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关于那篇英语作文,班主任很难开口,因为他根本看不懂写了啥玩意儿,但英语老师都主动找了他,那就肯定是有这么个情况。
      杨让是未来清华的好苗子,校长的重点培养对象,他必须将这些干扰扼杀在萌芽状态。
      
      “我听英语老师说这篇作文不是你写的?”这孩子不会撒谎,但今早上英语老师说的板上钉钉,还说作文肯定不是杨让写的,笔记看起来像是常小歆。她让杨让当着全班的面读了出来,作文里生词很多,杨让一个都没读错,偏偏在她问他知不知道这篇作文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答的是“不清楚”。
      
      “这孩子绝对有问题!”英语老师一口咬定。
      
      班主任拿着那张作文纸瞅来瞅去,勉强能看懂最后那两句——
      -She is the best girl in the world.
      -Therefore, I like her very much.
      
      前面不知道写了什么,反正后面几句明目张胆的,肯定就是有点什么。这么简单的句子他都能看懂,杨让就算再偏科,基本的他总该知道吧。
      
      “我看我还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杨让半路截断了。
      
      “您不用找她,她没有影响我。”杨让没戴眼镜,眸子里的急色再明显不过,他低下头,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如果她不理我,我大概,会过得很难。”
      
      “唉。”班主任叹了口气,“你是个聪明孩子,老师相信你能处理得很好。”
      
      .
      
      在听到杨让亲口说没早恋的时候,常小歆闷了一早上的心,重新活蹦乱跳了起来。她觉得偷听是件非常不道德事,所以悄悄下了楼,打算等杨让下来装作偶遇。
      好多年后,她才明白,这个时候她只不过是拿“偷听不道德”当借口罢了。她怕杨让是在维护谁,而那个人恰好不是她...
      
      十七岁的常小歆人缘好到街坊邻里见了她都会塞糖,却在杨让面前自卑异常。
      
      她只能告诉自己,杨让从来不撒谎。
      
      “杨让!”
      
      听到声音,前边的人停下脚步回头,就见女生单手拧着一杯橘子汽水,一蹦一跳的跑到他身边,“喏,给你的。你还没吃饭吧,食堂三窗口今天开了,有你爱吃的糖醋鱼!”
      
      女生笑容灿烂,小鹿眼水汪汪,像是盛满了星星。
      
      男生接过,在女生的注视下,一口气喝了半杯。
      
      “你喜欢的七分糖。好喝吗?”
      
      “...还行。”
      
      ...
      
      包厢里的歌声变得鬼哭狼嚎,大家都有些喝高了。阮依依去洗手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常小歆打算过去看看,还没起身,肩膀便一沉。
      
      “小歆,让哥我们就交给了啊嗝——我们走了,你一定嗝——要把让哥安全送、送到家。”
      “嗝——”
      班长红着张糙脸,酒嗝一个接一个,总算是把话完完整整说了出来。
      
      角落里,杨让靠斜在沙发上,双眼紧闭,安静的像是一幅画报。即便喝的烂醉如泥,他也依旧能保持那份清冷的气质。
      
      收回目光,常小歆听到自己出奇冷静的说:“我有事。”
      
      鬼哭狼嚎的李飒没了声,背景音乐并不大,两人又靠的近,班长却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啊?行!那你一定要把他安全送到啊嗝。”然后转头招呼着其他人散场。
      
      常小歆原本想解释自己跟杨让并没有关系,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再有了。可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反而会适得其反,越解释越乱。于是,她干脆在班长他们散了后,也拎着包一块儿出去了。
      刚出包厢,就收到了阮依依的微信。
      她说碰到了蒋桉。
      
      服务员来打扫卫生给下一波顾客腾位置的时候,就看到包间角落躺着人,这种情况她经常碰到,便打算上前把人叫醒。手还没碰到人呢,身后便有人出了声。
      
      “你做什么?”
      
      服务员保持微笑,“这位顾客,我们这边要打扫房间,所以...”
      
      “麻烦给我五分钟”常小歆上前,指尖戳了戳杨让的胳膊,“起了。”
      
      杨让瞬间端坐,眼睛依旧闭着,静听的话,呼吸均匀。
      没醒,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指尖微微有些颤抖,稳住心神,常小歆手往上移,去拍他的肩,“醒醒。”
      
      手还没碰到,杨让却是突然没有了支撑点,往后仰了一下,朝前倒了过来,重重砸上了前面的肉墙。
      
      一瞬间,常小歆浑身僵硬,她机械的垂下双眸,倒在她怀里的人不安分的动了动,在她胸口蹭了两下.....
      
      服务员默默退了出去,刚出门,就听到“咚”的一声。
      
      “我靠!”常小歆连忙上前,将脑袋砸到桌面上的人扶稳,见他额头通红,眼神避了避,“我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后知后觉的躲开了...
      
      因为心里的愧疚感,她很勉强的决定让他滚回家去睡。
      他的手机就在沙发上,把人扶好,她捡过手机,眼神却滞了一下。他竟然还用以前的东西?
      手机是多年前最新版的指纹解锁智能机,上半边屏幕已经摔碎了,又笨重又丑。
      
      嫌弃的打开屏幕,需要密码。
      
      犹豫了一下,她伸手过去,在空中停留了几秒,最后还是握上了那只大她一个号的手。
      温热的触感隔着肌肤,传进了心底。
      
      “?”解不开。她试了另一只手,还是没法儿解锁。但手机上面确确实实是显示了设置过指纹的。
      算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抛开那些胡思乱想,她坐在一边玩起了解锁游戏。
      
      他的生日密码。
      不对。
      他手机号尾数。
      不对。
      他父母生日。
      不对。
      他喜欢的球星生日。
      不对。
      他家狗狗的生日。
      不对。
      他第一次拿数学竞赛一等奖的日子。
      不对。
      
      试了好多个,最后手机锁屏五分钟。
      就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尝试解锁的短短时间内,说了要放下,这么多年了,她却依旧清晰的记得每一个对他而言重要的时刻。
      
      或许就连杨让自己也不知道,他第一次拿数学竞赛一等奖的那天是什么日子...
      
      暴躁的起身,常小歆咬咬牙,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她本来打算让他朋友来接的,看样子老天也不想让她发善心,还是算了。
      这个时候,她显然把酒店排除在外了。
      他认床,住不了酒店。
      
      就在她起身要离开的时候,身边的人又倒了过来,旁边是沙发扶手,很硬。
      决定要不要躲开的那几秒,他已经靠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某个对她来说可能有点妄想也有点荒谬的想法冒出了头。
      她迟疑的那起手机,双手颤抖的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锁屏十分钟。
      
      “操!”
      
      头部撞击沙发扶手,杨让闷哼了声,调整姿势继续睡。完全没意识到危险正在降临。
      
      “嗡嗡嗡——”
      手机铃声打断了常小歆敲爆这个男人狗头的欲望,烦躁的接听,“喂!”
      
      是跟杨让在同一所医院实习的同事,“请问你们现在在哪儿?”
      
      常小歆报了地址。
      
      临挂断时,那边又问,“冒昧的问一下,你是杨让的...?”
      
      常小歆咬牙切齿,“仇人!”
      
      第二天,杨让醒来的时候脑袋嗡嗡作响,他抬手去掐眉心,手刚碰到,便疼的他眼睛酸了一下。
      
      昨晚接他的同事见他醒了,把买早餐时顺路带的汽水递给了他,“给,你爱喝的。清醒一下。”
      
      摸到桌上的眼镜,他说,“谢谢。”
      
      “你爱吃甜的?”同事不解。 
      
      杨让答得很干脆,“不爱。” 
      
      同事神色复杂,“那你总盯着这一样喝,还加七分糖。”顿了顿,他拉过椅子坐在了他床边,满脸八卦,“别告诉我,这橘子汽水背后有一段故事。”
      
      “习惯了。”喃喃自语,后喝了一口,杨让不自觉的敛眉,“难喝。”
      
      “...是没你仇人买的好喝吧。”同事环着胸,抖着眉毛调侃他。
      
      “仇人?”
      
      “就昨晚啊,打电话让我去接你,说是你的仇人,我去的时候,你就躺在地上,还有你这额头,我都怀疑是你仇人动的手。不过,你仇人声音还挺好听的,据我纵横情场的经验,她一定是个美人儿。”同事分明说的是“仇人”,却总带着一股“情人”的味道。
      毕竟不会有哪个真正的仇人,下手这么轻。
      
      一直在等“爱恨纠葛的狗血故事”的同事,半天不见杨让有动静,“快跟我说说什......”后面的话被眼前的人突如其来的笑给憋回了肚子里。
      同事目光呆滞,“你,笑了?”
      虽然在一起相处了不到一周,但他们一个宿舍又在一个科室,还算挺熟。至少他知道,杨让这人不爱笑,但做事认真还挺乐于帮助人的,就是不爱表达。他爱喝橘子汽水,还必须要加七分糖。他用老掉牙的智能机,屏幕碎了都舍不得换。他每晚都会给同一个号码打电话,即便那边显示号码是空号...
      
      就这样一个死死板板的人,他都要以为他是面瘫了,这会儿却看到他在笑,打心底里溢出来的那种。
      他更确定了,这家伙,跟“仇人”背后绝对有一段情...
      
      阳光透过陈旧的窗户倾洒了进来,少年沐浴着阳光,笑容夺目,两颗小虎牙格外的晃眼。
      仇人啊。
      他想。
      她骂人的方式还真是一如既往...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回忆杀继续...
    那两句英语是我百度翻译的,英语跟杨让一样差的我,全靠百度翻译...
    上一章就可以看出来让让是喜欢小歆的啊...看了眼评论,我决定今天装死,再也不说甜不甜了,你们自己感受就好ORZ
    以及,评论是更新的动力,大佬们冲鸭!!!!多多说话啾咪~
    最后,感谢投喂的大佬,我明后天贴个感恩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