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豪门前夫(2) ...

  •   江渝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车碾过一样,他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知道多半没有什么好事。
      
      他从冰凉的瓷砖上爬起来,就看到裴真正坐在桌边吃早饭,看着手机,脸上的笑容灿烂得有些刺眼。
      
      裴真知道江渝醒了,准确地说,江渝还没有醒的时候,系统就已经提醒她,这人要醒了。
      
      她正在看自己的朋友圈。
      
      刚才她发出的那张照片显然在朋友圈产生了巨大的动荡。
      
      梁欢的微信没有分私人和工作,所以照片发出去,无论是梁欢那种豪门圈子里的人,还是工作圈子里的人全部都看见了。
      
      职员只敢看了笑一下,然后截屏发给别人。
      
      和梁欢比较熟悉也不怕江渝的人,就直接在评论区调侃了。
      
      【路秋:这是你们家江渝?我的天,笑死我了,这是喝醉了吗?】
      
      【莫杨:厉害厉害,这个睡姿,一般人睡不出来啊。】
      
      陆客在车里随便刷了一下朋友圈,就看到裴真发出来的照片,他愣了一下,不经咋舌。
      
      还真是狠,沙发都不让睡,直接睡在地上。
      
      陆客盯着照片看了五秒,然后大笑了起来,笑完之后,更多的是不理解。
      
      梁欢明明是很害怕江渝的,为什么敢发出这种照片,按照江渝爱面子的表现,肯定饶不了她。
      
      裴真吃完饭就去洗了碗,然后拿着包准备出门。
      
      江渝就看着裴真这么无视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一眼。
      
      “梁欢,你到底在做什么?”
      
      裴真换高跟鞋的动作顿了一下,抬头看着江渝,眨了眨眼睛:“我做了什么?我没做什么吧。”
      
      裴真扯了扯嘴角,也不等江渝回话,就直接出了门。
      
      江渝盯着那扇关上的门,狠狠地把手边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急匆匆地出了家门,一进公司就注意到不少人看着自己。
      
      虽然平常也有很多人看着自己,但是这次的眼神明显和以前不一样。
      
      “貌似他还没有发现你做了什么。”
      
      “嗯。”裴真修改着手中的设计图纸。
      
      说实话,她对什么时尚行业并没有什么了解,现在的修改都是根据自己在那个世界的时候看的秀然后加上自己的理解修改。
      
      她已经查过了,这个世界和她的世界还是有很多东西不一样的。
      
      放下修改好的设计图纸,她敲了敲桌子,打了个呵欠,看到江渝的秘书,挑了挑眉,看来是知道了。
      
      *
      
      到江渝办公室的时候,裴真就注意到他办公室的一地狼藉,看上去刚才是发了好大一通火。
      
      “梁欢!谁让你把照片发到朋友圈里面去的?”江渝盯着梁欢,脑门上的好感度“0”非常醒目。
      
      系统觉得,要不是好感度没有负数,现在这个好感度还能更低。
      
      “不能发朋友圈,是可以发微博吗?”裴真看着江渝,表情看上去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是在很认真的发问。
      
      江渝愣了一下,盯着裴真。
      
      “那我把朋友圈删了去发微博。”裴真说这就拿出手机准备动手。
      
      江渝反应过来,伸手就要去抢。
      
      裴真巧妙地避开了江渝的手:“江总,别怪我,怪就怪找你喝酒的人,以后你要是再喝醉了回来,还是睡瓷砖的命,连地板也不要想睡。”
      
      江渝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裴真,这话实在是不像从那个连哭都不敢大声哭的女人嘴巴里冒出来的。
      
      “你现在胆子大了是不是?”
      
      “我为什么胆子不能大,我爸是梁宇。”裴真脸上多了几分疑惑,“江总,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要是没有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江渝捏着拳头,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想要把自己的怒火给压下去:“你给我出去!”
      
      裴真不在乎,反正现在江渝一定比她更加难受,她反正是一点都不难受。
      
      毕竟作为一个要面子的人,被下属看到了丑照,还被上流社会当作谈资,这种感觉,估计就跟凌迟差不多。
      
      江渝盯着裴真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这是一种新的吸引我目光的把戏吗?
      
      我告诉你梁欢,你不要想如愿。
      
      裴真笑眯眯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边的人凑了过来。
      
      虽然梁欢是大小姐,但是因为性格不错,也没有仗势欺人的想法,所以旁边的人和她还挺熟的,虽然也有不少人非常看不上梁欢软绵绵的性格。
      
      “欢欢,总裁生气了吗?”
      
      “生气就生气,大不了把我辞退,我回去继承家业。”梁欢翻着手中的书,转动着手中的笔。
      
      旁边的人愣了一下:“欢欢,还是第一次看见你笑得这么开心啊。”
      
      “嗯,心情真的很好。”裴真点了点头,“中午我们去吃火锅吧,我请客。”
      
      “好!”旁边的人立刻欢呼了起来,有人请客,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瞬间全部都不重要了。
      
      刚好下楼有事的江渝听到这边的笑声,脸一黑,看着人群中笑得灿烂的裴真,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午休是十一点半到一点半,两个小时,足够他们吃火锅了。
      
      本来每天到午饭,梁欢都是去找江渝一起吃的,不过大部分时候江渝都会拒绝一起吃饭。
      
      这次江渝想好了,要是裴真来找他,他就狠狠的拒绝,谁知道,裴真根本就没有来。
      
      欲情故纵吗?
      
      看着桌上的饭菜,江渝眯了眯眼睛。
      
      裴真不知道江渝在想什么,要是知道的话,会笑一笑,然后感慨一声,天下居然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一顿火锅吃完,也差不多到下午上班时间了,裴真日常摸鱼。
      
      “我说,那女的就不能早点回来吗?我好无聊啊。”裴真打了个呵欠,撑着下巴。
      
      系统:“因为是第一个世界,所以时间点给你安排在了这里,让你有更多时间摸清情况。”谁知道你居然这么不着调。
      
      当然最后一句话,系统是不敢说的,要是说出来,他可能会被怼死。
      
      裴真咂了咂嘴巴:“那是普通人,我可是天才。”
      
      系统立刻表示赞成:“嗯嗯。”这女人真不要脸。
      
      到了下班时间,裴真几乎是第一个收拾好东西准备走的。
      
      速度之快,让人瞠目。
      
      “今天是要去约会吗?”旁边的人打趣道。
      
      裴真摇了摇头:“约会有什么意思,我当然去做更加有趣的事情。”
      
      说完,裴真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睛,然后迅速遛了。
      
      江渝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裴真空空荡荡的座位。
      
      听到她已经离开了这件事情,脸色难看至极。
      
      周围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江渝的脸色这么难看,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裴真是去看自己的工作室的,大小姐的好处就是说一声,下面就有很多人帮忙办事。
      
      她已经在着手准备离职之后的事情了。
      
      工作室距离江渝的公司很近,她是故意的。
      
      裴真的目标就是成为江渝心中的一根刺,出现一次,就让他疼一次。
      
      系统知道裴真的想法,但是总觉得,要是让裴真做这根刺,估计不是让他疼,而是让他死了。
      
      “大小姐您觉得这里怎么样?”
      
      “很好。”裴真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车来车往,勾了勾唇角。
      
      她就是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暂时不要告诉我爸。”裴真叮嘱了一句,她想要离婚这件事情,梁父梁母估计也不会反对,但是她还有其他事情想做,在这件事情之前,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是。”
      
      裴真敲了敲玻璃,思考了一下梁欢的喜好:“我回去之后会出一份设计图,到时候这里你就按照设计图装修。”
      
      “好。”
      
      裴真看完就离开了,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是和k家模特公司的华区负责人林州的对话框。
      
      【林州:梁小姐有空什么时候见面签一下合同?】
      
      【梁欢:昨天您还很好奇我一个人出来截公司生意,今天这么快就考虑好了?】
      
      【林州:我们只要和设计师合作,好的作品足够,其他事情和我们没关系。】
      
      【梁欢:林先生想清楚了就好。】
      
      系统感慨了一声:“怪不得你说谈下来了。”
      
      “我的私人恩怨和他们有没有关系,我有实力有梁家就可以了。”裴真说道,“他又不是傻子,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裴真慢悠悠地走出了大楼。
      
      “你现在要去哪里?回家吗?”
      
      “买衣服。”裴真说道,“好不容易有花不完的钱,不买衣服实在是太亏了,我不仅要买,我还要刷爆江渝的卡。”
      
      “宿主,你真的幼稚。”
      
      “能让他不舒服就好,管他幼不幼稚。”裴真耸了耸肩膀。
      
      江渝从六点钟开始就收到各种扣款通知。
      
      来第一条的时候,他就扫了一眼,然后两个小时,就看到卡里面一下子少了近九十万。
      
      他感觉头有些疼。
      
      当时给梁欢卡的时候,其实就是意思意思,两个人结婚这段时间下来,梁欢根本就没有用过他的卡,要不是今天来了消费记录,他差点都忘了,自己还给过梁欢一张卡。
      
      这是在提高自己的存在感吗?现在不走贤妻良母路线,开始走这种了?
      
      “傻子,你觉得那个二货现在在想什么?”裴真把购物袋塞进后备箱。
      
      系统:“又不是花我的钱,我不知道。”
      
      “我感觉我买的还是太少了,要不我去凑个整?”裴真靠着椅背。
      
      “您考虑这些,不如考虑一下,晚上睡觉的事情……你不会还要兑换安眠药吧,我真的觉得,把宝贵的积分浪费在他身上,实在是有点不值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