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那什么,这章不是回忆杀,回忆杀说它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下章杀...然后小剧场看完正文再食用!
    提问:为什么会选择真心话?
    常小歆:根据前面中招人的经验总结,大冒险会接吻。我不!
    提问:为什么会选择大冒险。
    杨让:接吻。
    提问:为什么之后又改变主题?
    杨让:怕挨打。
    最后,回忆杀很甜,信我!【以及,这章信息量有点多...】
    这两天评论有点抽,我都不知道我红包发到哪儿了...等抽完我一次性发...这章依旧红包,大佬们多说说话吧!
  •   一连下了两天雨,空气中满是泥土潮湿的味道,闷热被冲散了不少。
      
      游泳馆教练室,电风扇“嗡嗡”作响,时而也伴随着毫无节奏的“嘎吱”声。
      这个老风扇还是上一位老教练留下来的。据说那位老教练带出来的都是国家级选手,奥运会上经常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教练觉得老教练留下来的东西肯定能带来好运,不说出四五个,只要能把眼前这个让他头疼的孩子送进国家队,他就很满足了。
      到底是没板着脸,他尽量表现的慈眉善目,问:“你这两天是有什么心事吗?”
      
      常小歆低头抠着手,闻言抬头,“啊。”顿了一下,摇头,“没事。”
      
      小姑娘那双小鹿眼瞪得圆溜溜的看着他,分明是没在听他说话,那张小脸上就差写个“我有心事”了。但他也只是她的教练,关于私事也不好多问,只能暗暗叹了口气,“下午准你半天假。”想了想他又补充,“前提是不准在宿舍打游戏。出去散散心,每隔一小时给我发一张外景照,不准忽悠我。”
      
      常小歆没应,“下午不是要测试吗?”
      
      “我怕你在游泳池睡着。”说完就抬起脚,“还不快滚,等我反悔呢!”
      
      脚尖快要碰到小腿时,常小歆敏捷的往后撤了两步,“滚滚滚,这就滚。”边说边往外跑。
      刚出来便迎面碰上了隔壁男队的孟洋。
      
      孟洋盯了她三秒,“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常小歆愣了一下,笑的有点自嘲,“这么明显吗?”
      
      “你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孟洋走近了点儿,抬手帮她扶泳镜,却被她往后一仰堪堪躲了过去。讪讪收回手,他压下眼中的失落,“真的没事,要不我请你喝橘子汽水?”
      
      橘子汽水?
      橘子汽水啊。
      
      “杨让,这个给你,你最爱喝的。还给你加了七分糖。”大太阳下,因为跑的太快,女生气喘吁吁的扶着膝喘气,额头出了一层细汗,“这是他们奶茶店今天最后一份了,幸好我跑得快。你快喝呀。”她脸颊红扑扑的,歪着脑袋,眨着眼。
      男生抬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看着她尝了一口,眉头顿时皱在了一起,“太甜了。”
      “啊?”女生平复着呼吸直起身,很快又笑了起来,“那我下次让他少加点糖。五分或者三分可以吗?”
      “...嗯。”
      
      现在回想一下,当时他态度真的极度敷衍。可那时候,她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我早不喝那个了。”
      所有因为杨让才喜欢的东西,她都会慢慢放下。
      
      孟洋还想说什么,眼前的小姑娘已经拎着自己的包往场外走了。
      他很少见她这样,印象中,她是个爱笑的小姑娘。她总是能用自己美好的情绪去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可当她闷闷不乐的时候,他好像也被传染了...
      
      下午不用训练,常小歆索性回了校外的房子。已经一周左右没回来了,屋子里蒙了一层浅灰。
      来来回回把家里打扫了五六遍,她瘫在床上,眼梢却不经意间瞥见了书架上的相册。
      
      阮依依来电的时候,她刚从楼下丢完垃圾回来。
      
      “一会儿同学聚会你穿什么?我选了几套裙子你帮我看一下。你在外面?方便接视频吗?”
      
      捡垃圾的老大爷目光戒备的盯着撑伞小跑过来的小姑娘,见小姑娘“虎视眈眈”的望着他身后的垃圾桶,顿时“护犊子”似的挡在前面,“我说小姑娘,大爷混口饭也不容易,你就别抢生意了吧。”
      
      常小歆有点尴尬,“我刚刚不小心扔错了东西。”
      
      老大爷半信半疑的挪开位置,就见小姑娘从垃圾桶翻了一个厚厚的本子,好像是相册之类的。
      
      “大爷您要不还是等雨停了再捡吧,雨这么大您又没打伞。”走到半道常小歆又折了回来,把自己的伞递了过去,“我家就在楼上,大爷再见。”
      
      那头的阮依依听的莫名其妙,“你丢错什么了?”
      
      “相册。”她说。
      
      阮依依比划裙子的动作僵住。
      她知道常小歆有一个相册,封面是流川枫,相册里面全是杨让的照片。那个时候,全校没有谁不知道常小歆喜欢杨让的,也没有谁不知道,杨让他从来都不把这份感情当回事。
      那个相册常小歆很宝贝,她说要当成人礼物送给杨让。
      兜兜转转,相册最后还是在她手里...
      
      “干嘛不丢了。”她听到自己问。
      
      就听手机那边的人低低笑了声,却莫名的让她心疼。
      
      她说:“也算是个教训吧。”
      
      这份回忆,是个教训,铭记一生的那种。
      
      如果不是阮依依提醒,常小歆差点忘了今天下午还有同学聚会这事。
      之前答应要去是因为她知道,杨让不在这边,可现在,她突然不敢了。
      因为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她差点没忍住掉头回去。
      
      “越是这样,咱们就越要迎难而上,你要让他知道,你过得很好!”阮依依挑挑选选,最后还是一如既往的穿了一条能张扬她性格的红色裙子,“所以,”她冲马路边招了招手,随即对常小歆抖了抖眉,“姐给你找了一个样样都能比得过他的小帅哥。”
      
      见身高修长的男生抬高伞面,常小歆有些意外道:“孟洋?”
      
      阮依依眼神来回扫了两圈,“你俩认识?”
      
      “啊?啊!小歆跟我同校。”孟洋伪装极好的跟她打招呼,“好巧。”
      
      阮依依双掌一合,发出声响,“那正好,认识的话默契就更高了!”
      
      雨淅沥沥的下着,落在伞面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常小歆避开孟洋斜过来的伞,抱歉的道:“这种事就不用麻烦你了,让你浪费时间跑这一趟不好意思。”
      
      片刻,孟洋爽朗一笑,“没事儿。不过有需要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孟洋走后,两姐妹互相看着对方,皆是沉默。
      
      常小歆明白她是出于为自己考虑,可是她不会演戏,她怕被他一眼看穿后,更窘迫。
      是啊,他从来都能够一眼看穿她,却偏偏看不到她喜欢他。若果不是他刻意无视的话。
      
      “请你喝一个月奶茶。”常小歆扯了两下阮依依的衣袖。
      
      自己好不容易请来的小帅哥就这么被她送走了,阮依依很生气,“至少两个月。”
      
      “行。”
      
      “哼!回头我跟孟洋道个歉,正好约他出来发展发展。”
      
      “???”常小歆觉得自己上当了,“您这纯粹是自己想钓男人吧!”
      
      阮依依摇了摇食指,“非也。我这是姐妹间的有福同享罢辽。”
      
      “可去你的吧!”
      
      两人打打闹闹的到达了约定的饭店。
      
      第一场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一伙人码了几排从饭店出来,外面的雨也停了。
      班长嚷嚷着要去唱歌,大家实在有点承受不住他的猛男撒娇,只能随着他。
      于是,十几个人声势浩荡的走在大街上,活像是黑帮约架现场。过往的路人纷纷投来目光。
      重要的是,黑帮的带头老大还是个女孩子。
      
      被“众星捧月”的“礼让”到最前边的常小歆,无话可说。
      
      大概是一下午杨让都没有出现,常小歆渐渐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
      
      “发什么呆啊,小歆快来聊天,我们好长时间没见了吧。”
      
      开口的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她给自己取了一个洋气的名字“Lisa”,本名叫李飒。
      
      常小歆坐了过去,就听他们在聊杨让。一时间,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李飒倒是笑容灿烂的将她拉到身边,“我们正聊学校以前的那几个帅哥呢,发现好多都长残了,只有杨让还是那么帅。”
      
      常小歆笑不出来。
      
      李飒以为她害羞,推了她一把,“哟哟哟,还脸红起来了。说到这个,你未婚夫今天怎么没来?”
      
      不等她否认“未婚夫”这个称呼,语文课代表便插进了话,“啊?杨让不一直喜欢他们班那班花吗?那时候我见他俩经常一起上下学,我还看到那班花亲了——”
      
      “嗐!我们让哥总算来了啊!”班长喝了不少,肉眼可见的开始上头,见推开包厢的人是杨让,几步上前哥俩好的搂着他,“你可不知道,这妹子一个个的,都等你呢!”然后往角落那边的位置一指,憨憨傻笑,“看!你未婚妻也在!”
      
      那一瞬间,常小歆觉得全场都寂静了,明明大家都在起哄,背景音乐还是班长点的《最炫名族风》,她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昏暗的灯光交错下,她注视着门口的人。
      电光火石间,她移开目光,低头玩手。
      
      班长虽然上了头,但也没瞎,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来,权当是小两口吵架,便顺手一推,把人推到了角落,正巧能撞到常小歆怀里的位置。
      却不料常小歆提前起身,擦过他在点歌机前坐了下来,“换首歌吧。”
      
      “走走走,跟哥们儿坐!”避免尴尬,班长再次搭上杨让的肩,拖着他坐到了一伙男生中间,边走边问,“吵架了?”
      
      杨让双手垂落在身侧,紧握的双拳慢慢松开,声音不轻不重,“嗯。”
      好像是,吵架了。
      她很生气。
      
      人差不多到齐了,便进入了每次聚会必不可少的游戏环节。
      
      “规则很简单,抽到同一张牌的人,真心话或者大冒险,二选一。”
      
      发牌开始,两轮过去,阮依依中招无数次,还次次都是黄段子级别的惩罚,她不服,觉得肯定有人做了手脚,非要自己洗牌。
      
      “我发了哟!”她目光扫视一圈,嘿嘿一笑。
      
      “翻牌!”
      
      “哈哈哈总算逮着你俩了!来来来,让哥跟小歆起立起立!”班长幸灾乐祸,疯狂给阮依依点赞。
      
      阮依依只想死。她机械的转过头,恰好将常小歆的神情波动看在眼里,但也只是短短的那么一瞬。
      
      面不改色的起身,常小歆丝毫不畏的对上对面人的目光,眼镜挡的恰到好处,她完全看不到他的情绪,就像她从来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一样。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我喊三二一一起说哦。”班长全场手握大局。
      
      两人没什么表情的相视一眼,异口同声——
      “真心话。”
      “大冒险。”
      
      “你俩统一一下呗。”
      
      “真心话。”杨让改口。
      
      “那成!”班长笑的特别贱,“那我——”
      
      “我来问我来问。”语文课代表积极地举起手。
      
      阮依依很想糊住她的嘴,哪来的糟心玩意儿。
      
      “那我问了哦。”故意卖了个关子,语文课代表面向杨让,“初吻是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中规中矩,却也能让在场的人兴奋不已,大家都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很期待。
      
      “一起说哦,不能撒谎。”
      
      背在身后的手轻微有些颤抖,常小歆紧紧握住它,心跳的很快,她说:“18岁生日那天。”
      
      却也是同一时间,杨让声线清冽的说了两个字,“高二。”
      
      常小歆怔了一下,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深深看了杨让一眼,就见他避也不避的看着自己,瞬间觉得可笑至极。
      
      “你俩...是谁记错了吧。”数学课代表不太确信的在两人之间瞄来瞄去。
      
      “我就说咯,那时候看到班花...”
      
      阮依依拦下她的话,“王亚丽,你牙上有韭菜。”
      
      语文课代表急忙俯身去照镜子。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味道,背景音乐正巧播放到某网红翻唱的《背叛》,班长举起的酒杯就僵持在那儿。
      
      谁也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班长觉得自己端着酒杯的手都有点儿麻了,他身边的人一字一顿的开了口,清冷的面庞上少见的,有点无奈。
      
      杨让说:“不能撒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