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在红楼当夫人 ...

  •   习惯性干呕。
      这是一个新鲜词。
      
      张氏重生后才有这个毛病。
      刚开始因怀孕初期而引起的嗜睡、恶心等反应,到了后期快临盆的时候,只要看到什么碍眼的东西,或者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张氏都习惯性捂住嘴巴。
      这个症状在见到贾赦时更是达到了顶峰。
      重生后的张氏根本不想见到这个男人!同室相处对她来说都是件极具挑战性的事,更别说同床共枕了。
      这男人总是在眼前晃荡,就觉得烦。
      若是去了后院那些小妖精那儿过夜,只要想象那男人这刻对你海誓山盟,下一刻就染上杂驳的脂粉气味,感觉整个人都脏死了。
      每次张氏要废好大力气,才能控制自己不要捂死身边无知无觉、酣酣入睡的丈夫。
      ——那颀长清瘦的身体,含笑多情的桃花眼,蛊惑人心的甜言蜜语,曾经有多爱,回顾往事时就有多恨!
      重生一次,昔日的良人哪一处地方都让张氏不满意,连根落在枕头上的头发丝,都能让她怒火中烧。
      可惜妻为夫纲,还有“七出之条”如悬梁之剑摆在那里,张氏只能自己憋啊憋,憋啊憋,憋坏了,就轮到卞钟受罪了。
      
      “奶奶怎么了?”
      周嬷嬷提着花梨木提盒进来,就见众人都神情慌乱地围在自家姑娘身边。
      “嬷嬷,无事,”
      卞钟拍拍胸口,接过初篁递过来的帕子,拭去唇上的水渍,这才笑道:“刚刚孩儿在肚子猛踢了一下,反应大了点。这些丫头没经过事,不懂这些,一下子慌了神。果然只有嬷嬷才是东松院的定海神针,谁都比不过你。”
      周嬷嬷无视束手束脚的闻氏,乐呵呵道:“外面风凉飕飕的,天又黑得快,奶奶你先用些雪梨银耳暖暖胃吧?”
      闻氏的脚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
      她可不想被撵出府,像那个趾高气昂、傲气十足的包氏,只是与大奶奶说了几句场面话,讲讲自己的身家来历,就突然发了失心疯,在院子里乱喊乱叫,还差点冲撞了大奶奶。
      幸好那包氏很快就被粗使婆子制服。若是发生了意外,她一条命都不够赔!
      
      “奶奶,今儿虽然是十四,但是林之孝家的打发人来,说老爷今晚会过来。”周嬷嬷目光灼灼地望着卞钟。
      “难怪大厨房送来不少份例菜,还以为是太太特地嘱咐的呢。”斑筠咋咋呼呼道。
      卞钟被周嬷嬷看的浑身不自在。
      女子怀孕了不是不能与丈夫同房吗?周嬷嬷希望她对贾赦做什么?难道安排通房丫鬟?
      打量了一下四周,是收拾碗碟的初篁?去剪灯芯的苍筤?还是正在说话逗趣的斑筠?哦,还少了一个竹字辈的丫鬟,不知道去哪里了。
      卞钟岔开这个话题,指了指油纸包裹的果儿,“唔,这银耳味道挺好。嬷嬷,这曹州耿饼是太太特地赏下来的,你收好吧。”
      周嬷嬷翻找出一个勾莲纹格碟,用筷子把小巧玲珑的柿饼码得整整齐齐。
      
      不知过了多久,一轮圆月高高悬挂天空,院子里悄无声息,大花丹桂已繁花落尽,大红灯笼孤零零地照着院门,从未被敲响。
      那个说会来正院吃饭的男人,在哪里?
      
      卞钟倦怠地回到內室歇息。
      丫鬟们神情萎靡地拨弄着炭火,炉子正煨着枸杞乌鸡汤。
      “你说大爷是不是又去西边厢房了?”一个小丫头低声问。
      “不知道,奶奶从不管这些,也不让我们去打听这些事。听说大爷赏了不少好物件给那边,连最喜欢的团扇也赏了好几把,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秋娘都快爬到奶奶/头上了,奶奶也好似不知。”
      “主子们的事,咱们怎么琢磨也琢磨不透,希望明日不会有大房奶奶失宠的流言蜚语……”虽然已经是很明显的事实。
      “这人要知道好歹,得志就猖狂,蹦跶得那么高,底下的人早就怨声载道了,你等着看吧,东边那两个可不是吃素的!”一个声音气呼呼道。
      “希望吧,对了,秋霜的老子娘是在东城看守宅子的吧,比金家好多了,金家不知坏了什么事,被太太打发到金陵老宅去了,只剩下金家的独苗苗在二爷身边跑腿。”
      “那个叫金豆的小不点吗?才五岁,能做什么?”一个丫头惊呼。
      “五岁已经不小了,我六岁就进府当差,这算什么!说起来,这个金豆也算有福气的,太太说了,如果二奶奶生下一个哥儿,就把这个金豆拨到哥儿身边服侍。”
      “若是大哥儿还在,也有这样的福气吧……”
      “嘘——这话不能说,你没看到大奶奶因为大哥儿的死一直提不起精神,大奶奶娘家败了,人又不中用,不少丫鬟婆子找门路想去二房做事呢!”
      “周嬷嬷不会让这等事发生的,若是漏了一星半点不好的流言,太太那里也不会过关的。太太可不希望府上留下薄情寡义、欺凌落魄儿媳的坏名声。”
      初篁正端着一大盆水进来,听到这句,不由瞥了眼说话的箖箊,暗骂:这个贱蹄子,就知道在这里嚼舌根!
      “砰”地一下,初篁重重地放下水盆,把窃窃私语的丫鬟们吓了一跳,箖箊不满地白了她一眼,道:“初篁你干嘛吓我们?!”
      “哼!你还好意思说,奶奶一直问你在哪儿,怎么不见人,没想到你跑到这里来偷懒。本来大爷没来正院,奶奶的心情就不好,你还来火上添油,小心周嬷嬷把你降成二等丫鬟,看你以后还能不能这么清闲!”
      箖箊吓得爬下炕,草草弹去衣裳上的灰,一溜烟跑去正院。
      
      ——“你这么晚来,就是跟我说这个?”这是奶奶的声音,平静无波,让人不禁心底发寒。
      ——“都说了,我不想跟你吵这个,也不是让你来质问我的,抬个姨娘而已,干嘛发那么大火?”这是大爷的埋怨,话里话外好像在指责奶奶善妒。
      ——“好,我同意了,你出去吧。”奶奶的声音低沉压抑,好像在忍耐什么。箖箊要凑近些才能听的清楚。
      ——“奶奶,你还想、你同意啦!”大爷的声音在夜里异常响亮
      ——“出、出去!给我滚出去!啊——肚子好痛——”
      
      不好,奶奶要生了!
      箖箊惊慌失措,连忙跑出去叫人。
      
      刚开始张氏庆幸瑚儿还活着,肚子里的这个也安安生生的。为了帮瑚儿度过死劫,张氏在瑚儿身边安排了不少人手,还无视婆婆贾史氏和弟媳王氏的异样眼光,以风水之名把园子里的假山移走。
      可,瑚儿还是会溺水而亡。
      天命真的不可违吗?
      张氏万念俱灰。
      
      之后仿佛重复上辈子的人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