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仔仔细细地洗爪子,温水,用一遍肥皂,再用清水洗一遍,擦干后再抹一点胭脂,最后戴上燕洵给缝的小手套,利爪幼崽这才哒哒哒跑到外面。
      
      院里摆着十头幼崽水泥雕像,利爪幼崽跑到自己的水泥雕像前面,仔仔细细地看着。
      
      水泥雕像跟肥皂花纹差不多,不过个头更大,更胖更矮,利爪幼崽需要踩着小板凳才能看清楚头顶。
      
      “我的眼睛不够圆。”黑白幼崽也在看自己的水泥雕像,旁边还有一个铜镜,小幼崽看一眼铜镜里的自己,再看一眼雕像。
      
      “我帮你削一削。”利爪幼崽赶忙过去。
      
      黑白幼崽赶忙比划比划,让利爪幼崽削薄薄地一点点就好了。他的眼睛不如其他幼崽大,不过有大大的黑眼圈,平时看上去眼睛又大又圆,不过水泥雕像都是一个颜色的,看不出有黑眼圈,黑白幼崽就特别在乎自己的眼睛圆不圆。
      
      蛇身幼崽也在打量自己的雕像,他身上穿着厚厚的衣裳,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是蛇身,不过尾巴尖很明显地露在外面,还十分灵活地卷了个圈。
      
      “都检查好了?”燕洵摸了摸蛇身幼崽的脑袋,又摸了摸水泥雕像的,笑道,“一模一样哩。”
      
      “检查好了。”蛇身幼崽靠着燕洵的大腿,拿胖乎乎的脸蹭。
      
      十头幼崽,十头雕像,没有镜枫夜的。
      
      小幼崽们纷纷跑回去,顺着楼梯哒哒哒往上冲,上到楼顶,躲在木栅栏后面。这样一来,他们不但能看到院里,还能看到鸿胪寺外面的水泥路,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们。
      
      镜枫夜主动往回走,站在窗前看着外面。
      
      “下次有机会你们都可以出去。”燕洵道,“这次先让这些雕像出去。”
      
      在小幼崽们的注释下,燕洵叫来人把水泥雕像仔细地搬出去。
      
      鸿胪寺大门两边早有提前安置好的熬草,雕像底座卡在里面就行。燕洵亲自指挥着一个个安放好,这才去把水泥路的围挡亲手挪走。
      
      “这条水泥路就是用来跑马车的,两边走人,还能摆摊。”燕洵道,“不管往哪边走,都要靠右面,否则往后便不能跑这条水泥路。”
      
      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第一个跑水泥路的自然是皇帝,不过皇帝没亲自来,燕洵便请了周光来,引着宫里的龙车来回走了一趟。
      
      龙车一出,远处的人都是山呼皇上万岁。
      
      裴钰儿也跟着山呼,眼瞅着龙车走了,赶忙钻进马车,冲着坐在车辕上的车夫小声叮嘱,“哥,就快要到咱们了,你驾地稳当点,今儿个那么些人看呢。”
      
      “放心。”眼前的水泥路平平整整,就是闭着眼睛也不会翻车。
      
      等燕洵那边说完,这边拉车的高头大马打了个响鼻,哒哒哒往前走。
      
      马车平稳地根本感受不到颠簸,裴钰儿掀开帘子往外面看,见着对面同样驶来一辆马车,赶车的同样是青年俊秀,坐在车里的也是个小哥儿,顿时吹胡子瞪眼的。
      
      “钰哥儿,你咋得到这机会的?莫不是找你爹哭鼻子了?”王真儿也掀了帘子往外看,笑嘻嘻道。
      
      “我咋听说,有些人为了得到这个机会,把自个儿的私房都拿出来花了呢?”裴钰儿不甘示弱,他说的当然就是王真儿。
      
      王真儿脸一红,嚷嚷道,“哼,我看你脸颊都冻红了,是不是没买到胭脂?我这里还多了一盒,卖给你二百两银子如何?”
      
      “我看你才没有胭脂。”裴钰儿眼瞅着马车跟王真儿错开,只得气呼呼地放下帘子,坐在马车里狠狠地锤了下自个儿的大腿。
      
      马车到头,拐了个弯 ,从水泥路另外一边回去。
      
      如此一来,水泥路便谁都能跑了。
      
      小尤儿第一个踩上去,蹦跶着往幼崽雕像那边跑。
      
      燕洵早叫人摆了两个摊子,一个是卖肥皂,普通肥皂,透明的花皂,还有香喷喷的胭脂;一个是方方正正的豆腐块。
      
      花皂模样就跟这些水泥雕像一样,许多人瞅见都觉得没什么,除了少数知道的,根本不清楚这些都是小幼崽,也不知道那个石头楼就是鸿胪寺。
      
      倒是许多人都知道石头楼是保育堂,那三个大字极清楚呢。
      
      “大人。”小尤儿跑过来帮忙,算账飞快。
      
      好奇踩着水泥过来的人看到肥皂,都忍不住买几块,因为价钱实惠。
      
      眼瞅着那么些肥皂飞快地变成银钱,一块块豆腐卖出去,眨眼间就是白花花的银子。燕洵很随意的把银钱装到布袋子里,显然没放在心上。
      
      胡如却瞪大眼睛,这才知道为何鸿胪寺如此,明明户部只给了二十两银子,却能自己出钱修这么长的水泥路,原来赚银钱如此容易。
      
      “哼,燕大人,你倒是说说,这一出是为何?”胡如没好气地问。
      
      大家跟着燕洵抛头露面的,这会子水泥路也能跑马车了,裴钰儿和王真儿还没玩够,马车一直转来转去的。
      
      可忙活完,除了燕洵卖东西赚了许多银钱,还有许多小摊贩打算来摆摊,对于工部和户部来说,似乎半点好处都没有。
      
      这段路彻底通了,看马车那般平稳,城中许多世家都很心动。且以后下雨也不会泥泞,两边摆摊正好,这份功劳,自然是燕洵为主,户部和工部能分多少,就是燕洵说了算了。
      
      “这一出自然是为了你们好。”燕洵淡定道,“从这段路往前延伸,外面就是街上,谁家出钱修,谁家就能立一个石碑。裴家和王家还在抢这段路,什么时候他们商量好了,咱们就什么时候开工。”
      
      京城的豪门世家公子、哥儿、姐儿们,平日里最爱的便是出风头,谁家风头最盛,不但名气愈好,自家发展也会更好,若是能引得皇帝一二目光,那便更是值得。
      
      这回燕洵给了个机会,京城世家为了提早拿银钱修路,早就抢破头。
      
      “但愿如此。”赵元汀淡淡道。
      
      燕洵这么说,是不想把这段路的功劳让给任何人,喝汤都不行,剩下的路他倒是直接让出来了,但那不是现成的功劳。
      
      “本该如此。”燕洵并不生气,眼瞅着东西都卖完了,便跟小尤儿一起把东西都搬回去。
      
      “大人。”张寺这会子才来。
      
      燕洵早就知道张寺会晚来,道:“来了,正好有事儿找你帮忙。”
      
      外面水泥路新鲜的紧,许多人家都特地驾着马车来转一圈,感受一下平稳不颠簸的马车。还有些小孩儿也要伸脚踩一踩,正巧下午下起小雨,旁的地儿就是再干净,也有些泥泞,青石铺的路好一点,但是不够平整。
      
      这段水泥路下的雨水很快流到两边,通过预留的空洞进入下水道,非但不泥泞,地上连多余的水都没有,一时间来的人愈发的多。
      
      在三楼看着属于自己的雕像被安放的好好的,见燕洵卖完肥皂,领着小尤儿进来,小幼崽们赶忙从楼顶跑下去。
      
      先跑到屋里,把柜子里的草鞋拿出来,又泡了茶,然后都躲到另外一个小间中。
      
      胡如等人进屋,都是神情严肃。
      
      后面再继续修路,想要抢功劳,就得让燕洵做的活更少,最好是他只用拿出水泥,别的都不用帮忙。
      
      燕洵看出这些人的打算,乐得轻松,转而去另外的小间。
      
      炕上同样有热茶和点心,燕洵上了炕,见小幼崽们眼巴巴地看过来,就笑道:“你们看到没?还有小孩坐在你们旁边哩。”
      
      幼崽们的水泥雕像大大的,旁边还有专门用来坐着的水泥板凳,许多孩子看到了都会坐上去试试。
      
      小幼崽眼睛都亮晶晶的,一起点头,是哩。
      
      “今天小尤儿和张寺都来了,咱们一块儿包饺子怎么样?”燕洵笑眯眯道。
      
      平日里虽然也会吃饺子,但过节或者遇到好事的时候也会吃饺子。今天显然是遇到好事了,小幼崽们都高高兴兴的,努力记着在楼顶看到外面的人的模样。
      
      和面的时候,司平和秦十三都过来帮忙,胡如等人面子上过不去,但也板着脸过来看了看,不然天天在鸿胪寺吃饭,心底里还都觉得特别好吃,旁的饭菜都不想吃了,胡如等人想想就别扭。
      
      “你们可看到坐马车的钰哥儿了?”燕洵忽然想起来,以前说起外面的事儿时,小幼崽们没见过太多人,就把那些人想象成是燕洵的模样。
      
      今天见的人多,燕洵有意提起,让小幼崽们更了解外头的人。
      
      蛇身幼崽用尾巴尖卷着勺子,努力一圈一圈地搅拌饺子馅,闻言道:“大人,看到了,还听到他说话了呢。”
      
      “那他好看不好看?”燕洵笑眯眯,他可是知道裴钰儿是极好看的哥儿,名满京城,而且还不是花把势,有文采,还习武,才十几岁就有不少说亲的。
      
      就是燕洵自己,也觉得裴钰儿极好看。
      
      蛇身幼崽很认真地看了看燕洵,道:“还是大人好看哩。”
      
      “那……真哥儿呢?”燕洵看过不少回铜镜里的自个儿,模样挺普通的。
      
      真哥儿更是有名的美人,才高八斗,脾气也大,提亲的汉子也是数不胜数。
      
      “还是大人最好看。”蛇身幼崽坚定道,“真哥儿好看,但是比不上大人。”
      
      燕洵一滞,赶忙问其他小幼崽。
      
      小幼崽们纷纷摇头,意见跟蛇身幼崽一样。就连镜枫夜都很认真道,“大人最好看,是最好的哥儿。”
      
      哥儿、汉子其实都差不多,燕洵觉得自己也是汉子,而且他真的没有那两个名气极大的哥儿好看,反而普普通通,奈何小幼崽们就是认了死理,怎么都改不了。
      
      张寺帮了半天忙,临走前燕洵单独把他送到门口,递过来几块肥皂,低声道:“谢了。”
      
      “大人这如何使得。 ”张寺有些受宠若惊。
      
      “你应当的。”燕洵道。
      
      今天进行的如此顺利,一方面是燕洵亲自请了周光来,还有赵元汀等官员在场;另外一方面自然是张寺帮了忙,否则张三婆子必定还回来闹事。
      
      如今幼崽们的雕像成功立在外面,水泥路人来人往,人人都能看到,就是知道这些都是妖怪的人也都没说什么。
      
      燕洵心中熨帖。
      
      秦十三这些日子跟着杜家老账房学记账,有长足进步,户部来的两个人都得听他的。这会子修路告一段落,秦十三得回宫了。
      
      老账房给了秦十三一块玉佩,道:“这是娴妃娘娘叫我家主子转交的,您有什么事都可以去找娴妃娘娘。”
      
      玉佩质地极好,手感极为温润,一看就价值连城,秦十三捏着玉佩淡淡道:“我知道了。”
      
      等到跟燕洵辞别,秦十三却眼圈都红了,打心底里舍不得 。
      
      他以前是不受宠的皇子,身居冷宫,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皇帝,活得还不如一些有头脸的宫女、太监。但来了鸿胪寺以后,燕洵并未如何特别对待他,心里却一直记挂着,小幼崽们更是把他当做是最好的朋友。
      
      都说天家无情,秦十三自然知道,可在鸿胪寺,他觉得这应当就是家了。
      
      “这回差事做的好,往后修路恐怕还得你来。”燕洵拍了拍秦十三的肩膀,笑道,“可别这样,往后还有机会来,愁什么……”
      
      “恩。”秦十三吸吸鼻子,偷偷藏起玉佩,心中彻底没了别的心思。
      
      燕洵送秦十三走,还让他帮着捎带了一个折子。
      
      皇帝见了秦十三,见他不卑不亢,年纪虽然小,却已经有一番气势,显见已经开始成材,顿时龙颜大悦,赏了不少东西,更是在户部连升好几级,统领修路一事。
      
      又看了燕洵给的折子,皇帝久久不语,过了许久才道:“这是大才啊。叫周光来见朕,此时需得从长计议。”
      
      几天功夫,裴家和王家终于吵出结果。
      
      燕洵笑着说这个事儿,“裴家和王家原本势均力敌,这回吵了许久都没分出高下。”
      
      “那咋分出来的?”小幼崽们都好奇了,每回燕洵说起外头的事儿来,就跟听故事似的,极有趣。
      
      “是王真儿得了许多花皂,正好是裴钰儿喜欢的花纹。”燕洵笑道,“那个裴钰儿,一阵一阵的,这会子又喜欢你的花纹……”说着,指了指利爪幼崽。
      
      蛇身幼崽没被裴钰儿喜欢了,也没有什么不舍的,因为他知道燕洵自始至终都喜欢他们这些幼崽们。
      
      “我知道了,是不是真哥儿把花皂都给钰哥儿,所以钰哥儿答应不争着修路了?”蛇身幼崽眼珠转了转,立刻想通了。
      
      燕洵却笑着摇头,“你猜错了。是王真儿拿着花皂威胁裴钰儿,说他要是不让步,就把这些花皂送给别人。裴钰儿可喜欢那些花皂了,只能叫家里人答应哩。”
      
      “恩!”利爪幼崽赶忙点头。
      
      其实裴家和王家实力不相上下,总是僵持自然不好,王真儿聪慧,找了台阶,裴家自然顺着台阶就下来了。
      
      头天两家商量完,第二天王家直接派来账房,带着白花花的银子来了鸿胪寺。
      
      燕洵看了眼,见王真儿也跟着来了,就笑道:“快进来。”
      
      “大人。”王真儿已经知道这里是鸿胪寺,外面的水泥雕像就是妖国来的幼崽们,他原本很惧怕妖怪,只是自个儿用的肥皂就是这些幼崽模样的,怎么也害怕不起来。
      
      这回自家账房来送银子,王真儿好奇,就跟着来了。
      
      鸿胪寺里头干干净净,根本不像衙门。
      
      一路跟着进屋,顿时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又上了炕,王真儿顿时觉得这里比自己住的院子还暖和,不太想走了。
      
      “幼崽们呢?”王真儿小声问燕洵。
      
      王家来的账房和王真儿的大哥王彦秋都是面色一僵,没见着幼崽们还好,但若是见着,他们总觉得自己会害怕。
      
      王彦秋虽然没在衙门领差事,但这些年历练见识都不少,曾见过道兵带着妖怪尸体回来,小山一样,唇齿唾液都有毒,听说那鼓起来的肚子里面都是咬碎的人肉。
      
      “在对面。”燕洵笑了笑,面色很平静,并未畏手畏脚。
      
      对面的小幼崽们也在偷偷看这边,镜枫夜守在小间门口,不让幼崽们掉下去。
      
      王真儿往那边一看,就看到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哎呀。”王真儿没忍住叫了声,小幼崽手里拿着胭脂,是他最喜欢的那种木盒哩!
      
      燕洵简单说了几句,剩下的是户部和工部跟王家打交道,没他的事儿,便对王真儿道,“你要是好奇,不妨跟我一起。”
      
      “好。”王真儿想也不想地答应,王彦秋都没来得及阻止。
      
      欢快地跟着燕洵到了对面的小间,燕洵知道王彦秋心里担心,就开着小间的门,叫他能一眼看到王真儿。
      
      小幼崽们乖巧地坐好,眨着大眼睛看着王真儿。
      
      “这是真哥儿。”燕洵笑着解释,“不过现在可不是玩的时候,咱们得讨论一下,石头如果升温再升温,最后会变成什么样的液体。”
      
      王真儿一头雾水,液体他知道就是水一样的东西,但是石头能变成那样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周一的更新的话,可能会晚一点,不是凌晨两点,大家不用半夜刷了,白天再刷。
    (留0分评都有超超超超超超小红包,具体计划在14章作者有话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