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4、阴谋的味道 ...

  •   宴青会画符也并不能因此就把他和这件事联系起来,再说就算这两张符真是宴青手笔,也不能代表他就和本案相关,毕竟这两张符的功用非常生活化,偶尔送几张出手兜兜转转就不知道会到哪儿被用来做什么事了。
      
      就像用在这个地方,水泥墙面被烘干以后,那三个尸体就被转移了过来。
      
      满园亮还在教戚小奇怎么根据尸体查实死亡经过,那尸体闪了闪,忽然消失了。这回宫豹都吃惊了:“跨时间埋葬?”
      
      风珩诺笑了笑:“这回说跟他没关系都说不过去了。”
      戚小奇有点无奈:“跟他有关系就有关系呗,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难道还能特殊?”
      
      宫豹和满园亮瞪着眼看他俩说话,心知肚明说的是宴青,可以往只要关系到宴青的事,大都会网开一面,现在这情况就说不准了。
      
      宫豹斟酌了一下,轻声说:“这几个人类的死亡过程是和妖类无关的,但参与埋尸……我们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案例,平衡条例里没有规则可以执行,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
      风珩诺:“怎么办?宫队长是在问我吗?”
      
      宫豹脸上僵了僵,想起之前这祖宗让带着戚小奇走流程,这就得挨着调查下去,他看了眼戚小奇,心里有点不痛快:“好的,我明白了,那就按一般普件执行。”
      
      对于宫队长来说,只要不是异兽当街发狂,其它都是小案子,像这种案子简直是一地鸡毛,真心不愿碰的,他连殷勤都不愿献了,仗着总教官大人在度假不会真的管他,也就光明正大的推给了满园亮:“那这事儿你就慢慢带着戚小奇查吧,这边禁妖令还没完成,外面还有点乱,我就先走了。”
      
      满园亮要笑不笑地挥挥手,转身就搭上了戚小奇的肩膀继续教他用光脑追踪尸体转移年限。
      
      一阵折腾,才查到当时是向后转移了八年,也就是三个月前。
      
      这几个月这边经常下暴雨,地下渗水严重,尸体在湿润又高温的环境里闷着,腐烂得非常快,那两张符年久失效,所以才浸出墙来。
      
      戚小奇心里突突地跳,总觉得这和自己有什么关联,但又找不到联系点。
      
      满园亮已经又调整了时间,追踪到尸体新鲜时的模样,有点疑惑:“嗳?死于撞击?车祸类的?谋杀?”他转身问周长胜,“你们查了是那儿人的吧。”
      
      周长胜第一次参与这种特别案件的调查,还在高科技的震撼中,姜回拍了他好几下才醒神过来说:“查了,都有证件,是H市的。”
      
      姜回皱起眉头:“H市?H市八年前是不是有起特大连环车祸,死了好多人的。”
      
      周长胜瞪着眼想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好像是吧,也是夏天的时候,六月份呀,具体时间想不起来了。”
      
      戚小奇脑子里嗡的一声,八年前,H市六一那场车祸,特大连环车祸,带走了他的父母,他们家遭逢大难,从此生活磕磕绊绊,没有一天顺当。
      
      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当时的自己在干什么?
      
      那天儿童节,明明应该是父母带着他一起出去玩啊,可他却什么事都想不起来,当时奶奶去医院领他回家时,医生说是创伤应激反应,可能是父母死在面前无法接受,导致呆愣失忆之类反应。
      
      戚小奇紧紧攒着拳头,稳住呼吸,确保面上没有异样,才不紧不慢的说:“是不是可以直接过去当时看看是怎么回事?”
      
      满园亮点头:“可以呀,只要再对对时间段,报备上去,就能直接过去看现场了,但是那是已经过去的事,我们是不允许做任何改变的,不然蝴蝶效应太大,整个世界都会失衡。所以我们的流程是先把时间段报给系统,然后才能过去,这个功能就是必须报备的……”
      
      还能直接回到过去?周长胜惊得合不拢嘴,作为刑侦队长,他手里有一堆疑难杂案,如果能有这样的科技追踪线索,那不是分分钟破案嘛!他羡慕的看着那两位大佬手腕上的光脑,嗫嚅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满园亮还在语重心长:“你别怪我啰嗦,我们妖元界的,违反了这一条,惩罚可是非常残忍的。”
      
      戚小奇点点头,满园亮就对姜回说:“好吧,剩下的事就不适合你们参与了,你们散了吧,到时候有结果了再过来知会一下就得了。”
      
      周长胜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被姜回直接拖着走了。
      
      满园亮偏头问风珩诺:“教官大人要一起去吗?”
      
      戚小奇忽然有点紧张,好在风珩诺并没有注意他,而是专注地研究那个转移符,闻声抬头跟满园亮对了一眼:“当然要去。”
      
      戚小奇说不出反对的话来,有点沉默。想在风珩诺眼皮底下趁机偷摸去看看自己当时的情况好像不太可能,不过万能小可爱十分善解人意,风珩诺轻巧地站在他身边说:“你是不是想去看看……别的什么?”
      
      小心思被戳穿,戚小奇脸上一红,干脆就承认了:“我那段记忆非常模糊,所以……”
      
      “看就看呗,看看没什么……”风珩诺语调十分轻松,就像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但如果看到什么无法忍受的事……”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眼神暗了暗才又说,“你只要记住,那都是已经过去了八年的事。”
      
      这不就是说那车祸肯定是有什么猫腻的嘛,戚小奇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满园亮到是很快就准备好了,用的是满副队的光脑打的申请,和宴青那个回到过去的时效肯定是不一样的,他们来到咖啡馆侧门的小巷子里稍微停顿了一下,感觉有阵风过,周围光影突变,咖啡馆后面那栋楼已经变成刚落座的清水大厦,正在装饰外墙。
      
      戚小奇怔了一下,满园亮解释说:“我们得去H市,所以提前了一天。”
      
      戚小奇很疑惑:“现在也没高铁,一天时间哪儿够过去?”
      
      满园亮笑了起来:“我们开车过去。”
      “开车也……”戚小奇闷了一下,才想起大家都是妖怪,当然不会按普通人的方法过去。
      
      果然,满园亮站到路口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对方就开了一辆小车过来。
      
      那小平头一身流气,冲着满园亮点头哈腰:“好些年没看到你们过来了,队长还好吗?”他看了眼跟过来的戚小奇,偏着头悄悄问:“您这是在带新人?”
      
      满园亮点点头并堵住他接下去的话头:“都挺好,这次不适合跟队,两天后还车。”
      
      小平头挑眉,也没多说什么,顺手将钥匙给他,又伸进裤兜摸了烟出来点上,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烟牙,满园亮忍不住哼了一句:“少抽点儿吧,跟服毒似的,你在作死吗?”
      
      小平头眯着眼,吞吐一口说:“这不是找机会回基地洗洗肺嘛~”
      
      站在小巷拐角处的风珩诺突然插嘴:“非工伤,不接待。”
      
      小平头烟都吓掉了,立刻收起一身流气,换了个标准的军姿立正:“教官好。”
      
      风珩诺沉着脸走过来,上了后座,又开窗望了小平头一眼:“爱惜羽毛,锻炼身体。”
      
      小平头:“是。”
      
      总教官大人那威严是收放自如的,戚小奇还有点跟不上这节奏,只好不说话,上了副驾。
      
      满园亮拍了拍小平头,也没说什么,上了车留下一阵尾气。
      
      车开出去老远了,小平头还笔直的站在那里。戚小奇注视着侧镜里那个越来越小的身影,心中鼓胀起一种说道不明的情绪。
      
      小车出了市区,驶向训练基地那条公路,戚小奇忽然明白他们现在是要怎么过去,在基地里倒一圈,想去哪儿都行了。
      
      第二天上午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根据尸体反追结果,那三个人就是从这场灾难似的车祸里被转移走的。戚小奇当然可以近距离看看事发当时的自己在干什么。
      
      他们三个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等待现场事发。
      
      风珩诺和满园亮都面无表情,对他们而言仅仅只是案情回放,可戚小奇觉得十分压抑,心跳毫无规律。
      
      六一儿童节,大街上到处都是带小孩出来逛的家庭,来来往往的车上,也有半数都带孩子的。
      
      戚小奇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忽然就想起来了一些事。
      是了,今天他们一家人要去游乐园。
      
      父亲将车停在临时车位上,只因为他看见路过的蛋糕店在搞活动,特别想要那个赠品,所以父亲将车又开了回来,妈妈牵着他去蛋糕店买蛋糕拿赠品,而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连环车祸。
      
      一辆货运巴士不知什么原因打滑闯了红灯,翻到擦地螺旋式的飙出去,车窗玻璃和各种小物件四溅开来散弹枪一般击中四面车辆和行人,十字路口各种车撞了一片乱七八糟。
      
      戚小奇家真的倒霉,父亲在车里被旁边中招胡乱避让的大车一屁股怼扁到路灯杆上,路灯被撞倒又刚好砸到他妈妈。
      
      小戚小奇被溅了一身来自母亲身体里的红的白的,抱着赠品盒子眼里一片黑沉沉的。
      
      幸福被撕裂。
      为什么要回来呢?
      为什么一定要那个狗屁赠品呢?
      明明可以避开的。
      都是因为我!
      
      周围一片乱糟糟的,声音渐远,视线模糊,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滚出来,砸在地上,跟下雨一样。戚小奇从来没有哭过,而此刻却觉得自己没有哭的资格。
      
      大概是他太难受,影响了风珩诺,万能小可爱第一次真心安慰人:“并不能怪你。”
      
      戚小奇深深吸了一口气,自嘲地笑:“那怪谁?”
      
      风珩诺皱眉:“又哭又笑真难看。”
      
      满园亮揪着眉一脸不解,很不能理解戚小奇的伤心:“这当然要怪那个车祸的始作俑者。”
      
      “始作俑者?”戚小奇瞪着眼,“不是意外?”
      
      满园亮点头:“这事儿闹这么大,我们的人当初也是查过的,不过犯事的是人类,我们也就没管了。”
      
      戚小奇哽了一口气差点回不过来:“没管了?”
      
      满园亮扣了扣下巴,皱起眉来:“不过现在看来却有点蹊跷。”
      
      风珩诺认同:“虽然犯事的都是人类,但是为什么要转移三具尸体埋到另一个城市几年后去?”
      
      戚小奇脑子里一蹦一蹦的疼:“等等,我能先看看是怎么犯事的吗?”
      
      当初连环车祸最后面向社会的结论报告是说,货巴司机是因为疲劳驾驶又被对面的光点晃到眼睛,才操作失误导致翻车。经过多方监控比对后详细调查,才找到光源,是十字路口对面小区居民楼里,有一家人在阳台上抱着孩子照相,孩子手里拿着的玩具上有亮晶晶的玻璃镜面亮片,反射到阳光,这才晃到货巴司机导致了这场车祸。
      
      “可实际上,是因为照相那家楼下旁边的楼道里,有人用狙叉叉射击了货巴前轮,才导致的翻车,当然,司机被晃倒眼,刹车踩成油门也是翻车因素之一,但车轮被击破才是主要因素。”满园亮暂停周围,用光脑给他看细节。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戚小奇听得浑身冰凉。
      
      风珩诺:“因为这个时候,有场全国范围的摄影比赛,首名奖金五十万,入围奖也有五万,主办方可以说是非常豪气了。”
      
      “为了钱!”戚小奇咬着牙,恨不得当场把那人撕了吃了。
      
      满园亮说:“那张照片确实爪机好,刚刚拍下货车侧翻那一瞬间,可是他最后却没参加那个比赛,而是在两天后拿着那张照片自杀了。”
      
      风珩诺点点头:“也许是他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吧,毕竟,当时路况来说,十字路口挺宽的,他又选了一辆货巴,车上就只有司机一个人,牺牲不大。”
      
      戚小奇盯着画面里楼道暗处通风口里毫不起眼的枪口,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是的,牺牲一个别人,救活自家人肯定是划算的。”满园亮甚至还有些惋惜,“这小子枪法不错,打破轮胎侧面,翻车一磨,一点儿痕迹都不会留下,而且相机选角度也很好。”他调出那张照片,照片里,一家三口看到希望般的幸福笑容的旁边就是十字街景下的悲剧始点,矛盾又和谐,冲突刺激到极限,“如果不是刻意阴谋下的安排,真是偶然情况下的摄影作品那就无可挑剔了,可惜最后却自杀了。”
      
      戚小奇恨声:“自杀就能赎罪吗!”
      
      “当然不能。”风珩诺却一本正经分析:“照片里的一家三口,是他弟弟一家,他和他弟弟合谋这件事,是因为那个小孩患了重疾,需要手术费五十万,可是连环车祸导致多人丧身,他们都没办法面对,所以并没参加比赛,孩子母亲是不知情的,只知道丈夫说过了今天手术费就能筹到了,可是他们却忽然自杀了,孩子没过多久也病逝了,所以这位女士疯了,算是唯一活口,可却是生不如死的活。”
      
      戚小奇心里木的,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同情这个女人,只是想到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孩子看病钱都没有的小老百姓,哪儿来的消音狙叉叉?”
      
      风珩诺:“所以,这是我们现在这次的调查重点。”
      
      

  • 作者有话要说:  猫:这段时间母上生病做手术,忙得晕头转向的,又断更了这么久……马上要过年了,感觉哪哪儿都是一堆事,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