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第二章
      许迟迟其实也知道这件事,她不清楚具体,只知道程源父亲的确打过电话给她爸爸,还是她接的。当时她以为只是生意上的事,所以转交给了她爸,陆陆续续只能听到一些关于“
      招标”“证据”之类,当时她并不明白,也没放在心上。
      如果这事真的跟她爸有关……
      
      程源不想理她,准备关门,她突然用手拉住门,“我补偿你好不好?”
      “你补偿我,你拿什么补偿我?”
      “什么都可以。”
      程源盯着她。她可真是圣母心肠啊,居然想要来代替她父亲偿还过,果然她也知道她父亲是个败类,渣滓!
      于是他冷笑:“什么都可以,你确定?”
      “嗯。”许迟迟郑重地答。
      “那你现在跟我进来上床吧。”他恶毒地说。
      身为一个男人,没有什么比干仇人的女儿更快乐的不是吗?更何况还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许迟迟瞪大眼睛看着他。
      “怎么你不敢?!”他嘲讽,不敢就滚回去,少来这样在他面前装可怜。
      “如果这样你会好受点吗?”她问。
      “当然。”跟谁上床不是上床,他都会舒服的。
      “那好。”许迟迟居然同意了,低着头正要走进来。
      程源没动,“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她抬起头,“不是你说的吗?”
      程源侧过一边让她进来,“你可不要后悔!”他重重地推上了门。
      
      许迟迟第一次进这里,真的很湿很暗,甚至空气中有种难闻的旧墙灰的味道。这是一个两室一厅,却小的可怜。左侧的房子开了门像是程源的,右侧却是紧紧锁着。
      他一关上门这里就跟晚上十点多一样,程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还吓了她一下,“怎么,你后悔?”
      许迟迟朝着有光源的那个房间走过去,的确是成员的。因为有窗口还明亮些,但是设施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仅此而已。
      之前在客厅看不清,这里的墙壁都已经斑驳了,掉着灰。头上一个扇片速度几乎可见的咿呀咿呀的吊扇。
      “你想走还来得及。”
      许迟迟没有说话,默默地把白色连衣裙解了,因为程源在她身后他只能看到她的背。
      然后她转过身有点紧绷地站着,“来吧。”
      程源眯起来眼睛,“你不怕我虐待你?”
      许迟迟摇摇头,不知道是不怕还是不相信。
      紧接着程源却恶狠狠地吐出,“你爸就是这样教你的,对任何男人都能投怀送抱都能投怀送抱?!”
      许迟迟没说话。
      对她来说,他从不是“任何”男人。
      
      程源简直觉得她不可理喻。而是有点愧疚般的他又没有阻止她,因为她给他的感觉是,无论他怎么阻止她都会搬进来的。她什么都不怕,身子都给他了,还怕这些。
      不过他想,没过几天,她恐怕就要夹着尾巴逃出去了。
      这里,怎么可能是她这种家里有钱的人住的地方。
      
      “让让。”再让他开门之后,她把东西拿进来。
      一件又一件,许许多多。程源关上门压根没理她。为什么他会租两室一厅,因为他当时很急,也没钱。
      房子被封了,家里的存款也被冻结了。
      他取不出钱,只好拿着现有的一点现金租房。可是现在都是押一付三的租房,而且六月份毕业季房源紧张,他手头几千块钱,只能租到这样的。
      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只觉得讽刺。
      什么时候他竟沦落到这个地步。
      
      许迟迟把东西搬进另一间房,可是这房间他像是从来没打扫过,墙壁脱落,手一摸都是印。空气沉闷,窗户太小,她晾了一天空气里都还是有异味。
      她去看了看,有厨房和厕所。但是真的太小了,好像一个正常的人转身就能充满整个空间。客厅的垃圾桶里就只有方便面盒子,他就只吃这些东西。
      
      许迟迟搬完了东西当即动手收拾起来。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这件事告诉别人,在别人眼里她肯定又傻又贱;在程源眼里,他的眼神明白着告诉她,他简直觉得她智商有问题。
      可是许迟迟只知道,她第一次这样直视着看清了程源的眼睛。这么多年的暗恋生涯,她从来没有在他身上看到过这种眼神,深深被隐匿于黑暗中的愤怒,绝望,痛苦,爆发,无助……一切的一切。
      如果让他一个人下去,她真的保不准他会出什么事。
      
      程源出来的时候她正在拖地,整个房子一下子干净了许多。程源对着厨房的水龙头喝自来水。他其实有箱子放在房间里,但是他没有整理。
      “别喝自来水,里面有消毒剂。”
      程源没理她。
      程源又拿凉水洗脸。
      许迟迟想,是啊,这么夏天他肯定很热啊。
      许迟迟打扫完后,看到桌子上有程源的钥匙。于是她拿钥匙配了一把,然后又从超市买了许许多多东西回来,甚至两份晚饭。
      他瘦了,她注意到他像是已经没什么钱了。
      程源一直在房里不出来,晚上六点,许迟迟敲了敲门让程源出来吃饭,他没回。但是到了六点半却出来了。
      许迟迟在等他,饭就放在桌上,看见他仍然还是笑。
      程源还是去喝水,他并不是完全没有钱的,只是不想出去。凉水洗了脸后人好像清醒了许多,又想起了很多很多事。
      “吃点饭才有力气啊。伤害自己有什么用。”许迟迟说。
      程源当然知道她是在激他。
      程源没理她,又进了房。
      直到晚上十一点,他出来。许迟迟还坐在那里,面前的敞开的饭盒一动未动,显然还在等他吃。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自己亏待自己,你父母知道你这样得多难过。”
      许迟迟提到了他父母。
      程源也想起了他父母。现在估计已经在牢里面了,还过得习惯吗?心突然就痛了一下。
      “吃饭吧。”许迟迟语气仍然温和。
      程源于是就过来了,他其实也是饿极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