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从教练那边回来的路上,常小歆接到了闺蜜阮依依的电话,她只说了两个字——
      “看群。”
      
      半个小时前,高中班群就已经聊的热火朝天了,那个时候她还在游泳馆被教练骂的狗血淋头。
      
      群里无非就是聊聚会的事,临近暑假,大家也都开始按奈不住了。
      
      【班长:小歆呢?还在训练吗@常小歆】
      
      【lisa:小歆可是要为我们祖国争光的游泳健将,自然不能跟你这个整天闲的发霉的人比。】
      
      【常小歆:...游泳健将表示,刚挨完骂,恐怕只能在梦里为祖国争光了[大哭]。】
      
      将包斜挎在肩上,常小歆咬着冰棒,坐在树荫下的长凳上低头打字。
      
      见她来了,群里消息刷的飞快,最后还是班长问她要不要去周末的同学聚会。
      
      【班长:你这次一定要来啊,聚会地点就在你们学校附近,而且隔壁理科班的杨让也会过来[坏笑]】
      
      【数学课代表:是啊,看在你未婚夫的面儿上,这次聚会你怎么着都得给个面儿吧。】
      
      【群主阮依依禁言班长】
      【群主阮依依禁言数学课代表】
      
      热浪卷起老槐树的叶片,轻轻飘落在少女的肩头,少女沾着水汽的手拍了两下,将树叶踩在脚下。
      埋头,她在屏幕上敲下了四个字。
      【地址发我。】
      
      三十秒后,阮依依的来电显示跃然于屏幕。
      
      “你真要去?”
      
      背起包,常小歆往宿舍方向走,“去啊,为什么不去,大家都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挫败他们吧。”
      
      电话那头犹犹豫豫,“可是...杨让...”闭嘴沉默了片刻,阮依依故作轻松道:“他们估计开玩笑呢,杨让在盐城那边读书,不可能来北京的,你——”
      后续的开解还没说出口,就听手机那头的人言语冰凉道,“杨让?谁。”
      
      至此,话题就到此为止了,阮依依也装作没听到她隐忍的语气,很配合的转移了话题。
      
      这么多年过去了,“杨让”这个名字,到底还是碰不得。
      
      ...
      
      盛夏的风实在是闷的人喘不过气来。宿舍安不了空调,就连电风扇开到最大也会导致全楼停电,为此,常小歆把最近一段时间比赛的奖金拿来在校外租了房子,不过房子离学校有段距离,明天一早还要集训,在挨热睡懒觉跟吹空调迟到中,她选择了前者。
      
      夜里,宿舍另外几个女生回来见常小歆在,一群女生疯到凌晨才睡。
      
      睡梦中,常小歆迷迷糊糊的接了一通电话,听了半天才听出是她家母上大人的声音。
      也不管那边交代了什么,她鼻音浓重的“嗯”了好几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微信第一条,母上大人。
      简洁明了的一行字——
      【记得去机场接人。】
      机场?
      抓着鸡窝头想了半天,她一拍大腿。
      糟糕!要迟到了!
      
      “踩着点到,训练打扰你睡懒觉了是吧?我看你干脆就回去歇着吧!”教练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掐着秒表,表情恶的像是要吃人。
      
      常小歆闭嘴装死。平时她还能油腻的跟教练撒个娇,但这两天她的训练成绩一直不明显,还被教练抓包熬夜打游戏,是打死都不敢在教练面前皮了。
      
      “你今天要是还那副死样子,就给我把老校区的泳池刷一遍!”
      
      常小歆:“......”
      老校区的泳池堪比恐怖片的废弃场,本校学子们噩梦般的存在......
      
      其他人纷纷向常小歆投去同情的目光。
      
      常小歆垂死挣扎,“教练,就刷我们的泳池不行吗?”
      
      在教练一脚踹过来时,她“噗通”一声,跳到了泳池里,激起了一阵水花。
      
      教练板着脸,压下嘴角边的笑,眼中多是无奈。
      
      老校区的泳池自然是没有得到常小歆的“宠幸”,她今天状态不错,有几次还打破了之前比赛的记录。
      
      教练没表扬也没批评,只是在她请假的时候,也没询问原因,直接准了。
      
      ...
      
      老妈那边第五通电话催过来的时候,常小歆刚好拦了辆出租车,边接边拉开车门跟司机道:“师傅,去机场。”
      
      “妈,我已经在去得路上了,北京这路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把车窗降到最低,外面的热浪迎面扑来,“行行行知道了,我一定把你儿子安全接到成吗?那先这样,我挂了啊。”
      
      不清楚常烨怎么会突然跑来北京,他毕业后就回家了,在盐城那边找了工作,算是在那边稳定了下来。她先是发了微信给常烨,那边回了她一条语音,声音一如既往的欠揍。
      “我就在机场出口这儿呢,大热天的你快点儿,就算你哥热死了,你也是家里最底层的动物。”
      
      常小歆对着屏幕挥了挥拳头,故意按下语音键,对司机道:“师傅开慢点,我想看看沿路的风景。”
      
      嘴上这么说,常小歆还是在半小时内赶到了机场。像是掐准了点儿,她左脚刚下车,老妈的电话便再次打了过来。
      
      “小歆啊,还没到吗?”
      
      老妈的不耐烦都快要溢出屏幕了。
      
      “到了到了,正找人呢。”
      
      “到了就行,人让让都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我跟你讲,让让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你要多照顾他知道吗?妈记得你之前不是租了个房子嘛,让让过去的这段时间,你让他先住你那儿,北京房价贵,再租一个又浪费时间又浪费钱的,关键是让让过去,你俩相互有个照应,而且让让家里这边出了点事...”
      
      之后叶女士说了什么,常小歆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的大脑像是卡了机,正正巧巧的卡在了那个名字上。她浑身僵硬,就连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僵持了几分。
      她说:“妈你...说谁?”
      
      叶女士停顿了片刻,像是反应过来了,“哦,你哥已经被朋友接走了,让让还——”
      
      “妈,先挂了。”她慌乱的垂下手。
      
      机场来来往往的旅客众多,人海中,少年拖着黑色的行李箱,缓缓向她走来。
      霎时间,周围的一切都像是蒙上了灰色,唯独那个朝她走来的人,通身都在发着光。
      
      “常小歆。”他叫她。三个字叫的一板一眼。
      
      阮依依曾经说过,能把常小歆这么可爱的名字叫的没有任何温度的人,也就只有杨让了。
      
      直到上了出租车,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交流。
      
      “去哪儿?”司机师傅前后看了眼,以他过来人的经验来看,八成又是小情侣吵架。
      
      常小歆报了学校的地址,扭过头看向车窗外。
      她从未想过,多年后,她还可以跟他处在同一个空间,呼吸着同一片空气。
      
      后座的人喉结微动,像是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金丝框眼镜下,那双细长的眼眸中,藏着隐忍。
      好像,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他以为,见到他,她会跟他一样开心。
      
      司机有意开导两位小年轻,先放了首歌活跃气氛,然后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谈起自己的感情经历,话到中途,他又来了两句情感导师的金句,然后偷偷打量两位小年轻的表情。
      
      却在这时,他听到后座的男生开了口。
      
      “常小歆。”杨让叫她。
      
      副驾驶座上的人没有回头,不咸不淡的道:“干嘛。”
      
      似乎是被她冷淡又不耐烦的态度怔住了,话到嘴边,杨让默了默,薄唇动了两下,“我身上没带钱。” 
      他是要问她“你过得好吗”,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么多年没有他,她依旧过得很好。
      她人缘好,招人喜欢。这些他一直知道。
      
      常小歆皱了皱眉,低头去翻钱包,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敷衍道:“身上没钱,借不了你。”转而又轻嘲的笑了声,“不过你放心,车费算我请你。”
      
      双唇紧紧抿在一起,杨让捏了捏拳,“常小歆。”
      她应该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叶阿姨肯定也跟她说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睫毛颤了颤,他闭了下眼,“我没地方住。”
      
      常小歆心跳漏了一拍。叶女士电话里说了,让他短时间内住自己那儿。
      但也就只有那一瞬间。
      她恢复了冷漠,“哦。”转头对司机道,“师傅,在附近找个酒店停一下。”
      
      司机师傅彻底看不下去了,“我说小伙子,女朋友就是得哄着,你瞅瞅你凶成那样,怎么找着这么好看的女朋友的?”
      后座的年轻人表情紧紧绷着,说话又没有温度,音量稍微一大,就是他也觉得凶神恶煞的,这小姑娘没被吓哭,看来是经常被这样对待。
      他同情的看了小姑娘一眼。
      
      常小歆倒是一怔。
      凶吗?他对她好像一直都这样。
      
      出租车并没有开到某家酒店,还在郊区的时候,杨让就自己下了车。常小歆没管他,甚至没有从后视镜里看过一眼。
      
      司机师傅心里犯起了嘀咕。总觉得小姑娘也太决绝了点儿,不由得开口劝道:“小姑娘,有什么话回去说开了就好,你瞅瞅这天,估计待会儿要下雨,你男朋友——”
      
      “他不是。”常小歆道。
      
      “啊?”
      
      “是他自己要下去的。”她低下头玩着指甲,眼眶却有点泛红。她自言自语道:“是他先丢下我的。”
      是他先的。
      
      记忆被拉的很长,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很多年前。
      
      她记得高二快寒假的时候,他把自己丢在半路,冰天雪地,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记得高二第二学期开学,说好要带她学习,她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的学破脑袋转了理科班,他却私底下找了班主任把她换回了文科。
      她还记得快毕业的时候,她送了他情书,那封被他丢在垃圾桶的情书现在还藏在她的箱底......
      
      她甚至记得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他说:“别跟着我。”
      他说:“你能不能别整天不务正业。”
      他说:“你没脑子?”
      他说:“你很烦。”
      
      那个时候,她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他,她像一只狗一样,日日追在他身后,尽管他从不回头。
      所以,这些对于她来说,不论有多痛只要有关于他,都藏在心里的东西,他是不是根本不记得?
      
      恍神间,她听到司机说,“下雨了。”
      
      外面飘起了雨点,方才晴空万里,转眼间就黑云压境。雨势越来越大,整个城市被湿润又沉闷的气氛所包裹。眨眼间,像是回到了那年的暴雪天,路上结着厚厚的冰,杨让的声音比那天的天气还要寒凉。
      他说:“下去。”
      那天雪到底多大,下了多久她不记得了,只记得他离开时决然的背影。
      现在想想,他对她一直挺绝情的。
      
      “要不我开回去?”司机试探性的问。
      
      指甲刺痛掌心,常小歆吸了一口气,道:“不用。” 
      雷声轰鸣,她转头看向车窗外。
      十七八岁的常小歆会毫不犹豫的回头,但现在,再也不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插播一条下本预收,620开,大佬们康康~】
    刀客派继承人乔笙穿成了《总裁的替身小娇妻》的女主。
      
    作为男主的替身小娇妻,女主第一百零一次跟男主吵架,并面临男主白月光到来的修罗场面时,男主给了她一个亿作为补偿费。
      
    按照原文,她将在大雨里跟男主进行一场虐心虐身的“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不听我不听”等智障桥段。
    看着面前一个亿的支票,乔笙眉头一皱:“能别整这些虚的吗?现金有吗?黑卡也行。”
    男主:“???”
    乔笙:只要我刀拔的快,弱智剧情就追不上我。
    ~
    傅昭听说最近对家失恋了,失恋的对家犹如一条废狗,傅昭觉得还可以让他更废一点。
    于是,他找上了这位传说中的平民女人,打算把他带到自己身边气死那条废狗。
    让他没想到的是,女人拒绝了他的提议,并邀请他加入她的“刀客”门派。
    乔笙:我观少侠身姿不凡,乃是练武绝佳体质,可有意向加入我门派?
    【乔笙内心:多坑几个有钱人,复兴门派迫在眉睫!(不是)】
    傅昭:?
    没多久,这位平民女人参加了女团选秀。
    节目里,乔笙一把窄背长刀耍的花里胡哨眼花缭乱,圈粉无数,网友们纷纷求教学。
    乔笙:想学?刀客门派了解一下。
    傅昭:?说好了只有我是绝佳体质???
    从这之后,平民女人一路顺风顺水,挤上了福布斯榜,横扫各大奖项,成为了无数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月坛新星为她写歌,年轻影帝颁奖台上隔空表白,废狗苦哈哈的追在她身后求复合,就连废狗的白月光也愿意跟她共度余生。
    傅昭:……我绿了?
    乔笙:抱歉,无心恋爱,只想复兴我大门派,谈恋爱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女主超级无敌巨无霸苏,又飒又沙雕,穿书前是现代武侠没落门派传承人】
    【谁都别想虐我原文也不行有我在就必须是爽文的玛丽苏女主X表面端方公子实际上老狗逼一条的霸总男主】
    【强强联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