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春色撩人 ...

  •   原本常善一个人在家就准备中午随便吃一些就好,但是今天江斜临来了。
      
      两人坐在客厅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最终以常善的肚子叫打破僵局。
      她今天没课,起得晚,午饭自然没吃。
      “……”
      空气中突然弥漫出了一丝丝尴尬的气息。
      
      “家里有食材吗?”男人问。
      
      “没有……”常善弱弱的答完,肚子又是“咕噜”一声。
      
      两人最后一起去了超市,跟在他们身后的梁助理实属无奈。
      自从江总回国后,他发现这个事业心极重的男人并不爱他的事业了,现在成天变着法子的来找他的小未婚妻厮混。
      偏偏他的小未婚妻还总想着怎么才能和他解除婚约。
      梁助理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才叫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在去超市前,江斜临体贴的询问了常善的喜好,在超市旁新开的一家甜品店里买了袋椰丝吐司给常善,让她先垫垫肚子。
      
      此时,江斜临手里推着购物车,常善跟在他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吐司片,浅棕色漂亮的眼睛东瞧瞧西看看。
      
      江斜临拿了一卷宽面。
      
      看见面,常善条件反射的耸了耸鼻子。
      快速将嘴里的吐司咽下去,她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和他打着商量:“我们中午吃饭好不好?我不想吃面……”
      
      江斜临回头,小姑娘一只手拿着吐司,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着他正拿着面的那只手的袖口,轻轻的,小幅度的晃了晃。像是在撒娇。
      她的小脸带着苦恼,眼角下拉,嘴角边挂了几颗面包屑,懵懂的像是刚出世的小野猫,可怜巴巴的。
      
      江斜临忍俊不禁的移开眼,将面放进购物车里。而后正了正神色,转身弯下腰,另一只手抬起,温柔的将她嘴边的面包屑抹去,“那杳杳待会就吃饭,面我来吃。”
      
      常善没想到他会突如其来给她来这么一下,男人性感的嗓音伴随着自己的心跳声蓦地在自己的耳边炸开。
      突突突,心跳一下子跳的毫无章法。
      眼前,常善的视线不由得落在了男人脖间凸出的喉结上,他每说一句话,下颚连接脖颈的那条线条就会跟着微微起伏。
      好近的距离。
      他还摸我脸了。
      常善那双掩在头发下的耳朵,不争气的红了。
      
      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常善又听见他说:“我们家杳杳,还是像个小孩一样啊。”
      !!!
      我敲啊啊啊啊啊!
      这又是带笑又是宠溺的语气是要闹哪样(咬手帕ing)
      ………………_(:7」)_血槽已空。
      
      常善吓得差点把手里的吐司当时下超流行的解压玩具一样捏扁。
      可能从小到大都没有在常乐那里感受过浓浓的“兄爱”,常善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明明心里一直提醒着自己江斜临只是哥哥,可每当他一靠近,就这么一个替她抹去面包屑这么简单的动作,她的心都狂跳不止。
      常善生无可恋。
      她这是怎么了?
      生病了吗?
      她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看下医生。
      
      三人买完食材回去的路上,常善缩在后座靠近车门的位置,一反常态,偷偷摸摸的打开了享有“医术高明,华佗在世”的好闺蜜——印溪的对话框。
      
      常善:神医,我想咨询你一个感情方面的问题。
      印溪:放。
      常善:我一个朋友。
      印溪:哦。
      常善:她有一个男性朋友。
      印溪:然后呢?
      常善:这么多年来。
      印溪忍无可忍:你是不是便秘啊?能不能好好发?
      常善:……
      
      常善现在心情复杂,连组织起语言来都有些困难,所以才会这样。
      过了十分钟。
      常善:我这位朋友她一直把她的男性朋友当做自己的哥哥看待,但是突然有一天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和他相处起来会因为他的一个动作一句话而心跳加速。
      常善: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那边不知道是在忙呢,还是在揣摩她的问题。常善将消息发出去的五分钟里,对方屁都没放一个。
      
      突然,手里的手机铃声大作,屏幕上跳着的名字让常善感到意外。
      
      坐在前面的梁助理和一旁的江斜临齐齐的将视线投了过来,常善赶紧给手机静音,接起电话的时候车子颠簸了一下,她的拇指滑到音量键将通话音量开到了最大。
      登时,一道女声兴奋的尖叫充斥在车厢的每个角落,“常善,你他妈不会是喜欢上江……”
      
      常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眼疾手快,光速掐了电话,才没让印溪的“斜临”两个字说出来。
      她万万想不到印溪打来电话竟是这么开门见山?
      
      手中消息提示的绿灯不断闪烁,常善后背不自觉的紧绷起来,都不敢回头去看现在江斜临的脸上挂着什么表情。
      这个电话会不会让他产生误会?
      他不会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他了吧?
      
      车厢内气氛沉默,常善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来字面八方自南北极零下几十度的寒冷气压。
      完了,真的被江斜临误会了。
      缩在小角落里的身影瑟瑟发抖。
      
      常善将整个人转了个身子背对江斜临,欲哭无泪的打开手机查看信息。
      印溪:[聊天时长00:02]
      印溪:?你挂我电话干哈?
      印溪:我草草草!不会是真被我说中了吧?你喜欢上江斜临了?
      印溪:啧啧啧,以前我一直都觉得你对他有贼心。
      印溪:现在看来,我的第六感是对的。
      印溪:你绝对喜欢江斜临。
      
      常善被对面的人说的心慌慌,第一反应当然是反对。
      常善: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往上滑了滑聊天记录,常善才反应过来一件事,她是以“我的一个朋友”的身份问得印溪,当即便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
      
      常善:谁跟你说我和江斜临了。
      常善:我刚是帮我一个朋友问的。
      印溪:哦。
      印溪:那你的那位朋友一定是喜欢上她的锅锅了。(坏笑.JPG)
      常善:……
      常善抿唇,愤愤的打出了两个字:庸医!
      外加一个标点符号以示自己的愤怒之情。
      
      印溪:我是个兽医我容易吗我???
      
      常善不再回复,关掉手机默默的看窗外。
      现在她只想赶紧到家,和江斜临待在一个空间她觉得太窒息了。
      为什么会有一种做错了事被抓包了的错觉呢?
      
      下午一点,常善和江斜临,连带着梁助理,在常善的小公寓,才开始进食今天真正意义上的午饭。
      
      常善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碗,江斜临还真把她当小孩了?
      她端详着碗里的条状物体,不是说不给她吃面吗?
      她小小的脸蛋上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对面江斜临坐下后,梁助理才有眼色的入座到他旁边的座位。
      
      看见她脸上的不情愿,男人才徐徐开口:“国内过生日不吃长寿面?”
      
      常善愣了愣,惊讶道:“今天是你生日吗?”
      
      谁知江斜临听到她的反问后,反而蹙起了眉,“今天十一月初一。”
      “你的生日。”
      
      常善这才反应过来,打开手机看见了下方的日期——11月26日己亥年十一月初一。
      真的是她生日。
      
      她晃神,“我自己都忘了。”
      以往过生日,她的朋友都只记得她公历11月30日的生日,没有人会想到农历,也很少会去注意农历的生日。
      如果不是江斜临,她可能今天也就迷迷糊糊的过去了。
      
      常善收拾好心情,朝着对面的江斜临扬起了一个傻傻的笑容:“谢谢你。”
      
      江斜临脸上的表情这才柔软下来,常善轻轻的喊了他一声“哥哥”。
      每次叫哥哥的时候,常善总能想到家里的那位,明明他们才是亲的一家人,她却很少在常乐身上体会到哥哥对妹妹的好。
      
      常善陷入了回忆里,并没有注意到对面的男人前一秒还晴空万里的脸色,在他叫出“哥哥”后生硬的晴转多云。
      
      梁助理的心那时叫一个苦啊,三个人面前三碗面,这都坐下多久了还不开吃,这面都快坨了。
      
      常善没再嫌弃眼前的面,感动的拿起筷子挑起面条送进自己的口中。
      梁助理也很感动,感动自己终于能开吃了。
      
      江斜临刚才还在高压锅里炖了只鸡,又烧了道红烧排骨焖着,吃完面后他嘱咐了几句常善,将前几天准备的礼物放在桌上,道了句“生日快乐”后就和助理离开了公寓。
      
      马路上行车川流不息,车窗外树影倒退,江斜临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片刻后,男人生硬的开口:“刚才回公寓的路上有听见什么吗?”
      说的自是和常善一起回去,她接的那通电话的内容。
      
      一般总裁问这种问题,答案肯定是要把自己装成一只“小龙虾”,又聋又瞎,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摆正自己的定位。
      梁助理当即正色道:“我什么也没听见。”
      
      不料后座的江总反而睁开了眼睛,眼风刮向他的后脑:“我要你有何用?”
      
      梁助理:“?”
      梁助理不确定的说:“听……听见了?”
      
      “到底听没听见?”
      
      梁助理冒着被丢下海喂鱼的风险,眼一闭心一横,“听见了。”
      
      “嗯。”江斜临重新闭上眼睛:“听见什么了?”
      
      助理这个职位有时候是万能的,具有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高超能力。
      
      下一秒,正闭目养神的江总,听见了来自前座的人原本恢弘的嗓音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的命脉,硬是学起了刚才电话里那个女人的说话语调,细声细嗓,一板一眼,抑扬顿挫道:“常善!你他妈不会是喜欢上□□i~~”
      收。
      连江斜临的那个没出来的“斜”的半个音都模仿的一分不差。
      
      梁助理突然又惊喜的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副业,他不仅能当影评人,还能当配音演员。
      他恢复往常,压抑着体内的洪荒之力向后座的老板打着报告:“属下不是有意侵犯常小姐,刚才那位女士就是这么说的。”
      
      “……”
      江斜临和司机差点没被他送离这个美丽的世界。
      
      缓了一会,江斜临清了清嗓开口:“嗯,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梁助理从心底叹出口气来,做助理太难了。
      不仅要过目不忘八面玲珑,还要揣摩老板的心意。
      
      这要怎么做?让他去打探常小姐是不是喜欢上自家老板了吗?
      那他自己霸道总裁一点上去问不就好了?
      
      迟迟听不到前座的人说话,江斜临冷声道:“去查尚江是谁。”
      
      梁助理:“???”

  • 作者有话要说:  “常善!你他妈不会是喜欢上江……”斜临了吧?
    “常善!你他妈不会是喜欢尚江……”吧?
    江总气到爆炸,尚江是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