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数学课代表觉得,现场不止他一个人,甚至有可能就连常小歆也想暴打杨让的狗头了。
      本来就说错了话,还非要补上一刀。
      “不能撒谎”代表什么还不明显吗?
      
      身后的手越掐越紧,感觉到手上覆盖了一股温热后,常小歆放开紧咬的嘴唇。她很庆幸KTV的灯光昏昏暗暗,很难让人看到她不争气红了的眼眶。
      尽量表现的无所谓,她“哦”了声坐了下来。
      
      反倒是杨让一直立在那儿,目光紧紧的咬着她,好看的眉头不断缩紧。
      “常——”
      
      “嗨呀,继续继续啊,咱们这会改改规则,不想回答可以喝酒代替。”数学课代表认为此刻自己必须担起重任,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暴力事件。
      高中时期被常小歆跟她哥女朋友支配过的恐惧还历历在目。
      
      牌在阮依依手里,她还挺矛盾的。一方面觉得杨让有话要说,应该让小歆听他说完,但另一方面又不想小歆再往杨让身上浪费时间。从小到大,小歆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眼看着她马上就要进国家队了,可不能再跟杨让纠缠不休。
      “发牌了啊,集中注意力,等会我们就玩大了!”她提高声调,尽量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悄悄在桌下捏了捏常小歆的手心。
      
      之后为了避免常小歆跟杨让拿到相同的底牌,阮依依跟数学课代表配合默契的从中做了好几次手脚。
      中途,杨让和王亚丽抽到了同一张,王亚丽高中时代就不是那么讨喜,今天的聚会也是因为杨让有可能来,才死皮赖脸蹭车的,这会儿大家压根没理她,班长无视她的目光,嘿嘿傻笑的搭上身边杨让的肩。
      “听说咱们让哥从来不撒谎,既然选择了真心话就要诚实点哦。”他装作一本正经提问,“请问,杨让同学这22年来是不是真的从来都没撒过谎?”
      
      大家“切”了声,显然是他的问题不够劲爆。
      
      杨让喝了两杯酒,耳朵染上了红,他推了一下眼镜,配上一丝不苟扣子扣到最顶端的衬衫,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正直”。
      他显然是有点喝醉了,丝毫不嫌弃班长那只手。不深不浅的扯了一下嘴角,昏暗的灯光下,没人注意到他的笑,酒精润渡下,他的嗓音略微沙哑,“说过。我撒过慌。”
      
      顿时,嫌这个提问无聊的人纷纷竖起了耳朵,就连常小歆也集中了注意力。
      他从来不撒谎,或者说,没有什么值得他撒谎。
      
      猛然间,桌子发出了一声闷响,众目睽睽之下,杨让拍桌起身,弯腰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姑娘。
      金丝框眼镜顺着高挺的鼻梁往下滑落了一点,露出那双狭长的双眼。
      他说:“不能早恋。”
      班长点的一首死了都要爱恰到好处的播放完毕,杨让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整个包厢。
      
      大家都被他突如其来,很不杨让的动作搞懵,甚至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只有常小歆,怔怔发愣,双唇打颤。
      
      “我撒过慌。”
      “不能早恋。”
      
      所以,你们那时候就在一起了是吗?
      那时候...
      她咬紧了牙关。
      
      ...
      
      那年高二刚开学不久,因为文理分科,以前同班的大多要面临分别。
      
      常小歆依依不舍的把阮依依送到高二一班的教室门口,“以后没有我的日子,你一定要好好听课,当然,最重要的是帮我盯着杨让,别让他红杏出墙!”说完,她探头探脑的审视了一圈,“女生不多,还好。”
      
      阮依依把小风扇面向她,打趣,“你也真是瞎操心,你家杨让那种款要是出轨,你逮都逮不回来好吗?”在常小歆挥舞的拳头下,她立马嬉皮笑脸,“当然,他心中只有你。”
      
      门外有人搬着桌子要进教室,桌子上面还叠着椅子,摇摇欲坠,常小歆帮他把椅子跟课本拿了下来,“坐哪儿?”
      
      男生指了指靠墙角落的位置,没有说话。
      
      把椅子送过去,常小歆边象征性的拍手上的灰尘边走了过来,“杨让怎么还没来?算了,我先回去了。”
      
      阮依依不满的从刚刚那男生身上收回视线,低声对常小歆道:“帮了忙连句谢谢都没有,还真是个哑巴。”
      
      “啊?不跟你说了,我走了。”踏着上课铃声,常小歆匆匆下楼,却在拐角处撞到了杨让。
      她扬起笑脸,“你在这儿啊,我刚去......我来帮忙吧。”视线落到杨让身边的长发女生身上,常小歆警惕的看了她一眼,余光瞥到杨让怀中的桌子上有粉色的文具盒,立马伸手将课桌抱在了怀里。
      
      女生笑眼弯弯的说了句“谢谢”,温柔又有女人味。
      
      常小歆被她的和善搞得有点脸红,连忙说了句“不客气。”然后抱着单人课桌“噔噔噔”上了楼,再出教室时,就看到女生跟杨让有说有笑。
      
      那还是初中之后常小歆第一次见杨让笑,他笑起来的时候小虎牙特别可爱,就是眼角那颗泪痣也熠熠生辉。
      他笑起来真的特别好看,如果这个难得一见的笑容不是对着别的女生的话。
      
      女生见常小歆出来了,小跑到她面前,马尾伴随着她的脚步左右摇摆,“谢谢你啊小歆,中午我请你喝橘子汽水吧。”
      
      橘子汽水?
      
      常小歆咬着唇,眼眶发红,深深看了杨让一眼,重重跺了一下脚,从两人中间横冲直撞的跑了。
      
      上午的课枯燥乏味,大多是老师们在讲高二的重要性,说高二是关键的一年。这话几乎从上初中就开始听了,反正每一学期都很关键就是了。
      唯一能让人提得起精神的一件事就是,文科十六班的班主任,是个颜值堪比吴彦祖,身材赛过彭于晏的无敌帅哥,关键是这位班主任还格外年轻。
      
      同桌在耳边疯狂尖叫班主任的颜值,常小歆却郁郁寡欢提不起兴趣。
      “也就那样吧,比起杨让来还是差了点儿。”她敷衍的点评。
      
      同桌满眼暧昧的调侃,“行行行,谁都比不过你家杨让!”话到这儿,同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咱们学校新来的那个校花你知道吗?听说之前在大城市读书,就是为了喜欢的男生才来盐城的。”
      
      女生跟杨让言笑晏晏的交谈场面再一次出现在了眼前,常小歆突然意识到了危机感。
      长这么大,围在杨让身边的莺莺燕燕无数,他从来不会多看谁一眼,却对新来的校花笑了。
      他都没对自己笑过。
      
      “小歆?你有在听吗?”同桌见她走神,又碰了她两下。
      
      拎起运动包,从桌兜里拽出泳镜,常小歆有气无力,“我去训练了。”
      
      最后一节课教练让人传话集合,常小歆无精打采的到达了泳泳馆,听到同队训练的男生叫了她一声,她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身体,就差匍匐前行了。
      
      “喂,常小歆你怎么了?”男生食指戳了戳她的肩。
      
      常小歆没答,而是问,“怎么突然集合?”
      
      “给上体育课的同学做示范呗。”男生说完,指了指从场外排队进来的一众人,“喏,好像是一班的。”
      
      常小歆猛地抬起头,明明五十多个人黑压压的一片,她却一眼看到了他。
      蓝白校服穿的整整齐齐,每向前一步,她的心跳就会加快一分。
      直到他在一定的距离停下脚步,她目光往下,看到她手中提着的东西。
      是橘子汽水。
      下意识地,她便看向了那个同样耀眼的女生,她正跟身边的同学说笑,手中握着跟杨让同一款包装的汽水。
      
      常小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示范完的,等她晕晕乎乎从水中出来时,教练十分欣慰的告诉她,又打破了上一次的记录。
      
      “哦。”她平平的应了一声。
      好像学游泳也是因为杨让,因为要跟他进同一所高中,她几乎尝试了所有特长,画画、跳舞、唱歌、田径。没有定力的人一个人在画室坐几个小时真的很难,舞蹈白痴跳舞扭脚也是家常便饭。不过,好在有了游泳,她还是跟他进了同一所学校。
      因为他学的游泳,也因为他,想变得更加优秀,能更加安心的站在他身边,而不是一直追在他身后...
      
      一起训练的男生觉得她今天奇奇怪怪的,往常只要她进步一两秒,都会高兴的一蹦三尺。
      “你——”
      他想关心一下,人已经去休息室里换衣服了。
      
      浑浑噩噩的到了饭点,中午吃饭的时候,常小歆发现自己位置那里多了一杯橘子汽水,她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抬头正好撞见校花的目光,校花对她友好的挥了挥手。
      咬咬牙,她把汽水推给对面的阮依依,“你喝!”
      
      阮依依一头问号,“我不爱喝这玩意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谁都跟你和杨让一样变.态,喝这东西还加七分糖?”
      
      常小歆条件反射的辩解,“杨让才不是变.态,不准说他坏话!”说完,讪讪闭嘴。
      
      阮依依发现她的不对劲,正准备问,常烨吊儿郎当的端着餐盘坐在了他们旁边,漫不经心的夹走了常小歆的红烧肉,在常小歆动手打人的前一秒,举起筷子锁住她的手掌,“我刚刚看杨让被他们班主任叫去训话了,哎,看他们班主任的表情还挺严肃的,也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眼前的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班主任办公室。
      
      “杨让啊,这新的一学期,你有什么计划吗?”班主任好言好气,完全不像是在训话。
      
      杨让背着手站在那儿,说,“有。”
      
      等了半天,班主任没等到他的下文,只好无奈的转回了正题。
      “今天早上你们英语老师找我,让我跟你谈谈作文的事。”顿了一下,班主任才不确信的问,“你是不是早恋了?就跟常小歆那孩子。”他们也不是没听过“娃娃亲”的传闻,不过也就当孩子们开玩笑。
      
      常小歆悄悄探出脑袋,见一班班主任板着脸坐在那儿,杨让低着头看起来十分委屈。气压有点低。
      她悄悄站在一边,心里嘀咕着一会儿该怎么安慰杨让好,俨然忘记了她还在吃醋生杨让气的事。
      这时,就听办公室突然响起了一道男声,清冽好听。
      
      他说:“我们没有早恋。”
      
      

  • 作者有话要说:  回忆杀:我来辽!!!!!我是甜的!!!
    回忆杀很甜,这是真的。
    感谢大佬们的投喂!今天依旧红包哟~
    另外,推荐基友的新坑,也是追妻火葬场滴故事【狗头】,值得拥有!
    《带球跑以后》by鱼儿鱼儿
    文案:
    林砚,知名婚纱设计师,年少时曾突发奇想开了一个童装店。一天,他的初恋女友云绮梦领着一个小女孩走进他的童装店。
    四目相对,空气凝滞。
    云绮梦的脑子有些懵有些卡机:“等等!林砚你听我解释,这这这这孩子是我捡来的!!”
    林砚脸色阴郁看着她:这孩子和我小时候穿裙子简直一个样,你特么的跟我说是捡来的?
    云绮梦噎了噎,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或许……刚好捡到了你的孩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