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9-09-24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回家 ...

  •   
      众人七嘴八舌的数落,在坐的最小也三十好几最大得接近五十,个个跟找到妈妈的小鸭子似的,要把委屈一股脑的倒给家长,让家长给好好出口气。
      
      庄肃大家长眉头都没动一下,徐北心下却是戚戚然,这煤矿也太不容易了,招小人惦记弄来这么多阴招儿,简直倒霉透了。
      
      众人数了大半天,突然发现老板一直没吭声没表态甚至没表情,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整个会议室安静得喘口气都嫌音儿大。
      
      谁也摸不着老板啥意思,不会刚接手就嫌烦要再卖了吧,一想到这又觉得自己刚才不该说那么多……
      
      “没了?”庄肃环视一周。
      
      众人鹌鹑似的乖乖点头,“没了没了。”
      
      “第二件事,安全生产,机械设备全面检查,有问题打报告,公司会解决。第三,给所有工人体检,体检不合格和年龄到线的全部撤掉。”
      
      “老板,这些工人都在这工作好几年了,身体不好就裁员会怕是会造成恐慌,也显得我们太没良心。”他们再顾不上外部的干扰,这内部要让老板这么一折腾还不得炸开锅?
      
      众人看着庄大老板,庄肃却看向旁边的吴矿长。吴矿长赶紧笑眯眯的接过话茬,“诸位,我们不是国企,经不住内耗也养不起闲人,要是谁觉得他们可怜可以自己掏腰包,要不你们试试?”这矿长虽然笑着,可总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众人脸色变得不大好看,“这……”
      
      “关键他们也不是为给我们天成工作而得的病,凭什么让我们来买单?邻居生病了让你花钱看,给你你乐意?”矿长一顿连消带打,看众人虽然还是意难平单反对意见开始动摇,接着他又叹口气,“大家也别急,公司也不是不讲理,体检完有职业病的,我们会发放一部分补偿款然后劝退,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人文关怀,咱们一个私企做到这份儿上也算可以了,你们觉得呢?”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还能觉得什么?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们不想自己也成为被补偿的哪一个就只能闭嘴。
      
      “那宏兴的事……”
      
      “这些公司都知道了,大家安心生产,其他交给公司就行。”矿长一口气把事情揽下,坚决不让这些人再叨叨大老板,刚才没拦住人也就算了,再让他们说下去不是显得他一点办事能力都没有?
      
      “散会。”庄肃也不费话,站起来就走。
      
      “庄总放心,矿上的事我会抓紧时间办好,绝对不耽误生产。”新矿长跟在后面表决心,“宏兴二矿我会留心,咱们天成也不是吃素的。”
      
      “你看着办。”
      
      “庄总,还有件事。”矿长低声说,“王总昨天出了车祸,我感觉不对,事压着暂时没放出来,您这里千万小心。”王总就是这个矿的原矿主,现在正在医院躺着,一双腿都断了。
      
      庄肃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徐北没听到这后面的话,只是旁听了一场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会议,最后得了个结论,老板不好当!
      
      看看这一堆堆的破事,就没一件让人高兴的,怪不得庄老板天天板着脸,给他他也笑不出来。
      
      内心深处,他挖出了那么一点点不大值钱的同情。
      
      当然,他胳膊还酸着,这同情也有限的很。
      
      “牟哥,这矿有多好啊,让人这么惦记?”带着不知名的廉价同情,趁着老板去上厕所,徐北请牟虎帮忙上夹板,还不忘找人解惑。
      
      “矿好呗,储藏大,质量好,关键是没啥背景,可不就让人惦记。”牟虎的动作利落得很,一看就是个行家。
      
      “那他反正也是卖,干脆卖给惦记的不就行了?”干嘛还要倒一处,折腾出这么多事来。
      
      “那也得肯出价不是?金子当废铁卖你乐意?”牟虎打了一个活结,完活儿。
      
      “那咱们这不是就摊上麻烦了?”徐北觉得有点紧了,轻轻捏了捏。
      
      牟虎咧嘴一笑,说不出的自信张狂,“咱们就不怕麻烦。”
      
      得,老板就是老板,人家说不定根本就没把那些个破事放在眼里,白同情了。
      
      回到公司徐北就变得忙碌起来,自从被老板当场逮住撒谎请假,徐北的日子就变得不再清闲,上一天班绝对是忙活一天,倒不用他抄抄写写搬搬抬抬都是些个杂事,就是不然你闲着。
      
      唉,这就是惹怒老板的下场。
      
      好不容易熬到周末,他赶紧收拾东西滚蛋,不再看老板的黑脸,高高兴兴的回家跟爷爷团聚去。
      
      “爷爷,看我买了什么!”徐北抱着一个盒子没进门就嚷嚷开。
      
      在院子里晒太阳的老爷子看到孙子回来脸上乐开看花,“今天怎么回来了?”
      
      “这不是周末了,没事我就回来了。”徐北把盒子递过去,神秘兮兮的说,“您看看。”
      
      老爷子让他吊着也来的兴致,打开盒子,笑眯眯的眼睛突然睁大,小心翼翼的拿起里面泛黄的古书,“你从哪儿弄来的?”
      
      “不告诉你。”徐北得意的很。这可是他在旧书铺淘了很久才淘来的,就知道爷爷会喜欢。
      
      “爷爷……”徐京突然领着小娃从屋子里出来。
      
      徐北的脸哐当拉了下来,“你怎么在这儿?”麻蛋,好心情还没维持五分钟!
      
      徐京一点都不在意的笑着,示意小娃去找爷爷,自己满脸的兄友弟恭,“弟弟回来了,饿了吗?里面有点心你先垫垫,一会儿就开饭。”
      
      “我问你怎么在这儿。”徐北沉着脸。工作上有个黑脸煞神,回来又碰上这个笑面虎,这狗日的日子还让不让人舒坦了!
      
      “我一直都在啊,你在外面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一次,你不在我还不能在?”徐京深有感触的说,“爷爷一个人住,我怎么能放心?”
      
      徐京鸡皮疙瘩起了一胳膊,讥讽一句,“现在不放心了,早干什么去了?”
      
      “弟啊,你总得给人个成长悔过的机会吧,以前是我不好,我现在不是改了吗?”他说着就看向老爷子,“爷爷,我是真的改了,您告诉弟弟,我是真心的。”
      
      这时老爷子还没说话,邻居突然端着个小碗进了门,“徐校长,借点醋,家里做饭了才看见醋瓶子空了。”
      
      徐京笑着上去就接过碗,“江阿姨,我给您倒。”
      
      江阿姨嘴里抹了蜜,张口就说:“诶呦徐校长你说说你这福气,俩孙子都这么孝顺,小北不在还有小京,天天的往家给你买好东西,现在连从孙都有了,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孩子?现在连重孙子都有了,尽等着享后福吧。” 
      
      “你孙子不好,买跟冰棍儿还非得让你吃一口,化了都不给别人,你有什么好羡慕的。”老爷子说。
      
      “呵呵,小孩子,犟脾气。”江阿姨说起自己孙子也乐得很,正要再夸两句,徐京出来了,倒了大半碗醋。
      
      “诶呦呦,这孩子倒这么多,有空到阿姨家里玩儿啊。”江阿姨乐呵呵的走了,徐北却是满心的不是滋味,什么时候他在人们的心理跟徐京一个位置了?明明他才是在这儿生活了十多年的人,他才是爷爷的孙子,他才是最爱爷爷的人。
      
      “饭好了,咱们吃饭。”徐京跟这里的主人似的,大摇大摆的张罗着,一身浅色的西服蹭上了锅灰也完全不在意。
      
      “吃饭吃饭,咱们的小聪聪饿了。”老爷子笑着,好像没看出来两个人的剑拔弩张,率先进了屋子。
      
      “弟弟,走呀。”徐京招呼。
      
      徐北被恶心个够呛,他连屋子都不想进,直接坐在外面,“看见你就饱了,还吃个屁。”真是气死他了。
      
      “你不吃爷爷怎么吃的下?你忍心让爷爷跟着你挨饿我还不忍心呢。”徐京不怀好意的劝道,“就算你不喜欢我,饿着自己又算什么本事?”
      
      徐北狠狠的盯了他一眼,他看出来了,这话哪里是说给他听,明明是说给屋里的爷爷听,低眉顺眼的也不知道心里到底藏了多少恶心人的东西。
      
      徐北不能忍,更不想忍,抢爷爷,先问问他同不同意!
      
      “徐京,收收你这副嘴脸,看得人恶心。”
      
      徐京终于不再撑着笑脸,低声在他耳边说, “恶心你也得受着。”
      
      徐北一把扯住胖子徐京的领子,眉眼俱厉,低声威胁,“我不管你打什么主意,你要敢让爷爷难受,我弄死你!”
      
      “放心,那是我爷爷,我怎么舍得?我还指望爷爷给我带儿子呢。”徐京真真假假的说。
      “做梦吧!”
      
      徐京勾了勾嘴角,混不在意的进了屋。他不行,这不是还有个小的?只要刷上了好感度,不单单是老爷子的,还有周边邻居,只要大家都认可,价值上亿的古董都是他的,全是他应得的。
      
      徐北?那会儿他该在哪个大佬的床上吧。反正上辈子就跟个男人不清不楚的,这辈子直接送你个有钱人,感激我吧。
      
      徐北不知道他的恶毒心思,只想着不能让他去糊弄老爷子,赶紧也跟了进去。
      
      “爷爷,聪聪这些天给您添麻烦了,您多吃点儿。”徐京上来着说一脸真诚的说。
      
      “麻烦什么,聪聪乖着呢,正好给我作伴。”老爷子立马就接了一句。
      
      徐北满脸的卧槽,合着早就看上了!“爷爷,您自己身体都不好还看小孩儿?”
      
      “没事没事,聪聪很乖对不对。”老爷子对身边的小娃说,“来,聪聪,叫叔叔。”
      
      小孩张嘴就来,“叔叔,乖。”
      
      徐北有气也不能往孩子身上撒,敷衍了一句,“嗯,你也乖。”
      
      他以为这就完了,可没想到小东西还有下文,举着自己的勺子颤颤巍巍的说:“叔叔吃肉肉。”
      
      勺子上有一小块老爷子给撕的鸡肉,小孩一脸心疼的准备给他吃。
      
      “你吃。”徐北刚说完这句话,小孩紧绷的脸立刻笑了起来,别说,还挺招人。
      
      徐北不由的多看了一眼,明明上回来还是个讨厌的小屁孩,今天怎么就突然懂事了?还变得干净漂亮,让他都不好意思恶声恶气。
      
      真气人!
      
      “聪聪乖,自己吃。”老爷子哄了一句,继而对两个大的说,“这孩子呀就是张白纸,全靠大人教,你教成什么样他就学什么样,可不能瞎耽搁。”
      
      “要不还是爷爷您明白,这孩子是我手里就知道吃喝拉撒,让我妈他们带也只会管吃饱穿暖,他们还开着包子铺,根本没那个心思就管孩子,上回差点给丢了,吓得我再不敢往他们身边放。”徐京卖了一波惨又开始拍老爷子马屁,“爷爷,要不是有你,我都不知道孩子该怎么办,他还这么小,在您手里能教出个高材生,到我们手里都得养废了。”
      
      “你们都忙,顾不上,也不懂教育,养孩子又不是养个猫啊狗啊的,给口吃的就行了,孩子要教。”老爷子笑笑,“吃饭,小北多吃点,我看你怎么瘦了。”
      
      “没有,我好得很。”徐北闷闷的扒了口饭狠狠的嚼,徐京这个心机鬼,气死他了!
      
      吃完饭没一会,小屁孩还在缠着老爷子讲故事,老爷子直接对徐京说,“天不早了早点回去,明天周末,领着孩子去你爸那看看,他们也该想孩子了。”
      
      “知道了。”徐京笑笑,带上孩子就走。怎么上个礼拜不说?徐北一回来就支开他,当他是那么好打发的?
      
      到车里把孩子往副驾驶一丢,也不管手轻手重,接着一把撕下身上脏了的外套,团巴团巴丢到后座,满脸阴沉。
      
      聪聪缩在后座,动都不敢动,本能告诉他这会儿不出声最好。
      
      徐京阴沉的看着泻出灯光的小院,突然一笑,老头儿左右不过了夏天,徐北,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且看你这次怎么哭!
      
      接着一踩油门飞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没有收藏的童鞋们收藏一下煤老板好不好?大船想求个好榜单,恳请童鞋们鼎力相助!!!
    鞠躬!
    另外,今天依旧发红包,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