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大船小舟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9-18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一次量房 ...

  •   徐北在根本不知道的情况被人安了个嫌疑人的帽子,冤的要死可本人还啥都不知道。
      
      “会开车吗?”牟虎问。
      
      “会,就是暂时开不了。”他把打着石膏的手伸过去,“会出车祸。”他没说的是自打考了驾照他就没摸过车,这驾照还是被展鹏飞硬拉着一起考的。
      
      老板到底弄这么个废物回来干什么?!牟虎本来是强装出来的和蔼实在撑不下去,黑着脸走了。
      
      徐北一脸的莫名其妙。
      
      接下来还真就跟老板说的一样,养伤。
      
      他就没见过把人招到公司啥也不干就养着的,老板也不怎么使唤他,每天最多跑个腿儿复印几份文件啥的,来个客人端茶倒水都不用他,全是牟虎上,工作简单清闲得要命,这让他不得不琢磨这男人难道是在补偿他?他有这么好心?徐北拒绝相信,总觉得这男人还有什么大招等着。
      
      可老想着也没用,反正他也没想在这地方长久了,没事的时候他就琢磨琢磨设计作图,一天天很快就过去,转眼就是一个礼拜。
      **
      徐北吭哧吭哧背着自己的包站在环亚酒店顶层,那个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房间门口。
      
      一来到这儿他就只有一个想法,耻辱!报仇!可是他还什么都做不了,人在屋檐下简直就是虐待!
      
      就在昨天下班前,老板通知他今天八点之前来报道,带上吃饭的家伙事。
      
      他一听就知道肯定还是设计别墅的事,这回可好,三千块没赚着要免费给人设计,只能说世事难料。
      
      啥?要不哪来这么轻松的实习机会?轻松还挣钱?说实话,他宁愿不要!再说了,根本就不挣什么钱好吗,实习费低的让你难以想象。
      
      说到钱他就郁闷,要不是跟这土匪打架弄伤了手腕,他还能跟在学校一样接活儿晚上干,现在啥也干不了,你就说赔不赔?反正这半年是肯定攒不够钱,想想就心肝上火,替自己耳朵委屈。
      
      算了算了,不能想,熬过去再说。
      
      他木着脸敲门,想着绝对不进去。
      
      他不想进门,庄老板压根儿也没打算让他进,听到他敲门的第二声就走了出来,哐当一下带上门就往外走,意外的免除了他的尴尬。
      
      徐北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到了车跟前下意识的就爬上了后座。
      
      “我是你司机?”庄老板突然开口。
      
      得,没注意今天是老板开车,他这是又犯了规矩。事儿多!
      
      徐北只好下了车重新坐到副驾驶。
      
      “安全带。”老板又开口。
      
      我知道。徐北一边动手一边暗暗翻了个白眼,他又不是白痴,这都不知道。
      
      可是今天好像就是要让他在老板面前当白痴,安全带怎么都抽不出来,不知道什么地方卡住了。
      
      怎么回事?他扯着安全带搞不明白状况。
      
      这时,旁边的庄大老板突然倾过来,徐北就感觉一阵厚重的松香气息扑面而来,接着就被人按住肩膀,“别动。”
      
      浑厚的嗓音在耳边炸开,他不自在的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别扭的要命。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间,男人跟来时一样突然撤回去,安全带卡的一声扣上,解开了这一瞬间的尴尬。
      
      “谢谢老板。”他硬着头皮道谢,家教使然,男人帮忙了,他不能半点表示都没有。
      
      “嗯。”庄大老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接着说,“今天不是工作时间,你可以叫我庄肃。”
      
      徐北没说话,看向窗外。
      
      车开了没多久就到了地方,是一处新开发的别墅群。
      
      徐北一看地方,挑起了那双浓利的眉。这地方他还熟,光别墅装修都设计过不下五栋。他早该想到庄老板的别墅也该在这里,他们这的别墅群也就这么几个,一个是两年前建的,早就卖光了,还有一个刚建好,鬼影子都没几个不说,还都靠近市郊了,远得很。就庄肃这种为了办公方便能把酒店住成家的,肯定不会要。最后也就剩下这个可供选择,不管从距离还是环境都能令人满意。
      
      说实话,这个别墅群也是徐北最喜欢的,一来环境好,别墅区的花园和别墅很好是互为景致,设计得非常漂亮合理;二来别墅户型很棒,是他喜欢的挑高大户型而且阳光充沛,他就是很俗的喜欢大房子。
      
      才想着地熟就碰上了熟人,“徐设计,你怎么在这?正好,中午到我家喝酒去。”
      
      “杨哥好啊,改天我请您,有工作。”他笑着招呼,脸上的笑容真诚得很,这可是他的大客户,给他光介绍活儿都好几个。
      
      “那你忙,有空一起喝酒。”
      
      “一定。”
      
      “人都走了,跟上。”庄肃板着脸站在别墅大门口,等他。
      
      徐北翻了个白眼赶紧跟上。
      
      别墅不算太大,外观欧式,上下两层,跟他过去设计过的差不多,只是这个多了个大露台,可以看到后山的风景。这时候外面也只是冒出了一点点的绿意,还没什么看头,但登高望远的开阔却也足以弥补景色的不足。
      
      “好地方。”他有几分羡慕的感叹。
      
      徐北大致看了看之后心里有了普儿,“庄总想要装成什么感觉?”
      
      在量房之前他习惯先了解业主的心里,把握好业主喜好才是制胜的不二法宝。不管设计有多天才多惊艳,本质上都是在为业主服务,说白了就是为钱服务,当然要顾客满意才行。
      
      他很世俗,他需要钱。
      
      “你能设计成什么感觉?”庄肃看着他问。
      
      “只要你想,尽我所能。”徐北目光灼灼,看向庄肃的眼神自信而骄傲,在专业上,他从来不怵任何问题。
      
      庄肃手插进大衣口袋,无意识的捏住口袋里的小东西,来来回回的揉了好几下,才开口说:“这是一个家。”
      
      “然后呢?”
      
      “就是家的感觉。”
      
      这个概念太宽泛了,徐北不得不再做更细致的引导,“可能是我说的不太清楚,庄总你是喜欢什么颜色,什么风格,有没有看过特别喜欢的样子?”
      
      “我要是心里有方案还找你干什么?”庄肃狠狠的捏了一下手里的小东西,一点也不善解人意。
      
      得,明白了,就是让他看着办。
      
      徐北讨厌这种看着办的,就像点菜点随便,鬼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点了菜你不喜欢可以换,他设计出来人家不喜欢怎么办?这不是一天两天的小活儿!
      
      徐北的眼里满是不可名状的情绪,这家伙怕不是故意整他吧!让他设计不好然后砸他的招牌?越想越觉得是,合着大招儿在这儿等着他呢,小心眼儿缺德鬼!等爷站在高处了看怎么收拾你!
      
      这么想着,他脸上就带出了一两分,刚才还笑语嫣嫣自信骄傲的模样没了,只剩下例行公事的刻板,“庄总你确定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
      
      “我说了,家的感觉。”庄肃感觉出了他的变化,烦躁的抽出一根烟。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小孩耷拉着眉眼公事公办的模样心里就不舒服,非常想捏进怀里打屁股。
      
      徐北下意识的就后退一步,看到他拿烟忍不住就屁股发烧,心头更是新仇加旧恨,脸色那就难看了。
      
      庄肃板起脸,“跑什么?”
      
      “我先量房。”徐北不再跟他废话,心里却砸实了他在找茬的想法,更不想搭理他。
      
      他拿着工具刚把大厅量了,外面突然乌云密布,接着一个惊雷砸下,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
      
      “回去了。”庄肃先一步拿起徐北放旁边的包,帮他撑开。
      
      徐北看了他一眼,有点意外他还能想着帮忙,工具才放进去,手腕就被另一只大手握住,接着一股大力拉着他不由自主的快步往外赶。
      
      才上车,大雨倾盆而至。
      
      徐北板着脸看着车窗外,不吭声。手腕上似乎还残留在一丝干燥的暖意,他不得劲的在身上擦了擦。
      
      庄肃眼神一暗,心头暗骂小兔崽子还嫌弃爸爸了?
      
      就庄老板这个人吧,霸道是霸道惯了,可人真不算是个坏人,可他就是看不得别人逆着他,徐北再次光荣触雷。
      
      “刚才益华的杨总跟你什么关系?”庄肃开着车漫不经心的问。雨很大,路上车很少,但他还是开得很谨慎。
      
      徐北不想说话,可又不能不答,没表情的回了一句,“是我原来的顾客。”
      
      “我现在也是你顾客。”他开着车,目视前方,好像是不经意的说出这句话。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徐北没搞懂他的意图,只好嗯呢啊啊的敷衍了两声。
      
      “你叫他杨哥。”庄肃看他一副没搞明白的模样,不得不提示了一句。
      
      那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徐北奇怪的看他一眼,“庄总,有话请直说。”
      
      “你叫他杨哥,却叫我庄总?远近亲疏呢?”
      
      “您是老板。”
      
      “他连你老板都不是。”
      
      这是跟个称呼较上劲了?这人脑子有病吧。
      
      “好好想想,下次叫错了要挨罚。”庄肃勾起了嘴角。不想叫?这可由不得你。他是在乎那一个称呼吗?当然不是,他就是纯粹的想折腾徐北,谁让他嫌弃他来着?
      
      果然是有病,要不是老板谁搭理你罚不罚?
      
      “庄……小心!”在万恶的黑势力面前,徐北确实也不那么硬骨头,正要开口服个软,突然惊呼出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