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春色撩人 ...

  •   印溪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更何况在看到男生躲闪的眼神后,心里顿时清楚的跟一块明镜似的。
      她笑盈盈道:“尚江小同学吃饭了吗?我和你们常老师正要去吃饭呢,要不要一起来?”
      
      闻言,常善不解的向印溪投去了一个眼神——
      你搞什么?
      
      印溪只是高深莫测的拍了拍她肩膀。
      
      尚江的眼睛飘忽不定,还在犹豫,跟他一起的男同学自然也是知道自己好哥们的意思,边碰了碰他的胳膊,边回答印溪:“好啊好啊,我们正好也没吃,那就打扰常老师和……”
      不知道印溪叫什么,男生顿了一下:“这位美女了。”
      
      俗话说得好,帅哥的朋友都是帅哥,美女的朋友都是美女。
      
      尚江无论是声音还是样貌在S大的一众学生中也算是佼佼者,身边的朋友自是也差不多到哪里去。
      
      常善无奈,被印溪拖着和两个学生一起去学校附近的餐厅吃饭。
      
      “不要有压力嘛,要算算咱两的年纪,不也和他们差不多嘛。”印溪和常善同是各自班里年龄最小的学生,当年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才认识的对方。
      印溪开玩笑:“放宽心呀常老师,你要知道你并不老。”
      
      两个大男孩和她们稍微隔了一点距离走在边上,常善恨不得堵上印溪的嘴:“您可闭嘴吧。”
      
      几人在餐厅里落座,各自点了想吃的菜,常善一手撑着脑袋,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耳边是他们有说有笑的说话声。
      印溪是个很会热场的女孩,常善也可以,但此时的她并不想那么做。
      
      餐厅很热闹,客流量也大,在常善要收回视线之际,视野里突然闯入了一行人,为首的男人身形修长,矜贵的气质本不应该让他出现在这里。
      
      常善愣了愣,随即她看见他抬眸,朝她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午间洒下的阳光中相交。他忽而勾起唇笑了笑,温柔似拂面的光,叫人移不开眼。
      
      江斜临怎么来在这里?
      
      常善的视线追随着男人,直至他和身边的人一起言笑晏晏的走进餐厅,直至他脱离众人朝她走来。
      
      她恍惚,他是来找她的吗?
      
      坐在常善边上的印溪在看见江斜临的一瞬,两只眼睛顿时睁的比铜铃还大。
      比常善还要惊讶。
      
      这个从外形到内在都优于常人的男人,自他踏进这家餐厅的大门开始,就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到了他的身上。
      似乎不管走到哪里,他都能迅速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江斜临来到常善身边,旁若无人的问她:“下午还有课吗?”
      
      常善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道:“没有了。”
      
      闻言,江斜临揉了揉她脑袋,说:“吃完发消息给我,我送你回家。”
      
      常善被他说的一愣愣的,他又象征性的揉了揉她头发,收回手时好像才注意到和常善同桌的几个人,他向他们微微颔首,目光落在尚江身上顿了一下,复又低头和常善道:“我在二楼,有问题随时找我。”
      
      几人目送他离开,印溪收回目光,回想起刚才江斜临的那一系列举动,她低声尖叫了一声,激动地一把勾住常善的脖子:“江斜临肯定喜欢你啊!你这傻子!之前还搁我这纠结这纠结那的,他要不喜欢你我就把这餐厅买下来给你改成游泳池玩。”
      
      恰好这时服务员端着他们的菜上来,听到印溪这么一说,两眼满是疑惑。
      
      坐在尚江旁边的男生对刚才突然过来的男人很是好奇,赶紧给自己的好哥们探口风:“老师,刚才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前几天江家二少海外归来的消息在S市传的风风雨雨的,印溪道:“江家二少知道么?刚才那位就是。兼咱们常老师的未婚夫。”
      未婚夫听起来可比那什么男朋友来的硬气多了。
      
      印溪他们这一圈的早就知道江常两家要联姻,只是还没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布捅破那道窗户纸而已。更何况报纸上写的那些报道,现在有几个年轻人会去看报纸?
      
      尚江听见印溪这么说,眼中原存的希冀之光暗了暗。
      
      吃饭时,印溪的话有如魔音灌耳般萦绕在常善的脑中久久不散,回想起自己和他的点点滴滴,他们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算一算时间,在她情窦初开的年纪里,他已经是在华尔街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这样的一个成熟多金的男人,不管是在哪个时间段,都不会喜欢上她这样一个稚嫩的只知道和朋友们一起泡吧逛街的女孩吧。
      
      常善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跑路,在上菜后的十分钟里,她不堪重负,拉着印溪跑出了餐厅。
      
      二楼,江斜临站在窗户前,眼眸微垂,睫毛扫在眼前,叫人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梁助理站在一旁,斟酌许久:“先生,常小姐……”
      
      男人收回目光,“随她去吧。”
      
      “刚才那位想必就是江总的未婚妻吧,江总对待未婚妻还真是格外的上心呐,临时改了这么一个接地气的餐厅。”已经落座的人说话揶揄,笑着调侃。
      
      江斜临也笑了笑,在男子对面坐下,“她调皮,我怕她跑了。”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跑了。
      梁助理对自家老板有种说不上来的心疼。
      
      他们原定的是市内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谈判,可在去的路上江总非要司机绕一绕走了经过S大的那条路,很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后来看见常善和尚江走在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餐厅,江总便立马改了谈判地点。
      
      好在谈判的对象是有求于他们的一方,否则真是太冲动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