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庄周梦蝶之前(大修) ...

  •   
      “你听说了吗,高三的王强和他女朋友刘芳被警察逮起来了!”
      
      一大早,乐景刚来学校,就从兴致勃勃的前桌那里听来了这个“爆炸性”消息。他从课本上收回视线,推了推眼镜,对兴致勃勃前桌露出了一个恰当的惊讶表情:“啊,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学校里都传遍了。”前桌是个活泼开朗的男生,因为人缘很好的缘故所以能打听到很多真真假假的消息,所以他神秘地压低了声音对乐景悄声说道:“据说是因为持刀抢劫哦。”
      
      乐景配合地倒抽一口冷气,神情更是惊慌,低声念叨着:“没想到王强能做出这样恶劣的事……”
      
      “这有什么没想到的,王强和他马子狼狈为奸,都不是什么好鸟,咱学校很多同学都被他们霸凌过,咱们班的李静雯不就是因为被王强女朋友霸凌得了抑郁症休学了吗,要不是他老子有钱摆平了这件事这小子早就该进去了……对了,我记得你之前也被他勒索过?”
      
      乐景不安地抿了抿嘴唇,强笑道:“他……他说会还给我的。”
      
      “切,这种话你也就只有你信了。”前桌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一抹轻蔑,他不耐烦地小声嘀咕道:“你爸可是公安大学的教授,不知道教出了多少警察,你干什么那么怕王强这个小混混?我要是你,早就报警把王强抓起来为民除害了!”
      
      “……大家都是同学,不要伤了和气。”乐景“唯唯诺诺”说道,做足了胆小怕事的姿态。
      
      前桌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胆小鬼。”
      
      乐景也不辩解,沉默着垂眸,嘴角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早报警不是太便宜王强了吗?
      
      校园霸凌又怎么能和抢劫罪相提并论呢?
      
      前者很有可能是批评教育,后者,可是十年起步的有期徒刑啊。
      
      所以他才费尽心思养大了王强胃口……
      
      乐景翻了一页书,无声低笑起来。
      
      ……
      
      乐景所在的高中是当地的重点高中,虽然家就在本市他还是选择了住校,只有周末才会回家住。今天是周五,晚自习放学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天已经彻底黑了。
      
      他从校门口出来时,出乎意料地在校门口发现了李静雯。
      
      自从她休学后,还是第一次主动来学校。她低着头,瘦弱的肩膀在络绎不绝的人流中瑟瑟发抖。
      
      很难想象,这个怯弱胆小的女生曾经是班里的“开心果”。
      
      乐景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穿过,却被女生拽住了袖口。
      
      “有事吗?”他偏头,微笑的看向女生。
      
      李静雯低着头,细如蚊蝇声音:“是你做的吗?”
      
      “什么?”乐景歪了歪头,若无其事笑道:“什么是我做的?”
      
      李静雯抿了抿嘴唇,鼓足勇气抬起头,眸光亮的惊人,声音颤抖:“是不是你把王强送进监狱的?”
      
      乐景惊讶转过身,问道:“你在说什么呀?你怎么会这么认为?王强不是因为持刀抢劫才会被抓起来的吗?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李静雯嗫嚅道:“可、可是…你,你当初不是向我保证,王强他们会受到惩罚的……”
      
      当初她因为校园霸凌,整个人都废了,厌世避世,不敢出门,多次想要自杀。所以当时乐景上门来拜访时她又惊又怕,躲在卧室里瑟瑟发抖不敢开门。
      
      隔着门,乐景的声音沉闷,有些失真,但是她还是清晰的听到了那句话——
      
      “我保证欺负你的人会受到惩罚的。”
      
      李静雯当时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还是今日父母喜气洋洋的告诉了她,王强和她女朋友因为持刀抢劫被逮捕的好消息后,她的脑子里闪电般浮现了乐景那日的话。
      
      虽然她和乐景关系平平,但是她还是知道乐景的爸爸是公安大学的教授,在警界很有人脉的,会不会是……
      
      这么一想,乐景之前会选择登门看望她就很奇怪了……毕竟他们又不熟……
      
      所以在时隔三个月后,她第一个鼓足勇气,战战兢兢走出来家门,来到学校门口等待放学的乐景。
      
      “我当时只是在安慰你罢了。而且多行不义必自毙,王强和刘芳有这下场也是咎由自取。”乐景有些好笑地问道:“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做了什么吧?他们是因为犯法被抓的,我还能强逼他们犯法不成?”
      
      这么一说,李静雯也开始觉得她刚才的想法有多么可笑了。
      
      她红着脸松开乐景的袖子,胆怯地低低鞠了一躬,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是我太笨了,我误会了,你别生气,别生气……”
      
      乐景叹了口气,拍了拍少女的肩膀,“你不用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他转过身,不看少女诚惶诚恐的模样,摆了摆手,“快点来上学吧,同学们都很想你。”
      
      “现在不好好学习的话,将来怎么当老师?”
      
      他不期然地想起了那日班会,还尚天真活泼的女生一脸憧憬的说起了自己的梦想——“我想去山区支教,让山里飞出更多的金凤凰!”
      
      有着远大理想,光明前程的少女却被那种社会渣滓砍断了翅膀,在无边噩梦里挣扎。
      
      所以才……无法原谅。
      
      所以他们必须受到惩罚。
      
      几息后,身后传来少女微弱的声音:“……我会努力治病,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
      
      乐景懒洋洋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对着天边皎洁的明月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打发时间呢?
      
      ……
      
      乐景回家时。客厅里的灯还亮着,乐正业先生,某公安大学著名犯罪心理学教授,他的父亲,正端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放着十几个烟头。
      
      “回来了。”他抬眼看着乐景,表情沉沉看不出喜怒:“坐下,我们聊聊。”
      
      乐景在离父亲最远的小沙发坐下,脸上恰到好处浮现惶恐和忐忑,他紧张的挺直了背,低下头,过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只听到他嗫嚅地小声“嗯”了一声。
      
      “王强作为抢劫团体的领头人,又是在公交车这种公共场所对你持刀抢劫,性质极为恶劣,这次至少也要被判十年了。”
      
      乐景肩膀瑟缩了一下,他飞快地抬头看了父亲一眼又低下了头,“我、我知道了。”
      
      “因为你还没有成年,所以警察那边看在我的面子上会帮你隐瞒个人信息,报纸之类的媒体也会避开对你的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后续可能的报复行为。”
      
      “嗯……我知道了。”他抬头对乐正业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琥珀色双眸里是让人轻蔑却会安心的懦弱和讨好:“麻烦爸爸为我.操心了,谢谢。”
      
      乐正业冷哼一声,看向乐景的双眸锐利逼人,“这件事,你没有动什么手脚吧?”明明是疑问,却用陈述的语气。
      
      乐景惶惑:“您在说什么?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乐正业锐利的目光如刀般对上少年疑惑的双眸:“王强在公交车上持刀抢劫你这件事,听起来太巧不是吗?”这听起来是个滑稽的问题。明明乐景才是那个被抢劫受伤的受害人,可是乐正业却把他这个受害人当做犯人审问。
      
      乐景在心里啧了一声,就知道乐正业没有那么容易被糊弄。该说不愧是研究犯罪心理学的教授吗?对他这种潜在的不安定份子有种敏锐的直觉。
      
      乐景的眼中慢慢凝聚起水雾,他受伤地看着乐正业,又重新低下了头,肩膀不停地抖动,哽咽着质问道:“爸爸,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难道王强抢劫我,反而是我的错吗?你为什么总要这样怀疑我?”
      
      乐景没有抬头,但是他可以察觉乐正业冰冷评估的眼神。他从未小看过乐正业,所以这次的事他自认做的滴水不漏,哪怕是FBI来调查这件事,也只会查出王强持刀伤人抢劫的犯罪事实。
      
      因为这就是真相。王强毫无疑问犯下了这样的罪行。
      
      要说乐景在中间做了什么,不过是推波助澜罢了。
      
      乐景在学校一向是独善其身,和王强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为了让王强对他进行敲诈勒索,他还是下了不少功夫。
      
      他知道因为李静雯的事情,王强现在被家里管的很严,零花钱严重缩水,为了满足自己女朋友刘芳的物质需求,所以王强开始对学校里有钱的同学进行敲诈勒索。
      
      所以乐景特意随身携带了几千块压岁钱,让王强看到。
      
      于是顺理成章的,他就成了王强的敲诈勒索对象。
      
      乐景对此是乐见其成的,他不仅没有报警,还有意无意地纵容这种事的发生。
      
      仅是校园内青少年间“小打小闹”的勒索行为,在警察眼里可能还无法上升到“抢劫”这种严重的犯罪行为。
      
      最重要的是,王强还没成年,很大概率会被轻判。
      
      所以乐景只能耐心等待。
      
      于是在一次又一次地得逞后,王强的胆子和胃口都成功得被他养了起来。
      
      有道是天要使人灭亡,必要使其疯狂。在乐景从王强腰间发现弹簧刀后,在王强过了十八岁生日后,他就知道差不多是时候收网了。
      
      然后在敲诈勒索乐景方面向来无往不利的王强在某一天惊讶地发现,乐景这个软蛋竟然选择了反抗,竟然倔强得拒绝给他“上供”,自觉在女朋友面前丢面子的王强会有多么愤怒就可想而知了。
      
      在连续三天没有从乐景手里要走一分钱后,乐景知道王强的愤怒已经到达了顶峰了。所以周六那天,他来到王强经常出没的网吧附近,在确认王强携带了弹簧刀后,他特意让王强看到了他,然后为了躲避王强的追赶,慌不成路间跑上了公交车。
      
      事情到这里,如果王强和他女朋友刘芳没有跟着他上公交车,那么乐景后续的盘算也不会实现,王强和刘芳也不会以抢劫罪入刑,被判至少十年的有期徒刑。
      
      在王强和刘芳踏上公交车的那一刻,乐景已经看到了结局。对此他没有获得一点成就感,相反,他甚至无聊到想要打哈欠。
      
      太简单了。
      
      王强和刘芳这两个社会渣滓,愚蠢,浅薄,暴烈,贪婪,短视,鲁莽。他俩的行为模式太容易被看穿了,所以也格外让人提不起兴致。
      
      《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短短三年刑期可不会让乐景满足。
      
      所以他特意把抢劫的地点选择在了公交车上。
      
      因为《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还有后半段——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公交车,就是一个典型的公共交通工具。
      
      就像他所预料的那样,公交车上,成年的高三学生王强和他的女朋友刘芳对今年16岁的未成年人乐景进行了持刀抢劫,并在乐景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划伤。
      
      团伙公交车上持刀抢劫,受害者是未成年人,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人证物证具在。
      
      在第一次被王强勒索时,乐景曾经质问过王强——“你知道这是犯法的吗?”
      
      王强嗤之以鼻,笑道:“我就拿了你几百块钱,难不成警察还能把我抓起来?”
      
      不是哦,王强同学,这是犯法的。
      
      因为抢劫罪的成立,不看抢劫数额,而是看犯罪嫌疑人是否在抢劫的同时侵犯了受害者的人身权和财产权。只要犯罪嫌疑人伤人得财(哪怕乐景只是轻微破皮,哪怕他只被抢了一块钱),那么抢劫罪就会成立。
      
      下面,就是犯罪嫌疑人被判多少年的问题了。
      
      从头到尾,乐景都没有动什么手脚,他使的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他也没有刻意地去算计王强。
      
      不过是性格决定命运罢了。
      
      乐景自认是个完美的受害者,他的过往也没有什么劣迹,就算是乐正业也无法从中看出什么才对。
      
      所以面对乐正业的怀疑,他无比坦荡,不偏不倚的对上父亲怀疑的双眸,做足了问心无愧的姿态。
      
      乐正业在沉默,乐景几乎能听到他大脑飞速转动的声音。最后,他疲惫的揉了揉额心,苦笑道:“……我知道了,你回房间吧。”
      
      乐景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怒气冲冲的背着书包向卧室冲去。身后,乐正业平淡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你妈妈今天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了。”
      
      什……么?
      
      这下乐景真的愕然了,他惊讶地转过身,“你说什么?”
      
      乐正业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流畅地回答:“医院已经确诊你妈妈是反社会人格,天生感情缺失,且对血液有不正常的迷恋,是潜在的犯罪者。所以必须入院接受治疗。”
      
      乐景表情怔愣,似乎还没有从这番信息量巨大的话中回过神来,而乐正业的诉说还在继续:“明天我会领你去医院进行心理测试。”
      
      乐景心中一凛。
      
      他终于明白乐正业今天对他反常怀疑的缘由了。
      
      反社会人格这种病理现象有一定概率会遗传。
      
      在生物学届也有“天生犯罪人”的论调,持这种观点的科学家认为,有些人天生就拥有犯罪基因,这种人是天生的犯罪分子,是无法教化的。
      
      乐景知道乐正业要带他做什么测试。
      
      那种测试他早在十二岁那年就已经做过了。
      
      太晚了哦,爸爸。
      
      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完美地通过测试了。
      
      我绝对不会像妈妈那样愚蠢到竟然被你抓到了马脚。
      
      乐景一边在心中大笑,一边难以置信惊呼道:“你胡说!妈妈什么也没有做!你没有权利把她关起来!”
      
      “住口!”乐正业终于卸下了平静的面具,面容因为愤怒而扭曲成恶兽:“我当时就不该娶了她!竟然让她那种罪恶的基因玷污了我乐家血脉!你要是再为她说话,我就也把你关进精神病院里!”
      
      于是乐景顺理成章地怒极甩上了卧室门,在卧室里愤怒地转起了圈子。他考虑了几秒钟要不要砸东西表示自己的愤怒,但是想到这样“暴力”的行径说不定会加强乐正业对他的警惕和控制,他就只能遗憾地放弃了这个打算。
      
      啊,真是的。
      
      妈妈既然都曾经试图杀死他这个儿子,为什么不去杀了乐正业呢?如果她当时杀了乐正业,或者干脆离婚,现在也不必被关在精神病院了。
      
      爱情这种东西,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早知道妈妈的【异常】已经暴露,他就不亲身上阵引王强上套了。他会用更隐晦,更婉转的方式,让别的受害者报警。
      
      虽然他有自信可以应付明天的测试,但是因为妈妈的事乐正业势必会对他加强戒备,以后他的日子会越来越不自由。
      
      算了。
      
      反正他可是守法公民,顶多偶尔利用了一下法律实现自己的目的,但是这又不犯法,乐正业可没有权利把他关起来。
      
      乐景打了个哈欠,钻进了被窝,然后做了个漫长而美妙到不可思议的梦。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之前把主角父亲设置成警察的缘故,所以因为抹黑公职人员形象被锁了,为了解锁,我就把主角的父亲身份改成了大学教授_(:з」∠)_
    至此为止,这本小说里的乐景已经和《位面小书店》里的乐景不是一个人了,你们可以当成平行世界。
    没看过《书店》的读者也不影响阅读。
    因为这个世界的乐景还是高中生的缘故,所以性格相比《书店》的乐景更加年轻气盛,某种程度上也更加中二一点。
    虽然是反社会人格,但是乐景并不是杀人如麻的变态角色,他心中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坚守,这点新读者可以放心。
    下个世界是架空民国,一句话梗概:穿越民国之写小说ww
    下一本接档文求预收,喜欢的小伙伴请点进作者专栏提前收藏一下,更新早知道~
    《穿成苦情剧男主[快穿]》:主角依旧是乐景,无cp。
    乐景一觉醒来,绑定直播系统,穿越到了苦情剧世界。
    直播系统:你的任务就是扮演男主,用爱呵护女主,化解观众对于苦情剧的怨念。
    乐景:ok,明白了。
    小白花女主:“贱妾没有为夫君生下儿子,求夫君责罚嘤嘤嘤”
    乐景:“好,那你去上学吧,不考上大学,别进我家大门。”
    系统:???
    遇见极品老妈刁难女主,系统激动道:“宿主快上!体现你男子力的时候到了,快去为女主撑腰,打脸恶婆婆!”
    乐景:“妈,我看你闲着也没事做,我送你出国留学吧。”
    系统:???
    青梅竹马的表妹抱着女主的腿哭的梨花带雨:“我不求名分,只求待在表哥表嫂身边,哪怕当个丫鬟都可以!”
    系统:“宿主,请冷硬拒绝表妹的要求,并向女主大胆表白!”
    乐景:“你什么大学毕业的?有研究生学历吗?懂几门外语?有职业证书吗?有几年工作经验?”
    表妹:……???
    乐景又看向女主:“你和她废话什么?还想不想考大学了?给我学习去!”
    系统:???
    系统觉得,他这次的宿主,似乎画风有点不对(沧桑脸)
    1,平行世界的乐景穿成苦情剧男主,督促一家老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故事。算是对《我靠嘴炮刷副本》96章番外的延伸
    2,男主穿越过来肯定会有妻子,小妾也有,但是无感情戏,也无亲密身体接触,所以是无cp
    3,画风沙雕,努力尝试下沙雕风(应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