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民国之写文(2) ...

  •   
      乐景从乐正业那里知道,毒品上瘾其实更多的是心瘾,身体可以戒掉对毒品的依赖,可是心瘾却没有那么容易消除,因此绝大多数吸毒者戒毒后还会三番两次复吸。吸毒者害人害己,不少人因为毒品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乐景虽然继承了李景然的记忆,但是他不过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走马观花看了一遍,没有很深的代入感,自然没有李景然那么重的心瘾。
      
      可是如果他今天在这里吸食鸦片感受到了毒品的“妙处”,十有八九会染上心瘾,以后再要戒掉可就难了。
      
      李景然吸毒的这件事固然让李父震怒,但是从他勒令其戒毒的做法来看,他还没有完全放弃长子。如果如果李景然故态复萌继续在屋里吞云吐雾……那才是李父彻底心灰意冷舍弃长子的时候。
      
      如此乐景可以肯定待李父百年后,李家的财产身为长子的李景然一个子儿都捞不到。
      
      王氏果真是好算计。
      
      以李景然那个蠢货的性格,他这时候说不定还会为后母的“体贴”而感激涕零呢。
      
      人一旦沾染了毒品,就会变成六亲不认丧失理智的畜生——这可是乐景自无数警察那里听来的忠告。
      
      可惜啊,王氏做梦也想不到这世间会有借尸还魂的诡谲之事吧。
      
      乐景原本想要低调戒毒后再做盘算,现在看来他的计划要做出更改了。
      
      起码这李宅是不能待了。他躲得了这一次,下一次可能就没那么走运了。只要王氏有心,使人在他的饮食中悄悄埋入鸦.片,那么他所有的戒毒努力都将会付之东流。
      
      这一系列的思虑看似繁多实则只是在乐景脑海一闪而逝,在小厮看来大少爷这是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偏头躲开了窗外阳光,青白病弱的面孔隐藏在阴影里晦涩莫名,“太太……让你来伺候我吸烟?”
      
      小厮心中莫名浮现一缕寒意,他直觉性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他干笑一声,“是啊,这是太太心疼少爷……”
      
      他习惯性的滔滔不绝的表功声被少年的一声轻笑打断了。
      
      大少爷微抬下巴看向他,黑亮双眸宛如冬日的冷泉,吐字清冽微哑有种莫名的韵律:“父亲严令我戒烟,说这大烟是害人的东西,可太太偏生又因为“心疼我”把这害人的大烟给我送了过来,景然如此倒是对太太的用意糊涂了。”
      
      小厮一噎,一向巧言善变如他难得有些语塞。
      
      乐景喘了口气,大脑越发昏沉,身体疲软仿佛下一刻就要瘫在地上,他知道这是戒断反应越发严重了。趁他现在还有意识,要尽快把这件事解决掉。
      
      所以他强撑着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小厮献上的礼盒,大踏步走出房门,把礼盒狠狠摔到了地上,勉力提高声音冲着人来人往的院子悲愤说道:
      
      “自有鸦片以来,因为这毒物败尽家财壮年暴毙的人家不知多少!景然年少无知误入歧途,如今在父亲的一席话下幡然醒悟决定痛改前非,戒掉这鸦片。可是太太今天却派人打着送补品的名头让手下人诱哄我吸烟,景然倒真想问问太太究竟存了什么心思!”
      
      他不给身后小厮反应过来的机会,语速飞快地说道:“景然生母早逝,继母王氏虽是由妾室扶正,但是我自认对她恭敬侍奉,身为晚辈从来没有妄议过长辈一个错处,可是母不慈,儿又如何孝顺?!”
      
      他一把拉住目瞪口呆的李淑然,凛声说道:“舍妹不过十三岁,就被许给一个病秧子冲喜!那家的少爷我打听过,为人好色暴虐,景然就这一个亲妹妹,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对得起死去的母亲?”
      
      身后的小厮也反应过来了,他踉跄着跑出来,高声叫道:“大少爷,你……”
      
      可是已经晚了,乐景拼着最后的力气撕声道:“景然母族无人,此事说不得就得让李家族老们主持一下公道了!”说罢他一把牵起李淑然的手,大踏步走出院门。
      
      “哥!”李淑然愕然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你怎么……?”
      
      大哥偏头看着她,脸上带着暖融的笑意,语气是让她心颤不已的坚定:“别怕,有我在,定护你周全。”
      
      李淑然鼻头一酸,眼眶已经红了。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能从哥哥嘴里听到这句话。
      
      哥哥说会护她周全。
      
      哥哥还是疼她的。
      
      于是她忘记了李父后续的怒火,忘记了继母的雷霆手段,一股无穷无尽的勇气自她心里涌现,她突然什么也不怕了。
      
      她悄悄攥紧少年劲瘦的手指,用无限依恋的目光看着哥哥削瘦却高大的背影。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人疼她爱她,她就什么也不怕。
      
      乐景的突然发难打了王氏一个猝不及防。等到王氏派出的拦截人马追出大宅时,乐景和李淑然早就坐上通向祖宅的马车。
      
      ※
      
      在从下人那里听来李景然携妹来拜访的消息时,李廷方正和好友王正柏谈笑风生。
      
      王正柏正容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无妨,你先到屏风后面避上一避。”李廷方嘴角笑容多了一丝讽意:“我这族侄不过一浪荡纨绔子弟耳,你且等我很快打发了他,再跟你吃茶。”
      
      很快两道身影就出现在门框那边。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瘦削青年。他脸色青白,双唇无色,满脸病容,灰色的长衫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然其眼神却清正明晰,浑身不见萎靡病气,只有让人心折的高华正气。他从容走来,病弱的身体并没有让他的脚步出现一丝迟疑,其身姿挺拔,长衫翻飞,宛若风中劲竹。
      
      他在李廷方面前微微站定,嘴唇微勾,露出一个温雅从容的笑容,冲他拱手行礼道:“小侄李景然拜见叔父。”
      
      李廷方怔愣片刻,心中大惊。
      
      眼前这个气质不俗的有为少年竟然就是那个浪荡放纵的李景然!
      
      李廷方打量着眼前的病弱少年。
      
      作为族里著名纨绔浪荡子,李景然一向是他们训导晚辈们时出色的反面教材。李廷方当然也见过李景然这个族侄,虽然只有匆匆几面,但对方好色轻浮、欺软怕硬、性窄量小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说他是很不待见李景然的。
      
      然而眼前少年的形状与他记忆中的李景然相比只能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了。
      
      李景然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使他性情大变?李廷方难得有些好奇起来。
      
      李景然又道:“这是舍妹淑然,淑然,快跟叔父问好。”
      
      李廷方这才把注意力分了几丝给躲在李景然身后的怯弱少女。那少女不过豆蔻年华,长相温婉清丽,被兄长叫起,便红着脸给他盈盈一拜,声如蚊蝇道:“淑然拜见叔父大人。”
      
      李廷方微微颔首,请两人坐下,并命人看茶。就见李景然虚脱地靠坐在椅背上,脸色惨白,大汗淋漓,全身都在打冷颤,他强撑着捧起茶,茶水却洒了他一身。
      
      “胡闹!”李廷方忍不住斥道:“既然病了就要好好歇息才对!来人,去找大夫。”
      
      乐景心中微松。果然他来拜见李廷方是个正确的决定。
      
      李景然生母早逝,母族式微,仰仗李父鼻息过活。因此尽管李淑然被王氏许了那样的人家,李景然的舅家们也没有一点异议。既然母族靠不上了,乐景只能从父族那边思考出路了。
      
      就在这时,他想起了李廷方。
      
      李廷方这个人,在后世也是大名鼎鼎,被称为中国中学教育的筑基人。为人清直正派,是个有史书背书的磊落君子,一生散尽家财兴办中学教育。
      
      李景然所读的南明中学,就是由李廷方兴办的私立中学。南明中学主张有教无类,李廷方花费了大价钱请了海派留学生以及洋人前来授课,师资力量雄厚却又偏生收费低廉,对于贫困生还有奖学金,在当地如雷贯耳。
      李景然这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能进这样的学校还是沾了姓氏的光。
      
      李廷方身为李氏族长,又历来德高望重,只要能说动他暂时护佑乐景兄妹二人,等到乐景戒毒成功后,也就不必忌惮李父他们了。
      
      “不用找大夫。”少年咳嗽一声,坦然告知:“我此时身体虚弱是因为我烟瘾犯了,等我戒了烟,身体自然而然就会好了。”
      
      “戒烟?”李廷方纳罕:“你要戒烟?”
      
      “对,我要戒烟。”乐景淡然回答:“我自染了这烟瘾,才发觉烟毒之害盛于猛虎,自英吉利把这毒物传之我国,头上的皇帝太后吸烟,底下的贩夫走卒也在吸烟,待如今新时代,革命党人也在吸烟,人人都在吞云吐雾,被这烟毒伤其大脑,毁其身体。军队无可用之兵,农民无可种之田,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李廷方这下用惊奇的目光看着他了。
      
      他倒是没想到李景然这个远近闻名的纨绔子弟能对大烟有如此清醒认识。想到他今儿还在报纸上看到一“名士”鼓吹烟土妙用的文章,心中除了嘲讽,更多是悲哀。
      
      一介少年都能看清的问题,可笑这泱泱大国几亿人都悟不明白……或者说,是不想弄明白。
      
      李廷方见过那些烟瘾犯了的人,无一不是丑态毕出,撕心裂肺的狂兽,可是李景然现在却还能保持清醒理智,并且做出了如此条理清晰的回答,这该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力啊!李廷方侧目,心中不免对其稍稍改观。
      
      看来传言不可尽信。
      
      “没想到贤侄对这烟毒有如此准确的认识,这点倒是难得。”李廷方摇头叹息道:“只是这烟毒染上容易,戒掉可就难喽!”
      
      “这就是我携幼妹前来拜访叔父的原因了。”乐景强忍不适,勉力站了起来对李廷方深鞠到底,声音虚弱暗哑却是百折不回的坚定:“景然恳求叔父助我戒烟!”
      
      李廷方奇了:“你要我怎么助你戒烟?”
      
      “景然知道这个要求很冒昧,但是舍妹年幼,如今只能厚着脸皮对叔父提出一个不情之请了。”乐景直起身,肃容拱手道:“求叔父收留我兄妹两人在贵府暂住一个月,容我戒烟后,必带幼妹离去。”
      
      李廷方纳闷:“你有父有母,为何要我收容你戒烟?”
      
      乐景可没有什么家丑不可外扬,子不可议父过的可笑封建糟粕思想,就一五一十地把这些年父亲的娶妾灭妻,继母的捧杀之策对李廷方一一到来。
      
      “我是个愚钝的,近几年才隐隐察觉继母的计策,索性就将计就计装作昏庸纨绔好瞒过继母以求一线生机,就连在淑然面前都没露出丝毫破绽。只是我少不经事,在别有用心之人引诱下一时贪鲜吸了这鸦片,染了毒瘾才方知此毒的厉害!
      从那以后我就一病不起,日日缠绵于床榻吞云吐雾,无心正事。是以之后继母给舍妹定下如此恶婚,我也因为染上烟毒而无力驳斥。”
      
      乐景深吸一口气,在满堂寂静中冷声开口:“也就是在那时,我彻底做出了戒烟的决定。”
      
      乐景没有证据证明李景然吸烟这件事有王氏的手笔,但是他直觉其中也少不了王氏的算计。是以他虽然没有直言王氏,但是句句都在暗示是王氏,他相信李廷方也能听懂。果不其言,在听他如此言说后,李廷方表情越发凝重,眼中浮现怒火。
      
      少年抬头不偏不倚对上李廷方沉凝的视线,脸色惨白,全身不自觉地颤抖,可是腰杆依旧挺得笔直,黑眸幽冷锋利宛如出鞘的寒铁剑,声音虚弱却掷地有声:“距离淑然出嫁还有两个月,我要趁着这两月戒烟成功,然后带着淑然远走高飞。”
      
      他傲然仰起头,“我父亲那点子家业我还不放在眼里,眼下国难当头,烽烟四起,好男儿志在天下,不求青史留名,只求为国所用,不愧此生!”
      
      李廷方凝视着傲然屹立的灰衫少年,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活到他这个年纪,什么样的人看不透?不管李景然在外面有多么糟糕的名声,他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和李景然这一番谈话下来,一个心思坚定,不骄不躁,忍辱负重,心有乾坤的少年英杰形象已经在他心中建立起来了。 
      
      李景然所言寥寥,可是他却能听出其中的诡谲多变和惊心动魄。但凡李景然因为憋屈有几分轻狂,他还能活到现在吗?此子这般心性,如今国难当头,百废待兴,说不得他还真能闯出一番事业来! 
      
      不管内心如何惊涛骇浪,李廷方的面上保持了一贯的沉稳和冷静,“若你所言为真,今日为何会来我这里,求我助你戒烟?”你不应该养精蓄锐,忍辱负重,以图来日复仇吗?
      
      乐景叹了口气,把继母今日送烟之事向李廷方娓娓道来。“这鸦片我是决不能再吸了,它会毁了我的一切。”他涩声开口道:“景然母族不显,思来想去就只有叔父能信得过了。”
      
      “哦?”李廷方不动声色反问道:“你凭什么认为老夫会为了你而与你父为恶?且就礼法而言,老夫也不该插手你家家事。”
      
      乐景说:“我父和继母所为早已为礼法不容,您身为李氏族长,插手此事名正言顺。”他顿了顿,平静地对上李廷方不辨喜怒的视线,“我之所以选择向您求救,就凭您是李廷方。”
      
      李廷方错愕:“这算什么回答?”
      
      “李廷方是一个心怀正气,志怀天下,宁折不弯,满腔热血的磊落君子。”少年抬眼认真说:“我相信他会救我。”
      
      话语轻轻,里面是沉甸甸的信任。
      
      李廷方哑然片刻,终于还是没忍住翘起嘴角轻笑一声,摇头叹息道:“罢了罢了,老夫就管上一回闲事罢。”
      
      李廷业所作所为也确实太不像话了,嫡子被继母苛待至此,也是他身为族长的失职。此子已和李廷业离心,此时他帮他一回,就当为李家积上一份善缘了。
      
      有道是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啊。
      
      乐景安心地闭了闭双眼,长松一口气。
      
      他屈下膝盖,认真地给李廷方磕了一头,声音虽轻却蕴含着凛凛风骨:“我李景然,有仇必报,有恩必偿。叔父此时的恩德,景然没齿难忘。”
      
      ※
      
      王正柏从屏风后面走出,在李景然离开的位置上坐下,皱着眉头对李廷方说道:“你把他留在这里,恐怕李廷业不会善罢甘休。”
      
      “我怕他?”李廷方挑了挑眉,笑容奇异:“没想到李廷业那个俗物竟然还能生下如此脾性的儿子,将来怕是有他后悔的时候!”
      
      王正柏笑了:“你就那么看好那小子?”话虽这么说,他心里对李景然也是颇为欣赏的,他在屏风后面把两人谈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在他看来,李景然于逆境中不坠青云之志,秉有磊磊风骨,心性坚韧,言行进退有度,更可怕的是他今年不过16岁,待他长成,该是如何风华? 
      
      李廷方轻笑道:“你知道我看到他想起了什么句话吗?”
      
      “什么话?”
      
      “此子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王正柏饱读诗书,当然知道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典故,沉迷酒色的楚庄王也的确在日后成就了一番霸业,所以他抚须长笑道:“古人云:浪子回头金不换。如此我便拭目以待了。”
      
      李廷方开怀大笑道:“我李家,这次说不定就捡到宝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李廷方:你为何如此信我?
    乐景:因为你的靠谱可是有史书背书哒!
    我原本起的名字是李廷芳来着,后来百度一查发现民国时还真有这个人,所以就改成了李廷方233333
    我这章写了五千多字,一章顶别人两章,我也不造我为啥这么能叨叨==
    我站盾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2-18 23:07:34今天的Duba写作业的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3-10 20:44:41
    行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18 23:10:01
    谢谢泥萌的地雷,爱泥萌么么哒!!!
    读者“淑舒书”,灌溉营养液+136
    读者“花溪墨”,灌溉营养液+3
    读者“花溪墨”,灌溉营养液+1
    读者“忆不起”,灌溉营养液+6
    读者“牧云冰”,灌溉营养液+20
    谢谢泥萌的营养液,我会努力码字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