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09-22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说实话 ...

  •   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算计的徐北跟他们几个碰完头就各自展开行动,展鹏飞干脆跟实习公司请了长假,开始四处跑建材市场建材厂家,争取拿到更低的优惠。陶帅正上大三,只要没课就跟着一起跑。已经毕业了的祝光则开始跑注册登记,说起了还有点寒碜,他们不凡设计虽然名气挺响了,可都是人们口碑相传,既没有工商登记也没有工作场地,一直处于比草台班子都简陋的状态。其实这倒是也不愿他们,他们这活儿就是作图给钱,在家就能完成,以前完全没有必要也从来没有想起要去注册,现在却是非注册不可了。
      
      一来是要签合同显得正式,嗯,以前都是随手签个协议或者全凭信誉啥也不签,现在可不行,这么大的工程没合同谁也不能干。
      
      更重要的是这合同得有对公账户,打款都是公对公,人家不跟私人合作。
      
      所以祝光在准备办公司需要的材料之余还得先找个办公的地儿。就是徐北的小徒弟代乐都被拎过来帮忙跑腿。
      
      至于徐北,他被绑住了实在不好脱身,就接了摸这个公司的底的工作,还有联系以前熟悉的工人,组建装修队。
      
      总之是一个个都忙得团团转,很有大干一场的氛围。就徐北,他多不喜欢打电话的人呐,也开始一下班就占用公共电话打电话,一打就是好几个,还都是老长时间,以至于后来排队的人一见前面是他干脆都不等了。
      
      徐北打听了好几个以前的客户,却都对这个韩总知道的不多,总结下来就是去年刚从美国回来,手里有大笔资金,这个项目是他跟宏兴集团矿业合作试水投资,是条金大腿。至于人品,跟他比较熟的几个却是纷纷表示不熟,接触不多,看不出深浅,不好说。尤其是上次碰上的杨总,特意提醒他,这种工程签合同一定要仔细,要是实在拿不准他可以给把把关。
      
      徐北谢过好意,琢磨着应该不是个骗子,跟大家伙通过气之后就开始四处划拉工人。现在市里也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完整的工程队伍,都是零散人员,有老乡带老乡的,有临时组团做任务的,全是工程一完人员散伙,想找齐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好在这项工作不急,他可以慢点踅摸。
      
      几个人正风风火火的筹备着准备工作,徐北突然收到韩放去现场看工地的邀请,他忙请了假出去。请假理由,大姨住院手术,他需要去帮忙。
      
      庄大老板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徐北愧疚三秒钟,义无反顾的奔向金钱的怀抱。
      
      他们在工地看了很长时间,两个人就装修效果讨论了好几个来回,徐北觉得这个人不愧是留学回来的,非常有品位,想要的感觉就是他想设计的,大方、典雅,奢华。所提事项样样切中要害,既不瞎指挥,也不胡扯淡,很是挠到他了的的痒处。小半天下来他的笑容就没落过,很是欢喜。
      
      不出意外,晚上又一起吃了饭,这回是法国菜。上了车他才知道吃饭的地儿不在黑金市,在省城。
      
      为了吃一顿饭开两个小时车,徐北暗暗摇头。从来没想过吃一顿饭要这么兴师动众,心下就感觉不太能接受。哪怕男人说这餐厅是早就约好了的,被朋友临时爽约抓他来一起吃。
      
      从下午5点出发,晚上接近12点才被送回来,一顿饭吃饱了没有徐北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这辈子他都不想再吃什么法国菜,这不是在吃饭,根本就是吃流程,吃钱!花样不少时间够长就是不顶饱!
      
      别看他瘦,二十啷当岁可不正是能吃的时候,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完全没有投其所好,结果就是他回去又泡了两包泡面填肚子。
      
      ***
      
      这天,徐北再次用大姨出院,要去帮忙的理由跟老板请了假。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熟练的解手上的绷带,韩总说要给他看一些资料,关于商场设计的。
      
      徐北本来想说下了班去取,可男人说他下午的飞机,时间有限。
      
      见面地点依旧是五洲酒店。
      
      等他赶到已经是接近中午,韩总直接提议边吃边聊。
      
      徐北笑了笑,却没有顺势而为,“我们还是先谈事,别耽误了您的飞机。”
      
      “耽误不了,走吧。”男人手放在他的背上,推着人就往里走,“今天的虾很新鲜,我让他们做个金丝虾球给你尝尝。”
      
      男人风度翩翩却暗含着不容拒绝。
      
      徐北听着这话就觉得别扭,不像是商务请客,有点太亲近,而且是一种被柔软管束的亲近,让他不得劲儿得很。可毕竟是想要从他手里拿工程,男人几乎都是哄着说话,就算不得劲他也不能真下客户的面子,只是往旁边撤了一步,请他先走。
      
      吃饭的地方并不是封闭的包间,就在大堂,男人随手给他拉了椅子,哪个菜好吃就给他推过去,偶尔还夹一筷子,举止略亲近却又恰到好处的让人拒绝不了,徐北吃的很是艰难。
      
      关键就他们真没那么熟,而且他就是个糙汉子,又不是女孩子,真心不用这么细心体贴。
      
      “尝尝这个。”男人再次在他盘子上夹了一筷子菜,神色间透着一股子奇怪的亲近。
      
      又来了,到底能不能好好吃饭?
      
      “接你大姨出院?在这儿接?”就在这时,徐北后脖根儿突然被一只炙热的大手捏住,跟捏小猫小狗儿似的,没怎么用力,却威胁意味十足。
      
      他猝不及防被抓个正着,毛儿都炸了,下意识就躲。可那大手跟粘在他脖子似的,别说躲,甩都甩不开。
      
      只见他机械的转头,脸上的表情都像是冻住了,“老板……”
      
      “给你一分钟解释。”庄肃的手依旧亲密的捏在他脖子上,可没有表情的脸从徐北的角度看那真是压力山大。就像他一个说不好,脖子就会咔嚓掉。
      
      错觉,都是错觉。
      
      “我接完大姨来见个朋友。”他果断的选择继续胡扯。
      
      “庄总,久闻大名,在下安源公司韩放。”对面的韩放缓缓站起来,非常不赞成的看着庄肃,“是我叫小北出来的,如果耽误了工作,那真的很抱歉。”哪怕是不赞成表情也做得优雅从容。
      
      大哥,你别添乱行吗?徐北心里怂成狗,被老板当场抓包什么的已经够喝一壶了,还能更刺激吗?答案是能的。
      
      本来庄肃的手都微微松开,让韩放这么一说,大手再次踏实的按下,还有意无意的收了收,不动了。他看了男人一眼,直接说,“韩总,徐北是我的员工。”意思就是与你无关,一边儿待着。就韩放这种级别的,他真没看在眼里。
      
      “他现在是我的客人,让客人宾至如归是基本礼仪。”韩放毫不示弱。嗯,很像一个正义使者了。
      
      庄肃没再看他,直接对徐北说,“下午的假不批。”说完就走,只留给他们一个冷硬的背影。
      
      不批假就是说他现在必须马上往公司赶,可能一点半之前能赶到。
      
      一直当木桩子的徐北都不知道该摆出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就算是在社会上混了这几年,这种当众打脸的事情他也是头一回碰上,有点丢人,却又意外的送了一口气。在他本心看来,回去上班比跟不熟的客户亲密吃饭要好受得多。 
      
      “韩哥,真抱歉,我……”徐北一脸抱歉。
      
      “我不知道你还另外有工作。”韩放拧眉。
      
      “大四实习,正好赶上了。”
      
      “行,走吧,你老板不太好说话。”韩放送他出门,脸上全是理解。
      
      “谢谢。”
      
      “他要是为难你,你可以来我公司实习,我很欣赏你。”
      
      徐北再次道谢,这次倒是真有点感激。这人虽然有时候太自来熟,可还是挺不错,仗义。他在心里想。
      
      接着他就开始头疼回去可怎么解释,哎,老板为啥会来这儿啊,不是都说煤老板全在环亚?
      
      韩放看着一前一后远去的人影,神色不明。
      
      “上车。”徐北刚出门,一辆汽车突然停到眼前,后车厢门打开,露出里面的庄大老板。
      
      徐北不想上,却又不敢不上,最后还是咬着牙上了车。
      
      完蛋了,本来以为自己回公司,还能缓刑两个小时,没想到……
      
      上了车庄肃却没搭理他,径自闭目养神。
      
      徐北如坐针毡,这是要让他自己交代还是啥意思?他忍不住微微扭头去看老板的脸色,可在那张扑克脸上他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他在死鸭子嘴硬和老实交代之间摇摆不定,要说他也是个果敢决断的人,可这回实在是有点坑,怎么说都没好果子吃。
      
      既然都没好果子吃自然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
      
      “老板,我就是接完大姨回家后,朋友说要走,我来送行。”他看向庄肃,眼神真诚的不行。
      
      庄肃睁开眼,靠着座椅的身体一动没动,只是微微转过那打了半斤摩斯的大背头,眼神如剑,“说实话。”
      
      “老板……”他顶着巨大的压力正要把谎话编圆了,男人突然一动,准确的捏住他拆了夹板手臂,“我看你不光会撒谎,阴奉阳违也厉害得很。”男人把他往前一扯,徐北瞬间被一股大力拉得坐不住,扑在了男人身上。
      
      一股糅合了烟草和浓烈的荷尔蒙味道钻进鼻腔直扑脑海,跟庄肃这个人一样霸道。
      
      徐北自觉理亏没敢吭声,只是用空着的那只手勉强支撑着,让自己跟对方拉开一个不大的距离,以免真撞进对方怀里,那就真的就太尴尬了。
      
      其实他现在的姿势就已经够可以了,整个人半趴在座位上,一只手被擒,一直手按着老板大腿边上的沙发,整个身体扭着,只要一抬头就像是要索吻。
      
      “你放手,我说。”他抬头恳求,知道今天是糊弄不过去了。
      
      庄肃手依旧紧握着没有上夹板的手臂,他垂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孩儿,目光一寸寸的划过,最后来到那一张一合的嘴上,半响没吭声。
      
      徐北维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等老板开赦,可老板到底有没有听到?老看着他的嘴干什么?这样很尴尬知不知道?
      
      “你说,我听着。”庄肃没有松手。
      
      “这样我怎么说”徐北又尴尬又难受,他真的要撑不住了。
      
      庄肃不说话,只是合上了眼。
      
      不说就这么挺着。
      
      “我就是接了个工程,现在正在谈,怕你不给假就扯了个谎。”他一嘟噜倒出来,“刚才那个韩总就是甲方,我来见甲方总不好带着夹板,就拆了。”
      
      庄肃还真没想到是这么个事,“实习期间要听从公司安排,你这是都自己安排上了?”这是嫌他给的钱少?还是嫌弃工作太轻松?
      
      “这是我们设计室的项目。”他解释了一句,挣了挣胳膊,“工作期间干私活,我认打认罚,能放手了吧。”
      
      “这么说你还有理了?”庄肃不仅没松手还又扯了一下。
      
      徐北往前一倾,在埋进对方怀里的一瞬间险险撑住,怒了,“说话就说话,你动什么手!”
      
      庄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骤然松手,“扣二十分。”
      
      徐北刚刚坐好,还没来得及调整就被这噩耗打的晕头转向,“二十分?”他就说了个谎请了个假用得着这么狠吗?
      
      “再错一次不及格。”庄肃没管他的震惊,径自宣布,“工作第二条,说实话。”
      
      徐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还是第一时间恳求,“能换别的吗?”打一顿也比扣分强啊。
      
      庄肃合上眼,这回是真不理人了。
      
      车内的气压有点低。
      
      坐在前排的牟虎和另一个大个子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同时写了一行字:老板不对劲儿!
      
      老板明显的不高兴,上一个敢骗他的肋巴骨一脚给踹断三根,现在这就完了?发作过了?跟挠个痒痒有啥区别?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同学们的收藏支持,鞠躬!
    谢谢小p地雷!
    另外,红包已发。
    本章留言继续送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