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宠他的第一天 ...

  •   八月末,开学季。
      骄阳似火的午后,今夏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嗖’地冲出校门,惊了不少前来报道的新生和陪同在侧的新生家长。
      
      都说首都C大的学生知礼守节,校门口立着偌大一块‘严禁骑车进出校门’的牌子,小姑娘愣是当没看见。
      
      门卫老大爷也觉着丢了份,朝那远去的身影怒吼:“你给我停下来,下来!!!哪个系的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对不起!下次不会啦!”今夏缩着脖子,头也不回的喊。
      
      减速是不可能的减速的。
      
      今夏握紧车把,屁股抬离坐垫,身体向前倾斜,坚毅又灼亮的双目直视前方,宛如国际自行车赛场上正在做冲刺准备的选手,卯足劲把座驾蹬得快要飞起来!
      
      眨眼工夫,消失在众多惊诧的目光之中。
      
      “我去!这届学妹可以啊,颜值与胆色齐飞!”
      “看清楚了么,你就确定是学妹?”
      “那么新的自行车,那么白的皮肤……”
      
      “啧!”
      
      *
      
      刚成为C大中文系大一新生的今夏——很急!
      
      三天前,今宏涛把今夏叫到跟前语重心长的交代:“爸爸以前家境不好,在A城读书的时候很受一位学长和他家里的照顾,后来我出息了,没来得及做点儿什么,学长就意外去世。不过他有个儿子,名叫应亦丞,比你大三岁,因为小时候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在心里留下很深的阴影,几乎足不出户。这次他家里好不容易说服他到C大念书,这对他的人生来说是很关键的一步,所以,夏夏,答应爸爸,在学校里好好照顾他,好吗?”
      今夏昂首挺胸,自信满满的答应:“爸你放心,都交给我!”
      
      三小时前,今夏办完入学手续,去到宿舍收拾细软、认识室友,还一起去了食堂!
      想到即将开启大学四年的新生活,内心被雀跃和小兴奋占据呢!
      
      三分钟前,她忽然收到应亦丞的信息,对方已经坐上来学校的公交车,并且很快就要到了,让她放心。
      
      怎么可能放心!
      
      今夏急坏了,交代应亦丞到站后一定要等自己,匆匆蹬着自行车赶过去。
      
      此时此刻,她脑中巡回播放的全是今宏涛这两天对她的念叨——
      
      “应家这孩子性格孤僻,身边的朋友一只手就能数完。”
      “但他脑子很聪明,C大的哲学系有多难进你是最清楚的,据说他考了个创院以来最高分,接近满分。”
      “这个类型大抵算怪才罢……”
      
      “自从出了那件事,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的最长记录是五个月。”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单独远行,首都那么大,说实在的,爸爸真担心他一不小心迷失在人海之中,找不到他的身影,也无从得知他的消息。”
      
      “所以,夏夏,既然你答应照顾他,可要说到做到啊……”
      
      今夏吭哧吭哧的蹬着车,小脑袋里都飘出应亦丞迷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孤独无助的身影了。
      
      倍感罪孽!
      
      爸爸我对不起你。
      
      虽然我也不知道应亦丞为什么会提前三小时下飞机。
      
      呜呜呜……
      
      *
      
      五分钟后,公交车站台。
      今夏一个急刹,将车身强行侧摆的同时用右脚做支撑,脚尖点地,稳稳当当停在人行道边。
      
      不知从哪儿飘来一句‘哦唷,老司机’的笑叹,试图引起她的注意。
      新生报到日,总有学长想跟学妹皮一下。
      
      今夏压根没听见,喘着粗气,心急火燎的四处张望。
      
      这边是片老式居民住宅区,四五层的红砖建筑,面朝马路的一层被改造成小卖部、打印部,或者直接租给学生,学生又按照自己的心思开了小资的水吧、颓废的二手书店,抑或着别的什么。
      生活气息很浓郁。
      
      一辆927路在站台前停下,今夏睁大眼睛牢牢盯住后门,没在下车的乘客中找到应亦丞的身影,又伸长了脖子向空了一半的车厢寻望。
      
      没多久,公车开走了。
      看来应亦丞还没到。
      
      今夏抬手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打算先找个阴凉地儿躲躲太阳。
      刚调转车头,发现不远处一家小卖部前的遮阳棚里立着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
      
      他很安静的站在那里,不为焦烤的空气所动,不为周遭的往来所动,近乎与身后平平无奇的背景融为一体。
      炙烈的阳光从遮阳棚外倾入,将他侧颈和手臂的皮肤照出不近人情的冷白色。
      随之,一种难以形容的清澈感,从他皮肤里层缓慢的渗透出来。
      
      是他吗?
      
      今夏与他隔了一定距离,无法看清他的脸貌。
      就在她拧着眉头犹豫之时,两个女孩儿去到他面前,叽叽喳喳的对他说着什么。
      他动也不动,看似略显淡漠,细细端详便能发现,那只是不知如何应对的为难。
      
      被搭讪了么?
      
      等等!
      应亦丞被搭讪了?!!
      
      今夏慌张地‘啊’了声,顾不上太多,就地放下自行车,几个箭步冲过去,正好听到其中一个女孩儿央求地说:“只是交换手机号,可以吗?”
      
      “不可以!”今夏强势的挡在年轻的男人身前,已然确定他就是应亦丞!
      
      两个女孩不约而同的愣了愣。
      这……打哪儿冒出来的?
      
      小姑娘个头儿虽小,但浑身上下就写着一行字——这个男人手机号由我来守护!
      
      那个要号码的反应很快:“我们不知道他有女朋友,那什么、美之心人人有,抱歉啊。”
      
      *
      
      “我不是他女朋友……”看着逐渐走远的两个女孩,今夏小声而茫然的嘟囔了一句,完了,起身后还有个应亦丞,忙不迭转身,却只看到一片纯白的T恤。
      
      这身高差有点儿伤自尊啊……
      
      今夏后退两步,昂起头绽出明朗笑容:“你好,我是今夏!”
      
      应亦丞垂眸与她回视,想起之前她突然窜到自己跟前,还有方才的转身和后退动作……行动起来简直像只灵活的兔子。
      
      此刻,她完全站在遮阳棚外面,他的眼前。
      
      她留着一头过肩的长发,穿一件及臀的浅粉色T恤和牛仔热裤,雪白的脚丫子蹬着一对渐变粉的人字拖,T恤正面印着偌大的米妮头像,笑得和她本人一样甜。
      
      刺眼的阳光把她罩住,在他眼里,便是毛茸茸的一个小不点儿。
      
      她就是今夏。
      
      这两天他们一直用微信联系。
      她告诉他首都的天气,新生报到的注意事项,给他规划了好几条到学校的路线,最后决定亲自到高铁站接他。
      
      不过很不巧,管家在订票时弄错了时间,他只好提前到来。
      
      “你好,应亦丞。”应亦丞简单介绍了自己,看着她友善的小手,略有迟疑。
      
      今夏秒懂,蓦地把手收回,背在身后反复蹭了蹭,讪讪笑着解释:“那个、有汗……”
      
      应亦丞微微愣了下,瞬时明白了。
      她在照顾自己。
      
      “谢谢。”应亦丞轻声道。
      随着他眉眼的张弛,疏离的面庞流露出一瞬笑容,像一缕沁爽的风,吹散周遭浮动的热流。
      
      怎么会有笑起来那么好看的人啊……
      
      今夏怪不好意思的,眨巴着眼睛,拿主意道:“我先带你去学院报到!”
      又见他孑然一身,挨脚边放着的椭圆形防水运动包,目测都没有装满。
      
      她不禁诧异:“你的行李呢?”
      “这些是随身用品。”应亦丞道:“其余那些明天到。”
      
      今夏一巴掌摁在自己脑门上,“对哈,A城到首都这么远,大包小包多不方便。”
      
      应亦丞被她恍然大悟的模样逗得又是一笑,正要弯身去拿运动包,今夏再度展现出灵敏的一面,弯身勾起肩带,起身时已经把他的包抱在怀里。
      
      “我帮你拿,走吧!”
      今夏生怕被拒绝,转身就走到自行车前,把车扶起来,将运动包固定在后座。
      
      东西并不重,应亦丞便由着她了。
      
      今夏从车头的筐里拿出一把轻盈小巧的折叠伞,撑开来,奶白的底色均匀分布着淡金色的小蝴蝶结,伞沿还有半圆形的花边。
      
      “太阳大,用这个躲躲。”她把伞递给高出自己一个头还要多的大男孩,特意强调说:“我在网上新买的,前天刚收到,还没有用过!”
      
      凭良心讲,这个举动在旁人眼里可以说是相当体贴了。
      当然,喜感也一定是有的。
      
      首都C大是一所综合大学,真正做到文理不分家。
      让大男人撑蝴蝶结小白伞?
      理科男拒绝,文科男也必须嗤之以鼻!
      
      应亦丞却平静的接过这把可爱的小伞,转而,把它打在今夏的脑袋顶。
      
      天气很热,室外气温肯定超过30度了。
      刚才今夏骑车骑得太快,喉咙早就起了火,腿到现在还在打颤。
      虽然这伞根本不具备阻拦紫外线的功效,但多亏它的遮挡,她好受了许多。
      
      应亦丞为她撑伞的手就在她的眉眼下,因为握着伞柄,饱满的骨节向外扩张凸起,形成好看的骨骼结构。
      白皙的皮肤下,血管脉络显得清晰健康,手臂上的肌肉亦是匀称有力。
      而连接着这只手臂的他的肩,以锁骨中心为原点,宽展的将白T恤向两边撑开,看上去是那么的平稳与牢固。
      
      这个人,或许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柔弱……
      
      不对。
      需要被人照顾不等于弱。
      
      今夏默默的修改了对应亦丞的最初定义。
      
      伞外,他平缓地说:“你流了很多汗。”
      
      “那你呢?”今夏脱口问道,语气莫名紧张。
      他笑笑:“医生建议我多晒太阳。”
      
      *
      
      C大一所历史悠久的高等学府,其历史悠久、包容力广,综合性强,真正做到文理搭配,干活不累。
      
      今夏和应亦丞同属人文学院,只是专业不同。
      回到学校,今夏轻车熟路的领着应亦丞直奔学院新生接待处办入学手续,领生活用品。
      下一站:17号男生宿舍楼。
      
      开学这两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学生宿舍楼集体对外开放。
      学校这样安排,一方面为了让新生家长亲眼看看孩子的生活环境,另一方面,也是不想阻拦各院学长们为学妹服务的热情。
      
      今夏得利于这一点,提着两只崭新的水壶,跟着抱被褥的应亦丞走进17舍。
      
      楼里相当热闹,宿管不知道在哪儿高声做着指挥,大二大三的老生聊着暑假,刚入学的新生还在生涩的做自我介绍,偶时还能听到来自父母依依不舍的叮嘱。
      
      即将开始的大学四年生活,意味着成年、自由和独立,以及更多的意义。
      对今夏来说,还多出一份额外的责任。
      
      感受着和女生楼内差不多的氛围,今夏心里萌生出前所未有的使命感。
      应亦丞没回头,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
      
      只差没有站到他的面前,郑重许一句‘接下来的四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承诺。
      
      嗯,今家的姑娘是个热心肠。
      他确定。
      
      *
      
      应亦丞住5楼5号,来到敞开的宿舍门前,他身形稍顿,今夏被迫停在他身后。
      
      里面的聊天就此中断,飘出个不确定的询问:“应亦丞?”
      
      应亦丞轻微点了下头。
      
      两秒过后,505舍响起极为高调地咆哮:“卧槽!不是我膨胀,我们宿舍这颜值水平绝对能制霸C大,引领三大校区审美狂潮!”
      
      这还不够膨胀啊???
      
      今夏:“……”
      应亦丞:“……”
      
      周边宿舍新生及家长:“……”
      
      好在这一嗓子很快被长廊上的嘈杂声淹没,应亦丞的三位舍友也来到他的面前——
      
      “你好,我叫孙晋,是505的舍长,我们同班,听说你考了创院以来的最高分。”
      “我是艾泽,艾泽拉斯的那个艾泽。你没来之前我以为‘校帅’是我的囊中之物,不过这个头衔让给你我心服口服,大家一场兄弟,不分彼此。对了,我是地院大气科学系的!”
      “越宏宇,医学院公共卫生系。” 
      
      听声识人,孙晋是沉稳中带有一丝明显的不甘,话痨属性的艾泽欢脱不正经,越宏宇相对正常。
      
      而应亦丞……
      
      “应亦丞。”
      在舍友们期待的目光下,他秉承着极简主义介绍自己。
      
      505舍就此陷入沉默。
      
      他明显感到气氛有些尴尬,遂又补上一句:“你们好。”
      当然是面无表情。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夏:我,162!还有得长!不是小矮子!
    182的应亦丞微微笑看着她:嗯,不矮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