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豪门前夫(1) ...

  •   “梁欢,总裁来接你回去了。”
      
      裴真看着iPad上的设计图,揉了揉太阳穴。
      
      因为刚才那个人的随口一句,周围瞬间多了不少窃窃私语,一个人小声说话,不闹腾,但是一堆人这么说话,闹腾得很。
      
      裴真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炸。
      
      “梁欢?”
      
      大概看裴真没有反应,那刚才多嘴的人又敲了敲她的桌子:“梁欢,总裁在等你。”
      
      “我知道了,没什么好急的。”裴真又看了一眼设计图,把iPad的收了起来,放进了包里。
      
      脑子里的系统有点着急:“宿主,江渝的怒气值已经飙升到九十了。”
      
      “反正也快离婚了,他生气到脑子炸了,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裴真慢条斯理地说道,她还顺便拿小镜子补了一下妆。
      
      系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裴真看着镜子里的脸已经没有了瑕疵,才满意地收起化妆品,起身朝着已经等了二十分钟的江渝走去。
      
      江渝脑门上3点的好感度,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寒酸。不过,脸长得确实不错,估计梁欢这么喜欢他,和这张脸又有很大的关系。
      
      看他的表情,已经有了要发怒的迹象,只是现在在公司,发火实在是和他的形象不太相符。
      
      “怎么这么慢?”江渝想要帮着裴真拎包,但是却被她巧妙的避开了。
      
      “看了一下设计图,有些灵感。”裴真的声音不冷不淡,“灵感这种东西,不赶紧记下来,谁知道下次什么时候会再来。”
      
      江渝微微皱眉,扫过裴真脸上精致的妆容,这女人是以为自己眼瞎吗?
      
      “晚上我要出去吃饭。”裴真看了眼手表。
      
      江渝的脸色愈发难看:“怎么不早说?今天陆客喊我们一起去玩。”
      
      裴真抬头看了眼江渝,扯了扯嘴角:“我和你们又不是一个圈子的,去不去没什么区别吧。”
      
      “你必须去。”
      
      “不去。”裴真又看了一眼时间。
      
      江渝头顶的好感度,终于还是变成了0。
      
      她闭着眼睛靠着电梯的墙壁,和江渝保持了尽量远的距离。
      
      脑子简单地梳理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故事线。
      
      她现在的名字叫做梁欢,是梁家的独女,是w的一名设计师,w的总裁是江渝,梁欢的丈夫,也是这个世界的任务对象。
      
      两个人是商业联姻,梁欢很喜欢江渝,江渝喜欢梁欢身后的梁氏,因为都对对方有所求,所以结婚得很顺利。
      
      梁欢虽然是个大小姐,但是性格很好,属于人美心善的那种,用裴真的话来说,就是有些过于圣母了。
      
      她二十五岁之前,作为梁氏的小公主,过得无忧无虑,顺风顺水,二十五岁嫁给江渝之后,她悲惨的一生就这么开始了。
      
      江渝不喜欢梁欢,结婚半年的时候,两个人还相敬如宾,虽然不喜欢,但是也不会把这种不喜欢表现在脸上。
      
      梁欢其实心里清楚,但是她相信日久生情,只要对江渝好,他总有一天会喜欢上自己。
      
      然而,她没等来江渝喜欢上自己,等来了江渝的初恋,他的白月光,心头的朱砂痣,宋妍。
      
      宋妍是国际上知名的设计师,她和江渝分手,是因为宋妍的出生不好,当时也没混出个名堂,所以被江家所嫌弃。
      
      宋妍拿了一堆设计大奖后,就回了国,在一次宴会上和江渝重逢。
      
      两个人干柴烈火,郎有情,妾有意,很快就复合了。
      
      这一切梁欢都不知道,她依旧每天美滋滋地想着办法让江渝高兴。
      
      宋妍不满足于做江渝的情人,她想要梁欢的位置,而江渝想要梁家。
      
      两个人的目的虽然不一样,但是第一个突破口都一样,都是梁欢。
      
      宋妍来了w,成了w的首席设计师,在一次和国际知名模特公司的合作中,梁欢准备了很久的设计图被选上。
      
      但是她发现,最后那些设计图的设计师名字,都是宋妍。
      
      她立刻去找了江渝,却被江渝斥责,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可以画出那样的东西。
      
      再然后,设计图泄漏,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梁欢一个人。
      
      梁欢瞬间多了很多的骂名,她解释,但是无人听。
      
      梁氏也同时出了事,他们旗下的零食品牌被查出来是用了很多不准使用的原料。
      
      梁欢找江渝帮忙,那人只扔给了她一份离婚协议书,在晚上把她赶出家门,当着她的面,搂着宋妍离开。
      
      后来,梁氏的问题越来越大,内忧外患下,梁欢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去世。
      
      梁欢已经有些发疯,从w的办公楼楼顶跳下。
      
      “叮”。
      
      裴真睁开眼睛,等电梯开门,就直接走了出去,也没有和江渝打招呼的意思。
      
      江渝的脸色,黑如锅底。
      
      现在距离宋妍回来,还有十天。
      
      说实话,严格地来说,江渝娶梁欢可以说就是高攀了,对于江渝,她完全没有必要伏低做小。
      
      都是爱情蒙蔽了双眼啊。
      
      “宿主,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的任务。”
      
      “任务啊。”裴真思考了一下,“不就是让他真心实意地说出‘我错了’吗?又不是很困难。”
      
      系统:……
      
      裴真走到梁欢的跑车前,感慨了一声:“羡慕这种一出生就在金字塔顶端的人,这车,上辈子我上辈子奋斗了七八年才买上。”
      
      “那你好好享受。”
      
      “嗯。”裴真把车开了出去,脚下油门一踩,把路过的江渝吓了一跳。
      
      裴真从后视镜里看到江渝跳开还没恢复的动作,忍不住笑了。
      
      真的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人送上来给自己撒气,干嘛不撒呢。
      
      她这次要见的,就是那个模特公司的负责人,对方表示对她的设计图非常感兴趣。
      
      裴真相信自己,只需要一个晚饭的时间,就可以将对方搞定。
      
      *
      
      江渝因为裴真的关系,一个晚上都不高兴,靠在沙发上,冷着脸。
      
      “我说,怎么了?到底是谁惹你生气了?”
      
      江渝抬头看了眼说话的人,冷笑了一声:“你说还有谁?”
      
      “梁欢?那小兔子还会惹你生气?”陆客笑了,显然有些不相信。
      
      “她今天有点不对劲。”江渝晃了晃杯子,他想了一下,自己应该没有暴露自己的意图。
      
      陆客挑了挑眉:“废话,人家天天想办法讨你欢心,你这副模样,是个人都会不对劲。”
      
      “不是……”江渝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陆客解释。
      
      今天的梁欢用不对劲说来形容都已经轻了,她更像是换了一个人。
      
      “别想了,来了就好好玩,别给兄弟摆脸色。”陆客搭着江渝的肩膀,“一切问题都可以在床上解决。”
      
      江渝点了点头,也不再多想。
      
      蠢人就是蠢人,再怎么变化,也不可能会一下子变得聪明。
      
      江渝喝了很多酒回去,被陆客送回来的时候,步履虽然还算平稳,实际上脑子已经有些不太清醒,只是看上去淡定罢了。
      
      陆客扶着江渝,站在门口,按了一下门铃。
      
      江渝和梁欢为了方便,就住在了公司旁边的高级小区里,只有偶尔会回老宅陪一下江渝的父母。
      
      陆客按门铃的时候,裴真刚好在敷面膜,靠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怎么还不开门。”陆客嘀咕了一声,又按了一下门铃。
      
      裴真看了一眼时间,把脸上的面膜拿下来,清理了一下,才去开门。
      
      陆客刚好准备第五次按门铃。
      
      “嫂子,你终于开门了。”陆客松了一口气,把江渝扶了进去。
      
      “喝了多少酒?”裴真皱着眉头,指了一下沙发,“扔在那边吧。”
      
      “好。”陆客把江渝在沙发上放下,“嫂子,既然我已经把渝哥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嗯。”裴真点了点头。
      
      陆客走出了门才意识到裴真的不对劲。
      
      他还记得上次这么把江渝送进来的时候,梁欢非常着急地让他把人送到卧室,然后前前后后的伺候着。
      
      他在进电梯的时候,看了一眼江渝的家门,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预感,今天江渝会在沙发上度过。
      
      “宿主,你真的不准备管一下江渝吗?”
      
      “为什么要管他。”裴真回到卧室,关上门,思考了一下直接给锁上了,“他和我有半毛钱关系。”
      
      裴真扯了扯嘴角,要不是晚上的事情谈成了,她的心情还算不错,不然直接把他扔在门外面过一个晚上。
      
      躺在舒适的大床上,裴真很快就睡了过去。
      
      门外的江渝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就在半夜的时候被突然惊醒。
      
      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客厅,过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
      
      江渝揉着因为宿醉疼痛的脑袋,看了眼房间的门,皱着眉头:这女人居然直接把我扔在外面?
      
      他起身晃晃悠悠地往房间走,想要开门,却没有开开。
      
      被锁了。
      
      江渝的火气瞬间上来了,狠狠地踹了一脚门。
      
      裴真打了个呵欠,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给他一颗安眠药。”
      
      系统:“宿主,您的初始积分只有一千,一颗安眠药需要两百积分兑换,您确定吗?”
      
      “确定。”裴真再次打了个呵欠,被门外的踹门声吵得实在难受,“速度。”
      
      话音刚落,门外的踹门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咚”的一声,那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裴真早上七点半准时醒了,洗漱好打开门,就看到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江渝,丝毫没有平常的贵公子形象。
      
      她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随手放进了朋友圈,配一行字“大家乐一乐”。
      
      系统突然有些心疼江渝了:“江渝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找你麻烦。”
      
      “哦。”裴真一脸无所谓。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暴躁,一般在免费章节用一些无聊理由打负分的我都会怼回去。
    预收:《失忆后我撩了隔壁霸总》

    顾漾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意外失忆了,她从一个小网红变成了娱乐圈黑料缠身的十八线小明星。
    最主要的是!她还有了一个未婚夫?
    未婚夫是现在当红小鲜肉,有颜有才。
    顾漾一头雾水,表示茫然。
    梁越站在她的面前,有些不耐烦:“就算你失忆,我也不会心软的,麻溜地解除婚约,你好我好大家好。”

    顾漾本来还想洗刷自己的黑料,重新奋斗一下,满足少年时征战大荧幕的理想。
    直到某跨国公司的老总,亲切地握住她的手,叫了她一声“乖女儿”,告诉她,自己是他失散多年的女儿。
    她当即决定决定做一条咸鱼,佛系人生。

    姜裴发现邻居家找来的女儿居然是那个借酒强吻自己的变态。
    他表示想要搬家,后来发现这女人根本就不认识自己。
    顾漾发现隔壁那个身价过亿的总裁总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
    她可以保证那绝对不是爱慕的眼神!而是戒备和提防。
    作为一个完全不记得曾经发生什么的顾漾只能微笑再微笑。
    后来隔壁总裁提出要和他们家联姻,为了霸总和自己的自由,顾漾表示自己愿意各玩各的。
    某总裁听闻,冷笑一声,捏住了她的下巴:你还想玩谁?
    *
    为什么我成了一条咸鱼?
    因为我想翻身的时候,总有人告诉我:不用翻,我来收拾就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