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6、家训 ...

  •   咖啡馆遇到这样离奇的案子,女老板脱出嫌疑也心里发怵,从警局里出来时还有点恍惚。虽然对外公布的是地下室墙里因为豆腐渣工程淹水,导致以前填埋垃圾中夹杂的许多老鼠野猫尸体发霉发臭,并没有提到是人,但当时还是有员工在的,而且不止一人看见了,想瞒下去继续经营估计不太可能,女老板自己也害怕着呢,偏偏这时候她那靠山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连这种本来就与她无关的事情都没能帮忙兜住,害得她在局子里协同调查好几天。
      
      这会儿忽然想起戚小奇给的电话,现在就想赶紧将咖啡馆脱手,希望那人还要吧。
      戚小奇这时候还在隔壁的巷子里发呆,他也不知道自己呆了多久,脑子里一团迷糊,这件事情关联太多,他总觉得还有其他什么事是与自己相关的,可就是找不到关联点。
      
      风珩诺就一直默默陪在旁边无甚动作,也不安慰劝解,只任他那么呆着。电话铃声响了许久,戚小奇揉着额头接起电话的时候,女老板已经从店门口绕过来了,看见戚小奇顿时也楞了一下。
      女老板生意人,当然管不着别人在那儿干嘛,立刻就表明来意,问他还要不要收购咖啡馆,现在可以适当考虑低价。
      
      戚小奇眼里亮了亮,忽然找到了回去找那两位神仙老丈人的契机,当即就表示这需要请示,让女老板在店里等着,就拉上风珩诺回跃层去了。
      风珩诺有点犹豫:“你真打算这样直接去问吗?”
      戚小奇:“不然呢,你让我自己绕圈子吗?”
      
      风珩诺:“他们跟我们现在维度都不一样,这种事情真的是芝麻点儿小事,会被耻笑的。”
      戚小奇站在跃层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呼吸,看了风珩诺一眼轻轻说到:“被长辈耻笑一下有什么关系,多一点提示也是好的。”
      
      然后就果断地开门进屋。
      风珩诺怔了一下,不知该为他这份信任做出什么表情,是欣慰还是感动,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浊九和阿隐在大厅里喝茶下棋,听见声响浊九朝门口瞥了一眼,漫不经心地笑:“哎呀呀,什么事儿这么麻烦要耽误这么久?”
      阿隐摇头感叹:“这么点儿时间你就等得不耐烦了?”
      
      这话说得,分明就是什么都知道,戚小奇心里有点底了,轻轻走过去倒了一杯茶喝,然后汇报:“咖啡馆老板愿意出让店子了,现在您还要吗?”
      浊九点头:“要啊,当然要,那现在是不是得便宜点儿了?”
      
      “老板说现在可以低价出让,应该比预期的便宜很多,现在……”戚小奇哽了哽,他明明不是想聊这些事啊,这是在干嘛?中规中矩盘下咖啡店开食府?可该怎么问其他事呢?他忽然又不知道该从哪儿问又该问些什么了。
      
      风珩诺挨了过去贴着阿隐,朝棋盘上看了一眼,和阿隐说起棋局来,看样子并不打算参合进来,戚小奇喉头微干,心想,老丈人也不好奇店老板怎么就忽然愿意低价出手了,这话题该怎么绕到埋尸案子里去呢?
      
      浊九忽然笑了一下,带着些宠溺的神色,仿佛在看一直娇养的乖宠,又十分贴心地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呢?买个店子需要耽误这么久……”
      
      戚小奇犹如脑门儿被人怼了一下,忽然想起,老丈人在他进门的时候就给问过这话题了,分明就是等着要给他解惑嘛,他面上一红,有点无措地搓了搓手,才坑坑巴巴地说起跨时间埋尸案里发生的事情。
      
      浊九听完,并没有意外,但十分好奇:“所以呢?不是结案了嘛?你还想知道点儿什么?或者,你的疑惑点在哪儿?”
      
      戚小奇张了张嘴:“我觉得这事儿和我的关系不止这点儿,可又找不到别的联系点。”
      
      浊九摇头轻笑:“呵~,找不到关联?你不是觉得和你自己关系匪浅嘛,你自己不就是关键点咯~”他瞧了戚小奇手腕上的光脑一眼,耐心地提点到:“这东西挺好用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自己去看呀,把你过去认为不应该模糊却模糊了的记忆点都好好看看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咯~”
      戚小奇恍然大悟,胀红着脸起身道谢,浊九又说:“抽空慢慢看,不着急,你先去把店子的事弄好,别叫人家在那儿空等。”
      戚小奇缓了一口气,心里稳妥了许多,想起女老板还在咖啡店里等着呢,他点点头就起身办事去了:“那我就先过去了。”
      
      浊九笑眯眯地挥手,然后又转回去对着阿隐,嬉笑道:“看完没?还没出下一步么?”
      
      阿隐捏着棋子依然深思状:“啧,这套儿也太多了吧,你就不怕把自己装进去?”
      浊九笑:“怕啥怕,又不是我下的套,装进去也不是我呀~”
      
      风珩诺起身去浊九那边看了一眼,有点头疼:“感觉你们不是说棋局呀?这不是阿爹已经赢了么!”
      
      浊九点点头,一脸得意:“我是赢了呀!当然的事吧~”
      
      阿隐抬眼,朝风珩诺笑了一下,却开口撵人:“你不去陪着你的笨熊,呆家里做什么?”
      
      风珩诺还不太想走:“我说多了,他要是觉得我在诱导他怎么办啊?”
      浊九挑眉:“哦~你又干了什么多余的事?”
      
      “哪有,我还能干什么多余的事。”风珩诺面上一僵,有点呐呐地起身离开,不好意思再做灯泡,浊九却没打算松口,直接打趣起来:“哟,你可能干啦,我都自愧不如。”
      
      风珩诺颇为苦恼,又不知该怎么还嘴,在这俩面前,他从头到尾都好像缩回几千年前的小不点样,自己也确实干了不少丢脸的事,现在都还在为那些失误买单,只能红着脸老实的认数落。
      
      阿隐瞧了一眼,轻轻安慰:“你也不必过于介怀,从前的事也不能全数怪在你的头上,毕竟……”他似想到了什么,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浊九哼了一声插嘴:“你还好意思说从前,那要不是你最后都没给我商议,搞得我措手不及,哪里会顾及不周,叫你那伤得现在都还没好元全,还叫那帮玩意儿给咱养个傻珠子出来。”
      
      阿隐一脸理亏,不再作理论,浊九还是不忿,啧了一声又教训起风珩诺:“你自己想想,一千种办法可以解祸,你非要入世,一万种办法可以帮他,你非要结缘,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吧,你又搞那么多事儿,还报恩还债呢,越欠越多,人你选的,祸你闯的,过人替你背了,罪让人家受了,你倒还嫌弃起人家来了?”
      
      风珩诺低低地咕隆了一句:“我没有嫌弃他……”
      
      浊九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长辈心情:“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家不许离异,你自己看着办,受不了你吭一句你不是我家人,你看我还管不管你。”
      
      风珩诺不敢吭声,阿隐又宽慰道:“以前那事是我的不是,要不是我用了九转灵珠的力量,毁了他九转造化,也不至于弄到如今的场面,你要怪,就怪我吧!”
      
      浊九难得地收起了笑脸:“你可得了吧,有只笨熊把他宠得没边了,你还嫌他没飞起来么!”
      
      阿隐纠起眉头:“你明知我不是这意思。而且这当中,参合着多少人算计你又不是不知道,岂能只怪灵珠顽劣。”
      
      浊九哼道:“我只知慈母多败儿,你就可劲儿给他找理由开脱吧。”
      “……”阿隐被噎得没话说了。
      
      浊九又说:“要知道当初,灵珠入世,他师傅生怕他下界吃苦受累,千挑万选才选到陈塘关将军家门,父慈母爱兄友弟恭地位显赫受人爱戴的一家人,多好的家势,三公子一出生不得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嘛,你说这混蛋珠珠干了什么,让人家大肚子挺了三年,换谁不说是怀了妖怪!宫孢都在肚子里长熟了,连根一起生下来个肉球,那将军家没吓死几个人来都算是行军人家见过大场面的!起戒嫌那不是理所当然的,生了这么个孽障人家都忍了,他还不好好做人,竟被撺掇着搞出什么割肉还母剔骨还父来!”浊九越说越生气,“你要气死谁!”
      
      风珩诺低头认错:“阿爹我已经知错了……”
      
      阿隐感叹道:“过去的事,也就过去了,你现在既然以诺为名,那就守好该守诺言。”
      风珩诺:“是。”
      
      阿隐又说:“我们家虽然不能离异,但是可以丧偶,你要实在过不下去,那就和他抽签儿死一个吧。”
      
      风珩诺:“……”
      
      戚小奇站在门外目瞪口呆,原本下去找女老板办咖啡店手续,走太匆忙,出门才想起上次办跃层的证件那些全都搁在楼上呢,转身回来听见屋里在训人,不好意思进去,想说站门口等一会儿,没想到听了这么一出。
      
      这算不算偷听墙角?说实话,感觉听了段家常,就是老子训儿子的戏码,不像什么秘密,好像说了许多事,但又听得一头雾水。
      
      听着浊九那一嘴看不上女婿的丈人口吻,却是在训自己人,戚小奇靠在墙边苦笑:我以前那么笨吗?
      
      门里浊九似乎也被阿隐那丧偶论激了一下,气散了,又心疼起来:“你就不能有点别的想法,动不动就死一个,轮回一百世还不够?守寡好玩吗?”
      
      阿隐说:“不是你说灵珠破了人伦大道气晕了结缘婆婆,当该严惩吗?”
      
      浊九扁嘴:“……”
      
      眼瞧着这两人要为他的事争执起来,风珩诺起身打断:“好啦,不管怎么说,这已经最后一世都过去了,没关系啦,以后我们一定好好的。”
      
      浊九哼他:“人家替你受的罪,你当然无所谓。”
      
      阿隐笑了笑:“黑白呢胜在实诚,既是他自愿的,他肯定不会介意的。既然已经碰见了,你就多陪陪他吧。”
      
      “嗯,那我去了。”风珩诺点点头朝门边走了。
      
      浊九依然不忿,小声念叨:“可我介意,我浊九行于天地,几时占过别人便宜,如今倒好,养个崽子这般德行。”
      
      阿隐蹙眉:“你这到底是在嫌弃谁?”
      
      浊九撇嘴靠过去:“什么嫌弃,我这是生气,我生气,你还不快安慰我……快点安慰我,不要说话的!”
      
      阿隐:“……”
      
      不要说话的安慰也忒奔放了点,风珩诺都走到门口了,不敢回头却还臊得一脸红,开门走人,看见戚小奇靠在门外,顿时有点恼火:“你在这儿偷听多久了?”
      
      屋里就没一个是普通人,要真不想让人听墙角那可比喝茶还简单,既然能听见,那就说明没必要防着他的,戚小奇当然心知肚明,立马表白心迹:“你干了什么都没关系,我都是自愿的,肯定不会介意。”
      
      风珩诺被堵得说不出话,凶巴巴把人怼到贴墙:“我丧偶也行对吗?”
      
      戚小奇眯了眯眼:“行,你想怎样都行。”
      
      风珩诺:“那你先说我爱你。”
      戚小奇:“为什么?”
      
      “你不是说我怎样都行吗?现在又问为什么!”风珩诺气呼呼地松开手,转身下楼,被戚小奇拉住。
      
      “那什么,我证件全都放在楼上隔断旁边了。”
      
      戚小奇喉头有点干,这时候肯定更不适合再进屋去,可女老板还等着呢……风珩诺白了他一眼,直接敲门,戚小奇还没来得及阻止,却见大门自己开了,他的证件资料全都整齐地码在玄关鞋柜上。
      
      屋里已经布了结界,肯定是什么也听不到的,风珩诺拿起证件丢给戚小奇,又吩咐:“食府装修的事也得你去找人置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我夜里陪你看。”
      
      戚小奇有点头大,想着学校那边估计是去不成了,心里有点惋惜,但除了说那三个字,骨子里就从来没有拒绝过这人,现在也是微笑着点头:“也好。”
      
      风珩诺却也听出了他的顾虑,拽过钥匙扣上的熊猫挂件又说:“学校那边要是忙不过来,就让伴生去替你。”
      
      戚小奇哭笑不得:“熊猫去上课?”
      
      风珩诺又有点得意:“有阿爹他们在,伴生可以化为人形的。”
      “这还真是方便得很。”
      
      戚小奇提着小熊猫看了一眼,挂坠里熊猫撅着屁股睡得正憨实,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现在虽然有很多疑点,迷糊成一团,但总觉得抱了大腿可万事无忧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