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春色撩人 ...

  •   “这件这件这件……”常善走在江斜临前面,像是对什么都好奇的不得了的小姑娘,眼中熠熠生辉闪着狡黠的光。
      
      他们身边还跟了两个导购,“还有那边的几件……”常善仰着脑袋,指尖往不远处点了点。
      
      两个导购顺着她指的方向将衣服都抱在了手里,以往不是没有富豪来买过衣服,但是像常善这种连试都不用试就直接挑了这么多的还真是极少数。
      
      最后,常善满意的瞧着店内挂着的那些都是自己还算喜欢的衣服,笑意盈盈的和身后的两个导购说:“除了你们手上的这些,其余的我都要了。”
      
      导购:???
      导购:!!!
      震惊之情已经不能用语言描述。
      
      跟在后面的梁助理也已经表情失控,他见过败家的女人,但还没见过像常善这么败家的女人。
      这家店并不是他们逛的第一家,这已经是第五家了,前面逛得几家除了衣服店还有首饰店、鞋店、包包店……
      
      常善转头搜寻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了梁助理身上,一张漂亮的小脸上挂着无害纯良的笑容:“愣着做什么,快去付钱呀。”
      
      这……
      梁助理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往自家主子的方向瞟,只见后者依旧是像之前一样,表情无波无澜,甚至还可以说是云淡风轻的点了点头。
      
      见此,梁助理只好认命,如同幽灵般飘去了柜台结账。
      
      此时的常善宛若一只刚入世的小狐狸,来到江斜临面前,食指朝着他往自己的方向勾了勾。
      
      江斜临配合着她低下头,她附在他悄悄道:“放心,回去之后让梁助理给我列一份清单,我会把钱还你的。”
      说完,她退后了几步,右眼眨了眨,朝男人wink了一下。
      
      他们向家长的反抗,就从她是一个败家女做起吧。
      不论哪个公公婆婆知道了自己的儿媳这么败家,都不会好脾气的容忍吧?更别说是让她进门了。
      余光瞥见外面偷拍的狗仔,常善将落到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脸上的表情尽量让自己显得娇贵又拜金。
      
      江斜临侧身不着痕迹的帮她挡掉了狗仔的偷拍,常善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拍到,又往旁边去了去,江斜临长臂一伸将她揽进了自己怀里,“还逛么?”
      
      常善的注意力被分散,一想到两人的目的,她大义凛然道:“逛!”
      脸上的表情悲壮的像是要上战场去赴死。
      
      比她高出了一个多头的江斜临瞬间失笑,这么一个……额……清新脱俗的办法,大概也只有她能想得到了。
      
      翌日,常善顶着一头“鸡窝”起床,开门去拿报纸,脑袋还迷迷糊糊的就听一道男声响在头顶:“才起?”
      
      拿到报纸的常善一下子清醒过来,愣愣的瞧了眼站在门口,气质清冽干净的江斜临。
      
      “……”
      三秒后,她当着他的面“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而后江斜临清楚的听到门里面传出了一声响彻天际的尖叫。
      
      常善将报纸随便往餐桌上一扔,而后步伐凌乱的跑去卫生间。
      镜子里的女孩顶着一头邋里邋遢的鸡窝头,脸色苍白,黑眼圈沉重,眼睛下的眼袋比她的一双眼睛还宽,身上哆啦A梦口袋的睡裙让已经二十出头的她显得幼稚无比。
      这么一副吊丝的模样,全被江斜临看见了。
      
      常善生无可恋,除了闺蜜,还没有哪一个人见过她这样。
      谁能想到平日里活泼靓丽的小仙女,背地里居然这么邋遢?
      
      五分钟后,面前的大门打开,江斜临看见了一个焕然一新的常善。
      小姑娘将睡衣换了下来,穿了一身仙气飘飘的白色仙女裙,刚才还乱得不得了的头发显然是被梳过一遍,乖顺的披在身后,完全和刚才居家自然的高中生模样判若两人。
      
      常善尬笑:“刚刚我突然想起来煤气没关,回去关了个煤气。”
      
      江斜临没有戳穿,配合着她笑着点头。
      关完煤气还顺便换了身衣服,梳妆打扮了一下?
      
      常善使劲忽略掉他眼中的揶揄,眼一闭心一横,堵在自己家家门口问道:“你来找我有事吗?”还劳烦您大少爷亲自跑一趟?
      
      “嗯。”江斜临点头,不过……他扫了眼两人现在的形势:“你确定我们要站在门口说?”
      
      常善还以为江斜临身后跟了什么狗仔,赶紧把他拉进了家门。
      说来也奇怪,自从江斜临回来后,S市的各大报社就天天想着要在他身上做文章,他们又不是什么明星,现在连出个门都会被人偷拍。
      
      江斜临被常善领着在客厅的沙发坐下,她到厨房给他倒水时余光瞥见了餐桌上的报纸,所以倒完水后拿着报纸一起去了客厅。
      
      常善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原先设想好的“惊!原来常家千金这么败家”“江二少真的要娶这么败家的女人吗”和“常家千金这么能花钱,江二少哭了”的标题并未出现,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江二少实力宠妻”。
      
      “???”这和预想的出入太大了。
      “……”常善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看见了?”男人问。
      
      “嗯。”常善闷闷的发出一个单音节。
      那些报社,黑的能写成白的。常善这才明白过来,如果对象是江斜临的话,他们只敢往好处写。
      作为江斜临未婚妻的常善也算是沾了江二少的光了。
      
      可她宁愿不要这份光啊。
      常善身子往后一倒,将报纸盖在了自己脸上。
      
      “无论是哪一方取消,都是不可行的。”江斜临将她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但不得不说出这话让她清楚取消婚约的后果。
      于江家,于常家。
      常家是不可能主动取消婚约的,也不能取消婚约。
      江家曾经以三个亿的资产在商业上帮助过常家,条件是用常善和江斜临联姻作为交换。
      如果江家取消联姻,只会让常家雪上加霜。常家现在已大不如前。
      
      脸颊躲在报纸下的常善,抬手掖了掖眼角。
      她昨天那么做,也算是一种自欺欺人吧。
      
      可真让人无力啊。
      很多时候,她不止有一次的想过,如果她不是常家人就好了。
      
      “哥哥难道一点都不着急吗?”
      
      “嗯?”
      
      “联姻的话就不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啊……”
      常善喃喃自语:“哥哥难道不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啊,”男人听及此,眼中漾起温柔的涟漪,“想啊。”
      谁不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常善望着眼前为自己戴上戒指的江斜临,才真正的理解他口中所说的“想”到底是什么意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