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第三章
      许迟迟看着他狼吞虎咽。她想从他父亲被查之后,他好像一直被扣着盘问,要他坦诚自己父亲的作为。之后他父亲终于被定了刑,他却开始一无所有,再无人亲近他,碰见他如同碰见奇异的外星生物。
      她无法想象曾经如此高傲的他是如此承受下来的。
      有时候她会忍不住替他偷偷流眼泪,为她难过到无以复加。她并未真正谈过恋爱,可是这从十岁起就开启的暗恋似乎已经成为她人生关于男女之爱的全部。
      “别看着我。”程源说。这种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卑微又可怜。
      许迟迟点点头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开始整理东西。
      
      一吃饱了,心情好像也会格外稳定。
      他呆呆地坐在桌旁想一些事情。然后他把几个饭盒扔进了垃圾桶,回到房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人,始终要靠自己站起来。
      
      许迟迟很高兴他的转变。因为她在,出租房里的东西渐渐变多了,甚至洗衣机也有了。也装了空调。天气热的时候她就开客厅的空调,开得大大的,这样两边都能有凉气。
      可惜程源一直在房间不出来,否则她倒很想把他那里收拾收拾。不过他肯好好吃饭就已经足够好了。
      许迟迟这几天一直给他带快餐吃,放在桌子上她也不管,他会吃光的。
      于是程源发现他住的地方好像越来越明朗了。之前那种阴暗狭窄如同囚房的感觉再也不见。除却他那里,客厅和厕所都把那种昏暗的老灯泡换成了日光灯,灰暗的墙壁贴上了花纹纸,冰箱打开永远都是满满的,摆放了许许多多的吃食,水果和饮料。
      甚至连厨房也开始有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她居然开始自己做饭。
      程源无动于衷,即便她去上课了,他还是会把自己的门紧紧关上。但是有一天,他躺在床上。
      炎热的夏季,老风扇咿呀咿呀。
      他看着窗户外人在阳光下行走,车辆鸣笛。
      每个人都在生活,好像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
      他突然打开门,让整间房子也晾一晾,透透气——正如他的心一样。
      
      就这样一个星期后,程源终于去上课了。大概他之前旷了那么久的课,大家都做好了他退学的准备,他乍然又来上课,反而让人吃惊。
      只是他已经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哪怕无论他走到哪里总有人打量他,并伴随着窃窃私语。
      
      许迟迟却格外开心,他像是终于走出来了一点。她更加卖力的去找他,去证明他并不是孤立无援,即便在学校还是在生活上。
      程源当然不理她。事实上,她怎么样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对许迟迟来说,他不排除,这就已经足够了。
      是不是和他相处的一点点事情都能够让她快乐呢。她觉得自己的爱情实在卑微,然而又忍不住卑微,于她一见他她就无法抑制。
      他们着实从来没有如此靠近过,像是真的他的女朋友,与他分享周围的一切。虽然这时候会有深深的负罪感招摇过市般跑出来。
      他大概是真想认真读书了,晚上很晚回来,甚至会带功课复习。她很安静,甚至会注意不把自己的眼神投过去打扰他,此时此刻,她宁愿化作一堆空气,只要能在他身边。
      
      某一天,许迟迟从厕所里洗澡出来开门,迎面碰着程源出来喝水。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但也许因为是许迟迟身上没擦干净就穿了睡衣,衣物贴在身上显现出美妙的胴体,而她沐浴后的香气有格外吸引人。
      程源当时虽然克制自己没有看她,倒了水就回去。可是他也发现自己开始有反应了。
      夏天,身体躁动,到处似乎都是荷尔蒙的气息。
      
      只有客厅一个空调,关上门还是好热,许迟迟经常半开着房门睡。程源晚上出来,经常看她侧着身睡在床上,胳膊和腿都露出来,甚至隐约可见内衣。
      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在引诱他?
      毕竟他正好在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初尝□□,每天孤男寡女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程源开始深深的后悔跟许迟迟发生过关系。
      因为一旦有了身体接触,见识过彼此最私密的地方,就难免双方产生异样的情绪,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他反而让自己跟许迟迟扯上了最大的关系,摆脱他不得。
      
      日子如流水一般过着。在学校里因为有时候一起来上课下课,确切地说,是她跟着他来上课下课,两人的流言传得满天都是。
      而与之相比,他之前的事却淡了许多。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毕竟都市社会,人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哪有时间盯着别人。
      他的学校的生活轻松了不少,他也深觉因为一时意气用事甚至想过退学是个错误。人必须得现实起来不是吗?
      虽然住在外面但是平常上课和下课还是和室友在一起。男生们也又渐渐熟络了起来,也渐渐的偶尔会提及他父亲的事。
      有一天,寝室四号床的李广城问他:“哎,你是不是真跟日语系的许迟迟好上了?”
      程源不作回答。他没法承认也没法不承认。
      但是对李广城来说这就等于是默认,何况他也看到过好几次许迟迟找他,“你行啊,小子。别人我不清楚,可是许迟迟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虽然有时候穿的挺土,也不怎么说话,但是她老爸可是兰羽企业的老总,家里可有钱呢。”
      李广城过来拍拍他的肩,“真厉害啊,这么快就知道新女朋友了,以前还那么挑。”
      提到兰羽本来就戳了程源的怒点,而他又露出那种他的父亲进牢里了,他家败了,所以他就立刻找了一个以前他看不中的富二代榜上的意思。
      程源腾地就火了,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是啊,她对我可喜欢了,倒贴着让我上。”
      这话一说出,周边人全都看着他。
      程源转身就走。
      
      程源回了住的地方。那时候许迟迟正从冰箱里那牛奶喝。看到他回来还有点震惊,“你这么快就回来。”
      程源没理他自己又回了房间,但是听到许迟迟正从客厅回房。
      “你过来。”程源说。
      许迟迟眨眨眼睛,走过去。
      程源突地吻住她,把她压到床上。
      
      他狠狠地吻住她,几乎要把她的嘴唇蹭到。但是吻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下来,狠狠地锤了一下床。
      许迟迟都觉得下方的床板强烈震了一下,被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程源起身坐在床边。
      他太恶心了,太恶心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别人羞辱他,他用侮辱她的方式回击也就够了,居然把愤怒发泄在她身上。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变成自己最憎恶的一种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