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仆翻身系统(快穿)》桃李笙歌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30 12:28: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吾愿倾尽,有求必应 ...

  •   风滔卷叶,草木葱郁。上栖道山的路,顾沉音走过无数次,熟到闭眼都能摸到挂着“畸人侔天”横匾的院前。
      
      看护院门的独眼仙童看到顾沉音,惊的险些把剩下一只眼也瞪出来。
      
      “顾,顾沉音,你你你……”
      
      顾沉音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独眼仙童一手捂住嘴,一手狠掐自己大腿,痛到脸上一抽。
      
      “长老在哪?”顾沉音低声问询。
      
      “在,在静室闭关。”独眼仙童不敢置信的上前捏捏顾沉音,手中实实在在的触感,让仙童忍不住红了眼眶,“还是那么软!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我,我这就去通报长老!”
      
      “我不软,还有,我来取东西,不要因为这点小事惊扰长老。”顾沉音动作迅速,迈入院中。一手拉着独眼仙童绕过装饰朴素的前堂,出了后院侧门,再往后走,一座矮小的草棚映入眼帘。
      
      半年未打理,草棚附近的杂草长势喜人,快要将本就微不足道的草棚淹没。
      
      “我听那刳腹铃医说你换命而亡,为你难过好几次。”独眼仙童忍不住抹了抹眼泪,“你何苦啊!”
      
      “长老救我一命,我自然要以命偿还,天经地义的事。”顾沉音熟练的从竹筐底下取出铜匙,摸了摸一尘不染的铜锁,打开草棚木门,“我走之后,你可来过这里?”
      
      “来打扫过几次。”独眼仙童擦了一把鼻涕,“没动过你的东西。”
      
      “那便好。”顾沉音找到床下一小木箱,打开木箱,移去几件带补丁的衣袍,最下面压着一件被层层包裹的物什。
      
      在独眼仙童好奇的目光里,顾沉音解开布料,将里面一白泥团子装入指上新有的须弥戒中。
      
      “这是啥?”独眼仙童吸吸鼻子,“以前没见过你拿。”
      
      “泥巴。”顾沉音不想多说,转身在草棚中深深看了一圈,一件件熟悉东西,仿佛自己昨日才刚刚用过。
      “你这次回来,长老一定会待你比以前好些的,真的,我发誓。”独眼仙童瞪着一只眼,信誓旦旦,“虽然我以前说过的事都不准,但这次肯定准!”
      
      顾沉音没有搭话,脑中闪过舅母一句“师徒一心”。最后看了眼草棚,转身向外走去。
      
      “你去哪?”独眼仙童赶忙跟上,拉住顾沉音的衣袖,“你别外出,长老之前说了……”
      
      一条命换不来一分正视,顾沉音心又凉了一分,“我不会再给他添麻烦……”话还未说完,只觉四周光线一暗,门口似是堵了个人。
      
      “长老,您来了。”独眼仙童反应迅速,拧了顾沉音一把,低身急忙行礼。
      
      顾沉音抿了抿唇,脑中一瞬间似乎闪过了很多东西,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顾沉音转身,规规矩矩,一板一眼的弯身行礼,“长老。”
      
      “去何处?”
      声线寡淡,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自持。
      
      用心血捂了十年的石头,仍旧是又冷又硬,毫不客气隔断顾沉音倾尽所有换来的渴盼。
      
      何苦骗我,这条命,原本就是你的。
      
      “回顾家。”顾沉音语气淡然,似乎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许久无声,就在顾沉音险些睡着的时候,对面才轻飘飘抛出一个“嗯”字,从人心尖上弹过去。
      
      这是放人的意思。
      
      顾沉音身上突然一轻,像是束缚自己良久的枷锁,终于打开。玄墨认了他报的恩,两人再无相欠,本该高兴,顾沉音却笑不出来。十年全心追随化为泡影,本该难过,但顾沉音也并没有多伤心。之前疼得太厉害,现在反而没了感觉。
      
      玄墨长老是个聪明人,自己临死前托刳腹铃医还了师徒信物,他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顾沉音也不废话,站直了身子,第一次,内心毫无波澜的,抬眼正视堵在门前的人。
      
      玄衣墨发,一如既往的,只是在那一站,就能轻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栖道山收徒有一条件,便是外形相貌,若是长的似裂枣歪瓜,那此人气运也定是薄寡,怎能论道成仙?在栖道山上,随处可见凡尘难觅的容貌,但即便这样,也还有一位众弟子再投一次胎都难及的人物,便是玄墨长老。
      
      长身玉立,气质绝世难觅。那张俊美无双的脸,曾在顾沉音梦里出现过很多次,或许老张爷说的对,那仙人一出现,自己的魂都被勾去了。
      
      也是,自己看惯了山里的粗糙面孔,一下子来了个不染尘俗之人,也是惊艳。偏偏这人又是极品中的极品,更是让顾沉音再难平静,心甘情愿把自己的五脏六腑七魂八魄一股脑都交到这人身上。
      
      幸而现在,似是找回来了。
      
      顾沉音想了想,再次弯腰行了一礼,“往日恩情,沉音已尽数还与您,望长老日后保重。”
      顾沉音支身走到木门前,一侧身子,从玄墨长老身旁迈出草棚,头也不回的往院外走去。
      
      “明日遴选。”
      这话像是冰川内部的裂隙,带着海底的寒气和深暗。顾沉音脚步一顿,转身低头,下意识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来。
      
      “你可会参加?”
      
      他可是怕自己又对他纠缠不清?顾沉音眨了眨酸涩的眼,脑子迅速运转。容长老毕竟也是栖道山上的长老,自己拜入容长老门下,与其他长老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没必要隐瞒。
      
      “会。”顾沉音回答的干脆利落。
      
      对面又是良久的沉默,顾沉音站直了身体,刚想着找个理由走人,只听对面又轻飘飘答出一个“好”字。
      
      “请长老放心。”顾沉音觉得自己明白了玄墨的意思,“在下与顾家,绝不会再做出十年前的那般事来。”
      
      十年前,顾家硬生生把自己这个废物,塞给玄墨,一手恩将仇报做的漂亮。十年里,顾沉音已经一次次的明白,自己与玄墨做不了师徒。如今,再也不会发生类似的错误。
      
      又是半晌的沉默,若是以往,顾沉音巴不得多与玄墨相处一会,偷偷抬头看一眼,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凌然香味,能高兴好几天。
      但现在,顾沉音满脑子都是一句“蠢货”,根本没有多余心思,再等对面之人敷衍冷淡的一字回答。
      
      “如果长老无事,在下先行告退。”顾沉音利落转身离去,留一大一小在原地,独眼仙童无所适从的看了眼玄墨,磕磕巴巴的不知怎么开口。
      
      半夜,装饰朴素的前堂中,一件件泛着异光的法器在空中悬浮,玄墨漫步其中,目光轻触。
      
      “长老,您是不是想补偿顾公子,再收他为徒,现在正想拿什么师徒信物出手?这个我知道,顾公子之前最喜欢的,就是您当年给他做师徒信物的玉簪。”独眼仙童在一旁服侍,语气十分肯定。
      
      看玄墨闭口不言,独眼仙童还以为自家长老不信,继续积极补充,“那簪子虽是凡品,但平日里都是被顾公子放心口的,我还曾见过顾公子偷偷,偷偷……”
      
      玄墨偏移目光,定定看向仙童。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偷偷亲了亲,也可能是放唇边蹭了蹭,我,我也没看清。”独眼仙童小心打量了玄墨一眼,“长老切勿生气,顾公子他绝对没有亵渎信物的意思。”
      
      波澜不惊的目光动了动,原本如寒潭的地方,泛起一片涟漪。
      
      “那是五年前。”独眼仙童记的清楚,“您收叶寄秋为徒的那晚,我和顾公子在门外侍候,听到您让叶寄秋在您的法宝中挑选一样做师徒信物时,顾公子悄悄拿出那凡品簪子,看了又看。”
      
      玄墨目不斜视,袖中的手微微一动。
      
      独眼仙童继续自言自语,“虽然您给顾公子的是凡品簪子,给叶寄秋的是仙品法宝,就是差的顶远,顾公子也没透漏出半分不满来,毕竟顾公子知道自己比不上叶寄秋,也不敢争丝毫。有那枚簪子,已是十分喜爱。”
      
      玄墨闻声垂眸,四周法器颓然落地,滚动几下没了声响。
      
      “长老……”独眼仙童心中也是难受。
      “去挖两坛醉春雪。”玄墨目色清凌,姿态不减,似心无挂碍,盯着窗外弯月,眼睛半晌眨也不眨。
      ×××
      “对了。”到了半夜,顾沉音躺在舅母说能助眠的紫檀架子床上,看床柱上精美的浮雕,翻来覆去睡不着,斜躺思索,这才想起另一码大事来,“系统,你说我的称号,到底要怎样才能去掉?”
      
      “很简单。”系统如今是随叫随到,“只要让做出评价的人,亲口否定自己之前的这句话,就视为消除。例如玄墨开口说,“你不是个蠢货。”“你怎么会是蠢货呢?”或宿主您开口询问,“我是不是个蠢货?”只要玄墨说“不是”,那这个称号就可以摘掉了。
      
      顾沉音一时间陷入沉思,让玄墨亲口说出这种话来,怕是比登天还难。按自己十年来对他的了解,只要自己问出这句话,就已经是个蠢货无疑。
      
      “系统建议您潜移默化,接近目标人物,在“不经意”间,展现自己的聪明才智,这样更容易完成目标哦~”
      
      顾沉音缓缓呼出一口气来,继续闭眼,“你傻啊,我要是有那份聪明才智,之前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宿主,请勇敢面对曾经的失败,毕竟,无法正面打击曾经欺辱您的人,那您还是没有达到翻身标准哦~”
      
      “打击……欺辱我的人?”顾沉音愣了愣。
      
      “不错!凡是之前亏欠于您的人,现在皆可以从心理上或是生理上打击对方!”系统莫名兴奋,“越是重击,最后越能获得更高的翻身评分!”
      
      顾沉音眼前掠过许些面孔,不由得抿紧嘴唇,猛地坐起身来。
      
      “砰。”华美的架子床猛地一抖,顾沉音晃了几晃,缓缓向后仰躺过去,不一会,屋中有了绵长的呼吸声。
      
      舅母诚不欺我,此床果真助眠。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天有红包包吗?
    答案是:当然!仅限前三十名大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大爷快来玩啊~)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催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无雪霏靡 17瓶;草木不归人 5瓶;一轮明月照西厢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