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第四章
      许迟迟默默起来,坐在他旁边。
      程源闭了闭眼睛,“你走吧。”要了她第一次,算是他对不起她。以后不要再扯上关系了。
      许迟迟看了一眼他,显然他今天心情很不愉快。
      “我不走。”
      “你不走迟早会后悔的。”
      “我不怕。”
      
      程源决心不管她了,如果她听到他骂她的话,她会走的。没有一个女人被这么侮辱了还要干巴巴过来——至少现代任何有骨气的女生不会这样。许迟迟的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和他住一起的热情,不管是什么原因,谁知道她能坚持多久?
      但是许迟迟还是每天来找他,让他觉得她好像完全不知道这句话一样。
      “晚饭吃什么。我七八节没课了,正好回去做饭。”
      “不想吃什么。”
      “噢?”她低头想了想,“青椒炒豆腐,还有炒鸡爪好不好?”
      他不回答。
      “那我回去了。”她笑嘻嘻地走了,跑过来就是为了跟他说这么一句话。
      他知道之前她试过打电话和发短信,不过几次之后发现他既不会接,也不会回,于是她就这样等在他楼下,只有看到他下来的时候才会迎上来。
      
      程源转身。
      迎面走过一个女生,程源愣住。
      王韵韵也楞了一下,紧接着,她露出有些许尴尬的伸手,伸出手招了一个,“嗨。”
      程源冷硬地点了点头就上楼去了。
      走在楼梯上,程源想,真可笑。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卑微,不敢面对的一天。
      
      未出事前的程源是天上的月亮。小时候在德国住过几年,所以德语一直很好。初二的时候转学到了许迟迟他们班上,回到国内,凭着家世,长相,身高,特长,他一下就成了整个班里的爱慕对象。
      人缘一直很好,无论走到哪都有许多人跟着他,初高中打篮球的时候,周围全是女生在尖叫。因为温和跟男生的关系也不错。
      因为父母要求甚高的缘故,他一直很努力的学习,参加各种竞赛,演讲,甚至有一段时间学校操场上的优奖墙上,一个月贴了四张他的奖状。
      他是学校的骄傲,是父母亲的骄傲。
      所以他必须维持这样的形象,比别人付出更多,且看起来游刃有余。他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出现瑕疵。
      交女朋友也是这样的。初高中父母不会让他谈,到了大学他要求甚高,也一时没谈上。直至他碰上王韵韵。
      他喜欢优秀的女孩子,不仅仅是外貌姣好,而且必须成绩好,游历广,有共同的兴趣爱好,谈得来。他碰到过很多向他示好的女孩子,她们或多或少都有他喜欢的优点,但能够集合一身的只有王韵韵。
      可是王韵韵很矜持,她会对他流露出好感,却不会主动来追他。她也不是玩那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她很忙,她修了双学位德语和计算机,一个女生同时修一文一理简直不可思议。她还参加了很多协会,甚至大一刚进来就主持过开学典礼。
      她简直足够吸引他,从来没有人让他如此心动过。
      可是从那一刻,从他们的眼神接触,她率先避开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他们的人生不会再有交集。
      
      程源并不喜欢许迟迟,但是他的防线渐渐松懈。
      六月的夏天,傍晚天边火烧云,耳边还有蚊子在嗡鸣。而她就穿着一件短袖和牛仔裤,坐在那里开电风扇扇风。她是直接上完体育课回来的,脸上红彤彤,扎起的头发有些散乱,发丝粘着脖颈。
      他不知道为何这副汗涔涔的模样会突然对他造成巨大吸引力吸引力——也许是因为此时此刻,她鲜活美丽而富有生命力,和他恰恰相反。
      许迟迟之后去冲了一个凉。因为反正打算之后也不出去,就穿了一件睡觉时的短袖短裤。她出来的时候程源在看着她,许迟迟也看着他。
      他没有避开眼神,于是她明白了,走进来。
      
      她知道程源并不喜欢她,更有部分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寂寞,他愤怒,他压抑,他无处发泄。
      可是能帮到他有什么要紧,何必在乎那么多?
      自己其实是一个极度容易满足的人。正因为清楚,爱与被爱,她是深深爱着,而他是不为所动的人,所以反而对她的点点表示都视若珍宝。
      某种意义上,她简直像个溺爱孩子的父母,巴不得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他。
      
      也许他并不喜欢这样被一个“陌生”的,和他并没有感情的女性抚触。
      可是她遇到他就已经不要脸了,她微笑,露出温柔的眼神,伸手触碰他。
      她觉得好高兴。
      程源皱起了眉头,他并不喜欢由他主导的运动变成了她尽情地吻他,那好像他们之间的地位互换了。
      许迟迟的第一次是他,他的第一次何尝不是她?说起来,他们竟还是彼此的唯一。这段事实就算再怎么否认也无法改变。既然这样,故意克制不让她快乐惩罚她有什么意义?反正她好像是水火不侵的,光连吻他也能吻得这么尽情。
      那么是不是反而变成了克制自己?
      于是他也放纵了,回吻她,拥住她,反正她也有需求,他们只是互相满足,仅此而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