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春色撩人 ...

  •   被自家老板这么一说,梁助理又细细回味了一下刚才的那句话。
      你他妈不会是喜欢上江……
      上江……尚江……尚江……
      
      好像喜欢后面跟着的那两个字组合起来,也的确像是个人名。
      还是个男人的人名。
      
      毫不意外的,梁助理被自家老板成功带偏。
      
      更意外的是,他这几天抽空去查了查,常小姐他们学校,还真他妈有一个男生叫尚江。
      
      梁助理:“……”
      江斜临:“……”
      看到对方的身份是S大经管大二的学生的时候,男人将资料拍在了面前的办公桌上。
      
      常善读书的时候跳过很多级,现在是在S大留校教书,算起来应该是和大二大三的学生年龄相仿。
      
      可尽管这样,“师生恋”这三个字还是连续不断的环绕在江斜临的脑中,久久不散。
      
      自从上次常善和印溪的那段对话结束,两人便没再联系过。
      但常善万万想不到的是,印溪这小妮子竟然伪装成了她课堂里的学生混迹在台下。
      
      印溪今天穿了件粉嫩嫩的卫衣,姣好的容颜坐在一众学生里很是受男同学们的侧目。
      她和常善是两个类型的,她是表面上看起来文文弱弱,娇小可爱,很需要男同胞们的保护,实则是能扛着饮水机上的水桶一口气爬五层都不带喘一下的女孩子。
      
      常善作为他们学校少有的长得漂亮还年纪轻的老师,自是受男同学们的欢迎,但她教起书来也是让一众学生只可远观而不敢亵玩。
      
      难得碰到像印溪这么漂亮的女同学坐在旁边,男生无心听课,终于按捺不住自己扑通乱跳的小心脏,和印溪小声道:“同学,你是第一次来上常老师的课吧?我以前从没见过你啊。”
      
      印溪佯装害羞的理了理额边落下来的碎发,矜持的点了点头:“嗯呢。”
      
      “那……同学,你是哪个学院的啊?我们法学院……嘿嘿,还没碰到过你这么好看的呢。”
      
      印溪笑了笑,想起自己的职业,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医学院。”
      
      “啊?”学校的贴吧里每年都会票选出各个学院的校花和校草,男生在自己的脑袋里搜罗了一圈都没有搜罗到关于身边女孩一丁一点的资料。
      不能啊。男生对自己的记忆感到深深的疑惑,这位女同学的颜值能打倒他们学校的好多校花呢,“我怎么没在我们学校的校花图鉴里看到你呢?长这么漂亮不应该啊。”
      
      印溪的唇角微微勾起,笑的淑女:“我低调嘛。”
      
      两个人缩在后排,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但更多的是男同学问,印溪瞎几把回答。
      
      常善已经不止一次的往印溪的那个方向瞥了,印溪说话说得嘴巴的都干了,只好使出杀手锏,“你们老师在看你呢。”
      
      男生听及次,立马如芒在背,也不敢上课闲聊了,缩回自己的脑袋装鸵鸟,心里默念着老师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
      
      常善毫不留情的给印溪飞去一记眼刀,示意她别扰乱她的课堂秩序。
      
      而印溪只是轻巧的回以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原来常老师上课这么有威严啊。
      
      常善也笑,嘴边的讲课内容从善如流,底下男同学们因为她的这一个笑容,原本就所剩不多的血槽当即清空,一滴不剩。
      天天对着一个美女老师也就是算了,偏偏还是个笑起来杀伤力极大的女老师,男同学们无一幸免,拜倒在常老师的石榴裙下。
      
      但是作为常善的好闺蜜的印溪,只有她懂常善的这个笑容是什么意思。
      里面分明藏着一把锋利的刀,威胁着她要是再跟她挑衅,她保不齐会让她在她的课堂上出糗。
      
      常善的那个眼神还真把美人刀啊,印溪撇了撇嘴,不再和讲台上的人闹着玩,两手搭在桌子上,头朝下身子放松,就开始趴在桌上睡觉。
      
      一上午的课就这么过去,印溪勾着常善的脖子,两位美女在学生们惊讶的眼神下,勾肩搭背的出了教室。
      
      常善猜出了印溪此次来找她的用意,为了不让自己处于被动的局面,她率先开口道:“怎么?你现在喜欢上小奶狗了?在我的课上和人家聊的这么嗨?”
      “说说,都聊些什么了?”
      
      印溪也不着急,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就聊了下姓甚名啥,来自哪个学院。”
      
      “我看你们聊这么久应该不止这么点吧?”
      
      “然后俺们就开始商业互吹了一sia (下)sia(下)辣,他说有哪些法律方面不懂的可以问他。作为回礼,我叫他有毛病可以随时找我。”作为兽医的印溪,极其淡定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话。
      “他最后表示,今天能见到我真是非常的高兴。”
      
      “……”
      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听啊。
      
      常善拍开勾在她肩上的爪子,反手将自己的手臂环到了印溪的脖子上,死死地钳制住她。
      两人往前走,常善开玩笑:“你可别再来学校招摇撞骗了。”
      
      印溪差点因为那一下白眼一翻上西天,“你以为我想来听你上课,要说招摇撞骗,比起咱们的杳杳同志,我还差上那么一点。说说吧,你真喜欢上江斜临了?”
      
      常善抬手蹭了蹭鼻尖,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哪有,一直都是当哥哥的,怎么会喜欢?”
      
      闻言,印溪耸了耸肩膀:“就怕你这‘一直当哥哥’是在自欺欺人啊。”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喜欢他,这场商业联姻不就正好撮合了你们?”
      
      常善被印溪顺利带偏,竟也开始想如果她的确是喜欢上了江斜临,那么这场商业联姻岂不就是在给她制造机会?
      可常善又是个特别执拗的人,“光我喜欢有什么用啊……人家不喜欢我的话,还不是白忙活一场。”
      况且,细细回想江斜临回来后和她的相处,每次都是绅士的恰到好处,人家一直都站在哥哥的位置上照顾着她。
      她不喜欢强人所难的婚姻。
      于她,于江斜临。
      只要有一方对一方没感情,她都没办法去接受。
      
      两人走出校门,印溪还在开导她:“你要是真喜欢他呢,你就趁着两人相处这段时间赶紧把人弄到手啊,到时候联姻的新闻发布会一放,你们两在一起不就顺理成章了?”
      
      “你说的容易。”常善苦恼的睨了她一眼,正要说些什么反驳的话,前面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男孩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老……老师,你还记得我吗?我叫尚江,之前你借了本书给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