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每个小木盆里都盛着温水,小幼崽们哒哒哒跑过来,一块儿洗手,还用了肥皂,擦干,清清爽爽地到炕上坐着,等着吃饭。
      
      秦十三也在,他如今除了每日回户部衙门点卯,旁的时候都在鸿胪寺这边学记账。户部衙门乐得不用跟鸿胪寺打交道,只是二十两银子就把秦十三打发了,非但没管秦十三,反而还暗中看热闹。
      
      相同处境的,司平亦是如此。
      
      燕洵抱着大陶罐进来,扫了眼道:“司平还没来?”
      
      “没有哩。”蛇身幼崽说着看了眼身边空着的蒲团,桌上早就摆好木碗、木盘,只是前几日都按时来鸿胪寺的司平却没出现。
      
      “那咱们先吃。”燕洵微微皱眉,又赶忙笑了下,装作没事的样子。
      
      蛇身幼崽用尾巴尖卷起自己专用的勺子,喝了口豆浆问:“大人,他还会来吗?”
      
      司平只是在来鸿胪寺第一次的时候是客人,往后便是来办公务的。但幼崽们已经跟司平有些熟悉,心中把他看作是朋友一样,此时虽然只有蛇身幼崽问了,但其他小幼崽也都偷偷看着燕洵。
      
      “会来的,等会子我去工部看看。”燕洵道。
      
      “恩。”蛇身幼崽重重地点头。
      
      吃了饭,小幼崽们主动帮着收拾桌子,都没让燕洵动手。秦十三也跟着帮忙,他心中有点儿羡慕司平,明明只是工部一个不入流的小主事,结果却有小幼崽们,还有燕洵挂在心上。
      
      比平时更快地收拾好,小幼崽们殷勤地看着燕洵。
      
      燕洵正好也想尽快知道司平到底怎么了,便赶忙出门。
      
      如今鸿胪寺前面就是非常宽阔的水泥路,跟以前完全不同。路两边还有单独空出来的小路,这会子孙家村的汉子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忙活着。
      
      两边不铺水泥,而是铺石头,还高出一块,两边都有排水渠道。
      
      隔几步就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坑,里头是用来栽树的。
      
      燕洵一路走来,见孙家村的汉子们干的都特别好,便道:“这几日收拾完路两边就都回家歇息歇息,这些日子可是苦了。”
      
      “嘿嘿,俺们根本不累。”孙元宝憨厚道。
      
      这些日子孙家村的汉子每日天不亮就进城,半夜才回村,哥儿、妇人就留在城中的宅子里歇息。想想每天都有工钱,还管一顿饭,顿顿有肉,管饱,这些个汉子恨不得睡觉都笑醒,怎么会觉得累,还有些以前家里苦不舍得吃喝的哥儿,愣是胖了不少。
      
      更别说附近的村子都在打听,就连城里也有些穷苦人家羡慕孙家村这些人的活计。
      
      燕洵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工部衙门很是气派,燕洵刚到门口就有小吏拦在前头不让进,一双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燕洵。
      
      燕洵没穿官袍,身上的衣袍料子也不是值钱的绸缎,瞧着连京中公子哥都不是,更别说是鸿胪寺少卿了。
      
      “司平,司主事可在?”燕洵也没生气,反而笑眯眯的。
      
      小吏便觉得燕洵是好捏的软柿子,眼珠转了转,没说在,也没说不在,但也没撵燕洵走,摆明了要银钱才肯开口。
      
      “哎。”燕洵轻轻叹了口气,这才拿出官印给小吏看了眼,道,“你进去通报一声,叫司平来鸿胪寺,这半天下来活计都耽搁了。”
      
      说完燕洵也没在外头等着,回头就去找周光。
      
      小吏一看官印,又听着鸿胪寺,顿时知道燕洵是谁了,忙不迭进去通报。
      
      衙门里头,司平自然在,只是他早晨来点卯,结果就没能离开衙门去鸿胪寺。正是因着鸿胪寺门前的水泥路修得差不多,且用的是水泥,那平整如同一整块大石头的路面,跑马车啥的,不知道有多好,这哪里是修路,这根本是用银钱铺路。
      
      且铺地极好,看着就是一份天大的功劳,哪是司平一个小小的主事能承受的。
      
      所以司平一早来了就没能走,反正这份功劳跟他关系是不大了。
      
      燕洵早就想到这一点,根本没在外头等,直接去找了周光。
      
      “修路这个事儿,其实用不着工部和户部。”燕洵跟周光交底,“我自有法子。不过工部有个主事帮了不少忙,还得请他再帮些忙。”
      
      “燕老弟早有打算?”周光一下就想明白了。
      
      工部和户部虽然用不着,但如果能派人参与此事,那就能捞到一份功劳,可这两个衙门都想差了,现在竟是只有一个小小的主事能帮上忙。
      
      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周光道:“燕老弟,老夫亲自去一趟可否?”
      
      “那是再好不过,多叫些人帮忙也是成的。”燕洵赶忙道。
      
      周光可是次辅,他亲自去两个衙门,那是明面上帮忙了,燕洵可不能不识趣。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明面上的,暗地里的都说了一通。燕洵放心地回了鸿胪寺,见小幼崽们都翘首以盼的,只看到他回来,没看到司平,都是一愣,但是没有立刻问。
      
      “司平很快就来了。”燕洵摸了摸小幼崽的脑袋笑道,“放心吧。而且不光是司平,还有别的人哩。”
      
      “都要来咱们鸿胪寺吗?”黑白幼崽瞪大眼睛,胖乎乎的爪子轻轻拍了拍,见燕洵肯定地点头,赶忙高兴道,“那我要多准备准备哩。”
      
      鸿胪寺来过的人,最先是杨叔宁带着道兵,再是张三婆子,后来燕洵来,周光、小尤儿、秦十三、张寺,还有司平,都是一个一个的来,还从未有好几个人一起。
      
      小幼崽们如今已经不怕见人了,只是鸿胪寺来的人十分有限。
      
      眼瞅着小幼崽们都进屋忙活,镜枫夜走到燕洵身边,拿着帕子帮他擦了擦手,道:“是因为司平吗?”
      
      他隐约能想通这些事。司平是衙门的主事,官儿很小,不入流的从九品,本身就是跑腿的,若是那边不让他过来,他可能就真的过不来。
      
      司平能来,还有旁的人,定然是有些联系,只是镜枫夜想不通了。
      
      “多来些人也好,你看他们都很高兴。”燕洵笑道,“至于旁的,没那么重要。”
      
      镜枫夜一愣,“大人不必为他们如此付出,现在已经很好了。”
      
      “没有的事。”燕洵摇了摇头,还是跟镜枫夜说了一下两个衙门的事,“如此一来也算是顺水推舟,到时候若是有不顺眼的,请出去就是。现在鸿胪寺不必像以前一样,恨不得所有人都不知道了。肥皂和水泥都是咱们的,还有你研制出来的胭脂,谁还能拒绝这些东西?”
      
      要是当初没有这些东西,鸿胪寺就像叫生人进来,根本不可能,更别说每日开门一个时辰,燕洵还能带着小幼崽出门,甚至建了作坊了。
      
      以前没人敢想,更不可能做到的事儿,如今都实现了。
      
      “都是因为大人。”镜枫夜道,“大人歇息一下,莫辛苦。”
      
      “恩。”燕洵点头,见着屋里小幼崽们差不多准备好,便笑着过去。
      
      不多时,司平果然来了,同行的还有工部侍郎,赵元汀,工部郎中胡如,一个正四品,一个从五品,都比司平这个从九品的小主事品级高。
      
      户部也来了人,秦十三是皇子,倒是跟司平不一样。
      
      鸿胪寺大门十分沉重,打开的时候轰隆隆响,里头小院干干净净,楼房十分高大 ,看着结实无比,跟木楼不一样,石楼沉稳如同野兽。
      
      “进来吧。”燕洵笑道。
      
      “司平大人。”小幼崽们都在燕洵身后,见司平来了,都是眼睛一亮。
      
      司平一愣,他被困在工部的时候,曾想过把自己这些日子在鸿胪寺看到的、做的事都说出来,功劳都不要了,最起码能全身而退。
      
      但好几次要开口,司平又自个儿莫名的闭上了嘴巴,到最后什么也没说。
      
      此时见着看到他明显很开心的小幼崽们,司平忽然明白自己为何一直不开口了,赶忙快步过去,温和道:“来了、来了。”
      
      见着司平如此,胡如赶忙看了眼赵元汀。
      
      这次工部来了三人,司平是最不起眼的,此时竟是主动跑到燕洵那边。
      
      赵元汀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他比燕洵这个鸿胪寺少卿级别更高,是今日来的人中品级最高的,而且也不是鸿胪寺这种衙门上下,包括皇帝都讳莫如深的存在。
      
      小幼崽们跟司平说了会儿话,都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些人。
      
      眼瞅着胡如就要帮赵元汀出头,眼珠子一边乱转着就要开口说话。户部两人也脸色不好,但有秦十三在,根本不好说话,只能盯着胡如,就看他要说什么。
      
      “大人先安排一下吧。”秦十三忽然道,“我上回带来二十……”
      
      燕洵见他要出头,这可是得罪人的事儿,便笑着打断道:“外头那段路,你们出了二十两银子,买的水泥铺的路我给专门划了出来,这会子要垒个台阶,你们去吧。司平你去外头看着,今儿个树苗应当运来,直接栽下去,可别偏了。”
      
      除了司平赶忙答应着,其余人都面面相觑。
      
      二十两银子买的水泥有多少?铺路用水泥又极多,根本就只是铺了鸿胪寺门口一点儿。
      
      现在燕洵让这些朝廷命官去垒台阶!
      
      “你!”胡如气的脸色铁青,想要说什么。
      
      镜枫夜默默地站在燕洵身边,他跟很高兴的小幼崽们不一样,知道这些人并不只是来帮忙的,更不是客人,甚至有可能是敌人。
      
      他脸上的龙鳞痕迹比任何时候都要深,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这些人。
      
      胡如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镜枫夜并不是人,而是妖怪,而且跟那群幼崽不一样,他是成年妖怪。
      
      “走!”秦十三带头往外走,其余人有了台阶下,都跟着出去。
      
      等这些人都出去,小幼崽们立刻叽叽喳喳起来。
      
      “大人,他们忙完就会回来吗?”黑白幼崽哒哒哒跑到燕洵身边,瞪着黑白分明地大眼睛问。
      
      燕洵摸了摸小幼崽毛茸茸的脑袋,笑道:“是的。你们还有没准备的,赶忙去准备,不然等会儿就来不及了。”
      
      “哦哦哦。”黑白幼崽赶忙往屋里跑。
      
      小幼崽们方才准备的匆忙,现在还有些觉得不妥当的,都跑屋里去继续准备。
      
      外面水泥都是现成的,石头也都已经削好,方方正正的,是利爪幼崽在里面削好又抬出来。
      
      秦十三看了一眼就知道,需要他们动手的其实根本不多,甚至不算是活计。平日里工部做的事更多,有时候还得下地、下水,可比现在干得多。
      
      “把水泥填进去就行了。”秦十三率先动手。
      
      另外几人可不敢自命清高,他们身份再重,也比不上皇子,便赶忙都动了手。
      
      不过是盏茶功夫就忙完了,又是秦十三带头道:“进去吧。”
      
      此时只要转身就能离开鸿胪寺,但哪怕是正四品的工部侍郎赵元汀也不敢走,他能来鸿胪寺,是周光亲口说的,若是此时转身就走,怕是不但得罪秦十三,还要得罪周光。
      
      秦十三虽不受宠,但现在却领了户部的差事,谁也不敢小觑,周光更不用说,内阁大学士,次辅,得罪他基本以后就别想在官场混了。
      
      再进鸿胪寺,除了秦十三,所有人都板着脸。
      
      燕洵站在门口道:“换鞋进屋吧。”
      
      门口摆着好几双草鞋,换了鞋进屋,里头很暖和,众人脸色都缓和虚弱。再到炕上坐着,那就更暖和。
      
      长桌上摆了冒着热气的水,不是煮的茶,里头飘着一朵好看的花儿,散发着甜丝丝香喷喷的味儿,竟是极为吸引人。
      
      中央摆着许多切成小块的水果,还有橙黄的面果子,各种各样的,味道都十分好闻。
      
      “目前第一段路马上就要修好,我打算过几天叫人来看看,跑跑马车试试。”燕洵笑道,“到时候还得请各位帮忙。”
      
      碗里的水十分好喝,清甜可口,面果子十分酥脆,水果切成小块,用木签子戳着吃,一次吃一小块,不会弄得嘴鼓起来,也不会滴汁水,很合适。
      
      炕上只有燕洵一人,镜枫夜和小幼崽们都不在这个小间中。
      
      “这是为何?”听燕洵说完,赵元汀皱眉问。
      
      “为了修路。”燕洵淡淡道,“这些我早有准备,你们帮忙就成。”
      
      面对这些人的质疑,燕洵根本没有解释,他也不需要解释,此时小幼崽们不在,燕洵自然不需要客气。这些人能来鸿胪寺,是因为周光,燕洵也不过是看在周光的面子上而已。
      
      大冷的天,屋里却温暖如春。
      
      石头楼里面方方正正,一尘不染,摆设也跟寻常宅子不一样,很方便。
      
      在来之前,赵元汀哪怕是知道鸿胪寺盖了极高的石头楼,却没来看过,这会子绞尽脑汁的想要挑刺儿,却怎么也挑不出来,反而坐在炕上,喝了不少茶水,吃了不少点心。
      
      等燕洵安排完,秦十三第一个支持,其他人也都不好再说什么。
      
      外头水泥路两边都用石头铺好,一棵棵小树苗栽下去。
      
      孙元宝喜滋滋的,“大人心善,叫咱们挖小树苗来,还给银钱哩。”
      
      山上的大树不能随便挖,小树倒是可以,平日里村里的汉子们都砍了当柴火烧。这回可好,连根挖来就能直接卖钱,可比当柴火值钱多了。
      
      这又是一笔银钱,孙元宝打心底里觉得燕洵是好官,更是铆足了劲干活。
      
      没几天功夫,树栽好不说,孙元宝还主动跟孙家村的汉子们一块儿,把水泥路扫地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司平和赵元汀、胡如再来鸿胪寺,就不用绕路了,直接踩着两边的小树苗旁边的石板路就成。
      
      看着平整的水泥路,胡如心中还是惊叹不已,他这回可不敢再觉得鸿胪寺如何如何艰难了,单凭水泥这一点就比工部强。
      
      进了门,燕洵正在灶房掌锅,镜枫夜也守在灶膛前。
      
      小幼崽们都在忙活自己的活儿,蛇身幼崽用尾巴尖卷着一根小棍子,仔仔细细的把肥皂模具抹平,扭头看到司平来了,赶忙打招呼。
      
      司平挽袖子上前,也帮忙。
      
      肥皂凝固好的,得脱模,这是个细致活儿,司平帮过几次,这会子倒是熟练。
      
      “进屋吧。”小幼崽打开门探头看了眼,赶忙叫这些人进来。
      
      幼崽模样很怪,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妖怪。幼崽们弄得吃食吃了,水也喝了,鸿胪寺更是来了好几回,胡如等人一般忌惮着这些幼崽们,一边又觉得鸿胪寺里头是真的舒坦,又暖和又有好吃的,这哪里是衙门,分明是极好的保育堂么。
      
      跟小幼崽们一块儿吃了饭,燕洵才过来这边道:“既然都已经准备好,那明儿个人便开始吧。”
      
      这些日子这段水泥路就没有人不说的,每天都有不少人来围观。此时水泥路已经完全修好,周围的围挡一撤就能跑马车,燕洵早就准备好,特地找了一天,要把这件事弄得大一点。
      
      “人选可有了?”见秦十三和司平的脸色都不太好,燕洵心中了然,但还是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