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豪门前夫(3) ...

  •   “嗯,好久没看爸妈了。”裴真点了点头,一踩油门,调了个头,就朝着梁家老宅走去。
      
      “宿主,这也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难道你准备在不离婚之前,都住在梁家老宅吗?”
      
      “不可以吗?”裴真不以为然,随后自己叹了一口气,“算了,不能住在老宅,距离公司太远了。”
      
      系统:……
      
      “那我就只能自己再买个小公寓了。”裴真的手指轻轻地点着方向盘。
      
      “江渝恐怕不会同意。”
      
      “我买房子,为什么要他同意。”裴真不以为然,车一到老宅,听到喇叭声的梁父梁母立刻走了出来。
      
      裴真从车玻璃远远地看了一眼,梁父看上去是个很严肃的人,不苟言笑,但是从他这么远,就要喊梁欢的情况来看,还是很关心这个女儿的。
      
      虽然在梁欢的记忆里,梁父并没有多么关心她,大部分的关心都来自于梁母,有些东西,也只有旁观者才看得清楚。
      
      裴真停好车,笑眯眯地朝着两个人走了过去。
      
      “爸妈,我回来了。”裴真抱了抱梁母,然后看了眼梁父。
      
      梁父就这么看着裴真,裴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抱了一下梁父。
      
      注意到梁父表情的缓和,心里有些想笑。
      
      “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是不是江渝欺负你了?”梁父走到沙发上坐着,脸上就写了四个大字:果然如此。
      
      裴真摇了摇头:“不是啊,只是想你们了,他不敢欺负我。”
      
      梁父亲哼了一声:“他就是欺负你,你也感受不到。”
      
      梁母瞪了眼梁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爸妈,我想在这边住几天,周日再回去。”眼看着两个人仿佛要开始斗嘴,裴真立刻说到。
      
      梁父细细地看了眼裴真:“你真的没说谎?他真的没欺负你?”
      
      “没有啊。”裴真说道,“你们没看到我发的照片吗?现在是我欺负他。”
      
      梁父想到那个不着调的照片有些无语:“罢了,要是他欺负你的话,一定要和我们说。”
      
      “放心啦。”裴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女儿现在才不好欺负呢。”
      
      梁父显然没有相信的意思。
      
      裴真去了楼上梁欢的房间,虽然平常梁欢基本上不会回来住,但是她的房间一直都有人打扫,并且一应俱全,化妆品什么的都有,和在江家常用的牌子一样,而且基本上都没有拆开包装。
      
      可见准备这些的人,是多么关心梁欢了。
      
      这边江渝还以为裴真回家了,然而推开家门,里面冷冷清清,没有任何人气。
      
      拿出手机才发现裴真不久前给他发的消息,消息很随便,就三个字“我回家”。
      
      他捏着手机,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给裴真打了过去。
      
      裴真正在吃完饭,因为她的回来,梁家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全部都是以前梁欢爱吃的。
      
      吃得正欢,看到手机上跳动的“渣狗”两个字,她表情有些不耐烦。
      
      “不接电话吗?”梁母看着裴真停滞的动作,问道。
      
      裴真害怕梁母看到来电显示,立刻接了电话:“喂?有事吗?”
      
      江渝刚准备说话,就听到裴真打了一个饱嗝。
      
      “你回去不喊我一声?”江渝问道。
      
      “啊,不好意思啊,我想过愉快的一家三口生活,不带你的那种。”裴真喝了一口汤。
      
      “你什么意思?”江渝的声音有些冷硬,以前只要听到他的这种声音,梁欢一定会服软。
      
      然而,梁欢是梁欢,裴真是裴真。
      
      梁欢不想惹他生气,然而裴真最喜欢看他生气。
      
      “怎么,你还不准我回家看父母?”裴真反问道,抬头注意到梁父不悦的表情,放下了筷子。
      
      江渝愣了一下:“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再说吧。”裴真的声音漫不经心,“我要吃饭了,不聊了。”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江渝听着被挂断的声音,看着手机,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明明以前都是他先挂的电话,现在怎么反过来了?
      
      “怎么了?还说没有吵架?”梁父看着裴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爸,别担心,我自己可以解决。”
      
      “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婚。”梁父说道,他一直都不喜欢江渝。
      
      裴真笑了笑:“爸,真的没事。”
      
      梁父盯着裴真看了半晌,没说话,最终叹了口气。
      
      “爸,别担心我,我都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裴真吃完饭擦了擦嘴巴,“对了,妈,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吧。”
      
      “好啊。”梁母笑了,给了梁父一个眼神,“你都好长时间没陪我逛街了。”
      
      “怎么,你们去逛街就不带我了?”梁父有些不悦。
      
      “带,不然谁拎包啊。”梁母说道。
      
      裴真上辈子是个孤儿,看着梁父梁母的脸,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真是让人羡慕的家庭。
      
      晚上裴真继续完善自己的设计图。
      
      “宿主,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系统感慨了一声。
      
      “估计这具身体还有梁欢存在时候的肌肉记忆,当然,也离不开我的聪明才智。”裴真说道,画了两笔之后,手一顿,“话说,我可以请假在家里工作的吧,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画设计图。”
      
      系统叹了口气:“就不能去刷一下好感度吗?”
      
      “垃圾的好感度有什么好刷的。”
      
      “爱得越深悔恨越深。”系统说道。
      
      裴真晃着腿,笑了笑:“我不搞欺骗感情的事情,没有意思,说实话,现在我就可以让他说出来。”
      
      “要真心实意的,被逼的是不行的。”系统警告道。
      
      “哦。”裴真叹了口气,颇有些失望,有一笔每一笔地画着手上的图,撑着下巴,月光从窗子里洒进来,落在她的身上,“要是我完成任务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梁欢还会回来吗?”裴真问道。
      
      系统半天没说话:“这种事情,不需要你管,宿主,你只需要做好任务就可以了。”
      
      裴真扯了扯嘴角:“成吧。”
      
      她从来都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裴真伸了个懒腰,捏了捏自己酸痛的肩膀,收好东西,睡觉。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裴真的周末过得无比开心,江渝的周末非常不爽,他一直等着裴真给自己打电话,谁知道这个女人仿佛忘了他一样。
      
      周末晚上裴真回去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江渝。
      
      裴真把包挂在门口,拿出手机,给梁父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进了厨房,倒了杯水。
      
      江渝捏着拳头。
      
      “你还知道回来?”
      
      “这房子我买的,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裴真扫了一眼江渝,喝了口水,表情很淡。
      
      江渝的表情一僵,想要发火,但是硬生生地把火气按了下去,声音软了不少:“欢欢,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最近很不对劲。”
      
      裴真看着江渝,头顶上那“0”依旧是“0”,只是这狗男人眼睛里面确实柔情似水。
      
      “最近有点累。”裴真倒是想直接说“因为看你不顺眼”的,不过想想自己的游戏还要继续下去,这个时候什么都暴露了就不好玩了。
      
      江渝脸色缓和了几分,只当是裴真最近的设计遇到了什么瓶颈,所以脾气才这么反常。
      
      “吃饭了吗?晚上我来做饭?”江渝起身,“那你进去休息一下?”
      
      “嗯。”裴真揉了揉脖子,“我想喝鸡汤。”
      
      江渝的动作一僵,他本来的意思就是家里有什么就随便做一下,并没有要出门的意思,鬼知道裴真的点菜还在继续。
      
      “再弄个大煮干丝,红烧鱼。”裴真摸了摸下巴,“我暂时就想起来这么多,你去买菜吧,到时候想吃什么,我通知你。”
      
      江渝:……
      
      以前的梁欢,就算是江渝给她用电饭锅定时煮一碗粥,她都会很高兴,点菜什么的,从来不存在。
      
      江渝想要说什么,然而裴真已经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他看了眼时间,出了门,话已经丢出去了,自然不可能再收回来。
      
      裴真躺在床上,打了个呵欠。
      
      “宿主,你就不害怕惹怒江渝吗?”
      
      裴真扯了扯嘴角:“怕毛线,有啥好怕的,他现在能对我做什么吗?而且,这男人也真是贱,以前梁欢对他那么好,他没什么好脸色,这几天我态度一冷,他就自己凑过来了”
      
      “话说,宿主今天还要兑换安眠药吗?您只剩下八百积分了。”
      
      “不用了,打晕就行,你说得对,为他浪费积分实在是太不值了。”裴真揉了揉手腕,“不瞒你说,我的身手很不错。”
      
      “要是打不晕怎么办?”系统问道,如此彪悍的宿主让它有些害怕。
      
      裴真敲着二郎腿,轻轻晃着:“打不晕再说,没有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要考虑。”而且,这种看上去就很弱的菜鸡,她怎么可能打不晕。
      
      说完,脑子里大概联想到了打江渝的画面,她心情良好,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江渝不在,所以笑声格外猖狂,笑完之后,就有些累了。裴真打了个呵欠之后,往床上一躺,沉沉地睡了过去。
      
      江渝回到家,做好饭,去房间叫裴真,推开门,就看到裴真沉睡的脸,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看上去有些开心。
      
      他走了过去,盯着裴真的脸,看了几秒,低下头,凑了过去,刚准备亲一下。
      
      一个拳头就朝着江渝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很重,没有任何缓冲,裴真她真的用了全力,没有任何保留的意思。
      
      本来就弯着腰,重心不稳的江渝,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