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吾愿倾尽,有求必应 ...

  •   栖道山传承三千年,虽比不上万年大宗,但这山门选址却是人人称道,不仅有山腰中千倾翠烟,更有天然形成的山门。据说,在三千年前,栖道山上万米峭壁轰然洞开,如同镶在天幕上的通天之门,众修仙者不知此变福祸,驻足观望。栖道山老祖魄力过人,当即摆阵建屋拔舍,占山为宗,开栖道一门,造福周边百姓,成就万千修士。
      
      时过千年,山门依然矗立不倒,晨光与云雾并吞,晚霞并灵气共纳,拔地顶天,是天下罕见之奇景。
      
      栖道山第二任山主,出自凡尘商贾世家,精于计算,目光长远,敛财翻新山上屋舍,修筑大殿侧殿鸾凤台后,将剩余地皮划分给诸位长老,自行修建。
      借着一股不知何起的攀比之风,诸位长老搜肠刮肚,费尽心思,与手下弟子历尽艰辛,饮风吸露的建好庭院。山主大笔一挥,题了几个例如“一清如水”、“畸人侔天”、“德勤怡安”的清高词句,夸赞几位长老一番,不动声色的又把庭院分配权收回。
      
      长老们气到捂心口的模样现今难以再见,几个庭院经后来者改动,也没了千年前的模样。不过这集会用的鸾凤台,倒是没什么变化,仍旧有磅礴气势,四角刻鸾凤起舞和鸣玉像,脚下是鸣凤山运来的特殊石料,莹白不垢,上刻繁复法阵,灵光游离。
      
      顾沉音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踏上这鸾凤台的模样,蓬头垢面,衣不蔽体,张口是山里的土话,一抬脚,就有脏污灰渣掉下,让往来弟子蹙眉嫌恶。
      
      每逢佳节盛事,鸾凤台上万千弟子齐瞻烟火,共赏绝美女修舞姿。顾沉音总是一个人扒在草棚木门上,在繁华照不到得黑暗里,伸长脖子看向隐隐有着光的方向。
      
      如今,自己再不用照顾谁的颜面,再次踏上这鸾凤台,仿佛过往皆在脚下。
      
      顾沉音理了理身上容长老送来的衣物,带着淡淡的香气和暖意,让顾沉音再次肯定了自己的选择。
      
      “栖道山第五百七十三次内门弟子遴选,今日开始。请秋长老抽取此次遴选主题。”
      
      鸾凤台上,一圈散发着白光的玉简缓缓转动,一长须长老上前一步,毫不客气的从气势上压倒众弟子,神情沉着。
      “此次,是你们跃上龙门的好机会,我将抽出主题、考题,传送你们进入考点。你们手中的木牌,至关重要,如遇到危险,捏碎木牌便可被传送回来,仍然计分。获得胜利后,也需捏碎木牌,才能回到栖道山。若木牌丢失,则会被困到考点,直到长老前去营救为止。
      
      最后,成绩在前三位的弟子,将有权利入一次灵器库,并选择一位长老为师,自此,前途无量。”
      
      看着弟子们跃跃欲试的眼神,秋长老的笑意还未到唇边,就被硬生生压抑下去。
      
      顾沉音站在弟子堆中,一身精致的月白长袍,与其他弟子青色道袍区别开来,甚是惹眼。
      
      栖道山上十年光阴,站在玉台之上的几位长老护-法顾沉音皆是认识,这几人也是识得顾沉音,只不过此刻,都假装没有看到底下这死而复生之人,尤其是负责抽签的秋长老。
      
      顾沉音仰着头,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秋长老黑着脸,抽签的手从一枚玉简移向另一枚,随即抽出。
      
      “此次遴选主题,逐心。考点,南柯巨木。”
      
      “请参与遴选的弟子握好传送牌,你们将被随机传送至考点内。闭目沉气,心神守一。”
      
      顾沉音缓缓闭目,一阵白光闪过,再一睁眼,只见脚下是粗壮的树枝,一人难抱,上面枝桠茂密,不见天日,往下看去,也是深不见底。
      
      一股腥臭的缓缓传来,下面有东西在黑暗中晃动,看不真切。
      
      鸾凤台上,数万光幕亮起,显现出来的影像里,分别是被传送过去的弟子们。
      几位长老对视一眼,默默放大一光幕来细看。
      
      “怎么又是他。”秋长老皱眉,“此人败坏玄墨长老名声,让那刳腹铃医口无遮拦,言玄墨为偷生,让弟子送命过去,岂不荒谬!”
      
      台上众人对视一眼,没有做声,唯旁边一身着藏蓝道袍的长老冷笑一声,似是嘲讽。
      
      “我早就知道这小贼意图不纯,当年我亲自前去劝解玄墨收下叶寄秋,竟被这小贼宰了我的探宝灵鸾,还清蒸红烧端了上来!简直丧心病狂!”秋长老满目愤意,咽了一下自己突然分泌过盛的口水,“昨日我看天降异像,就知不妙,果然是这小贼死而复生,竟还有了聚气本事,得以修炼。诸位,这等山中野人,怎配待在我栖道山,他手中传送牌,定是顾家收买而来!”
      
      “那秋长老欲意何如?”一带着调笑意味的声音询问道。
      
      “自然是让他安安稳稳滚回顾家,取消他遴选资格!”
      
      “快看!”台上一声惊呼,众人目光齐齐聚在光幕之上,只见顾沉音在巨大的树枝丫叉中宛如灵鸟疾跃,轻松避开攻击自己的巨大郗灰。
      
      “雕虫小技,只是常年采药习来的身轻罢了。”秋长老冷哼一声,不屑一顾。
      
      光幕之中,郗灰在树干上迅速爬行,所经之地,留下一串透明粘液,身上青色细鳞带着灰色黏润光泽一闪而过,黄色竖瞳中印出男子跃动的身形。
      
      “看这只郗灰体型,可是结丹期的妖兽,这小贼仗自己身轻几分,就妄图在郗灰爪下逃脱,真是天真!”秋长老抬手捻捻胡须,一脸轻傲,仿佛胜券在握,“要我说,不出一柱香的时间,这小贼定要碾碎木牌,灰溜溜的传送回来!”
      
      身后蜥蜴般的妖兽紧追不舍,顾沉音面不改色,拇指轻转须弥戒,下一瞬间,足尖蹬枝干,跃向粗壮分叉,郗灰巨尾一拍,腾空而起,紧随其后,血口大张,细密锐利的牙齿看的人头皮发麻。
      
      顾沉音凌空转身,猛地向郗灰撒出一把白色粉末,郗灰躲闪不及,只见口中眼中身上都沾染不少,下一刻,沾染白灰之处,皆冒出一个个宛如沸腾的小泡,丝丝白烟升腾而起。
      
      郗灰疼痛难忍,一爪落空,从高空坠下,砸断横斜枝干,没了影子,顾沉音稳稳跃上枝干,神色淡然的伸出手,吹去上面残留的白色粉末。
      
      “竟然学会了用毒!”秋长老激动的险些跳起来,“看见没,妥妥的败类!”
      
      “秋长老。”旁边一执事神色尴尬,“那是白石炼制的白石灰,算不得用毒的。”
      
      “又是上不得台面的雕虫小技!”秋长老冷哼一声,别过脸去,“想必玄墨长老还不知道这小贼又来纠缠之事,我且前去叮嘱几句,你们看好光幕,若有异动,便前来禀报!”
      
      “得令。”几位执事迅速回应,下玉台分散观测。看着秋长老离去的身影,几位长老沉默许久,目光重新聚集在一块光幕上。身着藏蓝道袍的长老端起茶盏,悠悠品了几口,方才发声。
      
      “看来顾家公子算是开了窍。如今他修为已够入内门,若是玄墨长老不愿再收他,来我门下也是未尝不可。”
      
      这长老肤色极白,带着几分阴气,双目狭长上挑,紧盯光幕,唇角微翘,手中握一白玉麒麟。
      
      “听闻顾家破壁丹颇有效力,不知霍长老能否问顾公子讨要几颗。”一长老沉不住气,当即开了口,“择选当日,我们几位定不与霍长老争这一次。”
      
      “若顾沉音成了我的弟子,按他秉性,为师所命,他自是有求必应。”霍长老抬眼轻笑。
      
      “若霍长老有所获,还请不要忘了我们这些老朽。”几位长老纷纷笑着应和。
      
      “自然。”霍长老眯眼,“玄墨长老太过直硬,不懂变通。顾家这孩子可怜的紧,若是来我门下,我定要好好疼爱,让顾家也安心。”
      
      “就怕玄墨长老心意早已变了。”一长老上前一步,言语中带着担忧,“毕竟顾沉音为他献了命,纵是再无情也要动容三分。”
      
      “呵。”霍长老笑意融融,看着带几分阴森,“泥人尚有三分血性,顾沉音他是顾家子弟,因救命之恩,已为玄墨放下身段辛劳十年有余,这一命已还与恩人。如今成了自由身,难道还任玄墨拿捏?”
      
      霍长老余光瞄着光幕,把玩手中白玉麒麟,唇边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哪怕顾公子此次遴选结果不甚理想,我也是收定了他,还望几位千万不要与在下争抢,一定莫要与霍家过不去。”
      
      看几位长老皆是堆笑,霍长老冷笑一声,握着白玉麒麟悠然离开,“事不宜迟,在下先去给顾公子收拾间屋子出来,诸位自便。”
      
      看那藏蓝道袍走远,剩下几位长老方才呼出一口大气,“这霍汝舟仗着有霍家撑腰,也太不把我们放眼里!没有山主在,竟敢明晃晃的威胁我们!”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还在与这人分脏。”
      
      “只是暂时让他一回罢了,霍家如今可没百年前兴盛,如今顾家又有了破壁丹,我看他还能跳腾几日!”
      
      “哦,是吗?”
      
      阴冷的声音从几位长老身后传出,本来应该走远的霍长老,此刻浑身气息收敛,微笑着站在几位浑身僵硬的长老背后。
      
      “栖道山上皆言,宁与玄墨结怨,勿与我霍汝舟为友。”霍长老眯眼笑着,款款迈步到几位长老眼前,一字一顿,笑意吟吟,“诸位近几日,定要保重啊。”
      
      “快看。”一位长老突然出声,额头上是被霍汝州吓出的冷汗,粗短手指颤巍巍指向光幕,妄图岔开话题,“顾公子已经到了巨木梦巢!”
      
      “拙劣!”霍汝州轻蔑冷哼一声,不自觉的迅速转头,认真看向光幕。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红包包吗?
    某桃摸摸光溜溜的桃皮,抖抖口袋,里面飘出来一张欠条。
    今天,性-感桃桃在线卖身~摸到就是赚到!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舒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红柿酱、主子万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粉圆珍珠 20瓶;一轮明月照西厢 5瓶;神中意的少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