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宠他的第二天 ...

  •   今夏就猜到会是这样,忍着笑主动从应亦丞身后探出脑袋,打破僵局:“你们好,我是今夏。今天的今,夏天的夏,我在中文系。”
      
      突然冒出个唇红齿白的小姑娘,三人不约而同的愣了愣。
      被可爱到!
      
      孙晋下意识收回目光,掩饰局促的问向应亦丞:“你妹妹?”
      “不是。”他淡声否定。
      
      越宏宇将长臂一展,扶住左边的门框,直勾勾望住今夏,“女朋友?”
      他身材魁梧,五官浓重,剔的还是寸头,整个人展开手臂的瞬间,像一座会移动的山。
      
      这体格,怕不是误入医学院的体校生?
      
      今夏被他无心一盯,忍不住缩脖子……
      
      “不是。”应亦丞身形侧移,把她挡在身后。
      
      “那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把头□□染成中二蓝紫色的艾泽咧开嘴,露出个骚包的坏笑,学着越宏宇伸出右手扶住另一边门框。
      他俩跟护法似的,把斯文儒雅的孙晋夹在中间。
      
      三个人,同样的目光,同一个疑惑。
      
      不知道是应亦丞不想回答,还是觉得没必要回答,总之他不再有任何表示,淡定地跟他们做起对视。
      
      再度陷入沉默。
      
      艾泽和越宏宇互相交换了一个搞不清状况的眼神,孙晋无解的皱起眉头。
      
      这个应亦丞,什么情况?
      
      说他自视甚高目空一切,却是周身上下气质温和,不像爱挑事的主儿。
      可要说到相处,他似乎也没打算在接下来的四年跟他们好好相处?
      
      关键时刻,今夏充当友好交流大使,挤开应亦丞,用眼神指着宿舍靠阳台左边那组空荡荡的家具,笑眯眯地问大家:“那是他的床位吗?”
      
      应亦丞住的是四人间,进门两侧贴墙摆放两套床和柜,床在上铺,床下是写字台和衣柜。
      眼下只有今夏问的那处还空着。 
      
      “啊,是!”艾泽触及她清澈的目光,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后颈。
      
      今夏道了声谢,大大方方走进去,把两只水壶整齐的放在写字台里面,打开衣柜取出床垫,这就打算开始铺床了。
      
      男生宿舍不但家具大一号,床位也高了些许,她掂起脚,打直的胳膊猛然发力,与此同时嘴里还发出很有士气地‘嘿’——
      结果,卷成一团的床垫并未翻过护栏,而是原路返回,砸到今夏的小脸上。
      砸得她遗憾的‘啊’了一声,双手精准的接住床垫,然后垫子下,传出她闷闷的笑声。
      
      被自己蠢笑了。
      
      这也太可爱了吧……  
      围观全程的505舍三人组集体沦陷。
      
      “我来帮你。”越宏宇几步跨到她身侧,把砸到她的床垫拿开,一下子就放到她预计的定点。
      孙晋拿来剪刀,剪开捆床垫的尼龙绳。
      
      艾泽一看自己动作慢了,索性抢过应亦丞手里的被芯,大而化之的丢下一句‘欢迎入住’,也走了过去。
      
      转眼之间,今夏被三人组热心的围住,仿佛她才是这间宿舍的最后一位舍员。
      
      这种感觉对应亦丞来说很奇怪。
      想到接下来要和这三个陌生人生活在一起,内心是抗拒外加无力。
      
      这时,手机响了。
      他看了眼号码,是通不能不接的电话。
      
      今夏像是在脑袋顶上专门装了根感应天线,在应亦丞向她看去时,精准的回应他的视线,善解人意地笑说:“你接,我帮你铺床。”
      说完就蹬掉人字拖,爬到上铺。
      
      应亦丞见孙晋他们用手护着她,盯宝贝似的,整个宿舍最多余的就是他了,根本不需要过去帮手。
      再说,从小到大,他何时铺过床……
      
      *
      
      应亦丞去过道上接电话,正好给了困惑的三人组向今夏提问的机会。
      
      “那家伙怎么回事?”孙晋是舍长,自然最关心舍员。
      刚才那一来二去,是个人都看出应亦丞在交际方面……有障碍?
      
      “他只是不太喜欢说话,没有敌意的。”今夏手里攥着被子的两个角,弯了眼对他们歉意的笑笑。
      “原来如此。”越宏宇站在床下,帮她攥着被子另外两个角。
      
      这倒也不算特别奇怪。
      
      艾泽屈起手撑在床边,拖着脑袋闲闲地问:“所以你们什么关系?”
      今夏避重就轻道:“我们两家认识,这次我和他都考到C大,家里就让我们互相照顾。”
      
      反正打死不透露半点儿应亦丞小时候有过不好经历。
      换个方式理解‘不爱说话’,那就是‘喜静’。
      
      没毛病!
      
      孙晋默默记下这位舍员的特点。
      越宏宇跟着内涵的点了个头。
      
      只两家认识你就跟着他来男生宿舍,还帮他铺床。
      这不简单,但我不说,我只是有点羡慕……
      
      艾泽逮着机会追问:“你们宿舍的女生都跟你一样可爱吗?还有啊,听说咱学校中文系的姑娘都是白富美,各方面吊打其他学院。” 
      今夏灵俏的眨眨眼:“你想认识吗?”
      
      艾泽激动得自己跟自己击掌,“做梦都想啊!求成全!”
      
      “那我们先加个微信吧。”今夏爽快的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手机,这就准备扫码了。
      
      艾泽感动得老泪纵横,点开二维码给她扫,“从这一刻开始今夏你就是我亲妹子了!以后在学校里谁欺负你,告诉哥一声,保准把他揍得他们全班都认不出来。”
      
      “我从小就学柔道,很厉害的。”
      “是吗?”
      
      孙晋他们看今夏的目光配合的多出惊诧。
      那么漂亮精致的小姑娘,多的是人愿意做护花使者,她说自己会柔道很厉害?
      
      三人在脑中略作想象,大概奶凶奶凶的吧……
      
      加上好友,今夏认真给艾泽做了备注,随后瞄向门外,对他低声:“应亦丞是南方人,刚到北方可能会水土不服,万一他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你及时告诉我,好不好?”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艾泽眼珠子一转,拍胸口,“包我身上!”
      
      今夏笑得露出两颗尖尖小虎牙,“他不擅表达,有些话我就替他说了,接下来的四年还请大家好好相处!”
      说完,双手贴合,向三人真诚的拜托。
      
      孙晋扶了下银边眼镜,只管点头应下。
      越宏宇别过脸,对应亦丞羡慕得不要不要的,耳根都红了。
      
      唯剩下缺心眼儿的艾泽,开着玩笑打包票道:“放心,我们不歧视哑巴!”
      
      *
      
      过道上,应亦丞左耳朵听着宿舍里的对话,心说我不是哑巴,右耳里是老头子的喋喋不休。
      
      这会儿正讲到生活费及周边福利。
      
      “单月八百,节庆多给两百,你衣服够多了,家里会按季节寄到学校。”
      “如果有外出活动需要用钱,就给我写资金申请。”
      “申请要写明时间地点及活动内容,爷爷是通情达理的老头子,视情况拨款。”
      
      应亦丞平静的顶嘴:“放心吧,不会写的。”
      也不需要拨款。
      
      应广庆知道孙子的金钱观淡泊,没什么物质欲,但老人家有自己的坚持,于是继续说道:“支持谈恋爱,凭对象照片可领取‘恋爱基金’,五百起跳,不设上限。”
      
      应亦丞顿时无奈:“您别这么夸张,好吗?”
      应广庆一本正色:“追女孩子很花钱的。鉴于你没有恋爱经验,爷爷得为你把关。”
      
      “我有……”他试图证明自己。
      “你有个屁!幼儿园和长得好看的小姑娘做同桌不算,小学给班花送礼物不算,中学收到情书一封都不回更不算——爷爷对你很失望。”应广庆重重的叹出一口老气。
      
      应亦丞决定沉默是金。
      
      应广庆迅速原谅了令他失望的孙子,语重心长道:“不谈恋爱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大学,你比同届的学生老了足足三岁!已经输在起跑线上,还不加把劲!”
      
      应亦丞忍不住提醒电话里胡搅蛮缠的老头儿:“院长说我的水平可以念大三。”
      “不许顶嘴!我让你念大学是为了证明你有跳级能力吗?你有本事跳级,怎么不给我找个孙媳妇回来?”
      
      “……”
      
      应广庆停下来想了想,最后补充了自认关键的一点:“随便你和哪个系的姑娘谈,可以不同校,也可以不是在校生,但是不准祸害今家的小今夏。”
      
      应亦丞纯粹出于好奇:“为什么不能是今夏?”
      说祸害也太夸张了?
      
      应广庆用鼻孔冷哼:“你自闭,没有幽默感,就是一潭死水!今夏那么可爱,人家就是一颗会发光发亮的小太阳,你忍心把她淹死吗?”
      应亦丞:“……”
      
      好吧,他不忍心。
      
      应广庆觉得叮嘱差不多了,又放了几句‘别老给家里打电话’、‘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这个学期找不到女朋友我看不起你’的狠话,勉强收线。
      
      应亦丞盯着屏幕上长达五分钟的通话时长,脱口道:“我不自闭。”
      都不知道在反驳什么……
      
      *
      
      今夏给应亦丞铺好床,生活用品规规矩矩的摆好,拍拍小手走出他的宿舍。
      
      两个人在过道上成功会晤。
      
      大约是应亦丞被老爷子那通电话调动起些许情绪,面前这颗小太阳眨巴着眼睛盯着自己瞧,一副‘你想听我说两句吗’的询问。
      乖得不行!
      
      应亦丞怀抱双手,侧肩靠在墙上:“那么,你想对我说什么?”
      
      哇!
      那、么、你、想、对、我、说、什、么——九个字!
      
      今夏就不客气了!
      
      “你们这栋宿舍楼是新楼,位置有点儿偏,步行到学院大概要十五分钟,距离图书馆和上大课的明珠楼就更远了!上课可别迟到。”
      “隔壁的美食街也是新建的,早前我去里面逛过,商铺多,就是物价整体偏高,同样的水果卖得比我家门口的超市还贵一块几毛。”
      “对比下来,食堂的价格是令人加倍的舒爽和愉悦。”
      
      “嗯。”应亦丞眼里含着细碎笑意:“还有吗?”
      “我住15号楼,离这儿不远,如果你拜托我的话,这个学期我可以带你吃遍食堂,外加传授你省钱大法——从今天开始!”
      
      其实是不放心宅属性max的他在宿舍里发霉……
      
      “不用了,我会去食堂。”应亦丞向她保证。
      小太阳气馁的撇撇嘴,“一个人吃饭会得孤独病的。”
      
      应亦丞换了个方向,“你忍心丢下你的室友吗?”
      今夏恍然大悟,侧脸看了一眼505宿舍,“对的哈,你有室友。”
      
      “嗯,我有室友。”应亦丞直起身,以一种轻缓的力道,把她往楼梯口推。
      今夏一步三回头,“那你记得吃饭,有什么事给我发微信,打电话也行。”
      
      *
      
      送走小太阳,应亦丞走进宿舍,三道视线齐刷刷的落在他身上。
      
      越宏宇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重复他刚才的话:“你有室友。”
      艾泽摇头晃脑地,“为了你的室友,你拒绝了小仙女整个大一上学期的约饭。”
      
      孙晋发出和应广庆差不多的叹息:“你是不是傻?”
      
      应亦丞:“……”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夏:还好应亦丞有舍友,他们可以一起吃饭!
    孙晋、越宏宇和艾泽:谁要跟他一起吃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