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9-20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大单子2 ...

  •   这顿午饭徐北到底也没吃成烧鹅,庄大老板请客,吃的海鲜大餐,没说什么意思,但他就是知道这算是给他的压惊饭。
      
      他吃的毫不亏心。虽然在车上老板算是保护了他一把,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车上?他要不在车上哪来的后面的事?所以这就是一笔糊涂账,吃完拉倒。
      
      等回到租房楼下已经是下午三点,倒不是吃饭吃了好几个小时,而是从环亚到他住的地坐公交要倒两趟,用时一小时二十五分钟,最少。
      
      就他们这个三线城市上个班还得倒车,也是绝了。好在只是暂时,还能忍耐。
      
      一开门一片清冷,屋子里跟开了冷气似的,不比外面高几度。
      
      炉子已经灭了好几天,他本来都不打算点了,可今天突如其来的大雨把好不容易有所回暖的气温又压了下去,一脱外套冷得人直哆嗦。
      
      衣服还是借人大老板的,从里到外,除了内裤。合身那是不可能了,不过好赖保暖不是?
      
      厨房里屯的蜂窝煤还没烧完,他夹了两块新的就跑到了隔壁,换了两块正烧的旺的蜂窝煤给炉子引火,算是给这屋子带来丝丝的暖气。
      
      点完炉子他就开始换衣裳,别人衣裳穿身上总是怪怪的。
      
      换上自己的衣裳,徐北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不想动了。
      
      今天出的意外实在有点多,车祸大雨大餐还有男人意外的保护,他有种说不出的疲累,半点精神都提不起来。
      
      “哔哔哔哔。”传呼机响了,他寻思了半天才抬起不想动的爪子看信息。
      
      “晚上6点陶家菜馆,有大活儿。”
      
      徐北顿时精神抖擞,什么疲累,什么精神不好统统玩儿去!有挣钱重要吗?
      
      不到六点徐北就溜达到了地方,离他住的地方就三站地,紧挨着大学边,算是他们的一个聚会大本营。
      
      远远的就看到不大的菜馆七八张桌子却是满满当当已经坐满,几乎都是大学的学生,男男女女热热闹闹的整了一屋子,快连站的地儿都没了。
      
      他啧了一声,还是那么火爆。要不是天冷估计门口的桌子都得支上,现在都有抢不上桌等翻台的在等了。
      
      徐北推门而入,一股热气混杂着菜香扑鼻而来,肚子很是应景的叫了一声。
      
      “徐北来了,都在上面呢,吃什么随便点哈。”四十多岁的老板娘一看他进来,笑眯眯的随手一指,让他上楼。
      
      “好。”徐北也没客气,直接推开吧台旁边的小门,露出里面脱了漆的木楼梯。
      
      还没上去就听到里面鸡猫子鬼叫,不想也知道,肯定是又打上牌了。
      
      果然,一上楼就看见不大的小客厅里三个人各抓着一把扑克牌,贴着满脸的白条使劲甩牌。
      
      “好兴致啊,带我一个?”徐北站在三人背后,伸手就想指点江山。
      
      “不带不带,带你还玩儿个屁。”展鹏飞赶苍蝇似的挥手,脸上的白条让他吹得忽闪忽闪的上下飘,跟贴了符的鬼似的。
      
      “真不带?”徐北摩拳擦掌的比划。
      
      “大哥,你那破牌技谁跟你一拨谁倒霉了,咱有点自知之明行吗?”脸上纸条最少的小个子祝光直接开嘲讽,半点情面不留。
      
      “谁牌技破?”徐北不干了,一把勒住他脖子狠狠逼问。
      
      “你技术烂还不让人说,这可就不对了。”眼镜男陶帅阳跟着起哄。
      
      几个人闹腾了好一会才东倒西歪的瘫在凳子上,牌撒了一地。
      
      “赶紧的,我饿了。”
      
      “我也饿。”
      
      “我能吃下一头牛!”
      
      “先说正事,到底什么大活儿?”徐北问。
      
      “问他!”
      
      “问他!”
      
      陶帅祝光同时指向倒在墙角的展鹏飞,“这家伙非得等你来了才说,差点没憋死。”
      
      “就是,我们就不问,憋死他得了。”
      
      一说到正事,展鹏飞立马坐直了,先摸摸脑袋后面扎着的小揪揪看发型乱没乱,然后又拽了拽袖子,接着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
      
      “先吃饭吧。”徐北突然说。
      
      “对对对,饿死了饿死了。”
      
      “我去端菜。”
      
      “一起一起。”
      
      三个人哗啦啦的瞬间跑下楼。
      
      刚准备发言的展鹏飞面前只剩下空气……
      
      “干!”故意整他!
      
      小鸡炖蘑菇、锅包肉、溜肉段、炸茄盒再加一个徐北强烈要求的地三鲜,盘子里的菜一个个恨不得都冒出气尖儿去,三个人来回跑了两趟才端完,妥妥的一桌地道东北菜。
      
      “陶,我来给你家当儿子吧,能打能摔,管饭就行。”祝光扒着米饭配鸡肉,吃上就不想走。
      
      “我家不缺傻儿子。”
      
      “缺女婿,祝,你可以先预定下来。”
      
      “拉倒吧,未成年你也敢打主意?让警察叔叔灭了你!”
      
      “这不是给你创造机会?”
      
      “得了,我还不如求徐北给个食谱自食其力。”他眼睛亮晶晶的看向徐北,当初这个陶家菜馆半死不活的,要不是徐北改进了菜谱哪里又现在的好生意,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不错。
      
      “给你你会做?分得清什么是淀粉什么的白面吗?”徐北不客气的笑话。
      
      “瞧不起人是不是?等哪天少爷爆发一下给你们看看。”
      
      “诶诶诶,我说,你们就一点都不好奇什么大活儿?”展鹏飞终于沉不住气了。
      
      “你说,听着呢。”徐北头也不抬的吃着,随口说。
      
      “严肃点行不行?大爷们?”展鹏飞崩溃的看着一群饿狼。
      
      “那要不等我们吃完你再说?”祝光顶着油乎乎的嘴说。
      
      展鹏飞泄了气,“吃吧吃吧,吃饱了好上路。”
      
      徐北吃完手里的茄盒,拿纸擦了擦手,看向快被气死的展鹏飞,“说吧。”
      
      另外两个也放下了筷子,坏笑的看过去。
      
      “你们一个个……”他指着对面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让你再抖派头,下回还这样就干脆憋死你。”陶帅说。
      
      “行,你们牛,我投降行吧。”张鹏飞深深的出了口气,“说正经的啊,我们市南边新盖的那一片别墅区知道吧,有一栋五层的高档会所正在找人设计,我搭上了。”
      
      “哟,这可是个大活儿,你从哪接着的?”
      
      “还没接下来,他们要先看设计图大样效果图,设计图过了还要施工材料报价和施工报价,合适了才用。”
      
      “那要是不合适就是白做了?”祝光拧眉,“这合不合适还不是他们说了算,我们太被动了。”
      
      “我既然能搭上怎么可能做白工,设计咱们肯定没问题,不说别的,就徐大设计在咱们市里那是响当当的招牌!关键在后面怎么弄,我们以前只做设计,跟材料供应商接触不太多,更没有自己的施工队。”展鹏飞的想法跟他不一样,很是有些野心。
      
      “我们就做自己的老本行,只管设计,其他让他们自己找人不就行了?”祝光说。
      
      “对方想全包出去,不想操心,更重要的是我们光设计最后出来什么成品自己没办法保证,这种情况大家不的没碰上过,我们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东西让施工队给糟蹋了,你们心里能舒服还是客户能满意?而且这里面利润差大了,我们辛辛苦苦设计出来才挣多少,这么大工程顶天了两万块。”
      
      “两万?那么多?”才入行一年的陶帅瞪大了眼,他接的最贵的设计也就八百块,还是就那么一单,其他三五百都有,一听上万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别没出息行吗?知道材料加施工能挣多少钱吗?设计费的十倍!”展鹏飞翻个白眼说,这个数字跟平地一声雷似的炸得小屋一时间静悄悄。
      
      十倍就是二十万!陶帅晕晕乎乎的露出迷之微笑,他爸妈辛苦干这饭馆一年也就三万块,这都算是顶好的收入了。
      
      “我们当然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可这临时上哪儿弄人,就算弄来了不知根不知底的你放心给他们干?”祝光问出很现实的问题,他不是陶光,资历也就比徐北略逊,做事更趋向于稳。
      
      “可是那么大的饼放在眼前你就不心动?”展鹏飞可不信。
      
      祝光闭嘴,他当然心动,可问题也要提,最后看向徐北。
      
      “你跟对方到底谈到什么程度了?”徐北问了个最根本的问题。
      
      “我有七成把握拿下了。”
      
      “预付款呢?”
      
      “先付35%,施工过半再付50%,验收后付10%,一年后付清尾款。”
      
      “也就是说我们可能要面临垫资和收不回尾款的风险。”
      
      “我算过了,只要卡得好差不多不需要垫资,材料可以从材料商手里佘出来,一月一结款,工人工资也要压半个月,这样时间差打出来完全可以应付。”
      
      “看来你这是早就谋划好了。”
      
      “不想明白了我哪儿敢找你。”
      
      “你们觉得呢?”徐北看向另外两个人。
      
      “我们听你的。”两个人眼睛亮得跟狼一样,能闪瞎人眼,明明早已经跃跃欲试却还是把决定权交到他手里。他们都算是徐北带入行,不说是手把手的教出来的也算是半个老师,而且很多活儿也都是靠徐北的名气才拿到,他们认这个老大。
      
      “有可能白干活儿血本无归。”他事先警告。
      
      “白干就白干,权当涨经验了。”陶帅豪气冲天的挥拳。
      
      “不怕,又不是没白干过。”祝光冷静的说。
      
      展鹏飞也看过来,三个人三双眼都盯向他,等着他做决定。
      
      徐北略沉吟了片刻,最后对展鹏飞说:“你约一下客户,我们当面跟他谈谈。”
      
      这个活儿对他们现在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再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
      
      “老板,没有查出来。”牟虎沉声汇报。“雨太大,什么痕迹都没留下,路口唯一的一个监控还坏了,尾号是765的全市有12辆,但个个都没有在现场,怀疑是套牌。”
      
      “就是说这的确的冲着我来的。”庄肃淡淡的开口。
      
      “我怀疑跟上回要收购的矿有关,那家本来就有纠纷,宏兴想要不是一天两天了,怕是有人不想让我们收购。”
      
      “不想?”庄肃意味不明的嗤笑一声,一双眼沉沉的看着窗外,没有表情的脸让人看不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可气压却变得很低,低到牟虎低下头不敢再开口说话。
      
      “收购继续,看好了,别让人钻了空子。”他最后交代。
      
      “是。”牟虎犹豫了一下说,“老板,是不是增加保安人员,我把兄弟们排个班,只要您出门就安排一队人负责您的安全。”
      
      “你看着办。”在人身安全上,他一点都不嫌事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