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5、大餐与甜点 ...

  •   大餐与甜点
      
      雨不弱,反而强了。
      
      昙密和薇拉眼瞅着对面从言情剧演变成了苦情剧。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还记得那个女巡防吗?”
      
      想了半天,薇拉才不自信的哦了一声。
      
      昙密为自己的可怜手下打了一个同情分,接着运用自己的强大的思维说道:“我去过帛犹昔的家。”
      
      跟踪前先了解对方的家庭情况是很专业的手法,薇拉为昙密点了个赞,尽管她并不清楚帛犹昔的家和女巡防有什么直接联系。
      
      “我在他家找到了一个地下室。”实际上,他并没有去地下室,但是作为吸血鬼,他仅需要气味就能判断出那个幽暗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薇拉把两者联系到一起,大惊失色:“那些失踪女孩不会在帛犹昔的地下室里吧?”
      
      昙密说道:“你想救娜蓿,我始终觉得是正确的。”
      
      “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咱们又不是巡访司,咱们是一三诗社。”这话完美的堵住了薇拉接下来的责怪。
      
      薇拉脑子懵了的,直接就要从窗口跳下去,被昙密拽住了:“你干嘛?!”
      
      “先看看地下室还有没有活着的女孩,再带走娜蓿!”
      
      这个行动方案与薇拉的冲动比起来靠谱很多,昙密松开了手:“社长大人,这个高度我跳不了的啊!”他特意朝下面看了看,两层楼那么高,相当于十米左右吧。
      
      “你走楼梯!”
      
      “别丢下我!我知道直接通往地下室的入口。”
      
      “我会等你!”说完,薇拉径直跳了下去,这件事在她心里是刻不容缓的。
      
      十米高而已,对吸血鬼不过小事一桩,但他还是选择了楼梯,这样更有说服力,他从不放过证明自己柔弱的机会。
      
      他俩淋着雨,踩着泥,绕到帛犹昔的家的后院。别墅后方有一个门,经常是大门紧锁。作为钟点工,娜蓿没有钥匙,更不可能进去过,她不知道那个门通往哪里,像她这种规矩生活的人,对主人的警告向来言听计从。
      
      看了一眼门上面的半斤重大锁,昙密为难的瞅向了自己的老板,如果来硬的,估计整条街的人都能听到动静,薇拉拽下几根头发:“这种锁,都是唬人的,表面看起来挺难攻破,实际上脆弱不堪。”她把头发系成一条长线,然后绕进锁口,拽了几次后,锁竟然开了。
      
      昙密用看神一般的目光仰望着薇拉,老板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同时也感慨一下这种锁的诡异构造。
      
      薇拉很受用的摆了摆手:“都是小技术。”
      
      他们走了进去,里面很黑,还好工具大王拿出了手电筒,这是一个向下的台阶,他们沿着楼梯往下走,拐了一个直角后,就是地下室了。
      
      昙密找到开关,点亮了灯。
      
      这个地下室就是一个密封的手术室,手术台上躺着一个□□女孩,手臂上打着点滴,薇拉先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好,人还活着,她又看了看点滴瓶,是葡萄糖,估计是维持女孩生命的。
      
      拔掉针,薇拉用床单裹住了女孩,昙密伸手去接,女孩什么都没穿,两人目光碰了个头,就都觉得尴尬。薇拉并没有把女孩交给昙密,昙密说道:“我来吧。”
      
      薇拉稍微挣扎了一下,还是把女孩递给了昙密。
      
      “帛犹昔给她打了迷药吗?”
      
      “嗯。”
      
      “咱们是不是应该让她先醒过来?医生,你那有药吗?”
      
      薇拉没觉得昙密的话有什么问题,从背包里翻了翻,找出一个红瓶,她拿掉瓶盖,蘸了蘸里面的不明液体,点在女孩的鼻子下方,女孩眉头皱了皱,很快睁开了眼睛,薇拉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双眼:“别看灯。”
      
      大概是在这里遭受了非人虐待,女孩惊吓过度,她暂时还不能分辨陌生的友好,她推开了薇拉的手,从昙密的怀里挣脱出来,朝着出口跑了过去。
      
      这个出口有两个门,一个门通往后院,就是薇拉和昙密刚才进来的口,另一个是通往二楼书房的,需要再上一个楼梯,女孩跑到了上面。昙密和薇拉并不知道女孩通过另一个出口到了书房,他们以为女孩跑到后院了,跟出去后发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而女孩跑上了二楼的书房口。
      
      当一个□□的女孩站在娜蓿和帛犹昔之间时,三个人都愣住了,女孩认出了那个绑架她的人,吓得浑身哆嗦,娜蓿不知所措,但是她还是凭着微弱的记忆想起这个女孩是前三天帛犹昔带回来那个,嗓门很大的,很快他们就领教了这个女孩的这项技能。
      
      女孩尖叫出声:“啊——!恶魔!”
      
      帛犹昔冷冷的注视着女孩,猛然就找到了出口,拿起一根筷子,快速走到女孩的面前,筷子直接插入她的颈动脉上,然后拔了出来,血喷射了出来,像瓶塞被拔下的香槟。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句废话,他像是刚刚拿起筷子吃饭的食客,冷静得稀松平常。
      
      女孩还没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倒在了地上。
      
      娜蓿被女孩的遭遇吓到了,更被帛犹昔的冷酷吓到了,她迅速把围裙从身上扯下来去捂住女孩的脖子,但是根本都是徒劳,生命从女孩的双眸中渐渐的,凋零了。她拿出手机要打急救电话,被帛犹昔抽走了手机,直接扔出窗外。
      
      “你为什么?”娜蓿难以置信帛犹昔会做这种事。
      
      帛犹昔把手上的血渍在桌布上擦了擦,刚刚那个因为宽恕而重生的小昔早已消失不见,剩下的,是一个双目漠然的男人,他低头,看着娜蓿,眼中稍稍多了些波动:“蓿姐姐,你擅长健忘,可是我没有。”他笑了起来,又恢复了刚刚的神情,既天真又无邪,仿佛刚刚消失的小昔只是迷了路,现在很快就找到了家一样:“恨这种东西哪能说不见就不见呢?它是一种多顽固的存在啊,比内疚悔恨那些情感会持续更久的时间。它们像蛆一般,蚕食着我,我没有办法驱赶它们,只能任凭那些疼痛一点一点的变成一个一个越来越大的窟窿,那些窟窿是需要填满的。”
      
      “就因为这个?”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帛犹昔的残忍让她冷汗钻出毛孔:“我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帛犹昔无所谓的摊开手,在他眼里,杀死一个女孩是和屠宰猪牛羊狗等同的。
      
      不是第一次——娜蓿瞪大眼睛,她用迟缓的速度拼凑起过去的每一天,帛犹昔带回来的每一个女孩,那些女孩的尖叫猛地扎入了她耳朵里,她终于明白,那些喊叫不是源于快感,而是恐惧。
      
      她记得的,所有被帛犹昔带回来的女孩,她们的容貌、身材、声音,所有这些都鲜活清晰,其中有一个女孩喜欢穿特别高跟的鞋,和帛犹昔站在一起特别般配,现在那些美好得让人嫉妒的女孩们已经——她不敢想象她们和这个汩汩冒血的女孩同样的下场。
      
      “那些女孩——都被你杀死了吗?”
      
      “她们都病了——”说这些话时,帛犹昔的表情是无辜的,他把立场转换了,把被害者的表情用在了自己脸上:“和你一样生病了。”
      
      娜蓿浑身颤抖的,嘴唇都开始抖动不停:“她们——是因为我死的?”
      
      “她们是替你死的。”
      
      她把视线再次投入到女孩身上,过量失血让女孩已经失去了生命,她的双眼还停在刚刚的惊恐中,永远的定格了。娜蓿是亲身体验了一个年轻生命,从有到无的过程,她拼了命的捂着女孩的伤口,死死的不放弃,哪怕女孩再也没有活着的迹象,四肢再也不动了,瞳孔已经扩散了,连血都开始不再流淌了,她依旧捂着。
      
      过了很久,久到帛犹昔开始怕了:“蓿姐姐,她死了。”
      
      她松开了手,把女孩放倒在地上,默默的走到了餐桌前,拿起一支筷子,紧紧的攥在手里,一言不发的扑向帛犹昔,脸上的肌肉都因为愤怒而震颤着
      ,她一手抓着帛犹昔的领子,一手朝着帛犹昔举起了筷子,而后者一动未动,他第一次见到发怒的蓿姐姐,先是吃惊的,接着,他明明可以躲开的,但是并没有,相对于避开这一击,他更喜欢接受这一击。
      
      以她的高度,筷子落下的位置勉强够到帛犹昔颈项处,但是筷子到了皮肉那里就停住了,她的心在伤害帛犹昔这个念头上打了休止符。握着筷子的手早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娜蓿眼睛充血,愤恨难当:“你可以杀死我的!杀死我!为什么要拉上无辜的人?!”
      
      “大餐上来之前,要先吃一些甜点啊。”他说得理所当然。
      
      娜蓿徒劳的放下手——
      
      帛犹昔是她这个世界上最不忍心伤害的人——
      
      之前不想的,现在也不会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完结的,都上榜了,我也不好意思完结,就往下再写写吧,哎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