,小孩儿就是欠收拾,这不是服帖多了?想当初他侄子不知道被他这么收拾了多少回,现在见了他比小猫都乖。
      
      “我可以走了吗?”徐北垂着眼低声问。
      
      看到小孩儿乖顺的模样,男人又想把人搂进怀里揉一把,没别的意思,就是发泄一下好心情。
      
      这么想,他也这么做了,大手狠狠的揉了一把眼前人的头发,大发慈悲道:“走吧。”
      
      徐北三步两步就冲到了门口,好像后面有狗撵着。
      
      “等等。”
      
      脸一白,手狠狠的捏住把手。
      
      男人捏着一张名片递出来:“以后走正道,有困难来找我。”
      
      ***
      
      自认为教导了走歪路是小孩儿,庄肃心情很是不错。
      
      “老板,那这两天我带徐设计去看现场?”大汉看老板高兴,紧跟着问。
      
      “看什么现场?”毁现场还差不多。
      
      这是没谈好?可老板刚才还搂着人家逼吃药呢,怎么转眼就没了?大汉摸不着头脑的想。
      
      男人理了理袖口,大步往外走,他非常有眼色的开门。
      
      门口,一个棕色皮质本子磕在地上,像是被匆忙拉下的,露出里面夹着的一张卡片。
      
      大汉正准备要捡,男人却先一步弯下了腰。
      
      他随手抽出那张卡片,发现是一张手绘装饰设计,做成书签状,上面画着阿拉伯风情的金色镂空隔断和厚重的带着金色流苏滚边的酒红丝绒窗帘一角,寥寥几笔就让整个画面细腻逼真富有空间感,看得出来画图人手上功夫了得。
      
      在书签最下角写着徐北二字,这东西就是刚才那小孩儿的。
      
      男人大略翻了翻,里面还有十多张类似的书签,除了书签本子里密密麻麻连写带画的用了大半,像一个随堂笔记。
      
      “老板?”大汉看时间不多,老板又站在门口不走了,出声提醒。
      
      男人把本子往大汉怀了一拍,没说话,大步流星往前走。
      
      酒桌上,大家你来我往的说笑敬酒,不苟言笑的男人像是一个异类,手里把玩着一个耳塞似的小东西,来来回回的揉捏,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这是他们筹备的很久才请来的大佛,他们峰岭煤矿是生是死,能不能扳回一城全看这位大爷的,大家除了敬着捧着再没有别的办法。
      
      “庄总,您这个助听器不知道什么型号的,我家有一个也不太好用,不知道您这个效果好不好?要是好我也去买一个。”一个陪客指着他手里的小东西问。
      
      “型号?”
      
      “是啊,看您这个应该是三年前的款,现在的东西质量越来越不好,根本不如以前的质量好。”陪客看男人搭理他,赶紧凑上去。
      
      “你家有人用这个?”
      
      “是啊,我闺女弱听,没有这个根本没办法正常跟人交流,孩子的事没小事,可把我愁坏了。”
      
      再之后这陪客又说了什么,男人根本没有再听,敷衍的又呆了半个小时就冷着脸撤了。
      
      “去查那个小孩儿。”他严肃着脸交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