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9-25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签约 ...

  •   “讨厌徐京?”徐校长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大孙子。
      
      “您说呢?”
      
      “那孩子呢?那么小你也讨厌?我记得我家的小北可不是个迁怒的混人。”徐校长给自己倒了杯茶。
      
      “反正不喜欢。”徐北瘫在椅子上,捂着胸口夸张的哭诉,“爷爷,你是不是要移情别恋了?你要抛弃我?”
      
      “臭小子,尽胡咧咧!”老爷子拍了他一下,乐了,“我呀就是看孩子太可怜,让我想到你小时候。”
      
      “他可怜?”徐北蹭的坐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爷子,“您哪只眼睛看见的?有爹有爷爷奶奶,家里还有钱,看他穿得比我好行吗?他哪儿可怜?哪儿像我?”
      
      “我记得你小时候我每到周末去看你,你也都是穿的干干净净的衣裳,小脸蜡黄,人也瘦,抱起来跟个小猫似的,没有二两肉。”老爷子看着远处,陷入沉思,“我以为是吃不好,每次都给你带奶粉饼干,可你还是那么瘦,你妈说你是不爱吃饭。”
      
      “哈。”徐北听不下去,冷笑一声,“不给饭吃还差不多。”
      
      “是啊,后来我才知道,是她老找名目罚你,饿你饭,我当时就气的不行,这是亲妈呀,怎么能办出这种事?怎么舍得?于是我一怒之下就把你接了回来。”老爷子看向徐北,“那年你不到五岁,我从来不提以为你忘了,可没想到你一直记得。”
      
      “当然记得,刻骨铭心。”他有记忆以来最深的印象就是饿,饿的慌,饿得走路发飘肚子天天在咕咕叫。他还记得当时羡慕徐京羡慕的要命,他能吃饱饭,还是挑食,可就算是他不吃的也落不到他嘴里,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不敢讨要,因为会挨打。打挨多了就知道,他只能等着,等着那个被他叫妈的女人发话,她不说,谁也不能给他吃的。
      
      他学着徐京的样子想讨女人欢心,可最后得来的却是一巴掌。
      
      当时他委屈啊,哭都不敢大声,怕再挨打。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跟徐京长得一样啊。可这让他知道,说他妈不喜欢都太轻,是厌恶,看到他跟看到什么脏东西似的,恨不得甩出去,眼不见为净。
      
      想到那一家徐北心情就恶劣,脸上也带了出来。
      
      “这孩子啊,也是爹不疼娘不爱,可怜娃。”徐校长语重心长的说。
      
      “是吗?那家伙可白白胖胖的。”根本就没被虐待!
      
      “臭小子,当你爷爷老眼昏花呢?”老爷子不跟他掰扯,“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我不管他可不可怜,爷爷你的身体最重要,看孩子多耗人,累病了怎么办?”反正他不赞成。
      
      “放心吧,你爷爷我好着呢。”老爷子摆摆手,问起自己更关心的事,“你耳朵现在怎么样?又去检查没有?”
      
      “查了,还那样,你就别担心了,等我今年挣够钱就去治。”徐北没办法,老爷子就是个犟老头,说也说不听,只能由着他转移话题。
      
      不过,他也隐瞒了自己听力下降。
      
      “那就好,那就好。”
      
      这个周末徐北过得算不上愉快,哪怕那个讨厌鬼后来不在,可心情还是被破坏掉。再一回到出租屋就迎来了新邻居,当看到的第一眼,他就觉得自己麻烦来了。
      
      长头发带耳钉身上钉钉卯卯一大堆,还背着个吉他,妥妥的摇滚小青年。
      
      他的预感当天就变成现实,关着门都挡不住那股子不顾一切的音乐热情,吵得人脑子里只剩下拨拉吉他的声音,跟刺耳又聒噪,害得他什么都想不出来。
      
      心情格外恶劣。
      
      交涉还是忍受根本不必犹豫,当天他们就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双边交涉,只是效果不咋地。
      
      门一关,该干啥干啥,人家半点不当自己是外人。
      
      当然,人家不是外人,是房东侄子。
      
      一连三天,不到半夜12点不带歇的,简直勤奋得令人发指。
      
      徐北没时间跟他耗,直接找房东来出来,房东就住来楼下,找起来方便的很。
      
      房东似模似样的训了摇滚小青年几句,接着对徐北说:“这孩子就是来参加个什么活动的,过几天就走,我让他晚上别弹那么晚,小徐你担待些啊。”
      
      徐北能说什么,那只能担待了,好在人过些天就走,他就忍了。
      
      小青年也给房东面子,弄得不再那么晚,从12点结束改成了11点。
      
      你不能说人家不配合吧。可徐北可以工作的时间也就只有这么几个小时啊,他1点一定得睡觉,为了8点上班不迟到第二天六点就得起床,一点都不能耽搁。
      
      韩总还在等工程设计图,可他的脑子里全是蹬蹬蹬的吉他声,啥也干不了。就算暂时不用处理细节,大样他也得出一个啊。
      
      什么?他不是耳朵不好?可他还有一只是好的,能听见,不聋!
      
      换个地方干活?他倒是想,可别的地方没电脑,网吧?别想了,金贵不金贵少不少的另说,就光价格一小时二十块钱,他去不起!没办法他只好把助听器不开开关当耳塞子使,也是相当的机智了。
      
      就这也不能完全隔绝噪音,好在是能干活儿了。
      
      每天白天忙晚上忙,睁眼就干活儿,闭眼就睡觉,日子过得跟打仗似的,不要太充实。什么手伤?他又不干什么重活儿,这也快到拆夹板的时候了,用个电脑而已,没问题。
      
      这段时间展鹏飞也把材料商都跑了个遍,成绩不错,拿到了一手合作价格;祝光的注册还没跑下来,不过办公地址倒是找了一个,他们也都抽空去看了一眼,是个八十年代的旧办公楼,老归老,当地点不错,交通便利而且也不算太小,租金也没有新建的办公楼贵,几个人一拍版就决定租了。
      
      关于注册还有个注册资金的问题,最低要三万块,这些人里面最有钱的肯定是徐北,可他的钱是准备治病的,平日里都舍不得乱花。但是让其他人出这钱又说不过去,毕竟这个牌子认的是他,他也不希望将来被别人管束,最后出了一万七,展鹏飞出了八千,祝光出了三千,陶帅意思意思出了两千。展鹏飞倒想多出些,可他是个花钱没数的主儿,这八千都是他东拼西凑来的,想要多了都没有。
      
      等徐北出完效果图已经是过了一周,柳叶都已经舒展招摇,而他也熬得眼圈发黑,整个人都萎了。好在好消息接连出现,公司终于办下来了,工人也基本凑齐,还有一位老哥直接拉了自己的队伍,上手就能干,徐北高兴得当天多吃了一碗泡面。
      
      “徐北,你说这单我们要是签下来那可是发了。”展鹏飞一边走一边叨叨,那双不大的小眼睛都开始冒光。
      
      “你还说陶帅没出息,我看你也没出息到哪儿去。”徐北调侃一句。
      
      “我是没啥出息,就等着这单成了拿钱花!东西我多看好了,你可得给力点,一会儿配合好啊。”
      
      “我又不怕钱咬手,等着接钱吧。”他满怀信心的说,“这单成了我们就有了接大工程的经验,以后能接的单子更多!”
      
      “对,挣钱,买房!买车!”
      
      两个人拿着效果图和造价表信心满满又惴惴不安的来到五洲酒店,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可徐北却突然有一股摸明的情绪,好像觉得进去就哪里完全不一样的。
      
      他突然站住,紧紧的盯着酒店门上的自由女神像,半响不语。
      
      “诶,走啊,愣着干嘛?”展鹏飞往前都几步了,结果一看身边没人了,扭头喊人。
      
      徐北没说话,垂下眼直接追上。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害怕也不行。
      
      跟想象中一样,甲方韩放看了效果图非常满意,对他们没有半分为难,直接通过了设计方案。
      
      徐北一直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起码设计图没问题,他们就成功了大半。
      
      韩放眉目含笑的看向徐北,赞赏中带着说不出的自得。
      
      徐北搞不清他得意什么,自动把对他的眼神当成了伯乐遇上千里马,识货。他回了一个礼貌的笑,接着就把话头转向报价。
      
      韩放今天爽快的有些过分,只是改了几样指定材料,价格都没怎么压就通过了,惹得展鹏飞又是一顿马屁横飞,在他看来这雇主简直太给力了。
      
      接着就到了重头戏,签合同。
      
      甲方韩总只有一个要求,工期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
      
      徐北跟展鹏飞为难的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预估的最低工期是4个月,三个月工期实在是太紧,他们的施工图还没有完成,很多装修材料需要工厂现加工,然后还要安装,万一有个不合格还需要返厂重做,这期间还得防着工人出错,一来一回都是时间,三个月真是太紧了。
      
      “那就再加10天,我这里还等着用场地。”韩放无可奈何的说。
      
      就算多加10天也不算宽裕,可都到这份儿上了,合同他们也都仔细看了,非常优越,总不能现在打退堂鼓,两个人一咬牙一跺脚,签了。
      
      双方都满意了,只是大家的满意方向是什么就未可知了。
      
      当天,三个人再次一起吃了饭,这回是徐北做东。
      
      “尝尝这个,味道很特别。”韩放把一块黑椒牛柳夹进徐北碟子里。
      
      徐北别扭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吃了,心头抓狂的叨叨:这儿还有个展鹏飞你倒是给他夹菜啊。
      
      韩放好像根本没看出来他的别扭,温和却我行我素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不管是夹菜还是舀汤。合同一签在他看来徐北已经是他盘子里的的菜,他的菜自然是顺着他的心思来。
      
      他看着不情愿的徐北笑了,好好珍惜能坐在餐桌上的机会,将来你的位置只有我的脚边,膝头。
      
      不喜欢?不,你会不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