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烧鹅 ...

  •   大雨中迎面一辆逆行轿车夹裹着着一米多高的水花直扑而来,转眼就到了眼前。
      
      庄肃心头一凛,什么都没顾得想,双手向右猛打方向盘,将将擦着对面的车横冲了过去“”就在这一瞬间,他的余光依然看见左边一辆小车冲了过去,堪堪擦过逆行车的另一侧。
      
      车子瞬间横着冲上人行道上,车头狠狠的撞在电线杆子上,安全气囊嘭的展开,把两个人裹在里面动弹不得。
      
      “受伤没有?”庄肃动手收回安全气囊,一把捏住徐北的肩,厉声问。
      
      “没有。”徐北被捏得生疼,却依旧冷静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胳膊腿儿都没事,身体也没有特别疼。小命还在。回答完他,转而问,“你呢?”
      
      “我很好。”庄肃猛的一倒车,被撞得凹进去的车头竟然还能开动,一踩油门,车又飞了出去。
      
      徐北脸色一白,胃里突然翻江倒海,早上的食物都变成了各种利器,刀枪剑戟似的搅合得他浑身上下直冒冷汗。
      
      “停车!”他捂住嘴。
      
      飞速前进的汽车急刹车,徐北一把推开车门,都没顾上下车,半个身体探出去,吐了个昏天黑地。
      
      大雨劈头盖脸的浇下,还没吐完,大半个身体已经被浇得湿透。
      
      背上突然出来拍打的感觉,不重,却很有存在感。
      
      徐北觉得自己胆汁都要吐干净了,嘴里苦的要命。
      
      正在此时,一瓶水出现在眼前,“漱漱口。”
      
      漱了口,觉嘴里舒服了很多,他这才喘着气关上车门。
      
      落汤鸡似的坐在车里,胃里平静了,徐北这才感觉到冷。尤其是被车里的暖气一打,身上的衣服全都湿哒哒的黏在身上,又冷又沉。
      
      这时他才注意到车里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就是开车的庄老板袖子都湿了半截,顿时尴尬的要命,“真对不起……”
      
      庄肃一边打着火继续开车,一边扔过来一条毛巾,“外套脱了,擦擦。”
      
      徐北知道好赖,湿哒哒的外套丢在脚边,拿着毛巾使劲擦头,其实他更想擦擦身上,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但是明显不合适。
      
      “吓着了?”庄肃直视前方,没看旁边的人。
      
      “我没事。”徐北摇头,还冲着人咧了咧嘴,就算真是吓着了也坚决不承认。
      
      才表完态,他感觉脑袋上热乎乎的,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揉了一把,接着大手又在他肩膀上用力捏了捏,像是知道他在嘴硬,无声的安抚。
      
      徐北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我没事了。”他再次强调,可眼睛却不敢看旁边的人,四处乱瞄。这时才注意到驾驶坐那边的窗户碎成了蜘蛛网,外面的倒车镜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想来这窗户就是飞出去的倒车镜砸的。
      
      不对,徐北唰的看向男人,“你怎么会往右打方向盘?”要是他不会开车还看不出来,可现在一想就不对了,往右是保护副驾驶,往左才是司机保命的本能!
      
      “废话,不往右难道往左?”庄肃瞅了他一眼,半点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我带你出来就负责带你回去,难道还能把你撂这儿?”庄肃理所当然的说,好像这就是本应该这样,没有什么值得多说,值得另眼相看。
      
      徐北看着前面半天没说话。
      
      一阵沉默,庄肃专心开车,突然听到小孩说:“谢谢,庄哥。”
      
      庄肃这下心情彻底舒畅了。
      
      车嘎吱一声挺在了环亚酒店门口。
      
      “那我先回去了。”徐北站在台阶下,冻得发白的手指拎着湿透了的外套跟老板打招呼。
      
      “跟我来。”庄大老板好像根本没听见,抓着他的胳膊就往里带。
      
      徐北白着脸,老实跟上。不是怕,是冷。全身都冷,可胳膊被抓住的地方却热乎乎的,勾得他不由自主的去关注。
      
      火力真壮。
      
      这会儿他绝对是心甘情愿的喊庄哥,什么报仇之类的暂时都抛丢到一边。多少夫妻朋友关键时刻都是自保,可他却选择的保护无关紧要的自己,一想到这儿他就心里热乎乎的,这个人外冷内热,比他一开始表现好太多。
      
      一路被带到房间,庄肃直接捏过他的胳膊上手就拆夹板,拆完就把人推进浴室,“热水冲10分钟。”
      
      徐北突然乐了,他真以为老板有什么事要他办才这么急得扯他进来,没想到……
      
      “庄哥,我不是女孩子,真没那么弱。”就是淋了雨,他又不是泥娃娃,真不用在他这儿洗澡。
      
      “少废话。”庄肃根本不听他的解释,直接从柜子里拎出来衬衫长裤丢给他,“10分钟,快点。”
      
      衣服都找出来,这明显就不是客套说说,再推就是不识好歹。
      
      热水从头顶冲下,徐北狠狠的打了个激灵,舒服的毛孔都全部张开,迎接热水的洗礼。
      
      简直舒服透了。
      
      而在外面的庄肃却脸寒了下来,打开房门。
      
      牟虎一步跨进来,刚要开口,耳朵一动,还有人?
      
      “老板?”他轻声示意。一听下面人报告说老板开着撞坏的车进了环亚他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这会儿还以为进了贼。
      
      庄肃眼神制止要冲进去的牟虎,示意不用管。
      
      老板不让管牟虎也就不多事,径直等老板发话。
      
      “车祸。去查今天上午10点左右出现在秦山路的两辆黑色桑塔纳,一辆车牌号尾数483,逆行,车速120以上,另一辆在我身后,突然加速,还堵住了原本的逃生路,巧合得过头了。”他直接交代,在徐北面前的温和消失的的无影无踪。
      
      “这怕是故意的!”牟虎急了,“我这就去查。”
      
      “站住。”庄肃一边换衣裳一边说,“别打草惊蛇,暗查。”
      
      “明白。”
      
      牟虎来的快,走得更快,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老板,我好了,你也赶紧洗洗吧。”徐北从浴室里出来,边走边挽袖子。衣服有点大,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显得人小了很多。
      
      “过来。”庄肃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招呼。
      
      徐北侧了侧耳朵,有点没听清,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朝着庄肃的位置走过去。酒店的拖鞋实在太大了,不跟脚,踢踢踏踏少了几分利。
      
      庄肃手边是两个夹板和一卷纱布。
      
      “太麻烦老板了。”徐北怪不好意思的。
      
      庄肃摆着一张扑克脸,没说话,可看着他的眼却带着说不清的满意。自己的衣裳穿在他身上不止是大了一号,明明是松松垮垮的模样却让他怎么看怎么舒服,尤其是刚洗了毛茸茸的脑袋,看得他手痒痒,心情都变好了不少。
      
      给固定的好夹板打上最后一个结,庄肃站起来,顺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桌上有水,自己拿。”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我又不是小孩儿。”徐北不乐意了,手扒过头发,赶走那丝丝的别扭。今天都第二次了,除了爷爷没有人这么亲昵的碰他的头,太别扭。
      
      庄肃勾了勾嘴角,进了浴室。
      
      徐北端着水杯站在落地窗边,透过外面的水帘一眼就看到对面的天成大厦,距离近的都能看清对面的人。哦,不对,他看到了大厦旁边的烧鹅店,这大雨天怕是生意不好做吧。
      
      嗯,他一会儿就去给他捧捧场,祭一下空空如野的五脏庙。
      
      “饿了?”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徐北吓了一跳,怎么走路没声音的。他不由的看向他的脚,脚光着,没有鞋。
      
      尴尬了,他不知道这里就一双鞋,赶紧往下脱:“鞋给你。”
      
      “别折腾,你穿着。”庄肃不在意的站在他旁边,“想吃烧鹅?”
      
      “你怎么知道?”对面明明是大厦,烧鹅店那么不起眼,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看?
      
      徐北怀疑这男人是不是有什么特异功能,不然怎么一猜一个准?他来来回回看了一圈,特异功能没发现,却看见男人没扣好扣子的衬衫露出大片的腹肌,令人嫉妒。
      
      “吐了一路不饿?”男人直接看过来。
      
      徐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