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5、谜团 ...

  •   满园亮将追踪点锁定到了消音狙上,然后再翻看消音狙的来龙去脉,赫然就是那三个尸体中的两个人,将一只大盒子当快递一样送到了那两兄弟的家门口,另外一个人等在院子里的车上。
      
      那三个人刚从国外旅游回来,因为是H市人又住在附近小区,所以受人之托是带的土特产给那两兄弟,然而那两兄弟开箱到手的却是狙叉叉,惊奇慌乱被掩盖在巨额手术费的焦虑之下,射击爱好者哥哥本来就有制造一场意外让弟弟这个摄影爱好者捕捉画面来参加那个摄影比赛的念头,这下正巧瞌睡送来枕头。
      
      毕竟是违禁品,多在手里一分钟就多一分的意外,两兄弟几乎没有时间深想,立刻就沉入危险计划里。
      
      那哥哥在组装枪械时充满了惊喜。作为射击爱好者,他尤其钟爱这款枪械,曾经收罗过这款枪械的各种资料,并在各种模拟射击游戏中都酷爱使用这款枪械。如今这真货到手里居然没有半点生疏感,甚至特别兴奋,都不需要经过练习,那么远的距离打中货车前轮外侧,翻车过程甚至和预计中没什么偏差,弹孔痕迹在侧翻摩擦中湮灭,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那辆货车是客运小巴私改的问题车辆,超重装载的散装铁质零件,这一翻车造成的后果巨大,那哥哥还没从击中的喜悦中缓过神来就被接踵而来的车祸现场吓呆了去。
      
      兄弟两人心慌失措地收拾狙枪,手忙脚乱打翻了好几次大盒子,垫衬泡沫翻了出来,有一面儿上夹了张小卡片,就跟零食里面的合格证卡片一样小小的引不起人注意,可却把戚小奇等人定在当场。
      
      满园亮也是眼明手快立刻就翻回去看那卡片上的图案,呼吸都轻了:“这……”
      “是什么?”戚小奇冷着脸问。
      风珩诺皱眉说:“符纹,转移物品的同时有催化意识的作用。”
      
      “所以这玩意儿送到这两兄弟手里是因为有人知道他们两有制造混乱的意识?”戚小奇咬着牙恨声,“所以如果那个狗屁摄影大赛的促成者和送抢的人有关系的话,那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有人在刻意安排。不,不是人,这根本不是人干的事!”
      
      满园亮纠起眉头:“你说得是没错,可这并不能直接指正凶手,人家也可以说这是巧合,就像人类社会里的舆论案件,只能谴责不能定罪啊,有什么用,如果这两兄弟没有制造这场混乱的意识,那也不能凭空催成呀。”
      
      风珩诺轻飘飘地问:“确实不能凭空催成,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有人诱导呢?你们当初是怎么查的?”
      
      满园亮为难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为自己人开托:“这也怪不到我们呀,我们特勤级别限制很严重,妖力不够权限就不够,一般的级别根本就查不到这么细致,这还是当初您那会儿就制定的条例,我们当时也就是系统普查了一遍,没发现命案和妖元界居民有直接关联就没再接着查了呀。”
      
      这种事情风珩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分明就是故意问来讲给戚小奇听的,满园亮十分上道地解释了一下特勤这边分的级别一般分管到什么程度,总的来说,高级别的大妖还是少数的,没可能什么案子都亲自经手的,而且大都不愿接触与人类交涉过于频繁的案件,像这种这么复杂的案件,确实容易被掩盖。
      
      满园亮撇嘴想,之前队长不是也跑了么,我要知道会这样,我也跑了。
      
      满园亮:“不过现在还继续往下查吗?后面涉及到的人和事可能就多了。没有关键人物和事件做引导,如果要查那两兄弟什么时候被人诱导的,那就麻烦了,那么多时间呢,不可能守着看吧?而且也有可能不是直接接触,是间接的,那就更麻烦了。”
      
      戚小奇掐了掐指尖,心底有些盘算不好说出口来,但思路还是清晰的:“当然要查,这边先放一下,查那三个送抢的人,为什么死了还要转移去八年后的另外一个城市。”
      
      风珩诺笑了笑:“你可算关注回重点了。”
      
      戚小奇敏感地怔了怔,确实,所有事,都是从这三个尸体开始的,发现尸体的是……那两个神仙老丈人,也许从一开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他惊疑地望向风珩诺,眼神询问:那能不能直接回去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呢?
      
      风珩诺挑眉,给出一脸:不可能,他们能来给出指引已经很不错了。
      
      查那三个人倒是简单,满园亮又把画面调整到那三个人身上。
      
      那哥三也是倒霉,顺路送个礼物,刚刚绕出小区就遇到这么熊的连环车祸,可是他们本来的位置是不会遇到车祸的,但当时开车那个人明显眼神发直的踩了油门冲出去就和一辆大车撞到了,副驾那哥们儿还惊慌地喊了声我擦你搞几把,后座上那人刚抬头,就被飞射过来的铁钉扎穿太阳穴当场嗝屁。
      
      满园亮也我擦了一声,又把追踪点锁到了司机身上:“我们过去看看,这里面看不清楚,那货肩膀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戚小奇点点头,就跟着过去了。
      
      再次经过小时候的自己身边时,小戚小奇还站在那片血泊里一动不动,眼也不眨,四处一片混乱尖叫,也没有人去管这么个小孩。戚小奇心里忍不住揪疼,也不知道是心疼自己,还是心疼父母,又或是心疼别的。
      
      风珩诺经过旁边时,轻轻拂手,将他脸上头上那些红红白白清理了一下,小戚小奇这才眨了一下眼睛,望向风珩诺,风珩诺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响指,小戚小奇又呆呆地双目放空了。
      
      满园亮忽然悄声对戚小奇说:“你看,这也许就是你这段记忆模糊的关键,因为……”他对着风珩诺的方向努了一下嘴。
      
      戚小奇缓了一口气:“这个,不是说不能做任何事吗?”
      满园亮:“没事啊,这针对你个人,不会对其他人有什么影响就没问题,你放心吧,总教官才不会犯低级错误。”
      
      他刚说完,风珩诺大概觉得反正都出手了,就干脆把小戚小奇身上那些也清理了。
      干干净净的小朋友站在那片血泊里有点诡异,他又干脆把地上的血迹也清理了,那样看着戚小奇的母亲就像只是被灯杆砸晕了一样。
      
      满园亮:“……”
      戚小奇:“……”
      
      总教官大人走过来的时候,满园亮调侃道:“要不干脆把人救活算了,小概率的改变我们应该是能应付过来的。”
      
      戚小奇惊得呼吸都凝滞了,风珩诺十分严肃:“你是觉得你兄弟们都太闲了么?”
      
      满园亮收起嬉笑,埋头走向那哥仨的车。
      这时候,现场伤亡惨重,没死的都在努力救人或自救,但那哥仨却不同。
      
      司机和副驾都不是当场毙命,司机的伤比副驾轻,虽然也头破血流但还能活动,副驾半个身体卡在车座与前面的缝隙里惊恐地瞪着司机,那家伙伸手就着脸上的鲜血在副驾身上画了一个符,又撑着爬到后面去画后座的人。
      
      副驾还有力气喷着血末儿叨叨:“疯了疯了,这时候不喊救命画个啥玩意儿鬼符,早说那个家伙不对劲儿的,让你别去别去……”
      
      司机画完符,拍拍自己肩膀,做了个结状手势,诡异地咧嘴笑了起来:“我们都能成仙啦~”
      
      副驾一口气没上来翻起白眼,估计是被气死了。
      
      然后三个人的身体就被转移符文转走了。
      
      司机明显是被人控制了,这不就是关键人物吗!感觉真相就在面前,戚小奇握紧拳头绷着劲儿,满园亮一脸狐疑地往下查。
      
      结果却是一头雾水。
      
      那三个人,接触过妖类没错,可那小妖就是个倒卖符文的,司机本来迷信修道,所以就着魔似的花钱买了几张符。枪械是从国外战区流转出来的,是恐怖分子要搞破坏,随机点炮,就那么巧落在土特产老板店里,土特产店老板又刚好是两兄弟的朋友,那仨去买东西时随便聊了聊,一说起居然和那两兄弟挨的近,就让帮忙送点特产过去,然后给了兄弟价。那司机就试着随便一塞,就刚好塞进枪械盒子,他只是想偷点东西,那符要是有用呢,他就成功偷到东西,没用也就损失了一张符的钱而已。
      
      然后各种巧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而摄影大赛的筹办人和这边的事没有任何关系。
      
      满园亮:“我就说吧,间接的就更麻烦了,根本没法查,现在就只能先抓那只卖符的小妖。”
      
      戚小奇凉在那里,心里空落落的,风珩诺安慰到:“抓到那只小妖再说吧,万一有别的进展呢?”
      
      确定了抓捕任务后面的事情就容易了,他们离开那个伤心地的时候,警察已经开始营救疏通。戚小奇一路沉默,抓个卖符的小妖简单,满园亮回来前就将任务挂上了系统,他们回到咖啡馆旁边的小巷子里时,这边已经把那小妖抓到等着了。
      
      小妖对埋尸的事供认不讳,说只是发现因为转移符弄出这么多事,害怕在系统普查的时候被查出来,所以才慌忙控制了那司机,把他接触过的那三个人转移走了。
      
      这小妖,是戚小奇见过的,宴山峻拉面馆的常客,那个小杨。
      
      小杨赌咒发誓说与那件车祸没有任何关系,听得戚小奇火冒三丈,拽着小杨一顿猛捶:“你们特么当我傻的吗?没关系你能掐会算时间刚刚好!地点位置接洽这么准?”
      
      小杨被捶得一头一脸血,摊在地上自暴自弃地哼哼:“那你要说是我干的就是我干的吧,反正也没人争得过你。”
      
      满园亮蹲在小杨面前说:“你别硬扛,这事儿追究下来你是要受降维打击的,化出原身送进人类的餐馆儿,你说你是想做成羊肉串儿呢?还是涮个火锅?你应该知道人类剐羊皮是怎么剐的吧~”
      
      小杨青着脸哭:“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后来,事发了,……就……就去求的青青,用时间陀螺回去转移的尸体。”
      
      满园亮挑眉:“照你这么说,普查应该是查出来了呀~”
      小杨为难地缩成一团,又卖了一个朋友:“那是,花了点买通了一个记录部的朋友删了初始记录。”
      
      这当然又是一堆烦躁的琐事,初始记录被删除,就算有大人物心血来潮突然关注一下,再普查一遍也查不到了,对于妖类来说,人类的一场车祸死几个人根本就无关紧要,当然会站在同类的一边,收点好处出手帮个小忙再正常不过。但对戚小奇来说,依然接受不了,就算他刻意的说服自己也是个妖怪,但心底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是人。
      
      “……”满园亮耸了耸肩膀起身对戚小奇说:“大致就应该是这样了,能结案吗?”
      
      戚小奇不吭声,满园亮又问风珩诺:“那个删除记录的内部人员我们会处理的,现在这个埋尸案子能结案吗?”这些人满园亮当然也认识,满副队十分不屑,“宴山峻的小喽啰们本来就只会干这些鸡飞狗跳的糗事,总是放弃妖格地纠缠在人类中,像这种事情真是不好清理的,所有伤害都是间接的,没有重罪,但您要给定个重罪全部降维打击也行。”
      
      风珩诺看了戚小奇一眼,挥手道:“行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吧。不用来汇报了。”
      终于不用再纠结这个一地鸡毛的案子了,满园亮松了一口气,步伐轻快地走了。后面的事情就直接交接给下面人去做,随便找个理由和人类那边交接一下就完结了。
      
      戚小奇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底堵了一团恶气,不知道该怎么发放,他怔怔地望着巷子口发愣。道旁的绿化做得很好,树叶儿在阳光下碧绿发亮,看起来清新又干净,仿佛这世界什么恶事也不曾发生。
      
      风珩诺也没有说话,就静静地陪在旁边,戚小奇忽然问:“这些事,你是知道的吧。”
      
      风珩诺没有回避,很是直接:“我当然知道,发生过的事情就摆在那儿,我勘察一遍只要2秒钟,就算我和你同一时间知道这事,我知道的也比你知道的详细的多。”
      
      戚小奇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所以,你其实是故意带我去看这件事的吗?”
      
      风珩诺:“你自己也有去看看的意愿不是吗?况且,既然有人大费周折设计了这么一件事摆在那儿,肯定不是吃饱撑的闲得慌,那就必然会发生它应该发生的作用,总会有人带着你去看看这件事,那还不如我带你去,至少看到的是事发真实经过。”
      
      为什么要大费周折的设计这么一件事,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戚小奇张了张嘴,却问不出口……太蠢,肯定得是有好处,还得是天大的好处。
      
      

  •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