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方方正正的鲜嫩豆腐挖开,挖出来的豆腐和肉馅混合,再塞回豆腐中,放到锅里蒸。燕洵动作娴熟,一边还忙活着调了一个没有入锅,直接拌了吃的凉菜,红红绿绿的极好看。
      
      镜枫夜守在灶台边,总能极快的帮燕洵递东西。
      
      看到这一幕,司平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他手里捏着面团,正在不停地摔打。
      
      “水。”燕洵忽然道。
      
      “来了。”蛇身幼崽赶忙游过来,靠着燕洵的大腿看了眼锅,里头就有清澈的水出现。
      
      燕洵快步走过来也拿起面团揉,揉好的面团贴在锅边上。司平也学着样子把揉好的面团递过去,终于忙完,手上沾了不少面,他有点不知所措。
      
      灶房很大,但是没有水缸,用水都是让蛇身幼崽帮忙。
      
      小幼崽胖乎乎,脸蛋圆鼓鼓的,但是身体长长一条,没有手脚,干什么都只能用尾巴。司平犹豫一下,准备用身上带着的帕子擦擦。
      
      “大人,你来。”蛇身幼崽游出去不多一会儿,又游回来,冲着司平喊。
      
      “有热水,还有肥皂,你来洗手。”火焰幼崽哒哒哒跑过来,指着院子里的水盆说,“洗好手就要准备吃饭啦。”
      
      司平赶忙过去,木盆里的水是温热的,旁边还放着一块透明的漂亮肥皂,带香味的那种,旁边还有一块很干净的布,是没用过的那种,专门给客人擦手的。
      
      洗了手,擦干净,司平跟着小幼崽们一起进屋等着吃饭。
      
      炕上收拾的干干净净,木板擦过好几遍,坐在上面很暖和。两只小幼崽抬着长桌,仔仔细细地放好,又把蒲团拿出来,挨个摆好。
      
      其他幼崽高高兴兴地坐上去,甜甜地道谢。
      
      司平也得到一个蒲团,赶忙道了谢坐上去,双手放在腿上,看着这些乖巧的幼崽出神。
      
      他本来以为自己被工部推出来,不得不来鸿胪寺商量修路的事,肯定会无疾而终,会回去受奚落。结果来了之后就进了门,屋里太暖和了,司平忍不住跟燕洵商量了许多事儿。
      
      桌上的茶水和点心都不知不觉地吃了不少,等到饭点了,燕洵竟是亲手准备饭菜。
      
      想来也是,鸿胪寺除了妖怪,就只有燕洵一个人,他不做饭,难道还能饿着?司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不下厨的他竟然也跟着和面帮忙。
      
      香喷喷的味道飘到屋里,燕洵抱着一个大大的陶罐进屋。
      
      “放这里。”小幼崽赶忙把专用的垫子往前推了推。
      
      热乎乎的汤,一面烙得焦黄的饼子,还有两大块豆腐酿,木盘里还有清爽的凉拌小菜。司平都没吃过,只是闻着香味就知道不比酒楼的大菜差。
      
      饼子十分松软,明明只是很粗糙的面粉,结果司平一下吃了三个,菜也都吃了,直接吃撑了。
      
      不过比起镜枫夜,司平吃的并不算多。
      
      剩下的饼子和菜都进了镜枫夜的肚子,看他吃的轻轻松松,身形半点变化都没有,要不是他脸上有很明显的龙鳞,司平都要以为镜枫夜是跟燕洵一样的人了。
      
      快要离开的时候,司平竟是有些舍不得。
      
      “明天再来。”燕洵笑道。
      
      司平赶忙答应着,在来鸿胪寺以前,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很期待来第二次。
      
      吃过饭,火焰幼崽就赶忙跑去作坊那边,协助烧水泥。
      
      用袋子装好的成堆成堆的水泥推在屋里,还有源源不断的烧好的水泥出炉,都是为了修路做准备。
      
      火焰幼崽鼓着腮帮子,十分严肃地忙活着。
      
      镜枫夜帮着打开藏银钱的柜子,把里面的银钱搬出来,“大人真的要出钱吗?这些钱都是大人辛苦赚来,为何去修人人都能走的路。”
      
      “正是因为人人都能走,所以才需要鸿胪寺出钱。”燕洵一边盘算着一边说,“这是个长远的事儿,以后你就知道了。”
      
      燕洵做得每一件事都别有深意,现在鸿胪寺被那么些人接受,都是他努力的结果。镜枫夜不会反驳这一点,只是他想不通。
      
      “对了,幼崽们都有弄自己的水泥雕像,你怎么不弄一个?”燕洵抬头仔仔细细地看镜枫夜,高高大大的,模样十分俊美。
      
      外面都说宋飞凉是美男子,但在燕洵看来,他是比不上镜枫夜的。
      
      镜枫夜轻轻摇头。
      
      燕洵会错意,以为他是怕那些道兵,便道:“你不是有幼崽模样的,也弄那种不就行了。咱们这里虽是鸿胪寺,但更是保育堂。”
      
      “我不用。”镜枫夜心中默默道,我有你就够了。
      
      他明白燕洵为何如此做,那是对幼崽们好的事情,但他不需要这种好,他要做的,就是安心守在燕洵身边。
      
      “随你。”燕洵也没强求,等往后人人皆知的时候,多一人、少一人倒是无所谓了。
      
      火焰幼崽哒哒哒跑来,抱着燕洵的大腿说:“大人,杜芹生有事要见你哩。”
      
      “啥事?”燕洵摸摸火焰幼崽的小脑袋,牵着他的手一起穿过小门去作坊那边。
      
      杜芹生正瞪着小山一样的水泥吹胡子瞪眼,见燕洵来,赶忙道:“大人,你真要都拿出去修路?还得自个儿花银钱雇工?我家有不少下人可以帮忙,不要工钱,管饭就成。”
      
      说着,杜芹生又想到燕洵管饭给的吃食也都是极好的,很花银子 ,顿时肉痛道:“也不用管饭。大人,照我看,修路根本没必要,这么些水泥要是都做成水泥板,那能赚多少银子?都拿去修路,可是一文钱都不赚,还得往里头赔钱。”
      
      自从知道这个事儿,杜芹生就忍不住了,那可都是银钱啊。火焰幼崽来烧水泥的时候,杜芹生忍了忍,没忍住,还是找火焰幼崽说要见燕洵。
      
      “我打算从鸿胪寺门口开始修,两边的宅子都买下来,该拆的拆了。”燕洵道,“旁的你不用管,守好水泥,记好账就成。否则出任何差池,我都会拿你是问。”
      
      “知道、知道。我爹把家里的账房都给我派来了,明儿个就来。”杜芹生说起这个,又是一肚子闷气。
      
      这些日子忙,又是盖楼又是烧水泥的,鸿胪寺拿出来的胭脂就十分有限。
      
      杜芹生拿到手,热乎不几下就都卖了,还有许多人想买买不到,便去求杜玄风,竟然还有求到宫里娴妃娘娘的。
      
      如此一来,为了这些个人脉,杜玄风便让杜芹生好好守着水泥作坊,千万不要惹燕洵生气,这回干脆还把账房都准备派来帮忙。
      
      “雇工的事我自由安排。”燕洵道。
      
      他要找的不是别的,正是孙家村。
      
      孙元宝捎信回来,村长赶忙找族老商议这个事儿,而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大人说不必非得是青壮汉子,哥儿和成了亲的妇人都能去,工钱也都不少。一天管一顿饭,晚上不管住。”孙元宝憨笑道,“俺家城里的宅子能住不少人,俺跟大人说了,大人说叫哥儿和妇人住,汉子们可以晚上回来。”
      
      “每家每户都自个儿商量着去,大人说家里的活计不能落下,不然下回就不找咱们了。”孙元宝又说。
      
      方方面面燕洵都给考虑到了,孙家村只需要稍微一商量,每家每户出几个人,半夜就出村,人多也没什么怕的,还有说有笑。
      
      进了城,天才刚刚大亮。
      
      作坊大门敞开,燕洵直接拿着一袋大钱出来,吆喝道:“前头这排宅子都推了,什么时候干完,这些银钱就是你们的。”
      
      “俺们晓得了。”孙元宝带头吆喝,“大伙儿都干起来,别偷懒,不然下回可不让来了啊。”
      
      鸿胪寺原本就是一户穷苦人家的宅子,附近也都是类似的宅子,有些屋子破烂的几个人就能推倒,还有一些干脆是草棚,推倒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孙元宝这些个壮汉,一路跟蛮牛似的,轰隆隆往前,不一会儿推倒一个宅子,不一会儿就是一个。后面哥儿、妇人就帮忙把石头、木头啥的收拾起来。
      
      离得老远就能听到这边的动静,等走进了更能看清楚。
      
      秦十三一路来,看得目瞪口呆的。
      
      圣旨到了鸿胪寺和工部,但户部其实也得了消息,毕竟修路得花银钱,还得从户部出钱。
      
      只是户部没有圣旨,尚书便揣摩一番,干脆就当不知道这个事儿。
      
      秦十三刚到户部当差,虽然官儿小,但到底是皇子,户部再怎么也得给秦十三这个皇子一些面子,便拨了二十两银子给秦十三,叫他送来鸿胪寺。
      
      捏着二十两银子,秦十三心中十分忐忑,结果还没到鸿胪寺就看到外头俨然已经忙活起来了。
      
      进了鸿胪寺大门,燕洵刚好在吃饭,便招呼秦十三一块儿吃。
      
      “快进屋,外面冷。”火焰幼崽哒哒哒跑过来,拿着一双热乎乎的草鞋,还是上回秦十三住在鸿胪寺穿得那双。
      
      木碗、盘子、筷子,这些都很熟悉,秦十三眼圈一红。
      
      “成,回头你去找杜芹生,买二十两银子的水泥,到时候就从大门口开始修。”燕洵倒是淡定,“这几日你也不用回去了,跟着杜芹生学记账。”
      
      秦十三能去户部,是因为燕洵写的折子,现在他差事没办好,燕洵也没生气,还让他学记账。
      
      杜家的老账房都是几十年的经验,一般不会传给外人。燕洵亲自带着秦十三来,递过来一个账本,道:“用这种记账法。”
      
      老账房不知秦十三是皇子,原本不想带,但看到账本后,顿时什么话都没有了。
      
      等燕洵去忙别的了,老账房这才说,“大人这种记账法极准,更难作假。你若是学会了,足矣受益终生。不过,记账之前,需得能看懂账本,我这几日便把以往的记账法子教给你。”
      
      老账房以为燕洵给他新账本是想让他教秦十三以前的记账法子;秦十三则想的更多,他又有机会结识杜芹生,从而接触到极为受宠的娴妃娘娘,这是燕洵亲手送过来的机会。
      
      但燕洵没有亲自教他新账本的记账方法,反而要借杜家账房的手,这里面的文章可就多了。
      
      那边火焰幼崽还在烧水泥,靠炉窖很近,脸蛋红扑扑的。其他小幼崽都在旁边帮忙,烧好的水泥源源不断地运出来,装到袋子里。
      
      “到吃茶的时辰了。”火焰幼崽听着动静,忽然停下来,哒哒哒跑过来问秦十三,“你也一起去吃茶吧。”
      
      “好。”秦十三想也不想地答应着。
      
      什么杜家、娴妃娘娘,秦十三忽然觉得都不那么重要了。
      
      一整排的房子推倒,又挖地基,铺沙、碎石头等等,最上面在铺掺了沙的水泥,再上面还抹了一层细水泥。
      
      燕洵还做主,在鸿胪寺高高的围墙外面盖了一圈平房,从外面看还是跟围墙一样,而且更高更结实,但这其实不是墙,而是一排屋子。
      
      屋里通了火墙,地上铺了一层石头一层木板,虽然地方小了点,但比起以前来说,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盖好那天,杨叔宁亲自来了一趟,绕着整个鸿胪寺转了一圈,一双眼睛时不时打量燕洵,干脆道:“燕大人,你这是何意?”
      
      “没别的意思,只是我要修路,顺便修了围墙。”燕洵淡淡道,“你不要,我倒是都能用得着。”
      
      “要,怎么不要?”杨叔宁哈哈大笑,忽然又话锋一转,阴沉道,“燕大人,你可别想着收买他们。我挑出来的道兵,都杀过妖怪,也被妖怪杀过。”
      
      周围忽然冷了下来,燕洵岿然不动,还是淡淡的,“杨将军所言极是。”
      
      从鸿胪寺大门口到街道这段路,每天都有新变化。
      
      一开始宅子推倒,地皮挖地极深,许多人都还看不懂,但很快上面盖上水泥,水泥凝固后,看到的人便恍然大悟,“这不是盘炕用的水泥板么?”
      
      城里多富裕人家,几乎都买了水泥板盘炕,此时见着宽阔的能同时跑好几辆马车的路,用的竟都是跟造水泥板一样的东西,都是目瞪口呆。
      
      “这、这地方真的是跑马车的?”眼睛看着,却不敢抬脚踩上去。
      
      “咋不是跑马车的?”孙元宝扛着一块石头过来,“大人说了,这就是跑马车的。”
      
      “那、那……得是官老爷才能跑吧?”
      
      “嘿,俺问过大人,大人说了,只要有马车,谁都能跑。”孙元宝当时自个儿问的时候都不相信,嘿嘿笑着继续忙活。
      
      又长又宽的一段水泥路修好,两边挡着的石头还没拿开,这段路就成了人人都要说几句的存在。
      
      燕洵出来买了许多猪肉、粗面和青菜,回来见着镜枫夜便笑道:“城中许多人都说这段路花的钱得是小山那么多……”
      
      “若是都卖出去,银钱还真就是小山那么多。”镜枫夜笑了下,他算是想通了。
      
      想不通的是杜芹生,每天看着水泥一袋一袋地抗出去,不但不赚银钱,竟然还得往外拿银钱,买粮食、买肉的给干活的人做饭吃,非但如此,燕洵还给他们算了工钱。
      
      这几日燕洵一直忙,几乎不眠不休,白净的脸上能看到大大的黑眼圈。眼瞅着路大体修好,不用那么忙,镜枫夜赶忙道:“大人何不歇息一天?”
      
      剩下的活计不着急,燕洵也想着让外面再多说说这段路,便点头道:“成。”
      
      镜枫夜一喜,赶忙去烧了热水,提着一桶一桶地送进澡堂中。火墙烧得热热的,里头热气蒸腾,因为太热还开了窗,一丝丝冷气吹进来,刚刚好不那么热了。
      
      “大人。”镜枫夜拿着洗干净的衣裳,进了澡堂外间。
      
      进了暖和的澡堂,燕洵也觉得这几日太累,这会子浑身上下都没劲,便脱了衣裳,进了里间。
      
      外头的门没关,镜枫夜看了眼,刚巧看到燕洵白花花的脊背,瘦瘦的,能看到好看的蝴蝶谷,镜枫夜赶忙回神,关上门,摸了下鼻子。
      
      里头燕洵想着不能睡,可热乎乎太舒服,竟是忍不住想睡。
      
      睡过去的时候,燕洵没担心自己,心里想的是,反正有镜枫夜。
      
      外头镜枫夜守了许久,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便在外面喊了几句大人,里头没动静,生怕燕洵出事,赶忙打开门进去。
      
      燕洵果真睡着,水还是热的。
      
      身上已经洗得干干净净,镜枫夜看了眼,赶忙别开脸,摸索着抱起燕洵,快步来到外间,拿布裹上去。
      
      燕洵毫无防备,闭着眼睛,睫毛很长,还有一点水珠。靠在镜枫夜怀里,甚至还主动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哎。”镜枫夜小心翼翼地帮燕洵穿好衣服,见他还在睡,心里就心疼的厉害。
      
      鸿胪寺的妖怪哪怕是稍微自由一些,也比不上燕洵,很多事都帮不上忙。只是如果贸然出去,只会给燕洵带来麻烦,所以幼崽们都很乖巧,镜枫夜也从不会说起这些。
      
      他能做的,也就是让燕洵在鸿胪寺的时候,更舒心的一些。
      
      见镜枫夜抱着燕洵出来,小幼崽们赶忙跑到屋里,拿出被褥又快又好的铺好,被子掀开一角,等燕洵躺进去 ,又赶忙给盖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计划:周五,周六,周日,每天更5k大章。跟编辑商量过,周一入v,当天如果存稿能赶出来,就更四章,共2w字。
    (其实之前隔日更每天都很心虚唉,所以这几天会拼命存稿码字。)
    (还有,周五,周六,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这七天时间,当天更新的章节截止当天二十四点,留0分评,有超超超小的红包掉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