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我在红楼当夫人 ...

  •   卞钟恍恍惚惚地望着窗外。
      
      窗外北雁南飞,秋风瑟瑟,晃得院子里的大花丹桂左摇右摆。金黄的桂花洋洋洒洒落满一地,浓郁的香气被风吹的,一瞬间淡不可闻。
      
      卞钟是在三天前醒来的,当时她浑身冷汗涔涔,腹部隐隐作痛,眼前一阵阵发黑,整个世界仿佛在天旋地转。
      直到她终于忍不下去,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卞钟从梦中完完全全了解了现在的处境。
      
      ——娘家被贬嫡流放,长子溺水而亡,丈夫沉迷女色,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公公对内宅事务撒手不管,婆婆偏心,对她这个怀胎八月的病弱大儿媳视若无睹。
      对了,还有那个同样怀着身孕的二房太太。
      听说是男胎。
      婆婆赏了不少好东西给他们二房呢!
      
      那边的欢欣鼓舞,反衬得这里无边无际的清冷。
      记忆里的绝望与悲愤,无助与奢望,就算这个女人有幸重活一世,却得知自己重生得太晚。
      面对娘家的倾颓无力回天,和怎么也挽回不了自己重视的人的性命后,这个女人强撑的一口气,终于散了。
      于是,就这样被卞钟附身了。
      
      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与迷茫,卞钟很快镇定下来。
      毕竟她不是那个对娘家、婆家、丈夫怀抱希望的,期望以真心换真心的荣国府大房太太张氏。
      她,是卞钟。
      
      一化形就拥有金仙等级的卞钟,拥有凡人也没有的修炼天赋,可是在那个人仙遍地走,大罗金仙多如狗的洪荒世界,她的修为根本算不了什么。
      更别说她卡在这个阶段足足有数千年了。
      也就是说,一化形,她的修为一点没涨。
      这期间有不少修为高过她的仙人想炼化她,都被卞钟侥幸避过去。可这种幸运也不是时时都有的,一位有靠山有修为的大能觊觎卞钟的能力,想把她炼成本命仙器,逼得卞钟不得不四处逃窜。
      最后落得在万千小世界游荡的结果。
      
      这是卞钟的第二个世界。
      第一世是在封神演义那个世界,卞钟成为纣王的姜王后,在那个神鬼妖魔、甚至连女娲娘娘都下场参与的灵气十足的世界,她历经千辛万苦才完成任务对象的心愿,最终成功滋补了她的灵魂,让本来化形还时凝时散的卞钟彻底稳定下来。
      
      “太太,该用药了。”
      一位中年嬷嬷愁眉苦脸地望着自家姑娘。
      俗话说:“七活八不活。”自家姑娘怀第一胎就因为身子尚未发育完全,孕期胎儿又养的太大,生大哥儿时就生得万分艰难。就算之后坐了双月子,自家姑娘还是在床上修养了半年才好。
      这期间还被荣国公夫人夺了管家权,又以不能伺候爷们为理由,赐了两个妖妖娆娆的通房来刺自家姑娘的眼。
      
      卞钟撑着脑袋,懒懒地斜枕在花鸟纹锦靠背上,“拿来吧。”
      周嬷嬷见自家姑娘终于不是万念俱灰的模样,乐得哎哎几声,忙把温温的药汁儿递上。
      
      卞钟闻了闻,没有什么不该加的,端起药碗一口饮尽。
      保胎药虽苦,药力还算可以,卞钟半眯着眼,引导体外稀薄的灵气,配合着药力在身体里运转了几个周天,手搭在高耸的腹部慢慢地抚摸起来。
      用神识內视,卞钟能清楚知道肚子里的是个小子,非常健康。
      她用灵力去逗弄还未睁眼的小家伙,小家伙可能感觉到周围有什么舒服的东西,伸手去抓去探,小脚丫子也动来动去,活泼极了。
      卞钟不自觉露出一个微笑。
      周嬷嬷见状,高兴地把药碗撤下,旁边的小丫头有眼见力地把蜜饯放在花梨小桌上
      
      这种平静安详被不速之客打破。
      “人呢?还不来给爷斟茶?”
      一个二十五、六的青年掀开门帘,外间坐在花梨木鼓墩上打络子剪红纸的丫头们纷纷起身行礼,行完礼各忙各的,去端茶倒水的,去服侍青年脱下身上狐白裘的,去给青年递手炉的,沉寂的室内,瞬间鲜活起来。
      卞钟听到外面的动静,恰巧肚子里的小家伙踢了她一下,顿时把行礼的事忘在九霄云外。
      
      “怎么了?”
      来者挺鼻薄唇,剑眉入鬓,长身玉立在门口,逆着光,好一个翩翩佳公子!正正是至今才见——这具身体的丈夫,贾赦。
      卞钟晃了下神,很快意识到什么,连忙起身福礼。
      “你躺着吧,周嬷嬷,还不快去扶奶奶。”贾赦按住卞钟的动作,直径坐在花梨木雕梅花贵妃榻的另一边,见小桌上有蜜饯,随手拿了一个扔进嘴里。
      卞钟顺从地坐下,不敢像之前那样随便,背挺得直直的,垂下眼帘,挡住眼里的情绪,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自己的肚子。
      
      两人相顾无言。
      周嬷嬷着急得什么似的,恨不得代替自家姑娘去向姑爷献殷勤,卞钟怎么不知道奶嬷嬷的心思?只是她不想去做。
      张氏在嫁入荣国府刚开始几个月,彻底爱上眼前这个薄情人,那短短几个月,也是张氏出阁之后唯一甜蜜幸福的时光。
      然而,之后接二连三的疾风骤雨,让张氏这个娇娇女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只可惜蜕变得不成功,最终没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国公府邸的少奶奶就香消玉殒了。
      
      温婉贤惠的夫人安静地坐在那里,淡青色的襜褕,裙下小巧的联珠纹锦绣鞋,纱窗透下来的光,漂浮在空气里的尘埃,好像给坐在那儿的人儿柔了一层光,美的好似一副柔丽多姿的仕女图。
      贾赦心里忍不住软了下来,在荣禧堂和梨香院那里受的气也散了不少。
      
      “瑶嘉,太太有没有让你去请安?”
      ‘瑶嘉’是贾赦给张氏取得字,瑶林琼树,嘉言懿行,夸赞张氏品性高洁超凡。
      张氏也不负这个名字,因为她是前太子太傅张家三代以来唯一的嫡女,闺中备受宠爱,什么阴私手段都不会,清高脱俗得完全不似一个当家太太。
      若不是有周嬷嬷这个帮手,成功遏制庶长子庶长女的出现,张氏能不能抢先诞下荣国公府嫡长孙都难说。
      “太太慈爱,让妾身好生歇息,等孩子出世了,太太说会给孩子举办一个热热闹闹的洗三礼,好……去去晦气。”卞钟还是忍不住刺了贾赦一句。
      贾赦胸口一窒,手放在膝盖上,忍不住摩挲了几下,他扯了扯嘴角,“说什么丧气话,新生儿本就是一件喜事,哪能拿来说这个?我知道你怪我不肯给你娘家活动,可是父亲说了,现在是关键时刻,张家已经倒下,作为姻亲,荣国公府不能乱!”
      卞钟撇过头,不想说话。
      “瑶嘉,瑶嘉……”贾赦痛苦地皱紧眉头,“你花费大半嫁妆打点牢狱,让岳父岳母舅兄他们在流放途中能少些磋磨,这些我都没说什么。但是,你知不知道你的举动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我们荣国公府正需要低调行事……瑶嘉,我不想把你困在院子里。”
      “那我的瑚儿呢?碍着谁的眼?!他才五岁!小小的一个,就在那冰冷的水里,永远闭上眼,再也不能叫我娘亲了,你呢?当时在哪里?!太医呢?当时在王氏那里!说是动了胎气。我可怜的瑚儿啊,瑚儿啊……”
      卞钟手指着二房所在的方向,颤抖着唇,嘶声力竭,泪流满面。
      周嬷嬷恨得咬牙切齿,只是身为奴仆,她不好去指责主人家,只能心疼地为卞钟递上帕子。
      贾赦嗖地站起身,想喝住她的眼泪,见到张氏高挺起来的肚子,一口气梗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气氛十分压抑。
      贾赦深呼吸了几下,小桌上的碗碟狠狠摔在地上,他背着手,焦躁地踱来踱去。
      端茶的小丫头正好绕过花梨嵌楠木仙人屏风,贾赦干脆一股邪气全往她撒去,“做什么这么慢!发那么多月银就是让你们吃白饭吗?!林之孝家的,把这些手脚慢的全拖出去打板子!”
      卞钟被这声暴喝惊岔了气,打了好几个嗝,周嬷嬷连忙上前安抚自家姑娘。
      屋内屋外的丫鬟纷纷跪地求饶,林之孝家的带着两个嬷嬷进来,求饶声高呼声嘈杂一片,搅得卞钟难受地捂着肚子。
      “奶奶,饶命啊!”“救救奴婢吧,奶奶!”
      “……老爷,算了,都怪妾身不懂得调/教奴婢,要罚就罚妾身吧。”脑袋嗡嗡作响,卞钟揉着太阳穴,在贾赦背后虚弱无力地说。
      贾赦转过身,指着卞钟半天,见到她苍白的脸色,什么指责的话都说不出。
      “哼,你好自为之吧!”然后,拂袖而去。
      
      荣禧堂。
      “大房又在闹什么?吵吵闹闹的,真不像话。”
      “奴婢听不分明,只是大奶奶又被大爷气得躺床上了。”赖嬷嬷接过小丫头的美人槌,轻轻给荣国公夫人贾史氏槌腿。
      “知道是什么事吗?”贾史氏歪在贵妃榻上,榻前一位女先生正在讲故事,见到主人家好似有事情要讲,有眼见力地退下。
      赖嬷嬷一下又一下地槌着,声音轻缓,“奴婢想——应是张家那事,虽然告一段落,但毕竟与府上牵扯那么深,外人眼里,两家人终究是一家姓。”
      贾史氏不悦地睁开眼,“一个姓张,一个姓贾,算什么一家人?”又想到什么似的,“你去好好照顾张氏那胎,那可是贾家的金孙孙,可不能有什么闪失!知道吗?”
      “是。”
      赖嬷嬷抬眸仔细打量太太的神色,会意道:“奴婢一定好好照顾大奶奶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