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仆翻身系统(快穿)》桃李笙歌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30 12:20: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吾愿倾尽,有求必应 ...

  •   “沉音,快谢谢容长老!”舅母抹了抹眼角,打心底里欣喜。
      
      “容长老为你查遍古籍,终于找到能令凡人起死回生之法,如今又折了百年的修为,才,才换得你回来……”
      
      话未说完,一向要强的舅母忍不住再度落泪,眼泪把脸上胭脂给冲开,留下两道泥泞的痕迹。
      
      看顾沉音的眼神不对,舅母拿出面小银镜来,转身低头补胭脂,也再不敢哭了,有泪就仰头憋着。
      
      顾沉音看向容长老,自己与这容长老,除了那一枚果子,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何苦再把死人捞回来裸-着?
      
      但舅母说了,要谢谢人家。
      
      “谢容长老大恩,沉音无以为报。”顾沉音跪上玉榻,当即实实在在叩了三个头。
      
      待顾沉音抬头,只见容长老背对自己,肩膀微颤。
      
      “乖外甥。”舅母使了个眼色,顾沉音顺着舅母的目光扭头看过去,只见自己背后光溜溜的带着起伏。
      
      顾沉音老脸一红,强装镇定。虽是不妥,但还是把大红外衫套上身体,
      
      “舅母您这有些透……”顾沉音身形宽些,拉不紧外衫,顾得了后顾不了前。
      正考虑前和后哪一个更重要点时,一件月白色外袍忽的出现在顾沉音眼前。
      
      顾沉音愣了愣,眼前的白色太过清亮,太过干净。
      
      长久以来的劳动生涯告诉顾沉音,这白色,不耐脏,谁穿谁得洗。玄墨长老就不一样,一身黑色走天下,有血有污都不怕。
      
      “其实,你也对我有恩。”容长老侧着身体,端庄如君子,“我滞留大乘三阶百年,顾家与我三枚破壁丹,让我得以突破瓶颈。而破壁丹,又是用你的血炼成,我是来报恩,你大可放心。”
      
      顾家用自己的血炼出破壁丹,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竟还有人来报恩?
      
      “并不是我提防您。”顾沉音接过外袍,上面还带着几分暖意。
      
      “众人皆知,我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我也曾觉得,自己除了血有几分用处,其余……不值别人待我好。” 
      
      顾沉音话刚落地,气海处突然一阵憋痛,像是什么东西正在凝聚一般,鼓涨难忍。
      
      “沉音!”舅母吓得脸色一白。
      
      一只手扣上顾沉音手腕,容长老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光芒,“快运转灵力,你要筑基了!”
      
      “运转,灵力?”顾沉音一手死死按着气海处,被灵力胀的一脸苍白,额头虚汗直冒。
      
      “快将灵力从气海引出!”
      
      顾沉音嘴唇发颤,“我,我不会……”
      
      “你在玄墨座下,为徒十年,你怎么……”容长老俊眉蹙起。
      
      “长老……从未教过我……”
      
      顾沉音痛到两眼发花,喉间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带着异香,被顾沉音一口直直喷到容长老衣衫上。
      
      “荒唐!”
      
      容长老眸色略暗,动作轻柔迅疾,扶直顾沉音,一手按在顾沉音气海之上,疏导灵力。
      
      顾沉音只觉气海中一股股灵力进入身体各处,前端不断冲击开拓,后劲如海河入道,顺流滋润。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桎梏轰然崩塌,顾沉音月-匈前豁然开朗,心境超脱,肉'体宛如新生再造,浑身通透澄澈,连灵魂都被洗涤。
      
      气海中灵力不断汇聚,像是要把前十年的冤屈一并讨来,拼了命的扩充。
      
      十年多少个日夜,顾沉音在草棚里,祈祷奇迹,渴盼灵力,哪怕只能汇聚一丝丝也好,只要能摘掉自己的废物名头,只要不再让玄墨烦心,哪怕让他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但上苍就像任性的女子,捂着耳朵,一边跺脚,一边还说“我不听我不听”。
      
      废物不配当首徒,于是玄墨有了叶寄秋。
      
      在很长一段时间,玄墨的目光都落在叶寄秋身上,也只准他入堂受教,两人独处,让顾沉音说不出来的难受,只能和独眼仙童一起蹲墙根,耳朵紧紧贴着墙壁,听里面依稀传出的声音,脸冻的发青。
      
      像饿疯了的人见到一桌美食,顾沉音不断用气海吸纳四方而来的灵力,努力汲取着,一丝丝都不肯浪费。
      
      容长老刚开始还面容镇定,随着天地间灵力汇聚,快要形成灵旋时,容长老额头上已然滑落豆大的汗珠。
      
      “快,快停下。”
      
      上一次见灵旋还是百年前,在一旷世奇才身上,但人家是分神进阶,与这筑基所需差了十万八千里。迟了这么多年,天才终于闪耀光芒,可惜顾沉音不会收束灵力,若是再这样下去,灵力冲毁筋脉,后果怕是比之前做凡人时还要不堪。
      
      容长老目色凝然,单手入怀,取一玉瓶,轻叩瓶身,瓶塞弹出,指尖一弹瓶底,两枚青色丹药跃入口中,压入舌下。
      
      顾沉音只觉经脉作痛,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气海处一股柔力,开始压制灵力的吸收。
      
      灵力虽好,但不能贪吸。
      
      顾沉音顺着柔力引导,缓缓减速,天地间刚刚成型的灵旋静默片刻,陡然散开。
      
      “幸而灵旋还未凝实!”容长老目露喜色,劫后余生。
      
      “我,可是筑基了?”顾沉音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浊气,声音微微发颤。
      
      “不止筑基。”容长老指尖轻搭顾沉音手腕,“你厚积薄发,现已筑基七阶,想必很快就能结丹。”
      
      顾沉音握了握拳,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感受从未有过的力量,眼底不自觉升腾起一片雾气。
      
      像是委屈了极久的孩子,终于有一天,沉冤得雪。
      
      我不是废物。以前不是,现在,更不是!
      
      “大喜之事!”舅母喜不胜收,笑成了一朵花,胭脂簌簌的往下掉,“沉音,我给你收拾出一院子来,你随你表哥一起修炼可好?”
      
      顾沉音愣了片刻,抬头对着舅母一笑,“不麻烦,我想去栖道山。”
      
      舅母脸上的喜色慢慢凝固,声色俱厉,显出几分管教人的架势,“沉音你如今竟还是执迷不悟!那玄墨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为他献了一条命,还不知悔!”
      
      看顾沉音面不改色,舅母心底有些慌,求助似的看向容长老。
      
      “咳咳。”容长老低头轻咳两声,沉静抬头,看向顾沉音:“沉音,你与玄墨间的纠隔我知晓几分,我且问你几个问题,你再做决定也不迟。”
      
      “长老请问。”顾沉音毕恭毕敬。
      
      “第一,你是如何知晓有刳腹铃医这号人物的?”容长老细盯着对面之人的眼睛,黑亮,澄澈。
      
      “是我与玄墨长老查阅典籍,我问长老如何能解年蛟之毒时,玄墨长老说起的。”
      
      坦诚至极。容长老与顾家舅母对视一眼,面色一沉。
      
      “第二,你可知道玄墨长老所中何毒,又是因何而中?”
      
      “我亲眼所见,玄墨长老被守护巫山泉水的年蛟所伤。年蛟之毒,会让人寿数飞快流逝,哪怕是玄墨长老,也会在短短一甲子后,因寿数失尽而亡。”
      
      “看来你是清楚的。”容长老起身走了两步 ,绕到顾沉音面前,“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你比起玄墨新收的徒儿叶寄秋来,如何?”
      
      “之前是云泥之别,但现在,却不一定。”顾沉音眼中带着光,语气铿锵。
      
      “那你当时也没想想,为何玄墨不让已经结丹的叶寄秋去找刳腹铃医,而让你区区一个凡人去寻他?”容长老语气有些严厉,质问的坚定有声。
      
      顾沉音眼中的光一点点暗下去,苦笑一声,“当时叶寄秋与玄墨长老因一枚玉简争吵过,我之前也曾看到过一种换血之法,可惜长老不要我的血,叶寄秋也不愿与长老换血,我只能另寻他法。叶寄秋恼玄墨长老,怎又会愿意为长老寻医?”
      
      “可自你死之后,那叶寄秋与玄墨可是师徒一心,亲近得很!”舅母忍不住上前一步,忿忿不平。
      
      顾沉音低头不语,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被骗了吗?
      
      “现在,你还要去栖道山吗?”容长老眉头一压,反问顾沉音,气息稳稳。
      
      “去。”顾沉音抬眼,微微一笑。
      
      “你!”容长老也是没见过如此死心塌地之人,忍不住转过身去,不愿再看顾沉音一眼。
      
      “傻孩子!”眼看着舅母要落泪,顾沉音继续开口补充,“我有一些“遗物”还在草棚,我想拿走。”
      
      “仅此而已?”容长老转身,眼中有些不信任。
      
      “还有,容长老您……不是在栖道山上吗?”顾沉音的笑带些涩意,“说来唐突,我想拜您为师,可好?”
      
      要洗刷“蠢货”的名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须接近玄墨。他的身侧,自己已是辛劳十年,顾沉音不想下个十年也是如此。远离他,并且让玄墨注意到自己,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距离。
      
      容长老在原地怔了片刻,竟显出几分手足无措的慌乱来,“可是你早已拜入玄墨门下……”
      
      “十年了。”顾沉音点了点头,“十年时间,玄墨长老从未把我当徒弟对待,也从未教过我什么。如今,我欠他的一条命已经偿还,他给我的师徒信物,我在死前,也以劳烦刳腹铃医还与他。
      
      无论是师徒还是主仆,缘份……早尽了。”
      
      “那我……”容长老精神一振,盯着顾沉音,白净的脸皮微红,“正巧门下缺一徒儿,你资质极佳,不如今日就行了拜师礼……”
      
      顾沉音缓缓摇了摇头,“之前我拜入玄墨长老门下,不少人对我指指点点,说我依靠顾家才能入得栖道山。如今,我要与那些弟子一起参加遴选,名正言顺拜您为师。”
      
      “还是……”顾沉音抬头,眼神忧郁纯净,“您觉得我比不过那些弟子?”
      
      “自然不是。”容长老唇边带上几分温润笑意,“内门弟子遴选明日就要开始,我怕你还未恢复……”
      
      “这么快?”顾沉音也是一愣。
      
      “好个外甥!”顾家舅母忍不住喜极而泣,“你离去了半年时间,你自然不知这半年,我守着你的尸身是怎样过来的!”
      
      其实我知道一点点。
      顾沉音抿唇,有些心虚,但我不敢说。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继续发红包~
    评论留言前二十的大大,冲鸭!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舒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唯颖吖、本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想去睡觉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