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宠他的第三天 ...

  •   今夏住15号楼209舍,也是四人间。
      除了舍长程苏彤是大二数院统计学系的学霸兼学生会副会长,另外两名小伙伴祝晓、俞湘湘跟她一样,都是中文系的新生。
      
      回到宿舍,今夏蔫儿了吧唧的往写字台上一扑,打开小电扇照脸吹。
      “这天也太热了……”
      
      俞湘湘抱着半个西瓜坐在床上用勺子舀着吃,没心没肺地问:“搞定啦?”
      
      今夏出门前交代过,说她老爸的学长的儿子大老远从A城考到这儿,她身为本地人要尽地主之谊,把人安顿好。
      这事在俞湘湘和祝晓看来,有那么点儿相亲的意思诶嘿嘿……
      
      “算是搞定了吧。”
      今夏交叠双手,下巴搁在手背上,回想接到应亦丞之后的全过程,整体还蛮顺利的。
      
      祝晓在阳台上洗头,脸朝洗漱池,惦记地问:“小哥哥真人好看吗?”
      
      今夏热懵了不想动脑子,借用艾泽的话慢吞吞道:“听说能制霸C大,引领三大校区审美狂潮。”
      
      “啥你说啥?”祝晓没听清楚,不小心被灌一耳朵水。
      俞湘湘直接给一口西瓜呛得死去活来,半响缓过气,扶在护栏边对她好言相劝:“四妹,咱们还没开学呢,你这就被爱情的假象蒙蔽了双眼?”
      
      谁给的勇气引领三大校区审美狂潮?
      能制霸3号食堂都算他赢好不啦?!
      
      今夏没抓着重点,拧起眉头扭过身向上看,“我怎么成四妹了?”
      
      上午大家自我介绍时,她分明记得自己比俞湘湘大两个月。
      
      祝晓擦着头发从阳台走进来,路过她跟前时顺带一提:“彤姐不算在内,我们三个按身高排大小,湘湘168,我165,至于你么……”
      
      162的今夏负气的把身子拧了回去,“居然趁我不在,搞这种小动作!”
      
      “基因是爹妈给的,我也没办法控制啊!”俞湘湘跟个小妖精似的,满意的抚摸自己的大长腿,“夏,你那制霸3号食堂的小哥哥个头怎么样?”
      
      今夏都懒得去纠正她范围性的明显错误,回想应亦丞高瘦有型的身材,冷笑一声:“你跳起来都摸不到他的头。”
      “那你岂不是——”俞湘湘煞是一惊,兰花指都翘起来了,“不!二姐不允许你们在一起!”
      祝晓懒声接道:“没关系啊,三姐支持你,身高差什么的……最萌了。”
      
      今夏:“QAQ……”
      
      *
      
      大学第一课就是军训。
      C大的新生军训时间安排在九月上旬,按院系划分人数,分别在怀柔和康庄两个训军基地进行。
      为期十五天,期间不能请假,迟到早退都会受到相应的惩罚,生病了收拾铺盖去病号连。
      总之做好一个心理准备——你,就是去吃苦的!
      
      在食堂解决了晚饭,今夏三人前往学校南门外的夜市采购军训必备品。
      南门夜市东西齐全、物美价廉,尤其开学期间的夜晚张灯结彩,热闹程度堪比节庆。
      
      程苏彤大一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升大二后不但要兼顾学生会,还得准备12月在首都举办的第19界全国大学生辩论赛,整个人忙到飞起,没时间带今夏她们逛校园熟悉环境,就列了一份必买清单发在209微信群里,还附带军训期间注意事项若干。
      平心而论,这位舍长外加学姐做得相当贴心了。
      
      今夏原想修改成‘男生版’发给应亦丞,转念一想自己都在夜市了,不如给他买好送过去!
      
      有了决定,行动派的她立刻付诸行动。
      从一次性鞋垫到可以折叠的脸盆,再到各有用处的卷纸、纸巾和湿纸巾,还有白天的消热利器——迷你小风扇!
      
      等到在夜市上和艾泽一行人不期而遇,她抱怀里的脸盆里堆满各种实用的小玩意儿,身后的背包也装得满满当当。
      
      应亦丞是意料中的不在此行。
      
      但,艾泽向她告状就不在预想范围内了。
      
      “今夏妹妹你是不知道,老四这小子生活作风极尽奢靡!晚上咱们吃食堂,我一个没看住他竟然点了个68块钱的小火锅!要不是我们帮忙,他肯定吃不完浪费!”
      “……”
      
      “关键是他还嫌不好吃,你说说这是谁给惯的臭毛病?肯定不能是你对吧!”
      “……”
      
      “还有最气人的!一顿饭不到二十分钟,两个妹子问他要电话号码,他已经有你了洁身自好是应该的,但他也不为我们三个光棍想想!加个微信要他命啊!”
      “……”
      
      “我们出来买东西,他不合群没关系我是三哥我原谅他,临了有个小贩来宿舍搞洗衣服的业务推销,十件20块,他竟然花180块包月了你敢信?!谁一个月有100件衣服要洗?!”
      “……”
      
      “我就想问,这么缺乏常识的人到底怎么考的创院最高分?!”
      “……”
      
      “开学这两天到宿舍做生意推销的巨多,你最好去看看,给老四提个醒儿,我们在场都拦不住,照他那样云淡风轻的洒钱,军训回来没等家里接济上人就得活活饿死。”
      “……”
      
      在艾泽声情并茂的讲述下,今夏一刻都不能等了! 
      正好俞湘湘她们买完东西,听艾泽说了一通,心里好奇这个考了创院最高分的应亦丞到底是个什么神仙呐!
      
      那可是引领三大校区审美狂潮的小哥哥,必须跟去一睹真容!
      
      *
      
      晚十点,17号楼外的小花坛边。
      
      今夏气势很足,回学校的路上酝酿了一肚子的话。
      可当应亦丞接到短信主动现身,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对他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
      
      这与‘资格’无关。
      而是站在今夏面前的应亦丞实在表现得太……岁月静好!
      
      入夜微微凉。
      他给自己换了身浅灰色的薄款休闲装,上衣连帽外套拉链没拉上,就这么的随意敞着,露出里面那件有小熊笑脸的深色T恤。
      脚上的运动鞋和白天穿的那双不一样,但很干净,像新的。
      
      他头发还有些湿润,轻软的夜风从他身后绻来,今夏的鼻端捕捉到了一丝清凉。
      是薄荷味的洗发水的味道。
      
      应亦丞这一身,从上至下、从细节到整体,呈现出一种不动声色的讲究。
      今夏都不需要问,仅凭与他小半天的相处,都能推断出他一定是趁舍友不在的情况下洗的澡。
      
      此刻他吃过晚饭,洗去一身汗渍,获得久违的舒爽。
      就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今夏深深的意识到,这个一脸无欲无求的人,直接批评他是没用的。
      他甚至都没有自己正深陷财务危机的自觉!
      
      必须套路一波!
      
      条理分明的今夏迅速重新制定作战计划,暂且不提艾泽对她说的那些,就着在夜市上买的东西,一件件耐心仔细地对他交代:
      
      “脸盆和刷牙的水杯都是可折叠式,方便收带。”
      “皂盒有两个,蓝色装肥皂,红色是香皂。”
      “卷纸、纸巾和湿纸巾共三种,你看着用,不够的话可以在那边的小卖部里买。”
      
      “一次性鞋垫我买了50双,都是均码的,放进鞋里之前稍微拉展一下。”
      “这个小电扇刚好够装在口袋里,用手机充电器就能充电,白天军训休息时能拿出来吹吹。”
      
      “还有不管去怀柔还是康庄,早晚温差大,要带件稍微厚一点的外套。”
      “睡觉前记得喷防蚊喷雾!”
      
      今夏想了想,很乖的补一句:“说完了。”
      
      应亦丞淡定的颔首,对她道了谢,然后问:“多少钱,我转给你。”
      说着就拿出手机。
      
      很好,正式进入今晚的重点环节。
      
      “97块。”今夏一口价,抹掉零头的八毛。
      应亦丞给她转了一百整。
      
      今夏看了一眼微信上的转账记录,点了收款,随后,佯作不经意地跟他搭话:“对啦,还没问过你,你家里一个月给你多少生活费?”
      应亦丞眸色轻动,唇角微微勾起:“八百。”
      
      “八百?!!”今夏蓦地抬起头,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怎么了?”他不经意的歪了下头,通身温和,且无害。
      
      今夏快晕过去了,晕之前还很想先哭一哭。
      
      居然问我怎么了?
      谢谢你关心我啊!
      
      还有你这记歪头杀算什么?
      不许歪头!
      不许用这种天真无邪的眼神看我!
      
      今夏打开手机计算器,点击的力道都足够在上屏幕上戳出小窟窿。
      “下午去学院报到,你在饭卡里冲了500,晚上花180包月洗衣服,刚才又给我转了100,也就是说你口袋里最多还剩20块钱?不对,你下飞机坐快轨到最近的地铁站转站,所以你现在身无分文……”
      
      话到最后,她已经放弃向他求证,在计算器的页面减掉20,得到一个整数,亦是最小的自然数——0
      
      今夏崩溃了。
      
      不!
      她要撑住,这还没正式开学呢呜呜呜……
      
      应亦丞见她气场低迷,笑容也没了,整个人像是被笼罩在阴霾里,随时哭出来。
      显然在为自己担心。
      
      虽然他也是第一次念大学,可对现在大学生的生活标准也是有了解的。
      老爷子每个月只给八百,苛刻的目的很明显。
      应亦丞心里有数。
      
      财务上的单纯限制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只没料到在今夏这里,变成天要塌下来的大事件。
      
      还是解释一下吧。
      
      “今夏……”应亦丞刚开口,没来得及说点儿什么,今夏就抬起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
      
      他停住,茶色的深瞳略显出迟疑。
      
      今夏表情是凝重的,语气是沉痛地,“你先别说话,让我算算。”
      
      精打细算的算!
      
      现在新生报名完全自动化,只要事先在学校网站查询自己的学号,就可以凭学籍号在学校和银行合作的页面平台自助缴费。
      被子这些生活用品都在选择项里,需要就打勾。
      
      应亦丞去学院报到时,今夏全程陪同,知道他之前已经缴过了学费和住宿费,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根本不能改变他现在拮据的状况。
      
      这个月有15天军训,换言之可以省下半个月的饭钱。
      而食堂里最便宜的套餐是7块,一天下来就是21,半个月15天就是315。
      扣除晚餐吃奢靡小火锅花掉的68,他的饭卡上还有432块。
      
      好吧,他还有117的零用。
      
      足足沉默的心算了三分钟,今夏脸色稍微有所缓和。
      
      应亦丞笑着问:“我能活下来吗?”
      “勉强可以。”今夏笑不出来,皱着眉头活像个忧愁的小老太太,“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再乱花钱了,你现在就上楼去把你的饭卡拿下来给我,以后我们早中晚食堂见,你的饭卡我来管,没有反驳和申诉的余地。”
      
      “没有吗?”应亦丞清隽的面上浮出一瞬遗憾,转而,云开雾散的弯了眼,“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应亦丞:确认过饭卡,是我未来的老婆没错了。
    今夏:这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二十出头甚至没有金钱观念!我心好累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