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在红楼当夫人 ...

  •   “姑娘。”
      周嬷嬷绞干帕子,为卞钟净面,再敷上一层薄薄的面脂。
      “姑爷难得回来一次,何必又把他赶出去?夫妻之间,万事有商有量,感情才能深厚。”周嬷嬷见自家姑娘不说话,知道她心里不高兴,可是有些话不得不说。
      “如今只剩下姑娘你在荣国公府里,还能借势为张家搭把手。若是姑爷彻底冷落了你,太太还抱走你肚子里的孩子,教得像姑爷跟太太那样,本是有血缘关系的母子,互相却一点也不亲近,到时姑娘你后悔都来不及。”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螓首蛾眉,肤若凝脂,眉目间的凄苦与哀怨,在卞钟夺舍后消失不见。
      
      上个世界,身为姜王后,她膝下有两子,分别是殷郊和殷洪,那时神鬼妖仙不计其数,而卞钟的任务就是寿终正寝。
      因为在封神演义世界,殷郊和殷洪最后是被神仙们收为弟子,修了道,有他们各自的前程,而激发他们去修道的诱因,是姜王后的死亡。
      姜王后就这样成为仙人棋局里的炮灰。
      ——不想做炮灰,不是躲,就是反抗。
      而卞钟选择了后者,她在附身了姜王后的第二日,一杯毒酒鸠杀了那个荒淫无度、酒池肉林的纣王。
      等国家群龙无首,即将陷入战火纷飞,卞钟趁乱带着两个孩子从王宫逃脱。
      只可惜大儿子殷郊不听话,擅自跑回去主持大局。
      可能是身为嫡长子的责任与野心,昔日纣王或朝中大臣的教导,殷郊使出强硬手段镇压了朝廷的纷争,最终稳定了局势。
      至于跑出来的卞钟,并没有被殷郊接回去。
      箇中缘由……卞钟想到什么,硬生生掰断花梨山水纹海棠式方盘里的珊瑚雕福寿簪。
      
      “姑娘……?”周嬷嬷惊诧地望着那簪子。
      卞钟若无其事地把断成两截的簪子扔在花梨座地镜妆台上,扶着自己的肚子慢慢起身,“把簪子拿到外面去补补,如今我手里也没什么可浪费的了,补回来的赏给下人也好。”她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嬷嬷,你说的那些我会好好考虑的。”
      
      “老爷,你什么时候跟奶奶说?婢妾再等几个月就要显怀了。”
      一身桃粉色衣裳的女子柔弱无依地倒在贾赦的怀里,交颈缠臂的姿势如湖里游水的鸳鸯。
      “什么说什么?”贾赦莫名其妙,然后突然觉察到什么,惊喜地从怀里捞出那女子,“秋娘,你有了?真的有了?!”
      那女子虽长得清丽秀雅,但此时已面若桃花,腮边的红晕给她增添了三分艳色,加上贾赦情人眼里出西施,认为眼前的女子什么样都好,而怀了身孕更是喜上加喜,怀里的心上人就变成了举世无双的倾国佳人。
      秋娘害羞地点点头,“婢妾那个已经有两个月没来,因为担心自己弄错了,一直瞒着身边人。”
      “好!我这就去跟奶奶说!你在这里等着,等我的好消息!”贾赦起身就想走,被秋娘一把拦住。
      “爷你这样急急忙忙的跑过去,让夫人误会婢妾是个不安分的就不好了……”秋娘梨花带雨地拉住贾赦的衣袖。
      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让贾赦又怜又爱,他握住秋娘的手,坐回榻上,然后搂紧怀里的可人儿,“奶奶不是那样善妒的人,太太赐下的两个通房,奶奶都安置得妥妥帖帖,没有一丝错处。此时奶奶怀着身孕,即将临盆,到时可能忙不过来。如有疏漏之处,秋娘你告诉我,爷来替你做主。”
      秋娘乖巧地靠在贾赦胸膛处,没有应声,心里却在想,若不是那碗绝育药,她也不会帮着二房那王氏对大哥儿动手,看到大奶奶痛不欲生的模样,她心里简直笑开了花。
      本来她跟大爷相处的最久,心意也是最早相通的,只等大奶奶过门,她过了明路,抬成通房或妾室,再生下大爷的孩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没想到大奶奶那个美人灯身边竟有那样厉害的人物,让她不小心着了道。幸好当时她吐了不少,之后又央求大爷帮忙找了大夫,暗地里调养了好久,这才能怀上这胎。这胎可能是她唯一的孩子,希望能是个男胎,这样她以后也有依靠了。
      只可惜那周氏是宫里出来的,被充作大奶奶的奶嬷嬷,轻易打发不得。
      贾赦动情地抱住秋娘的细腰,道:“秋娘你放心,爷会保护好你的,你跟了我十几年,爷对你的好都是你应得的。”
      秋娘搂住贾赦的脖颈儿,感动得泪眼朦胧,“爷,你对我真好。”
      
      “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西边厢房的那个哄得老爷给她放奴籍,到时她就是良妾,有官府文书的那种!”
      “贱人!”原名琉璃现名秋霜的女人啐了一口,手里的帕子被她绞得不成样。
      同样是家生子,秋娘不过是被先荣国公夫人看中,才有如今这样的造化,而她因为老子娘都是在现任荣国公夫人贾史氏底下做事。有这样的来历,大爷对她们新鲜了一阵就丢开也就不奇怪了。
      这也不能说明她自己心里就不羡慕嫉妒恨的,尤其那秋娘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个垂鬓稚儿,根本成不了大气候。本来条件差过自己的,现在爬到自己头上作福作威,任谁都不服气!
      身边的留头丫鬟被她脸上扭曲的表情吓得瑟瑟发抖。
      
      一盏豆大的烛光,幽幽照着这间狭窄的厢房。
      一针一线,缝住心里密密麻麻的情丝,秋茶是个安静的性子,绣活最好,长得也玲珑有致。
      贾赦初一十五会歇在正院,其他时间最多的就是秋娘那里,第二多的就是秋茶,一个月能分的三五日。正因为这样,秋茶被秋娘记恨上,认为秋茶有朝一日会抢去更多,就在贾赦那里上了不少眼药。就这样,贾赦对秋茶的宠爱就淡了不少。
      正因有这样的过节,最了解你的,除了父母,还有敌人。
      秋娘没有换洗的第一个月,秋茶就敏锐地察觉到这点。
      不过她没做什么,每天就是安安静静地做针线,然后把做好的绣活呈给奶奶,什么荷包、小衣、佛经之类的。这样日复一日,秋茶在正房那里刷了不少好感。
      
      “没想到那女人逃过一劫,真是……”周嬷嬷听到下面的丫鬟禀报,心里暗骂了一句。
      算了算了,给自家姑娘肚子里的哥儿添点福气,她就不动手了。
      老爷护那贱人护得紧,这事若被姑娘知道,不知心里又会怎么心酸苦闷抑郁。周嬷嬷给小丫头不少铜板,打发了人下去,这时赖嬷嬷领着两个人进来。
      “好姐姐,你来大房这里,可是太太那里有什么吩咐?”周嬷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姿态谦卑有力,不让赖嬷嬷抓到一丝把柄。
      赖嬷嬷开门见山道:“这两位是太太特地为大奶奶请的嬷嬷,一个是负责膳食,一个是负责产前保养的,太太吩咐,大奶奶一定要好好招待她们。”
      周嬷嬷笑道:“太医曾嘱咐过我们奶奶,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什么东西吃了跟什么东西相克,什么东西吃了太补,对母体胎儿都不好,这些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就不劳烦赖嬷嬷费心了。”
      “这是太太一片心意,若是退回去,伤了太太的面子,母子连心,太太伤心难过了,大爷那里就不好交代了。”赖嬷嬷话里有话,态度强硬,料准了周氏不敢忤逆长辈,更不敢在大爷那里抹黑大奶奶的形象。
      周嬷嬷迟疑了一下,又笑开了,道:“现在正到时辰,奶奶午休醒来,赖嬷嬷何不进去跟奶奶说一声?我一个奴婢,可不好妄下决定。”
      “太太曾让下人为主子多多想想,主子们想到的,下人要事先想到,若是没有想到,下人也要心里有数。这样当主子们忙活起来,下人们也好当个二把手,事先周全几分,省的误了好时辰好机缘。”
      周嬷嬷继续笑道:“赖嬷嬷这话,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若是下人都能代替主子们做决定,那何不脱了奴籍去外面当家做主?再说主子们的想法怎能是低贱的下人能明白的?若是这样胡乱插手主子的事,那也不过是四个字——奴、大、欺、主。”
      “你……”赖嬷嬷被噎得无话可说,正想外搬出太太的名号来挫一挫对方的锐气,就听见里面传来大奶奶的声音——
      “有谁在外面说话?都进来吧。”
      周嬷嬷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守在门边的小丫头为几人打帘,赖嬷嬷无可奈何,刚才她的气焰被打压了不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已经错过反驳的时机,再说什么也不合时宜,只会徒添笑料罢了。
      赖嬷嬷毕竟在下人面前有些威严,大房的下人可不想看她的笑话,都噤弱寒蝉地立在那里。赖嬷嬷见状,只好带着两位嬷嬷进去。
      见到赖嬷嬷,听周嬷嬷禀报,卞钟明白了她的来意。
      “赖嬷嬷,你回去复命吧,我收下便是。”
      没想到大奶奶这么好说话,直到赖嬷嬷被“送”出门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