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第五章
      结束许久许久以后,她的身体她的情绪才冷静下来。
      程源坐起身来,炎热的夏天,外面有着蚊虫嗡嗡嗡的声音。他赤着身体坐在床边,身上有着刚刚出的粘腻的汗,可是这样年轻而健壮的躯体谁不为之折服。
      他的面容却带着微微的冷峻和忧郁,许迟迟想,这样看他倒更像个惹人疼爱的孩子。爱一个人,总会不自觉把他当成小孩般想要保护。
      程源捡起衣服去浴室洗澡了。
      许迟迟香汗淋漓地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又有点想笑,有点偷偷的快乐,又有点偷偷的羞愧。她是个保守而谨慎的人,可是第一次觉得互相抚触是那么美好。喜欢啊,就会有触碰的欲望。
      
      程源从浴室回到房间里看到她还躺在他床上。
      “回你自己房间去吧。”他说。
      他不会让她留宿下来,他们只是那种关系。
      许迟迟哦了一声点点头,立刻起身,迅速穿上衣服下床离开。此时此刻,她倒更像一个做错事怕受罚的小孩子,但是眉目间却有点偷笑自得。
      程源想,到底是谁上了谁?
      人生真是可笑。
      和那个暧昧到差点水到渠成的女孩子仅仅只是牵过手,和许迟迟却有了身体最深处的亲密接触——她还是他仇人的女儿。
      
      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每当身体里有种强烈冲动的时候,他就会召唤她过来。虽然他对她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身体无法说谎。
      他喜欢她姣好的面容,年轻的身体,白皙的肌肤,甚至动情的声音。许迟迟也似乎因此得到了快乐,所以他并不觉得亏欠。
      
      转眼就到期末了,程源之前因为缺席已经扣了很多学分,这次他必须靠考试的成绩补上去,所以他复习得分外认真。
      这时候许迟迟当然不敢打扰她。每天回来只要看到他在,必定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任何动静影响他。
      许迟迟也快考试了,但是她的考试时间比他晚几天,而且日语她一直有基础,倒是不怎么担心。就在许迟迟以为程源会为考试一直认真复习到放暑假时,他却出了一件事。
      
      这件情还是别人告诉她的。
      当时是星期三下午,下午三点半。许迟迟当时没什么事,正在寝室里复习。寝室的女生王璇突然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她在操场看到程源和刘勋打架了,这边很多人,让她快来。
      许迟迟立刻就赶过去了,那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
      两个人早已被老师和同学拉开,旁边站了一圈人。许迟迟好不容易挤进去,却听体育老师吹着哨子,“你们为什么打架?”
      许迟迟看到程源身上流血了,立刻过去,“你没事吧?哪受伤了?”
      程源甩过她的手,恶狠狠盯着前方那个人。
      “为什么打架?!”老师还在怒吼。
      许迟迟这才抬头过去看,那边的那个人是刘勋。他同样也伤痕累累,刘勋她知道,以前和程源是死党,关系好得不得了,怎么会突然打架呢。
      紧接着她看到了站在刘勋旁边的王韵韵。
      
      两边当事人都不肯说话,渐渐就有学生传了。
      “老师,可能是因为一些感情纠纷。”
      “三角恋。”
      “程源先打刘勋的。
      ……
      “好好学生不学习天天搞这些事情干嘛?”老师很严厉,“自己受了伤,坏了关系不说,耽误了这么多同学的上课时间你们赔得起吗?程源,你为什么打他?”
      程源不说话。
      王韵韵开了口,“老师,不好意思。刘勋受伤了。我先扶他回医务室。”
      王韵韵是女生,体育老师很少是会为难女生的。他等了半天,这两个人只是互相仇视着,谁也不肯先说话,他只好说:“好吧,你先扶他回医务室。”
      转头又严肃叮嘱了一句,“要打架找别的时间打去,别在我课上打。”
      王韵韵点头:“谢谢老师。”
      她扶起刘勋,对程源说:“你也去包扎一下吧。”
      人群渐渐散了。许迟迟想扶起程源,他却自己站了起来。
      “别管我。”他背对着她半侧过脸说。
      
      许迟迟却一直跟着他。
      “你手肘出血了,先消毒吧。”
      程源没理她。
      他一路从学校走回住的地方,许迟迟一路跟着。看到他回家,她才跑转头去药店买了一些碘伏和棉签。
      一回到家,她发现他把胳膊放在额头上,一个人躺着。
      许迟迟默默地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给他擦拭伤口。
      手肘都磨破了皮,两人这次似乎是真对上了,下手格外重,他的脖子脸都青肿了。许迟迟给他用碘伏消了毒,然后贴上创口贴。
      但是她却没立刻走。
      “晚上有课么?”她问。
      程源没回答。
      “哎呀,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以后找个比她更出色的女朋友。”
      程源仍然没回答。
      许迟迟也觉得自己劝人的水平低得可怜,她又不想放他这么一个人。
      “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她想尽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虽然知道很可能会惹得他发脾气,但发脾气也比这样好。
      “你走吧,让我静静。”
      他的声音从胳膊下传出来,很冷静。可是她却觉得此刻的他脆弱无比。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己喜欢的人……她想安慰他,可是她发觉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许迟迟起身走了出去。
      
      程源的内心十分十分的愤怒,渐渐握紧拳头。一种被欺骗,被背叛,被鄙视,被嘲讽的情绪一直在他内心徘徊。
      刘勋是他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可就是这样他觉得值得一辈子信赖的朋友却在他今天吐出想要重新调查父亲的案件,请求帮助时,狠狠地奚落了他,“你傻了吗?这案子怎么可能翻案。证据确凿,你爸就是罪有应得,你就别妄想翻案了。”
      当时他愤怒比武,他岂能容他侮辱他的父亲?
      于是出拳揍了他,直到现在也不后悔。
      他的确错了,他不应该请求他的帮助。他的父亲一下马,他的父亲便升了,怎么可能帮助他。他以为至少他还会给他些意见,没想到原来一旦没有了父亲权力的笼罩,所有挚友都是虚言。
      他暗暗发誓,迟早,迟早有一天他会翻案,迟早有一天他会证明自己的父亲的清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