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前辈救命 ...

  •   004
      大佬不大佬,凌绾没放在心上,她只求能活过三章。
      
      依照据情走势,如今与种马男相遇的她,已是走到第二章了,意思是,只出现在文里三章就炮灰的她,剩下一章左右的存活时间,而这时间,也就几日光景罢了。
      
      一股厚重的紧迫感袭上心头,这下凌绾也不胡思乱想了,放空思维,将精神集中在身体上,想着‘我快死了快死了’等字。
      
      一秒过去……
      二秒过去……
      三秒……见手腕慢慢透明化,凌绾忍不住弯了唇,心神就这么一松散,本是透明化的手,又显现出来,面上也堆满了懊恼。
      
      修士以气息认人抓人,她虽然能够透明化,可气息依旧在,所以这样的能力也成了鸡肋,唯有快死时,鸡肋才会触发的成了金大腿,将她整个人给屏蔽隐身,如消失了般。
      
      也是这样的能力,前几世她才能从无数大佬围攻中逃脱。
      
      这样的本能是好,但不受控制就不好了。
      
      人都快死了才隐身是什么鬼!
      
      简直坑死人不偿命……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练习,就想将这本能练至随心所欲的地步。
      
      很快的,凌绾又投入练习里,从念想控制思维,运用灵力阻断某些机能,造成我要死了的假警讯,或用灵力覆盖或屏蔽等等,在经历无数失败,差点把自己折腾没了时,终于抓到了随时隐身的诀窍!
      
      她的身体分为两种防护,一种是肉眼看不见的透明化,只要想,便能立马透明;另一种则是身体受到严重损伤,开启自我防护的完美隐身。
      
      两种分可控跟不可控,乍看下不同,却又同属本能,为何一个可以控制,一个不行?
      
      因为这样的反思,她才了解到自己依然用现代思维去思考修真界,陷入‘快要死了才能完美隐身’傻的去配合本能的误区。
      
      其实根本不需如此。
      
      完美隐身跟透明化的差别,在于气息变化,达到肉眼窥看不着,神识察觉不到的效果,所以她不用鼻子嘴巴呼吸,改用胎息,也就是身子呼吸,如武侠小说那般的龟息,结果就出来了。
      
      她身体透明化了,而那些一直处于亲密状态,不断黏在她身上的各种元素灵气体,像是失去了所有目标般,茫茫的滞留在原地,一会随风或随心情散了开来。
      
      完全没感受到她的存在。
      
      凌绾心儿跳了跳。
      
      她成功了!
      
      抑制不住的喜悦,让她开心的,如个孩子般跳了起来,面上更是满上了暌违许久的笑容,也在大笑后发现,那些漂浮于空气中的元素灵气又黏了过来……
      
      凌绾:“……”
      
      好吧,不能太过得意忘形。
      
      因为这一出,凌绾又试了一会,才确定情绪会影响‘隐身失败’及‘突然现身’的情况,但只要把控好心绪,压在一定范畴,基本上是不会突然现身的。
      
      而隐身时间也有一定时效,超过两小时便会失效,再使用时,得六小时之后。
      
      在一个眨眼或呼吸就能要了老命的修真界,她的隐身随心念便能使自己消失无踪,让习惯利用气息捕抓定位的人没了目标,又找不到她,如此两小时,足够她逃命了。
      
      不错不错,凌绾非常满意。
      
      有这个保命技能,她的存活资本又厚了点。
      
      想到这,花了两天时间在这儿上头的凌绾,一扫蔫了的精神,开始将附着在肌肤上的各色灵气光点依颜色划分开来,并运用自身灵气包裹它们,做着安抚的动作,才依序导引入体内各个器官。
      
      她这个动作叫做采灵纳体,用一般修真网文通俗说法,就是吸纳外界灵力化为己用。
      
      《丹道至尊》一些设定上和大部份修真网文不太一样。
      
      一般以灵根定资质仙凡的修真文,初成修仙体时,吸取的灵力会依灵根来挑选合适的灵气体纳入体内,进行几周天运行,再汇聚丹田,形成气海,达到界定仙凡与修练等目的。
      
      但《丹道至尊》并没有灵根之分,是以‘能否感受到气机或灵气’来判别是否有修练可能,或是拼爹拼娘,靠天材地宝冲击,使自己具有修练可能。
      
      这么说,这个世界等于人人可以修练成仙喽。
      
      可以这么说没错,但即便如此,也不是人人能修练的,因为外界的灵气非常暴躁,如果不能安抚好灵气体,让它们心甘情愿的成为你身体的一部份,谈何修练?
      
      绝大部分的人止步于此。
      
      当然,越过这条坎后,没法在丹田形成气海的悲催人亦是不少。
      
      只因这个文的修练,套的是五行论调,用的是自然界对应人体的阴阳五行,即五行纳五脏,合乎自然规律,使之协调,达至天人相应的天人合一境界。
      
      因应老子那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所以那些漂浮于空气中的绿黄红蓝褐等色系灵气体,纳入人体,对应的是人体的心肝脾肺肾五内脏器,再以相同等量,以相生之道运行周天,最后冲击丹田,形成气海,达至练气层,成为修真者。
      
      这并不容易,失败的人大有人在,幸好她的修为已至出窍境,也拥有人形身体,无需烦恼这些,只要按部就班的,习惯修练的身体便会自行运转,将损耗的灵力补充回来,连带不济的精神也稍稍回缓。
      
      连续运行五周天,先前吃的丹药,未完全吸收的效力,也在这时发挥出来,将她身上未好全的伤一一治愈,不留疤痕的同时,细腻光滑的肌肤更塞从前。
      
      感受那嫩的如能掐出水来的肌肤,凌绾有些诧异。
      
      种马男倒是舍得。
      
      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种马男在文里不就是这般拐了原身嘛。
      
      凌绾讽刺一笑,不再想这事儿的集中精神,抓紧时间练习法术。
      
      法术分两种,一种是运用口诀牵引外界灵气形成的法术,如带她脱离危险的‘风来’,另一种则是运用收于丹田的五行灵气凝聚而成,配合掐诀念诀使出的法术。
      
      前者倾向于驱使大自然为所用,靠的是自然亲和力,因威力大,一般不易成功,后者则是灵气足够也对法术熟练,便能使的如臂使指般轻易,可威力等于等阶,便是同样的法术,筑基期跟出窍期的威力相差巨大。
      
      比起前者的不易成功,纯靠运气,凌绾练的是后者。
      
      她凝聚灵力于指尖,嫩粉色的唇瓣开开合合,念着艰涩拗口的口诀,双手紧紧跟着掐起一道道手诀,运起了所知的各种五行法术,待灵力耗至一半,打座回缓,再接着练习。
      
      重复不从间断的练习,过程枯燥乏味,凌绾就这么硬生生的坚持着,浑然不知外界为她遽然消失,闹的人仰马翻。
      
      “你说看到她往这个方向,人呢?!这都找了五天了还没找着,忽悠我们是吧!”
      
      找不到人,费娇娇比说话这人要急,登时叫道:“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她是从这方向,我师兄他还……”
      
      这一急,费娇娇不禁说溜了嘴,察觉到众人不善的眼神与气势,连忙打住话。
      
      可慢了,修士耳聪目明,那能没听到,其中一名女修立即眯起了眼,质问:“你师兄他还?怎么不继续说下去?”
      
      “就是阿,咋不说了,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场上另一名女修跟着叫道。
      
      前几天费娇娇过来找他们,只有说她看到守护灵那个妖女离开的方向及地点,一点儿都没提到她师兄,现在说溜了嘴,平时一些处的差,修为与她相当,却没那么多资源的修士们,立马跳出来针锋相对,舆论一出,阴谋论也跟着上来了。
      
      “隐瞒?!我看他们是打着独吞宝贝的心思才……”
      
      “前些天那谁,不是仗着宗门强势,从苏易手中抢了法器,费娇娇还咬牙切齿叫嚣,最后在她师门发话下,心不甘情不愿交出那株千年灵植。”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被人抢了东西,要是我,准是怀恨在心,哪还这般好心的告诉你们妖女在哪,让你们跟我一块儿抢宝贝?又不是脑子抽了。”
      
      “我就说费娇娇怎么会这么好心……”
      
      “我看你们无极宗就是为了前几天的事怀恨在心,现在特意说妖女在这,诱我们上当就想……”
      
      眼见越说越离谱,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善,费娇娇急的满头汗,“没有!你们少胡说八道!我跟你们透露,无非是那个妖女太厉害了,我怕我师兄一人应付不了才……”
      
      “哦豁,那你一开始咋不说,现在才说呢?摆明就想坑我们!”
      
      费娇娇确实存了坑他们的心思,其用意无非是想借他们的手,弄死那明显招师兄注意的女人,即便人死了,师兄就是怨恨也恨不到她身上,因此小破屋的女人是不是守护灵──
      
      从没见过守护灵,只在旁人嘴中得知是个披着黑色斗蓬,遮住样貌的女人……此时费娇娇自然是在瞎扯!
      
      瞎扯的状况,又怎么会惦记着宝物,遑论独吞呢?
      
      所以这会被猜忌,想解释,没法解释,说,更是说不得,让她有口难辩,简直与拿石头砸自脚无异,只能气急败坏道:“不是你们说的这样!我没有!”等话来为自己辩解。
      
      认识费娇娇,甚至在她手里吃过亏的人,都知道费娇娇是多么娇蛮的主,真被误会了,还不拿法器抽人叫骂,岂是现在这等反应?
      
      怀疑一起,曾吃过亏的,惨遭费娇娇污辱的人,那会放过这等好机会。
      
      “大家可别被她的说词骗了!真要是冤枉,以她的性子怎么不暴跳如雷!准是存了独吞坑杀我们的心思!”黄衣女修见势立马叫嚣煽动,手里更是抽出法器朝费娇娇攻击而去,浑然不给费娇娇辩解机会!
      
      “你!”
      
      费娇娇只来得及发出这个音,便因对方遽然出手消了声,整个人也往旁一扑,狼狈的躲过攻击,下一秒气急骂道:“干什么!?我乃无极宗丹阁阁主之女,对我动手还不怕我爹停了你们宗门丹药!”
      
      这话一出,本是念诀抽武器的人,嘴上手上皆是一顿。
      
      黄衣女修眉目俱厉喝道:“区区丹药哪比得上小命?!如果费娇娇真是诓骗我们,我们还有命在?不如现在将人抓起来,详细问个清楚,待真找到守护灵放了也不迟!甚至……得到宝物回到宗门时,谁还说我们的不是?”
      
      如果说前半句话在理,让人听的犹豫皆消,那么后半句,就是惹人心绪浮动,面透凶光了。
      
      天材地宝谁不爱?
      
      念诀掐指,场上立马荡开了数道灵气波动,尽数冲向面露惊恐的费娇娇!
      
      那怕费娇娇再娇纵再没脑子,也知道要是被抓了,准没好果子吃,叫骂下,连忙拿出一只盾牌,灵力一个催动。
      
      只见造型古朴,小巧透着灵气的银质盾牌,瞬间放大至费娇娇身量,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拦个严实!
      
      一轮攻击去了,费娇娇毫发无伤,可盾牌上头的光泽明显黯淡下来,让瞧见的她,面色大变。
      
      这可是她爹重金购得,声称能挡下化神修士一击的近七品玄铁盾,此时这般……看来这些人是要杀人夺宝,谋财害命了!
      
      危机当头,费娇娇立马甩出了各色符箓,在众人斥喝与法术碰撞下,转身往茂密的林子奔去!
      
      “抓住她!让她跑了上告宗门就……”
      
      另一边,凌绾打坐回缓后,并不像先前那般,继续千篇一律的练习。
      
      她摊开右手手掌,眉目一凝,掌心立即蹿出了道火苗,在她手腕微微转动下,越变越大,直到她嘴上一噘,逸出的‘叼’音,成了个巨大火球时,她那张娇美的面容也因上头的热度,漫开了片诱人粉色。
      
      就在她聚精会神间,忽地一道尖叫划破天际,心儿顿颤,掌中火球立马涨大,她也赶紧甩了出去。
      
      看似只有拳头大小的火球,未落地炸开的当下,森然的威压溃堤般,以一个可怕之势袭卷开来,所过之处草木飞掠泥屑翻搅,半径两米内的所有物瞬间轰成齑粉,冲击四方!
      
      凌绾动作非常快,整个人借着脚跟压地的带势,往后飞掠,可楞是这般,还是被激射过来的泥泞草屑洒了一脸。
      
      也在这时,冲天的火势破开了她设置的屏蔽罩,暴露了所在,令她呸着嘴里泥,拿手拨脸时,亦感受到不远处传来的灵气波动。
      
      人未到,声先到。
      
      “前辈救命!”

  • 作者有话要说:  法术驱使与修练方式这些为私设,望周知不掐,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