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6、失声 ...

  •   失声
      
      砰一声巨响,书房的玻璃应声碎裂,薇拉从窗户里跳了进来,她很快查看了下四周状况,女孩的尸体和含血的娜蓿让她顿时怒火攻心,举着枪就冲着帛犹昔过去了,突然被另一只手抓住了枪筒,她转过脸,是昙密。从后门进来的昙密竟然比她快了一步 。
      
      “社长,你的枪从不杀人,你忘了吗?”
      
      薇拉紧紧的握着枪,终于妥协的松开了手,昙密把枪收了回去。
      
      帛犹昔吃惊的看着反转的剧情:“我怎么不知道我雇的守夜人会杀雇主呢?”
      
      “你雇的守夜人也不知道你是杀人狂。”薇拉气得不行,话也不带一点客气,说完才想到了旁边的娜蓿。
      
      娜蓿什么都没说,她把目光从薇拉身上移到帛犹昔身上,时间仅仅是一瞬的,她却理清了一生的遭遇,嘴角抖了两下,然后变成一个悠长的微笑。那个微笑像是久病在床的人与病魔做了持久的抗争后,终于筋疲力尽的释怀了,留下的是回光返照后的错觉。
      
      “像我这种不祥的人,注定会害人的杀人犯就不该——”她把筷子插入自己的脖子上,但是她毕竟不是学医的,找的位置比较偏,并没有引起和那个女孩一样的状况。她一手握着筷子,凝视着帛犹昔,没有怨恨没有责怪,只有轻描淡写的注目,在她的双眸里找不到任何情感波动,也许是刚刚她已经倾其所有的用完了它们。
      
      作为医生,帛犹昔当然知道娜蓿扎的位置并不致命,但是娜蓿的行为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迟疑了一下,就这个迟疑,让薇拉抢先跑过去,按住了娜蓿的伤口。
      
      昙密按了按薇拉的肩头,作为安慰:“我去找医用箱。”快速跑去了地下室。
      
      “蓿姐姐,你现在需要的不是死,而是赎罪。”
      
      娜蓿头枕着薇拉的膝盖,艰难的喘着气,筷子没有插到动脉上,却刺穿了她的喉咙,她用含糊不清的语音说道:“我病了——”,那声音早已不成形,离她最近的薇拉都没听出来是什么,薇拉听到的只有呼呼声,似是哀鸣又似是哀求。
      
      同是医生的帛犹昔站在娜蓿的面孔前,也不知道他听懂了几分,脸色阴沉,狠毒的话也没再出口。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听到娜蓿的声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