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民国之写文(1) ...

  •   
      乐景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
      
      他刚睁开眼,还没来得及说出话,就感受到了脑子深处针扎般的刺痛,嘴里发出陌生的呻.吟声,声音虚弱沙哑得仿佛老人。
      
      “哥,你醒了!”有人握住了他的手,声音格外惊喜:“赵医生的药果然有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脑海中的刺痛如附骨之疽徘徊不散,他强忍疼痛仔细打量声音的主人——一个大概十几岁的小女孩。
      
      她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穿着旧式厚重旗袍,皮肤白皙,模样精致俊秀,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正雾蒙蒙地看着他,里面酝酿着喜悦的泪水。
      
      她问他喊……哥?
      
      脑海中的刺痛突然加剧,一瞬间无数画面仿佛电影快进般在乐景脑海中闪现。
      
      李淑然就见她大哥的脸色越发苍白,眉头紧蹙,抱头发出痛苦的呻.吟。
      
      “哥,你怎么了?哥你没事吧?”她惊慌地站了起来:“我去喊赵医生来!”
      
      “等一下。”身后传来她大哥虚弱却坚定的声音,“我没事。”
      
      李淑然转过身去,就见大哥坐了起来深深看向她,漆黑双眸化作幽深的潭,有种摄人心魄的古怪魅力。他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我没事,不用叫赵医生。”
      
      李淑然愣住了,觉得这样的大哥看起来好陌生。
      
      大哥是什么样的?
      
      应该是阴郁愤懑,冷言冷语,阴阳怪气的。
      
      她有多久没有见到大哥这样正常地和她说话,对她笑了?
      
      然后他就见大哥收起了嘴角的笑容,以一种奇异的冷静看着她,声音因为久病的缘故有些沙哑:“你先出去吧,我想再躺会儿。”
      
      他摆了摆手,对一旁侍立的丫鬟说道:“你们也出去吧。”
      
      在房门轻轻合上后,乐景无声地笑了起来。
      
      哈,多有意思。没想到穿越这种烂大街的桥段竟然会发生在他身上。他记得他之前明明是躺在床上睡觉,没想到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来到了百年前。
      
      他躺在床上,慢慢整理原主的记忆。此时是1925年,大清早亡了,军阀混战,革命党人四下串联,国家大片领土被外国侵吞,华夏人是三等公民,外国军队在华夏土地上耀武扬威。
      
      原主名字叫做李景然,和乐景同龄,是一名暴发户家的长子。
      
      李家是粮商,前几年靠战争发国难财发家。李景然身为长子,自然是从小衣食无忧,正在当地有名的私立中学学习。在识字率不到20%,人民平均寿命35岁的民国,李景然无疑是上层阶级的精英,以民国政府对知识分子的优待程度来看,即便不靠家里,李景然未来一定有一份很不错的前程。
      
      然而等乐景整理完李景然的记忆后却只想叹息。李景然是一个把一副好牌打烂的典范。
      
      李家的故事说起来就是一个三流狗血烂俗小说,总结起来就是小三上位,逼死嫡妻,亲爹变后爹,李景然和李淑然两兄妹成为了地里黄的小白菜。要是李景然勤奋上进的话,将来也未必没有一个好前程,毕竟李父虽然不怎么喜欢他,但是也不会拦着他上进。
      
      可惜啊……
      
      乐景靠坐在床头,揉了揉抽疼的太阳穴,垂眸轻笑,笑容说不出的讥讽。
      
      李景然是个大烟鬼,还是个吃喝嫖赌俱全的大烟鬼。
      
      他是个人渣。
      
      他被继母的捧杀给养废了。
      
      李景然是乐景最瞧不起的那种人。身处泥潭不想着怎么爬出来,反而选择自暴自弃与淤泥共沉沦。对于这种自暴自弃自甘堕落的人,乐景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此时乐景的脑袋痛的就像长期熬夜后留下的后遗症,全身疲乏无力,一阵阵地冒冷汗。心里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爬来爬去,让他恨不能把心脏掏出来狠狠挠一挠。
      
      这恰恰就是原主就给他的大.麻烦——毒瘾。
      
      他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所以他才那么瞧不上李景然。
      
      原主吸毒的事情传到李父耳朵里自然又是一场震怒,他也因此对这个儿子彻底失望,把他关进了房间里,让他自生自灭,什么时候戒毒什么出来。
      
      乐景现在就是典型的戒断反应。
      
      因为父亲是公安大学教授的缘故,乐景自幼就接受了完整且全面的禁毒教育。所以他现在知道他此时的症状是前期的戒断反应。接下来他还会有心悸、全身麻痒忽冷忽热、情绪崩溃、恶心呕吐、失眠失禁、厌食厌世等戒断反应。
      
      李景然靠鸦.片麻痹自己醉生梦死,最后又因为强烈的戒断反应引发的发烧而一命呜呼。
      
      他倒是简单的死了,作为使用李景然这具身体的新主人,乐景却不能不给他收拾烂摊子
      
      首先,他要戒毒,然后李家是肯定不能久待了,他要尽快脱离这个“魔窟”。
      
      李家那三瓜两枣的财产他还看不上,也懒得耗费脑力和王氏这个深宅妇人来什么宅斗。
      
      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个世界那么大,有那么多广阔天地任他施为,何必和一内宅不识字妇人勾心斗角?讲道理,如果李景然但凡有一份清明和自制,王氏的捧杀也不会有用。而且对于王氏这介狭隘阴毒之人来说,李景然的成功就是对她最大的打击报复了。
      
      接着,就是原主的亲妹妹,李淑然了。
      
      李景然作为长子,李父对他还有几分情面,后母王氏也对他有几分忌惮,而身为女孩的李淑然就没有李景然那么好运了。
      
      李淑然今年十三,李父和王氏已经给她许好了人家,给一个病殃子做续弦冲喜,两个月后出嫁。
      
      李景然自己都对这个妹妹没有什么感情,乐景就不可能对这个“妹妹”有感情了。
      
      但是不管也不行。
      
      因为乐景现在就是李景然,那么理应履行监护人的职责。
      
      李景然可以逃避责任,不顾幼妹死活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乐景却无法这样。在成为李景然那一刻,李淑然也成了他的责任。
      
      如果他不管李淑然,那么不过证明他和李景然是一丘之貉罢了。
      
      所以他是一定要带领李淑然脱离李家的。
      
      考虑到原主过往的斑斑劣迹,乐景很快就给自己定下了浪子回头的剧本。人总是社会动物,为了在社会里生存,乐景已经习惯了给自己披上一层伪装色。
      
      乐景从来都是一个成功的演员。
      
      至于出去后做什么营生挣钱养家,他心里也有了盘算。
      
      他打算写小说挣钱。
      
      民国时期知识分子的待遇空前优越。新人作者投稿,报社一般会给千字一元的价格,熟手是千字两元,享有名气的作家千字十元,而像一些著名的文豪,报社更是给开出来千字二三十元的高价。
      
      向在后世史书鼎鼎有名的大文豪周先生,就在他的日记里记载过,1929年他稿费加版权费共挣了14664银元。他之前在北京买的一座四合院也不过才八百多银元。当时的一块银元相当于后世110人民币的购买力,也就是说周先生单稿费就年入一百六十多万,是不折不扣的高薪人士。
      
      乐景自认无法和周先生比肩,但是哪怕千字一元,按照网文连载的最低标准每天写三千字,一个月下来也有九十元了。要知道这时北京那里保姆的月薪也不过三五个大洋,李景然所处的奉天市(沈阳市旧称),月薪两元的活计都被人抢着要。
      
      乐景是从那个信息大爆炸的年代过来的,百年文娱事业的发展使他拥有许多民国人闻所未闻的“奇思妙想”,像后世已经过时的穿越文武侠文在这个时代还是新鲜事物,乐景写来用以糊口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必须赶在李淑然出嫁前戒毒成功,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迎接新人生。
      
      乐景不信神,但是他不是无神论者,他是不可知论者。他相信这世界总有一些存在是无法被人类所认知的。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突然来到这个时代的,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与其待在家里被人民的好警察乐正业同志监控管制没有自由,明显还是这个陌生的时代能让他放开手脚肆无忌惮。
      
      正在思考中,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你们不能进去。”李淑然清脆的声音地自门外响起。
      
      “二小姐,我这也是奉太太的命令,太太听说少爷病了,特意遣了小人给少爷送来一些补品呢。”
      
      “……哥哥正在休息,你们把补品交给我吧。”
      
      “太太说了,这补品要亲自交给大少爷,小姐年纪还小,怕是不知道这补品怎么样服用,要是大少爷出了什么闪失……太太知道了怕是饶不了小的,还请小姐不是要让小的难做。”
      
      乐景几乎都想笑了。
      
      听听,这话多么软硬皆施,多么周全。
      
      太太身边一个仆人都能这样对嫡出小姐说话,可以想见李淑然在府中地位如何了。
      
      李淑然到底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平时在府里一直被人漠视冷遇,刚刚的几句话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勇气,此时仆人一搬出太太这尊大佛,她的声音立刻就弱了下来,嗫嚅道:“哥哥还在睡觉……”
      
      “淑然,让他们进来吧。”乐景在屋里说道:“我已经醒了。”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小厮跟着李淑然走了进来,和面对李淑然时的倨傲相比,他一见到李景然脸上就扬起谄媚的笑意,点头哈腰道:“少爷,太太听说您病了别提有多着急呢,所以特意遣了小人给您送来了补品。”
      
      他邀功般打开了药盒的盖子让乐景看了个清楚:三颗野参,看起来有点年头了。
      
      乐景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咳嗽一声不紧不慢地说道:“方才听你和二小姐说的话,我还以为是多么名贵难寻的补品,不过三颗野参罢了,莫不是太太送的参格外金贵,还有什么特殊的服用方法不成?”
      
      此话一出,不说那小厮瞠目结舌,就连李淑然都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他。
      
      也不怪他们吃惊,李景然那个人向来是有奶便是娘,欺软怕硬,尽管知道后母王氏害死了自己的亲妈,苛待亲妹,可是王氏时不时打他一巴掌再给他个甜枣吃,竟然就把他给收买了,平时对王氏倒也是颇为尊敬。
      
      这次他竟然为李淑然说话,公然下王氏面子,这是让李淑然和小厮完全没有想到的。
      
      说白了,小厮在李淑然面前能够如此有伺无恐,不过是因为府里没有人会为李淑然撑腰罢了。
      
      迎着乐景强硬的目光,小厮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冷汗,他避开视线强笑道:“少爷你不知道,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二十年红参,是大补之物……”他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红参的功效来,直把这红参吹的天上有地上无,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龙肝凤髓呢。
      
      乐景在心里冷笑一声,这是光明正大的噎他呢。也不怪这个小厮如此大胆敷衍他,以李景然那种性格,拥有如此待遇也不奇怪。如果这里是真正的李景然的话,说不定那傻子还真信了。
      
      乐景喘了口气,眼下他身体虚弱,还要戒毒,小小替李淑然撑一下腰表示态度就够了,如果真的把王氏得罪狠了就不好了。所以他顿了顿,冷淡地说道:“我知道了,替我谢谢太太的好意。秋菊,送客。”
      
      小厮急忙说道:“少爷,其实太太这次托小的来还另有要事……”他缓缓看了一眼李淑然,又低下了头。
      
      “你先下去吧。”
      
      李淑然欲言又止地看了乐景一眼,到底不敢违抗长兄的命令,合门离开了。
      
      “如此屋里便只有我们两人,你可以说了。”
      
      小厮冲乐景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太太给大少爷送来了好东西。”他拿下药盒装有红参的外层,露出底层来。
      
      底层摆满了用黄纸包裹着的条状物,属于熟鸦.片的淡淡香甜味儿飘到乐景鼻孔里让他大脑有了一瞬间空白。如果是李景然的话,这会儿恐怕都要欣喜若狂撕开包装,到处找火和烟枪了吧。
      
      乐景闭了闭眼睛,拼尽所有意志力忍耐心中的躁动,偏偏小厮聒噪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的响起:
      “太太说不过是些不值钱的烟土罢了,外面的公子小姐都在吸,偏偏老爷要把少爷关起来戒烟。所以太太特意偷偷遣了小人去了何家烟馆买了上等的烟土送给少爷。”
      他从怀里掏出一柄烟枪,殷切地笑道:“少爷,让小的伺候您吸烟吧?”
      
      乐景生平第一次有了骂脏话的冲动。
      
      

  •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更新时间一般为当天零点。
    本想存稿,却高估自己了。于是这本依旧是无存稿无大纲,瞎几把乱写,图个乐呵,别深究。
    乐景所处的现代便是架空,他从架空现代穿越到了架空民国,为了避免和谐,文中不会出现任何历史人物的名字,敏感的历史事件也不会触及。
    这本没有什么国仇家恨,没有什么改革变法,也不是什么军国基建,此时的乐景还没有那种伟大的志向。这个世界简单说来就是穿越民国戒毒写小说的烂大街故事。乐景不是文抄公,他所有作品均为原创。
    以及,本章乐景拿来举例的周先生,原型就是我永远的男神——鲁迅先生。但是此周先生非鲁迅先生,这点切记切记。
    下一本接档文求预收,喜欢的小伙伴请点进作者专栏提前收藏一下,更新早知道~
    《穿成苦情剧男主[快穿]》男主无cp,主角依旧是乐景。
    乐景一觉醒来,绑定直播系统,穿越到了苦情剧世界。
    直播系统:你的任务就是扮演男主,用爱呵护女主,化解观众对于苦情剧的怨念。
    乐景:ok,明白了。
    小白花女主:“贱妾没有为夫君生下儿子,求夫君责罚嘤嘤嘤”
    乐景:“好,那你去上学吧,不考上大学,别进我家大门。”
    系统:???
    遇见极品老妈刁难女主,系统激动道:“宿主快上!体现你男子力的时候到了,快去为女主撑腰,打脸恶婆婆!”
    乐景:“妈,我看你闲着也没事做,我送你出国留学吧。”
    系统:???
    青梅竹马的表妹抱着女主的腿哭的梨花带雨:“我不求名分,只求待在表哥表嫂身边,哪怕当个丫鬟都可以!”
    系统:“宿主,请冷硬拒绝表妹的要求,并向女主大胆表白!”
    乐景:“你什么大学毕业的?有研究生学历吗?懂几门外语?有职业证书吗?有几年工作经验?”
    表妹:……???
    乐景又看向女主:“你和她废话什么?还想不想考大学了?给我学习去!”
    系统:???
    系统觉得,他这次的宿主,似乎画风有点不对(沧桑脸)
    1,平行世界的乐景穿成苦情剧男主,督促一家老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故事。算是对《嘴炮》96章的延伸
    2,乐景穿越过来肯定会有妻子,小妾也有,但是无感情戏,也无亲密身体接触,所以是无cp
    3,画风沙雕,努力尝试下沙雕风(应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