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在红楼当夫人 ...

  •   赖嬷嬷阴沉着脸,快步出了东松院,身边的小丫头小跑着才能追上。
      
      “赖嬷嬷,你是不是还要去二奶奶那里?奴婢正带着太太赏下来的上等刺参和燕窝,刚好可以跟嬷嬷你一起去看望二奶奶如何了。”一个俏丽丫头跨过拱桥迎面跑来,然后站定,捂着胸口娇喘了几下,才跟赖嬷嬷说话。
      赖嬷嬷停住脚步,后面的人差点撞上。
      见到是太太身边的大丫鬟琥珀,赖嬷嬷脸上重新挂上笑,夸赞道:“琥珀,不愧是心思剔透的伶俐人儿,怪不得太太身边离不得你们这些大丫头!只是,爱做跑腿之事的珍珠呢?还有鸳鸯,是去老太太那儿服侍了吗?你跟我走一趟,太太那儿会不会缺了人手?”
      因自家孙子赖尚荣一出生就被放了奴籍,太太体恤下人,自己这个跟在太太身边四十多年的老人儿就被荣养了起来。
      为了不被府上那些只有一双富贵眼的小人们看低,太太会时不时召见自己,还把自己膝下两个儿子分派到荣宁两府当差。虽然现在只是二把手,有时碰见主子们身边的得意人儿要避让几分,但赖嬷嬷相信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
      
      琥珀被赖嬷嬷说得红了脸,羞涩地笑了笑,回道:
      “太太今日心情好,说是在古书上找到一个前朝宠冠后宫的娘娘的美容方子,正巧铺上送来品相完好的人参、何首乌、益母草等药材,就想来捣鼓捣鼓试试。太太说了,如果做成了,鸳鸯姐姐她们有赏银拿呢!不知过了这一遭还有没有?可惜了。”
      赖嬷嬷心里暗自挑眉,太太这是怎么了?以前从不亲手操持这种“风雅”之事,说是只有那些以色事人的贱婢才会做的事,省得白白降低了自己侯府千金的身份。如今在国公爷面前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太太这是听到什么好消息了吗?
      
      一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上了抄手游廊。
      见琥珀还在可惜那二两的赏银,赖嬷嬷回头望了一下东松院闭合的院门,招呼琥珀附耳问:“喏,那边可有份?”
      琥珀兴致高昂,眉飞色舞道:“当然有!府上才从圣上那儿得了几两的贡果,叫什么曹州耿饼,就巴巴地全送到大房那儿了!”
      “呦,这可是新鲜物呢。”
      赖嬷嬷帮琥珀摘去她肩膀上竹叶,琥珀谢了一声,开说起来——
      “是啊,听这个名儿,我还以为是坊市卖的糕点呢,没想到竟是柿子饼!如今九月十月柿子红,嬷嬷你说,那些人的脑袋是怎么想?一个拳头大的就要三十文!幸好我是家生子,长在国公府内,还能尝几口试试。就是不知这成为贡品的柿子饼味道如何?”
      琥珀一口气不停歇地说完。
      赖嬷嬷打趣道:“馋猫儿,你去大奶奶那里讨个恩典,大奶奶对下人一向宽容慈和,你求一求,说不定还能分得一两个尝尝呢。你跟着我走,可是去反了方向,快退回去。”赖嬷嬷作赶人状。
      “我在嬷嬷面前才是这幅模样,嬷嬷你可不能笑话我!”琥珀抱住赖嬷嬷的手不依道,“太太可是细细嘱咐我,这些东西要一个不落交到两位奶奶手里,大奶奶体弱,又近临盆,大热大补之物不能吃,正好上面赏下来这些果儿,太太才没那么伤脑筋。”
      “二奶奶那儿又是什么说法?”赖嬷嬷顺势接过话头,面带微笑,让人看不出她的心思。
      “太太说了,二奶奶嫁进来也有六七年了,一直不开怀,知道她心里着急,特地吩咐底下的人去收罗这些滋阴补血、养胎利产的东西,让二奶奶好好地给府上添一个大胖小子!”琥珀不知道想到什么,双眼晶亮。
      一边是果儿,一边是珍馐,虽然那果儿挂了皇家的名头,听起来高端大气的,其实对孕妇一点用都没有。
      也不知道这琥珀不去大房,特地绕那么远的路,扒着自己喋喋不休是为了什么。
      
      赖嬷嬷一行人来到二房的三进院子,忧古堂。
      周瑞家的正扶着二奶奶王氏在廊庑下散步。
      此时已入秋,阳光不怎么猛烈,廊庑下一片阴影,但王氏额上还是冒出一层细细的汗。见到是太太身边的人来了,王氏连忙停下来,问:“太太可是有什么吩咐?”
      王氏心里惴惴:希望太太没有发现自己在小姑子的嫁妆上动手脚,不然她就算肚子里有个金疙瘩,也难逃一劫。她可不愿怀着孩子去阴冷潮湿的佛堂禁闭。
      赖嬷嬷瞟了一眼脸上红扑扑一片的琥珀,开口道:“奶奶,太太让奴婢送来新的燕窝海参,让奶奶好好保养身子。”
      “嬷嬷,如今我身子不便,让我身边这个丫头来吧。”
      “奶奶说笑了,奴婢是哪个牌面上的,都是些雕虫小技,岂敢在奶奶面前班门弄斧?奶奶身边的都是能干的人,正好奴婢也想跟这位妹妹亲近亲近,免得做起事来冲撞了龙王庙,那可要闹笑话了。”
      这话好听,王氏抿了嘴笑,幸好不是那事,她示意周瑞家的去接琥珀手里的包裹。
      
      突然,一小丫鬟跑过来高声禀道:“二爷回来了!”
      众人齐齐转头望向月亮门。
      ——一个端方淳厚、矜雅清肃的男子意欲朝这边来,见到王氏翠绕珠围的,还有太太身边得用的嬷嬷和大丫鬟,脚步顿了顿,朝王氏摆了摆手就转身去了内院。
      王氏见状,心中一滞。
      烦躁地扯过衣袖,就看见粉面含春的琥珀,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家男人离去的方向。
      敢到老虎头上搔痒?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不给这些贱蹄子一点好看的,全当我是病猫啊?!王氏记住琥珀的骚浪样儿,黑着脸,搭着周瑞家的进了里屋。
      
      这些眉眼官司,赖嬷嬷尽收眼底。
      赖嬷嬷不动声色地扯着琥珀离开,然后掐了她胳膊一下,道:“琥珀,醒神了!”
      琥珀感觉不到痛,只一味捂着滚烫的脸颊,努力集中精力听赖嬷嬷说话。
      “琥珀,你不是还有东西要送去大房?起风了,快要下雨的样子,你快点去送吧!”
      在正房太太面前撩男人,琥珀简直在作死!二奶奶刚才那模样,也不是个贤惠的人。也是,这五六年来,二房虽有通房,但没有一个人怀孕,甚至二奶奶得知自己有喜后,一举撵走二爷的屋里人,有谁说过什么?
      琥珀这种心思外露的人,也不值得她去提醒。
      蠢人犯蠢,难道还要阻止不成?
      
      赖嬷嬷与琥珀分道扬镳,回到荣禧堂复命。
      当然,她添油加醋说了不少卞钟的坏话,早上卞钟打发小猫小狗的敷衍态度让她十分不满,希望大奶奶能平安诞下孩子吧。
      赖嬷嬷心中阿弥陀佛。
      
      卞钟捻起一个曹州耿饼。
      柿子饼橙黄透明,色泽清亮,十分诱人,卞钟忍不住咬了一口,嗯——入口成浆,味醇甘美,倒是难得的零嘴儿。
      “奶奶,不可空腹吃柿饼!”
      周嬷嬷正在小厨房盯着卞钟的晚膳,脱不了身,就把卞钟交个两个竹字辈的大丫鬟初篁和斑筠,吩咐她们一定要照看好夫人,杜绝来历不明的人近身。
      说话的正是上午赖嬷嬷送来的其中一位嬷嬷,姓闻。
      
      话音刚落,卞钟胃里翻江倒海似的,忍不住捂着嘴巴干呕起来。
      初篁慌张地抱住卞钟,六神无主道:“奶奶,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不是吃了这东西坏了肚子?要不要叫老爷过来?斑筠,快去叫太医来!”
      卞钟又捂着嘴巴干呕了几下,脸色煞白,“不用,给我倒杯水来。”
      斑筠见自家奶奶没什么大碍,迟疑地倒水,卞钟漱了口,这才感觉好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